對教育子女的一點感悟

誰在見證神     

一天我和女兒坐在沙發上讀全能神的話:「因為人不認識神的擺佈,不認識神的主宰,所以對待命運人總有一種對抗的情緒,總有一種悖逆的態度,人也總想掙脫神的權柄,掙脫神的主宰,掙脫命運的安排,妄想改變現狀、改變自己的命運,但總不能如願,處處碰壁,這種在靈魂深處的掙扎是痛苦的,而這種痛苦讓人刻骨銘心,同時也讓人的生命就這樣白白地消耗著。人的這個痛苦是怎麼造成的呢?是因為神的主宰帶來的呢,還是因為人的命不好呢?很顯然這兩者都不是,歸根結底都是因為人所走的路造成的,是因為人所選擇的生存方式造成的。也可能有一部分人還沒有體會到這些,但是當你能真正認識與承認神主宰人命運的時候,當你真正認識到神為你主宰安排的一切對你來說太有益處、是太大的保護的時候,你就會覺得這種痛苦逐漸在減輕,而你全人也逐漸變得輕鬆、自由、釋放了。就現在多數人的情形來說,雖然主觀上不想繼續以前那樣的生活,主觀上想擺脫痛苦,但客觀上人卻不能真正領會造物主主宰人命運的實際價值與意義,也不能真正承認與順服造物主的主宰,更不知道當怎樣尋求與接受造物主的擺佈與安排。所以,人若不能真正認識到造物主主宰人命運、主宰人的一切這一事實,不能真正順服在造物主的權下,那麼,人將很難擺脫『人的命運掌握在自己的手中』這一觀點的驅使與束縛,也很難擺脫人與命運與造物主的權柄極力對抗所帶來的痛苦,當然,人也很難得到真正的釋放、自由,很難成為敬拜神的人。解決人的這種情形有一個最簡單的辦法,就是告別以前的生存方式,告別以前的人生目標,對自己以前的生存方式,以前的人生觀,以前的追求、願望與理想作一個總結,作一個解剖,然後再對照神對人的心意與要求,看看自己的生存方式與人生觀等等有沒有一樣是與神的心意相合的,有沒有一樣是合乎神要求的,有沒有一樣能給人帶來正確的人生價值,有沒有一樣讓人活得越來越明白真理,活得有人性、有人樣。當你反覆考察、仔細解剖人類所追求的各樣人生目標與形色各異的生存方式的時候,你便會發現這其中沒有一樣與造物主創造人類的初衷是相吻合的,都是讓人遠離造物主的主宰與看顧,是一個個讓人墮落、帶人走向地獄的陷阱。當你認識到這些的時候,接下來你該做的就是放下舊的人生觀,遠離各種陷阱,你的人生讓神為你做主、為你安排,只求順服神的擺佈、神的引導,沒有自己的選擇,成為敬拜神的人。」(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續編)·獨一無二的神自己 三》)

交通讀神話

讀完神的話,女兒把手搭在我的肩上感慨地說:「媽媽!全能神的話說的太好了!自從我們信了全能神,對神主宰人的命運有了認識,改變了我們以往舊的生存方式,順服神的主宰和安排,脫離了撒但苦害和捆綁。看!我們現在憑神的話活著,多麼的釋放和自由啊!回想以前我們都憑著撒但的生存法則活著,給我們帶來多少痛苦,真是讓我刻骨銘心哪!那時,你和我爸一天到晚起早貪黑地幹活掙錢,就是為了供我們姐弟倆念好書,長大後能夠出人頭地,光宗耀祖,為你們爭光,逼著我們姐弟倆起早貪黑的學呀、讀啊,不給我們一點空間,你們就為了掙錢,我們就為了學習,家裡沒有一點生活氣息,都活得特別累。特別是我被你逼得感覺壓力特別大,活著一點意思也沒有,就好像有一種無形的繩索在捆綁著我們,使我們不得釋放。」

聽了女兒的話,我長嘆了一口氣說:「是啊,我從小就因家裡貧寒,受人歧視,就希望將來有一天能夠出人頭地過上好日子,上學時老師就教育我,人要想有出息,能出人頭地唯一的辦法,就是好好讀書,『萬般皆下品,唯有讀書高』。那時,因為你姥姥家太窮不能供我上學,我的願望沒有實現,所以現在我只能和你爸靠出力吃飯,從我的人生中看到,人沒有文化,沒有文憑,就沒法在這個社會上立足,就掙不著錢,就是下等人、被人就瞧不起。如今我只想把希望寄託在你們身上,不能讓你們再像我一樣了,不管我受多少苦,生活怎麼難,我也要讓你們好好學習考上大學,能夠出人頭地,過上好日子,不再受我這樣的苦,也不被人歧視。唉!回想那時每天我都看著你們學習,生怕你們考不上,早晨四五點鐘就喊你們起床,晚上不到十一點不讓睡覺,尤其到高考期間,晚上都讓你們學習到下半夜兩、三點鐘,哎呀!你們在那熬夜學習,我在旁邊看著也心痛,甚至我偷著掉淚,可是沒有辦法,如果不好好學習,考不上大學,就沒有前途,在社會上就沒有地位,就會被人瞧不起,會受一輩子氣的。」

女兒說:「媽媽,你不知道你這樣要求我們,給我們心靈帶來多大的傷害和壓力嗎?那時我被你逼得都不想活了。」

我說:「是啊,你高考前一個月的晚上,突然跟我說:『媽媽我有話要跟你說。』我說你有什麼話你就趕緊說吧,媽媽干一天活累了想睡覺。後來你什麼也沒說。當我十一點多鐘起來看你不見了,可把我嚇壞了,我就把全家人喊起來到處找你,那一夜我順著大河邊一邊找一邊喊著你的名字,把我嗓子都喊啞了,說不出話了,整整哭了一夜,我的心都碎了,就感到世界末日都到了,那一夜我真的體嘗到了一夜白頭的滋味。那時正是發大水的季節,就以為你跳水順著大水沖跑了,當時我就在想,要是你死了我也不能活了,能想到的地方都找遍了,我已經渾身癱軟失去希望了,這時你爸說:『這孩子會不會去學校了呢?』我說:『這離學校多遠啊,三更半夜的她怎麼去呢?』第二天天還沒亮,我抱著最後一線希望搭了一輛車去了學校,一看你真在學校,我們抱著你,什麼話也說不出來了,就是一個勁地哭。」

這時女兒說:「媽媽你知道我為什麼離家出走嗎?我晚上睡不著覺,心裡有一種恐懼感,就害怕我考不上大學,自己受這麼多苦不說,更對不起你們,因為你們為我付出的太多了。我曾想到過死,但又感到對不住你們。」

分頁閱讀: 1 2 下一頁

發表評論

您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被發表。*為必填字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