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掙脫潮流的誘惑

掙脫潮流的誘惑

2012年4月份,我和朋友一起開了一家美容店,第一個月就賣了五萬多元錢的化妝品,純利潤是四萬多,我不僅感嘆:怪不得大家都說這個行業掙錢,看來果真如此啊。當我真正開始涉足這個行業時我才逐漸知道了這個行業的內幕:一般進貨2.8折的化妝品,在廠家規定的價格上我們會再加20%,好比我們店裡賣得最便宜的一款化妝品,廠家規定價格是128元,我們另外再加30元賣158元。剛開始加價時,我的心裡有點不安,怕被顧客發現後失去信譽。但是看著身邊的同行都是這麼做的,甚至有的美容店把成本才兩三元錢一瓶的化妝品,標價二三百元一瓶,真是應了那句俗語「無商不奸、無奸不商」啊。可這樣增加商品的價格,總感覺是暴利,有種對顧客連拐帶騙的感覺,當我對同行說出我的想法時,竟然被同行恥笑了一頓,同行說:「這就叫社會,這就叫競爭,適者生存!你不這樣做,別人也會這樣做的。而且這一年下來的房租、國稅、地稅、工商局、衛生局等各部門的費用都得把人壓垮,在這個國家就得這樣生存。」聽著同行的話,我感覺無奈,如果我不這樣加價的話,我不但掙不到多少錢,而且也會被同行排擠。漸漸地我也就隨波逐流了。

幾個月後廠家給我的店裡介紹了一位整容師,一段時間後我發現整容比單純地銷售化妝品掙錢更容易。有一種美容針進貨才3800元一針,我們一般就賣12000元一針。同樣的美容針,有的店裡卻能賣到24000元一針。俗話說:「一分錢一分貨」,在人的思維裡就認為東西越貴,質量肯定越好,豈不知他們白白地花了多少冤枉錢。

這樣的美容針打完之後人的皮膚會變得白亮一些,但打一針只能管半年多。一次整容師給顧客做完鼻梁整容後對我說:「大姐,我給你墊個鼻梁吧!」我問道:「墊鼻梁的這種針對人身體有害處嗎?」她說:「我也不敢說過幾年會是什麼樣。」我笑著說:「那我可不墊。」我看著整容師心情很好,我接著又問她:「你給別人打的瘦臉針對人有害嗎?」她說:「有的人打完了嘴裡不知不覺就流口水,有的人咬硬東西也咬不動了,一咬牙就會發酸。」聽了整容師這麼一說我心裡也有些顧慮了,害怕自己的顧客也會出現這樣的情況。但又一想這一行太掙錢了,要是不做我真是不甘心啊!就這樣我帶著僥倖的心理繼續做著。為了掙錢有時遇到顧客想整容,我還昧著良心和顧客說:「美女,你看你五官長得多好啊,就是你的兩腮太大了,你要是打個瘦臉針你的臉型就更好看了。」類似這樣的瘦臉針,一針進貨才150元,給顧客打一針卻是1500元,僅需10多分鐘就可以掙1000多元。

有一天,整容師看到常來我們店裡的顧客眼皮有點往下垂,就對她說:「美女,你看你哪里長得都很好,就是眼皮有點往下垂,你要是把眼皮往上提提就更好看了。」顧客問:「那得需要多少錢?」看到顧客動心了,我也附和著說道:「一般做眼皮都是6000元,你是老顧客了還能多要你的嗎?」最後我收了她4000元。一個二十多歲的小姑娘到我們店裡要做隆胸,她問整容師:「我做完隆胸以後生了孩子還能餵奶嗎?」整容師說:「還能!」我不放心,又偷偷地問整容師:「真的還能餵奶嗎?」她說:「你想想乳房裡填上那麼多東西能沒有影響嗎?」我說:「那你為什麼說能餵奶?」她說:「做一個隆胸就能掙一萬多,我都和她講好了,最低兩萬元就給她做好!這樣的錢放著不掙,這不是傻嗎!」我無奈地笑了笑,頓時感覺到這個社會的風氣真是一年不如一年了,如果不做這些坑人的事反而還會被人笑話。

從那以後我整天惶恐不安,尤其看到電視上報道的哪家美容店把顧客的臉整壞了,顧客找上門的情景,我的心裡就更害怕了。就在我惶恐害怕、良心受譴責時,有一個顧客打完瘦臉針幾天後,找到我們說:這幾天我的口水不知不覺就流出來了。我心裡嚇得「怦怦」直跳,可臉上還裝作很鎮定的樣子,笑著對她說:「沒事,每個人的反應不一樣,過些天就好了。」每當想起這個事,我的心裡總是惶恐不安夜裡也總是做噩夢。

就在我的良知快要被這個社會所吞沒的時候,一個顧客把全能神的末世作工傳給了我,顧客給我講了神兩次道成肉身來在人中間作工拯救人的事實與神對人類的心意。我聽後很受感動,現在這個物慾橫流、利字當頭的社會,人跟人之間都是滿了欺騙,還有誰是真心實意地牽掛人,只有神,也只有神能拯救人,於是,我接受了神的末世作工。一天,我看到神的話說:「關於撒但藉社會潮流敗壞人的問題也需要具體說明。……比如說,過去的人做生意是童叟無欺、貨不二價,這裡有沒有一點良心、人性的表達呀?人有這樣的做生意的信條,能不能說人那時候還有點良心,有點人性呢?(能。)但是不知不覺當中,在人對金錢的要求不斷增長的情況下,人越來越愛錢,越來越愛利,越來越愛享受,那麼人把錢是不是看得更重了?人把錢看得更重的時候,人不知不覺就看淡了名譽,看淡了名聲、信譽、人格,看淡了這些。當你做生意的時候,你看人家用不同的手段,用各種欺詐的手段總發大財,雖然掙來的是不義之財,但是人家手裡錢越來越多了,人家一家老小跟你做同樣的生意,人家享受得比你好,你心裡就不是滋味,你說『我怎麼就不能有那個本事呢?我怎麼就掙不來跟他一樣多的錢呢?我得想辦法讓我手裡的錢越來越多,讓我的生意興旺起來』,然後你就琢磨『道』了。按照平常那種方式掙錢,童叟無欺,貨不二價,你掙來的是良心錢,這個錢就不可能讓你暴發,但是在利益的驅使之下,你的思想在逐漸地轉變,在轉變的過程當中,你做事的原則也開始發生了變化。……不知不覺當中,你做生意不騙,你就覺著自己吃虧了,不騙你就覺著丟失了東西,這個『騙』不知不覺成了你的靈魂,成了你的主心骨,也成了你生存法則當中必不可少的一種行為。當人接受了這個行為,當人接受了這個思想之後,人的心是不是變了?你的心變了,那你的人格變沒變?你的人性變沒變?那你的良心變沒變呢?整個人從心裡到思想以至於從裡到外都發生了一個質的變化,這個變化讓你離神越來越遠,讓你與撒但越來越相合,越來越相似。」(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續編)·獨一無二的神自己 六》)

看著神話語的揭示,我才恍然大悟,為什麼現在的人越來越自私,為了掙錢出賣良心道德、坑矇拐騙已經習以為常了,這都是因為人都被撒但敗壞了,整個社會上充斥著的「有錢能使鬼推磨」「人不為己,天誅地滅」等等這些撒但的處世哲學都扎根在了人的心裡,人只能一天比一天墮落,一天比一天邪惡。尤其看到神的話裡所提到的過去的人做生意是童叟無欺,貨不二價,而現在人掙的都是不義之財的例子,我就感覺到很扎心。自從我開這家美容店以來,就一點點地陷入到這樣的網羅中。雖然錢是賺到了一些,但帶來的卻是心靈的壓抑與內心的不安,原來這都是撒但在背後控制人啊。神的話說得這麼明白,我該怎麼辦?現在我已經習慣了這樣的賺錢方式,若是讓我放棄就好像是斷了自己的財路一樣。並且自己幹了這麼久才有了這麼多的客戶,好不容易才站穩腳,難道就要放棄了嗎?那我的心血代價不就白費了嗎?但又一想這樣的錢賺著心裡也不踏實呀?整天活得提心吊膽的……就這樣,我捧著神的話心裡卻在激烈地爭戰著,我只好向神禱告,求神帶領我。禱告完我翻開全能神的話,就看到神對聖經中古蛇引誘夏娃犯罪的交通,神的話說:「對於一個剛剛被造的人來說,她沒有分辨善惡的能力,也沒有對任何事物的認知能力,從她與蛇說的一句話就能得知,在她心裡就沒有肯定神的話是正確的,她是一個懷疑的態度。所以當蛇看到女人對神話沒有確定的態度的時候,蛇說了:『你們不一定死,因為神知道,你們吃的日子眼睛就明亮了,你們便如神能知道善惡。』這話有沒有毛病?(有。)什麼毛病?你們把這一句話讀一讀。(蛇對女人說:『你們不一定死,因為神知道,你們吃的日子眼睛就明亮了,你們便如神能知道善惡。』)讀完了有沒有點感覺呢?當你們讀完這一句話,你們有沒有感覺到蛇的存心哪?(感覺到了。)蛇有什麼樣的存心?(誘惑人,讓人犯罪。)牠想誘惑這個女人,讓她別聽神的話,但是牠直接說了嗎?牠沒直接說,所以說牠很狡猾。牠用一種圓滑的方式表達牠的意思,然後達到牠內心人看不到的存心目的,這就是蛇的狡猾之處。……就如一個人對你說:『你的這個長相啊,臉盤這個模子挺好,就差在鼻梁矮一點,如果填一填,你就是世界上的美女了!』對於一個從來不想整容的人來說,聽了這話心是不是會動呢?(是。)那這話是不是引誘啊?這個引誘對你來說是不是誘惑呢?又是不是試探呢?」(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續編)·獨一無二的神自己 四》)全能神的話清楚明了地揭露了撒但引誘人犯罪的手段,讓我想到在我身邊有太多這樣的話了,有的時候是廠家對我說的,有的時候是同行對我說的,還有的時候是我對顧客說的,敗壞人類所扮演的不就是撒但的角色嗎?想想自從我踏入這個美容行業以來,每天都在說一些引誘那些沒分辨的人來整容的話,為的就是多賺她們的錢,我越想越感覺良心受控告,我不能為了掙錢再做那些喪失良心的事了,我要堂堂正正地做一個真正的人,不再被撒但所殘害與利用。於是不久我就把店轉讓出去了。當我把店轉讓出去的那一刻起,心裡一下子就釋放了,晚上睡覺也踏實了,再也不做噩夢了。

後來,我又看到神的話說:「人遠離罪惡之地,遠離敗壞之地,遠離邪惡的人群,最起碼你的思想、精神、心靈不再繼續受到踐踏與敗壞,你來到一塊淨土,來到神的面前,這是不是天大的福氣?人一輩一輩輪迴到現在,有幾次這樣的機會?不就降生在末世的這些人才有這機會嗎?這是好事!」(摘自《基督與教會工人的座談紀要·把真心交給神就能得著真理》)看了神的話我覺得自己特別的幸福,今天我能夠遠離邪惡之地,在教會裡與弟兄姊妹一起讀神的話,交通神的話,這都是神對我的恩待,使我有這樣的機會接受神的拯救,擺脫了撒但帶給我的痛苦與壓抑。我願意珍惜神給我的這個機會,好好地追求真理,不辜負神對我的良苦用心。

發表評論

您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被發表。*為必填字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