夢醒時分

誰在見證神     

我出生在一個普通的農民家庭,因家境貧寒常常被人看不起,媽媽就常常耳提面命地對我說:「你一定要好好唸書,考上大學,光宗耀祖,看看以後誰還敢看不起咱們家。」於是,我便拚命地學習,在每次考試時我都想爭當第一。因為我的心願就是考上大學來達到自己高居人上,出人頭地,光耀門楣的願望。但事與願違在我上高中時,我得了一個胸悶氣短的病,這對本來就體弱多病的我更是雪上加霜。最後,因著病痛纏身,我只好輟學。

回家後,爸媽把全能神的國度福音傳給了我,這使我感覺自己灰暗的世界忽然有了光,有了希望。我越看神的話越有享受,越看越覺得全能神的話語就是真神的發聲!於是,我便立定心志:一定要好好信神。不久,我就投入到了盡本分的行列中,奇妙的是我的病也在盡本分的過程中不知不覺地好了,我盡本分的信心更大了。後來,神高抬讓我在修改組盡本分。2015年10月份我又到上层修改組盡本分,心想:肯定是我比別人強才讓我來這裡,我一定要好好努力,說不定還能提升。在世上雖然我沒上大學,但在教會裡也能實現我多少年夢寐以求的願望呀!這也算是「光耀門楣」了吧!所以我存著出人頭地的心修改文章,幻想著自己慢慢地超過這裡所有的人,從此我就可以平步青雲……

在這樣的存心支配下,我開始加班加點地修文章,牟足了勁地想要修出好的文章,為了獲得弟兄姊妹的高看,我甚至覺得吃飯都成了累贅,是在浪費時間。每天我都工作到很晚,後來,我的文章短短幾天就修完了,我高興地把文章拿給負責人檢查,想讓她看看我的能力,但她看了卻發現我修的文章有大的問題,得返工。此時,我心裡有些失落,但我的信心卻絲毫沒有減退,心想:返工就返工!以往弟兄姊妹交通過,修改文章的過程也是明白真理、掌握原則的最好機會,第一次失敗了,知道自己的缺少在哪兒,下次這種錯誤我絕不會再犯,大不了我再寫四天。於是,我又重理思路,開始重修,幾天後,我再次完成了。正好那天負責人來了,我心想:這次應該不會有什麼大問題,我便很自信地把文章交給她們檢查,沒想到她們又給我提出了文章中的很多問題。我的臉火辣辣的,心裡縮得緊緊的,心在「咚!咚!」地直跳,心想:我很用功去修了呀,怎麼還會出現這麼多問題,本來還想修出好文章讓人高看呢!沒想到改了一遍後還出現這麼多問題,這次真是丟臉丟大了!之後,負責人問我:「你的文章已經修改了一遍,但還有這麼多問題,你是怎麼想的?」因我想給負責人一個好印象,就沒把自己覺得丟臉的事說出來,只是故作鎮定地回答說:「剛操練,有問題也正常,這也是我進入原則的好機會,我以後會改進的。」負責人看我沒有消極便給我交通了一點就離開了。然後,我又開始修改文章,可是,在修改文章的過程中我還是一遍一遍地出現問題。看到自己的文章有這麼多的問題,我心急如焚,以前上學時因學習壓力大而得的胸悶氣短的毛病也犯了,我的胸口就像天天壓著一塊大石頭一樣,壓得我喘不過氣來。看著時間一天一天地往後拖,我感覺自己離之前定的目標越來越遙遠,我想要藉著寫文章來達到平步青雲的慾望徹底破滅了,心裡消極得再也提不起勁來。當時間過了一個月時,我的第一篇文章雖然也修完了,但我的心卻變得消極被動,再也沒有了之前出人頭地的勁頭了。

之後,負責人安排我做小組負責人,我心裡不由得想:怎麼會安排我負責呢?這是不是說明我還是比其他姊妹要好呢!我感覺自己又有了動力,沒有之前那麼消極低沉了。但是,在和姊妹們接觸中,我發現她們每個人都有各自的長處,而且那些長處還正是我所缺少的。這時,我本性裡的東西又開始蠢蠢欲動,想要與她們一爭高低。我在心裡暗暗地想:取人之長,補己之短,我得把她們的長處都吸收過來,只要我好好努力,假以時日我便可以超過她們,被她們所矚目。於是,我比以前更用功了,恨不得拿分當秒過,甚至還想一個晚上就把文章趕出來,我的神經就像一根繃緊的弦一樣,一刻都不敢放鬆。可是,我越這樣「努力」,越覺得靈裡黑暗,並且在讀神的話時,我也是常常讀了下句忘了上句;和弟兄姊妹在一起交通時也變得結結巴巴,剛交通過的話就忘了,下面都不知該交通什麼了,忽然發現自己好像變成了傻子一樣。在這樣的情況下,我每修一篇文章都覺得無比艱難,再加上病痛的折磨,一直咳嗽、瞌睡,我心裡痛苦極了,我不知道來了這裡以後,自己怎麼會變成這個樣子,我極力地想從這情形中掙脫出來,卻始終找不到路途。甚至有時,我還誤解神,覺得神是不是要顯明、淘汰我!

成長的歷程、奇妙的命定

一天,我看到一篇神的話說:「在人的敗壞性情裡有個最嚴重的問題,是每一個人的人性裡都有的共性的問題,就是人性的最弱處,也是人的本性實質裡最難挖掘也最難改變的東西。……他不想做普通的人,不想做正常的人,不想做凡人,總想做超人,甚至想做一個有特殊功能的人,做有異能的人,這就太麻煩了!……這類人是不是始終在雲裡霧裡呆著呢?是不是在做夢?他不知道自己是誰,不知道自己怎麼做是活出正常人性,從來沒有踏踏實實地做一回人。做人如果選擇這樣的路途,總在雲裡呆著,不在地上踏踏實實地走路,總想飛,總想懸,這就要麻煩,你選擇的人生的路不對。你要這麼做,那你怎麼信也不會明白真理,怎麼信也得不著真理,你的起步源頭是不對的。你得學會在地上走路,而且腳踏實地、一步一個腳窩地走,你能走你就走,你別學著跑,你能一步一個腳窩地走,你別兩步並作一步走。你得腳踏實地地做人,別學著做超人,做偉人,做高大的人。……人如果總有這樣的野心,總想把自己變得脫俗超群,變得與別人不一樣,變得另類,這就要麻煩!首先你這個思想的源頭就不對。『脫俗超群』是什麼思想?金雞獨立?鶴立雞群?無與倫比?這些詞用在正常人性的追求目標裡好不好?完美無瑕,精美絕倫,獨樹一幟,這類詞好不好?傑出,優秀,特殊人才,這些詞好不好?氣場強大,人格魅力,萬人迷,名人,偉人,人心中的偶像,這些是不是具備正常人性的人應該追求的做人的目標呢?在所有的真理當中有沒有一句話是讓你做這樣的人呢?」(摘自《基督與教會帶領工人的座談紀要·進入信神正軌具備的五方面情形》)我瞪大眼睛看著這些神的話,心想:神的話裡說的不就是我嗎?我不就是這樣的人嗎?想想自己從小就受「人往高處走,水往低處流」、「光宗耀祖」、「我之所以比別人看得遠些,是因為我站在別人的肩膀上」這些撒但毒素的迷惑與薰陶,總是追求出人頭地,高居人上,錯誤地認為自己只有站在別人的肩膀上,被更多的人矚目和高看,得到名譽地位,活著才有意義、有價值。總想在同齡人中獨樹一幟,鶴立雞群,超越眾人。為了達到這樣的目的,我常常到圖書館裡借書看,也常常讓父母給我買學習資料和課外書來看,想要讓自己博覽群書,變得上知天文、下知地理,做一個「萬事通」,在人中間出類拔萃;而且我每次考試時總爭當第一,想要做傑出人才,以此來獲得老師、同學和村裡人的高看、誇獎。為了達到這個目標,我每天就像上了弦的鐘錶一樣不停地旋轉,在學校時總跟人爭、跟人比,總害怕別人超過自己,結果到最後不但沒有達到自己想要的,還累出了一身病,想想自己胸悶氣短的毛病是怎麼來的,不就是爭名奪利、爭強好勝的這些撒但毒素苦害的嗎。如今,雖然我信了神,但我仍然帶著這樣的撒但毒素追求,教會把我安排到修改組盡本分,是讓我來寫文章滿足神、見證神的,可我卻是帶著野心,在盡本分中追求被人高看,追求「更上一層樓」,我把盡本分當成「施展自己才華」的平台,當成自己能夠「平步青雲」的階梯。當文章一次又一次地修改,看到自己出人頭的慾望破滅時,我就消極得爬不起來;當讓我盡小組負責人的本分時,我以為自己又有了 「出頭」的機會,就又有了勁;當看到姊妹們都各有所長時,我就羨慕加嫉妒。想想自己就是因著總想比人好、比人高,結果被撒但苦害得胸悶氣短病再次重犯,每天像背著千斤重擔一樣,壓得我喘不過氣來。自己被折磨得人不像人,鬼不像鬼,這都是因著自己走的路不對,才失去了神的祝福。

分頁閱讀: 1 2 下一頁

發表評論

您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被發表。*為必填字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