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名90後基督徒的生命蛻變

誰在見證神     

我是一名90後,從小就在家人的呵護下長大,父母除了在學習上對我要求嚴格一點,其他什麼事都順著我,我過著「衣來伸手、飯來張口」的生活。在這樣的環境下,我變得狂妄自是、嬌生慣養。在家裡從來沒有一個人敢說我一個不字,就連妹妹也要讓著我,若是家裡哪個人不聽我的或是惹怒了我,我就會大吵大鬧,導致整個家都會被我攪得不安寧。父母也拿我沒辦法,常說我:「你就是挨不得碰不得,要是哪一天你這壞脾氣能變了,那真是太陽打西邊出來了。」

2007年,父母信神了,之後常有叔叔阿姨和姐姐們來我家裡聚會,他們不管是年輕的還是年老的,在一起相處都沒有隔閡,活得很輕鬆、很釋放,他們很友善、很親切,我對他們也越來越有好感。後來,我也開始和他們一起讀神的話,通過一段時間讀神的話和聚會交通,我從心裡定真了神的作工。一次我看到神的話說:「未經撒但敗壞的人本是順服神的,本是聽神話就順服的,本是理智、良心健全的,本是人性正常的。當人經撒但敗壞之後,人原有的理智、原有的良心、原有的人性都麻木了,都被撒但破壞了,這樣人對神的順服、對神的愛也都失去了。」「人一直活在黑暗權勢的籠罩之下,被撒但的權勢捆綁不得釋放,而且人的性情經過撒但的加工越來越敗壞,可以說,人一直活在撒但的敗壞性情裡,不能真實愛神。那麼,人若想愛神,必須脫去自是、自高、狂妄、自大等等一切屬於撒但的性情。」神的話使我明白了,未經撒但敗壞的人,是能聽神的話、對神有順服、有良心理智的人。但是人經撒但敗壞之後,人就有了撒但的敗壞性情,隨之人越來越墮落,變得狂妄、自是自高、自私自利,人與人之間不能和睦相處,而是互相防備、互相猜疑,充滿了爭鬥廝殺……。而我從小就狂妄自是,總要別人都聽我的,這正是撒但的敗壞性情。今天全能神就是發表話語來審判人、潔淨人、變化人的敗壞性情。明白了這些,我便向神禱告:「神啊!我的狂妄性情實在是太嚴重,今天只有你能夠變化我,我願依靠你,願你作工變化我……。」

人類被撒但敗壞的真相

一次,妹妹放學回家正在寫作業,當遇到幾個不會做的題時,她就叫我教她,我拿起作業本一看,覺得這幾個題很簡單,便脫口而出:「這麼簡單的你都不會啊!你真是完了,你上課是不是睡覺去了?」妹妹聽後不高興地望了我一眼,但沒說什麼。接著我一個題一個題地講給她聽,當我講到一個代數題時,妹妹對我的解答提出了質疑。我心想:你不會做,什麼也不懂,還說我的不對,你知道啥呀!於是我說:「就是這樣做的,我說的是對的!」她反駁道:「昨天我做了一個類似這樣的題,就是按你這種答法寫的,最後老師給我劃了個大叉,你這樣答肯定不對,我不聽你的。」聽到她說不聽我的,我氣憤地說:「我說的明明是對的,你竟然不聽,那你幹嘛叫我教你,有本事就自己寫啊!」妹妹見我說話咄咄逼人,也不甘示弱地說:「自己寫就自己寫,你以為我稀罕你教啊!」聽到這話,我的火氣來了,吼道:「行!這可是你說的,要是下次你求我我都不會再教你了。」接著只聽妹妹說:「哼!求你?我才不會求你,你別把自己看得太高了!」話音剛落,我當即就給了她一巴掌,我們兩人就這樣打起來了。這時,正在廚房做飯的媽媽聽見我們的打鬧聲,趕緊跑了出來,訓斥道:「你們兩姐妹是在幹啥呀?不好好地做作業,怎麼為一點小事又鬥起來了?當姐姐的也不知道讓讓妹妹!」聽到這話,我大聲嚷道:「難道我大,我就得讓嗎?要是這樣讓下去,那每次吃虧的都是我!」說著我就衝到自己房間去了。

回到房間,我覺得自己受了天大的委屈,覺得媽媽不該這樣說我,我趴在床上委屈地大哭起來。這時我突然想到我是信神的人,怎麼臨到事不禱告神呢?於是我趕緊擦了眼淚,跪下向神禱告:「神啊!今天我和妹妹吵起來了,我還動手打了她,我知道我這樣是不對的,可是我控制不住自己的脾氣,今天臨到這事我心裡很難受,願你帶領我明白你的心意吧!」禱告後,我打開神的話看到神的話說:「別以為你是天生的才子比天矮一分、比地高萬丈,你並不比別人聰明,甚至可以說,你比任何一個在地球上的有理智的人都傻得可愛,因為你把自己看得太高了,從沒有自卑感……」神的話讓我感到很扎心,回想妹妹說我的話:「你別把自己看得太高了」,哎!現在我才承認妹妹說的對啊!我的確把自己看得比別人都高。我壓根沒把妹妹放在眼裡,也沒問問她的觀點、想法是什麼,而是認為我的答案一定是對的,我說出來的她就必須得聽,當她不聽我的話時,我就動手想以武力制服她;甚至當媽媽責怪我時,我也認為她是在偏袒妹妹。從自己的表現中看到我做什麼事都是以自我為中心,認為自己比別人高,所以與人難以相處,甚至與家裡人都處不來。神知道我的敗壞,為了變化我,就藉著這樣的環境讓我反省認識自己。這時我感受到這次的事情是神對我的愛,如果不藉著與妹妹爭吵,我就看不到自己敗壞的一面,還會高高在上唯我獨尊,神作的實在太好了。這時我想到自己對妹妹說的那些狂妄的話和搧在她臉上的那一巴掌,感覺自己真的是太沒有人性,太狂妄了。我想跟她道歉,但覺得我是姐姐,要我低頭跟她認錯,我還說不出口,於是我又跟神禱告,求神加給我勇氣。禱告後我想到神說:「因為你把自己看得太高了……」是的,我只是一個小小的受造之物,沒有那麼高貴,我得實行真理放下自己。

到吃晚飯時,在飯桌上我自責地問妹妹:「剛剛打你那巴掌還痛嗎?」她瞪我一眼,說:「你說呢!要我這樣打你一巴掌你痛不痛?」我笑著說:「咦!這是個好辦法,那你打我試試看,打了我我就知道痛不痛了。」我這話一出,讓妹妹有點哭笑不得,接著我便說:「妹,今天是我不對,我不該動手打你,剛剛通過看神的話,我知道是我太狂妄了,平時我把自己看得很高,要你們都聽我的,你們不聽我的、不依著我,我就哭、就鬧,甚至還摔門,我這樣的舉動,這種狂妄自是、唯我獨尊的撒但敗壞性情給你們都帶來了傷害。尤其是今天這件事,確實傷害到了你,對不起。下次你們要再看見我流露狂妄,就直接給我提,這樣我才能有變化。」聽到我這樣說,妹妹也說:「其實,這也不是你一個人的錯,當時我脾氣也不好,你好心好意教我,我卻不領情,這方面也是我不對。」爸媽在一旁高興地笑了,爸爸說:「這樣多好,咱們一家人信神,有神的話帶領我們,我們流露敗壞都能互相認識自己、相互理解、相互溝通。」媽媽也對我說:「是啊!本來我還以為你今天晚上又會把自己關在房間不出來吃飯了,真沒想到你還能主動出來跟你妹妹道歉,神真能改變人呀!」從那以後,我們家雖然還有些小爭吵,但我們會在一起讀神的話,根據神的話來認識自己,彼此有了溝通、交流,看見誰流露了敗壞性情都會互相幫助指出來,爸媽也不站在父母的位置來要求我們了,我也不會像以前那樣耍小姐脾氣,我們一家人在神話語的帶領下生活得很幸福,是神改變了我們!

分頁閱讀: 1 2 下一頁

相關推薦

哦,那不肯放我之愛! 1979年我受浸歸主時,還是個國中生。但我真正認識主及親近主,卻是最近一個月的事;就在妻子受浸的那天,我重回主的懷抱。在幾十年漫長的歲月裏,我遠離主耶穌,成了迷途的羔羊,在俗世裏浮沉。 我從求學到工...
主耶穌作完救贖工作,為什麼末世還要道成肉身作審判工作? 我們信主罪得赦免了,雖然屬於得救了,但在神看,人仍然是污穢敗壞的,並沒有脫離罪得著潔淨,罪得赦免只是不被律法定罪,這正是「賴恩得救」的意思。神雖然赦免我們的罪,還賜給了我們許多恩典,我們享受了罪得赦免...
化解妯娌間矛盾的金鑰匙 結婚之前,我經常見到左鄰右舍的妯娌之間,因為家裡的瑣碎事而爭吵,甚至鬧得沸沸揚揚,我心想:「人活臉面,樹活皮」「家醜不可外揚」,我以後結婚過日子,可不能讓人背後指指點點。 結婚不久,公公就去世了,婆...
人生難得一知己!這是為什麼? 在我們周圍經常會聽到:「人生難得一知己啊!」有的人聽到這話就沉重地點點頭,可是我聽了就不一樣,心裡反駁到:那是你們人不好,所以才不會有更多的朋友,我要做個大好人,善待朋友,他們也會一樣善待我的。 然...
蒙福的母子 我與許許多多的母親一樣,對孩子疼愛有加,也把孩子當成了自己的希望。但很不幸,兒子剛滿月就得了新生兒顱內出血,九天不吃不喝只抽風。大夫說:「新生兒顱內出血這種病治癒率很低,我看你們還是放棄治療吧,就算治...

發表評論

您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被發表。*為必填字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