誰在見證神

    白色大寶座前的審判,原來是這麼回事

    誰在見證神     

    編者的話:許多基督徒都認為,白色大寶座的審判就是主回來作賞善罰惡、定人結局的工作,啟示錄預言的白色大寶座的審判到底是怎麼進行的?讓我們來聽聽曉蘭姐妹的經歷。

    初次聽到主已回來作審判工作

    這天晚上,在聚會回家的路上,張姐妹興奮地告訴我:「我們盼望的主耶穌已經回來了,就是末後的基督——全能神,道成肉身的全能神發表了數百萬字的真理,作了審判從神家起首的工作。」我聽後非常震驚,望著姐妹半晌沒回過神來,心想:父親是教會的長老,從小就告訴我主再來作審判的工作就是賞善罰惡,定人結局的時候,那時候義人得賞賜進天國,惡人下地獄受懲罰,我現在沒看到神作賞善罰惡的工作,這怎麼可能是白色大寶座前的審判呢?想想我現在的光景,常常說謊搞欺騙,還總貪享肉體安逸、追求錢財,每天都活在罪中,也沒預備多少善行,要是現在主回來審判人,我拿什麼向主交賬呀,天國肯定沒我的份了!想到這裡我不禁打了個寒戰。

    我對張姐妹說:「主來了要審判萬國萬民,經上說神施行審判的時候,萬民都要因他哀哭,現在一點徵兆都沒有,我們什麼都沒看見,主怎麼可能已經來作審判工作了呢?這話可不能亂說呀!」

    張姐妹笑著說:「我和先生考察全能神的末世作工已經有一段時間了,全能神把審判方面的真理都揭示出來了,你只要多讀神的話,相信就會明白的。其實全能神作的末世審判工作,就是啟示錄裡所預言的白色大寶座的審判。」

    張姐妹的話讓我頗感意外,張姐妹和她的先生信主多年,都是虔誠的基督徒,他們都接受了全能神的末世作工,這是我想不到的,但我對全能神教會產生了幾分好奇。當張姐妹問我是否願意考察神的末世作工時,我擔心信錯了,就告訴她我需要尋求禱告。

    主再次叩門,決定尋求考察

    又到了小組聚會的日子,聚會結束後,張姐妹再次跟我見證神的新工作,談到神發表話語作審判的工作,是在恩典時代救贖工作的基礎上作了一步除罪的工作,我們要想擺脫罪的捆綁轄制,就得接受神的末世作工,才能蒙拯救進天國。這時我的心裡有些觸動,心想:姐妹一次次給我見證主已經回來了,這可能是主的安排,我應該去聽聽全能神教會的道,看看他們說的審判和啟示錄預言的白色大寶座的審判是不是一回事?如果張姐妹走錯路了,作為教會的同工,我也好拉她一把,同時自己也長個分辨。於是我答應了。

    「白色大寶座前的審判」的真意

    下班後,我懷著緊張的心情和張姐妹一起去了全能神教會。看到全能神教會的弟兄姊妹很和藹可親、待人熱情,我也放鬆了很多。而且小雲姐妹雖然年齡和我相仿,但她說話很有見地,對各方面的真理也交通得很透亮,我聽了很得益處。她還交通到,律法時代耶和華神頒布律法與誡命,帶領人類在地上生活。但到律法時代後期,人都守不住神的誡命,不斷地犯罪,面臨因觸犯律法被處死的危險。所以在恩典時代神親自道成肉身,成為人的贖罪祭上十字架將我們從罪中救贖出來,我們犯罪後奉主耶穌的名向主悔改認罪,主就赦免了我們的罪,不看我們為罪人了。但因我們的敗壞性情還根深蒂固,我們還能常常犯罪抵擋神,活在犯罪認罪,認罪犯罪的光景中,我們要想徹底脫離罪的捆綁達到聖潔,就需要神再次道成肉身來作一步審判潔淨人的工作。

    我被小雲姐妹的交通所吸引,越聽心裡越亮堂。當小雲姐妹交通到神末世已經道成肉身,來作審判的工作時,我的心也跟著緊張了起來。於是我問小雲姐妹:「你們見證主已經回來作審判從神家起首的工作,這符合聖經的預言,但我認為白色大寶座前的審判是賞善罰惡,萬民都要哀哭,定人結局的時候,那時候義人得賞賜進天國,惡人下地獄受懲罰,我現在沒看到神作賞善罰惡的工作,這怎麼是白色大寶座前的審判呢?另外,我們都活在罪的捆綁中,如果神來作審判工作,那我們不就被定罪了嗎?」

    基督徒聚會交通對神末世審判的認識

    小雲姐妹交通說:「其實,全能神發表真理作末世審判工作,來潔淨、拯救敗壞人類時,末世白色大寶座的審判就已經開始了。神首先在災前作成一班得勝者,之後大災難降下,神才開始賞善罰惡,那時神末世白色大寶座的審判工作就徹底結束了,神就公開顯現了。現在四血月已經出現,大災難已經臨近了,整個人類都承認世界末日就要來到了。當災難來到時,凡是抵擋神、與神敵對的都要被毀滅在災難中,這就是白色大寶座的審判。另外,我們從聖經的預言中看到,主再來分隱祕降臨、公開降臨兩個方式,首先主來像賊一樣,就是神道成肉身隱祕降臨,發表真理作末世審判工作,主要目的是為了成全一班得勝者,這正應驗了『審判要從神的家起首』的預言。神道成肉身隱祕作工,那些聽見神的聲音被提到神面前的人就得著了潔淨、成全;到神駕雲公開顯現的時候,神開始作賞善罰惡的工作,那些接受神末世的作工得著潔淨的人就被神帶入安息之中,而那些抵擋神新工作的惡人就全部被毀滅了。」

    聽了小雲姐妹的交通,我才明白原來全能神末世作的審判工作,就是白色大寶座的審判。神先隱祕降臨發表真理審判潔淨我們的敗壞性情,讓我們得著神的救恩,到公開駕雲降臨時才是賞善罰惡定人結局的時候,不是我所認為的,審判就是直接定我們的結局。這時,我多年的心結終於解開了,心裡也釋放了很多。

    神是怎樣作審判工作的

    晚飯後,我們又續繼交通。

    我問道:「神到底怎樣作審判潔淨人的工作呢?」

    吳弟兄說:「對於這個問題,神的話說得很清楚。」接著弟兄給我讀了一段神的話:「末世基督是用諸多方面的真理來教訓人,來揭露人的本質,解剖人的言語行為,這些言語中都包含著諸多方面的真理,例如人的本分,人對神如何順服,對神如何忠心,人當如何活出正常人性,神的智慧,神的性情等等,這些言語都是針對人的本質,針對人的敗壞性情,尤其那些揭露人如何棄絕神的言語更是針對人本是撒但的化身、針對人本是神的敵勢力而言的。神作審判的工作不是三言兩語就道盡人的本性的,而是來作長期的揭露、對付、修理,這各種方式的揭露、對付與修理並不是用一般的語言能代替的,而是用人根本就沒有的真理來代替,這樣的方式才叫審判,這樣的審判才能將人折服,才能使人對神心服口服,而且對神有真正的認識。審判工作帶來的是人對神本來面目的了解,帶來的是人對悖逆真相的認識。審判工作使人對神的心意明白了許多,對神的工作宗旨明白了許多,對人所不能明白的奧祕理解了許多,而且也使人認識了知道了人的敗壞實質、敗壞根源,也使人發現了人的醜惡嘴臉。這些工作的果效都是審判工作帶來的,因為審判工作的實質其實就是神的真理、道路、生命向所有信他的人打開的工作。這工作就是神作的審判工作。

    吳弟兄交通道:「雖然我們得著十字架的救恩,罪得赦免了,但我們裡面的罪性還沒有除去,本性都是狂妄自大、自私貪婪、彎曲詭詐等等,行事為人都是憑撒但的哲學,為了個人的利益互相利用、互相欺騙、互相爭鬥,連親人之間也沒有真情真愛;受狂妄的本性支配,我們總想顯露自己、出人頭地,總想在人心中有地位,讓別人高捧自己、維護自己,我們身上的這些敗壞性情,如果沒有神的審判工作,靠我們攻克己身,永遠也解決不了。末世神作工主要是發表話語審判、潔淨我們,將我們的敗壞性情都揭示出來,在神話中我們看到自己的污穢敗壞、悖逆抵擋,認識到自己的撒但本性與敗壞實質,對自己的敗壞性情產生恨惡,不願再憑撒但本性活著,產生了背叛肉體實行真理的心志。同時,在神的審判中我們也認識到神的性情不容觸犯,對神產生了敬畏神之心,能夠實行真理憑神的話語活著,這樣我們就逐漸脫去敗壞性情,活出真正人的樣式了。全能神作的審判工作,不是定我們的罪而是潔淨、成全我們,這正是神對我們極大的憐憫和拯救。」

    聽了神的話以及吳弟兄的分享,我覺得神的審判工作很實際,原來我一直活在罪中實行不出主的話是敗壞性情導致的。這麼多年我一直想找解決犯罪的路途,可始終沒找到,就連父親都無法脫離罪的捆綁,今天的交通讓我很得造就,覺得書上的話確實不是普通人能說出來的。

    對神說話嚴厲產生觀念

    聚會快要結束時,我無意中又看到一段話:「很多人對於神的第二次道成肉身感覺很不是滋味,因為人都是難以相信神會道成肉身來作審判的工作的。不過我還是告訴你,往往神作的工作都大大出乎人的預料,都是人的大腦難以接受的。因為人只是地上的蛆蟲,而神則是充滿天宇之間的至高無上者;人的大腦好比是一坑臭水,生出來的只是蛆蟲,而神的意念所指揮的每一步作工則都是神智慧的結晶。人總想與神較量,那我說最終吃虧的會是哪一方這是不言而喻的。我勸各位不要把自己看得比金子還重要,別人能接受神的審判你為什麼就不能呢?你比別人高多少呢?別人能在真理面前低頭你為什麼就不能做到呢?」這段話我雖然覺得很有道理,但也產生了一些想法,特別是「蛆蟲」「一坑臭水」的字眼,我心想:神說話怎麼這麼嚴厲呢?主耶穌說話都是善言善語,不可能說話那麼嚴厲呀?因為時間的關係,第二天我還要早起上班,就結束了聚會。

    回家後,先生問我怎麼這麼晚回家,我說:「今天我去全能神教會聽道,忘記時間了,不過全能神教會講的道真高,我從來沒聽過這麼好的道!」先生說:「神父叫我們不要接觸全能神教會的人,聽說各宗派很多比較追求的,都信了『東方閃電』,而且他們的福音還擴展到海外各個國家,對待主來的事,你還是謹慎一些好。」聽了先生的話,我又想到那段話中「蛆蟲」和「一坑臭水」的字眼,心想:是不是不要再跟他們聯繫了,但心裡總有一種說不出的難受滋味。

    晚上我躺在床上反覆思考:全能神教會弟兄姐妹的交通都符合聖經,而且我信主幾十年都沒明白的真理,他們都交通透亮了。雖然第一次與他們見面,但他們為人誠懇,對人有愛心,讓我感到很親切。張姐妹和她家的弟兄,雖然信全能神的時間不長,但發現他們對神的信心和認識增加了很多,和以前完全判若兩人。又想到小雲姐妹交通說,等神的拯救工作結束之後,神要懲罰那些棄絕神、抵擋神的人。如果全能神真是主耶穌的再來,那我不就成了棄絕神的人嗎?那我信主這麼多年不就白信了嗎?於是我決定繼續考察。

    神嚴厲的話語是為了潔淨人

    今天,我再次去了全能神教會,也把我心中的疑惑跟小雲姐妹說了。小雲姐妹交通說:「衡量是否是神的話,我們不能根據話語是否嚴厲,定規凡是嚴厲的就不是神的話,其實神在律法時代和恩典時代都說過一些嚴厲的話。如:耶和華對猶太之民說:『你們這些巫婆的兒子,姦夫和妓女的種子,都要前來!』(賽57:3)主耶穌說:『你們這些蛇類、毒蛇之種啊!怎能逃脫地獄的刑罰呢?』(太23:33)『不要把聖物給狗,也不要把你們的珍珠丟在豬前,恐怕牠踐踏了珍珠,轉過來咬你們。』(太7:6)從經文中看到,耶和華神和主耶穌說過一些嚴厲的話,但也說了很多祝福人、憐憫人的話,尤其是對跟主耶穌的人,主對他們從不發怒,而是滿了憐憫、慈愛。其實,每個時代神發表什麼樣的性情、該用什麼語氣說話,都與他所作的工作有關係。恩典時代,神作的是救贖的工作,主耶穌發表的是憐憫、慈愛的性情,言語溫柔,這有利於人來到神面前認罪悔改,得著神的救恩。今天,全能神作的是審判潔淨人的工作,因著工作的需要,神發表的是以公義、威嚴、烈怒為主的性情,只有嚴厲的話語才能達到變化人、潔淨人的果效。」

    小雲姐妹還跟我讀了兩段神的話:「因為我作的是征服的工作,是專對著你們的悖逆與舊性來的,就耶和華與耶穌的善言、善語遠遠比不上今天這嚴厲的審判之語,沒有這嚴厲之語根本不能將你們這些悖逆了幾千年的『專家』征服,舊約律法在你們身上早就失去效力了,今天的審判遠遠超過那時律法的威力,你們最適應的還是審判,不是一點點律法的約束,因你們不是起初的人類而是敗壞了幾千年的人類了。」「我說的話雖嚴厲但對人都是拯救,因我只是說話,並未懲罰人的肉體,這話使人都活在了光中,認識了光的存在,知道了光的寶貴,更認識這些話語對人太有益處,認識了神就是拯救。我雖然說了許多刑罰審判的話,但並沒有事實臨及你們,我來了就是作工作,就是說話,話語雖然嚴厲,但都是審判你們的敗壞、你們的悖逆,這樣作的目的仍是為了將人從撒但的權下拯救出來,就是為了用話語來拯救人,並不是用話語來傷害人。話語嚴厲是為了達到作工果效,只有這樣作工人才能認識自己,而且能脫離悖逆性情。

    小雲姐妹交通說:「末世,神要審判人、潔淨人,要徹底脫去我們的敗壞性情,將我們從撒但權下拯救出來,只有神嚴厲的審判之語,才能喚醒我們麻木的心,才能讓我們認識自己被撒但敗壞至深,急需神的拯救,在神話的審判之中我們才能認識神威嚴烈怒的公義性情,產生對神的敬畏之心,從而背叛肉體實行真理,這樣才能脫去罪的捆綁,活出真正人的樣式。就像以往我對自己的撒但敗壞性情不認識,認為自己是誠實人,當看到神的話語揭示『人的心比萬物都詭詐』時,我外表承認神的話語是真理,但不能完全接受神話語的審判刑罰,當神擺設環境顯明我時,才看到自己為了維護自身的利益、臉面虛榮,總是人前一套人後一套,常常身不由己地說謊,才認識到自己是詭詐人。後來我又看到神厭憎、恨惡詭詐人,詭詐人不能蒙拯救,只有誠實人才能蒙拯救,才能進天國,我認識到神的公義聖潔,對神有了一些敬畏,開始有意識地背叛自己實行做誠實人,逐漸地我在做誠實人方面有了一些進入,謊言也解決了一些,這都是神話語的審判達到的果效。我真實體會到只有經歷神話語的審判刑罰,才能活出真正人的樣式。雖然神的有些話語聽起來比較嚴厲,甚至有時審判咒詛我們,但並沒有臨及我們的肉體,話語的嚴厲只是為了讓我們更深地認識自己的敗壞性情,最終能脫去敗壞得著潔淨。所以,神的話語無論是溫柔還是嚴厲,對我們都是拯救、都是愛。」

    聽了小雲姐妹的交通,我心裡很感動,也認識到無論神的話語多麼嚴厲對我們都是拯救。以往我總活在犯罪認罪的光景中,是因為我認為主耶穌永遠都是慈愛憐憫的,他會無條件地赦免我的罪,會饒恕我、寬容我,所以我對神沒有絲毫的敬畏,即使犯罪也不以為然。今天我才認識到,只有嚴厲的審判之語,我麻木的心靈才能甦醒過來。雖然我明白的不多,但我願意接受神話語的審判刑罰,不願意再傷神的心了。

    後來小雲姐妹給我一本《羔羊展開的書卷》,讓我帶回家看。經過一段時間讀神的話以及與弟兄姊妹聚會,我完全定真了全能神就是主耶穌的再來。

    結語

    接受神的末世作工後我注重讀神的話語,接受神話語的審判刑罰,神揭示人的各種敗壞情形,我都接受反省跟自己對號,逐漸地我對自己的敗壞性情有了一些認識。在生活中我和家人的關係也發生了微妙的變化,尤其當家人做事不合我意想發火時,想到神話語揭示的「自是、自高、狂妄,野蠻得猶如山中的野獸」,我就認識到自己想發火是狂妄自大、蠻橫的撒但性情導致的,這不是正常人性,就有意識地禱告神,背叛肉體放下自己。現在孩子說我臉上的笑容多了,先生說我也不會動不動就發火,總以自我為中心了。

    經歷中我體會到,神的審判工作的確能拯救我脫離撒但的敗壞性情,審判刑罰才是最真、最實的愛,雖然神審判的話語嚴厲,但神的心意是藉著話語的揭露,使我認識自己裡面的敗壞與不義,之後追求真理達到被潔淨。話語的審判雖讓我受痛苦,但卻是讓我活出正常人性的良藥。這正如經上說:「當面的責備強如背地的愛情。」(箴27:5)。

    臺灣 曉蘭

     

    相關推薦

    🙂 親愛的兄弟姐妹們,無論您有對上帝的認識或啟發,還是在信仰上有任何困惑與難處,都歡迎您通過以下方式與我們分享:

    1.網站底部的在線聊天窗口

    2.發送電子郵件至 [email protected]

    我們真誠地希望能夠在主的愛裡彼此服事供應,相互分享經歷,在靈命裡成長。

    如果您在信仰上有任何困惑、問題,請隨時與我們聯繫。

    每日靈修App:每日靈修與神更親近
    可用於iPhone和Android的免費應用程序

    發表迴響

    聊天前请阅读并同意我们的隐私权政策。

    您已阅读并同意我们的隐私权政策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