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醒等候,主必快來

誰在見證神     

今天是舅舅的生日,一大早我就騎車過去了。一路上,天氣炎熱卻擋不住我內心的激動。這段時間因教會工作忙,已經很長時間沒去看望舅舅了,今天聽說表哥也回來了,他可是個大忙人啊,整天到各處講道,難得和我們在一起,得抓住這個機會,向他請教請教。表哥是舅舅一手培養起來的牧師,和他們一起探討,肯定受益匪淺啊!想著想著,我的臉上情不自禁地露出了笑容,不知不覺就到了舅舅家。

一進門,只見舅舅和表哥正在院子裡的大樹下高興地交談著,看到我來,舅舅很高興,表哥也急忙招呼我坐下。我關心地詢問了舅舅的身體狀況後,看著這棵老樹感慨地說:「舅舅,以往我們就常常坐在這老樹下,聽您給我們講聖經故事、講屬靈前輩的經歷見證。那時,您總有講不完的話,而且話語裡帶著期望、語重心長,讓我們很受激勵,信心百倍,熱血沸騰啊,就盼望能早日為主花費作工。不知不覺一晃二十多年過去了,時間過得可真快啊!」

警醒等候

表哥也感嘆道:「是啊!」

舅舅聽了樂呵呵地說:「一轉眼你們都長大成人了,看到你們現在都為主作工、牧養教會,我感到很欣慰啊。哎,小靜,最近講道都講的啥內容啊?」

我連忙說:「警醒等候,主必快來。」

舅舅點點頭說:「嗯,『警醒等候』太重要了。主耶穌福音已經傳遍地極了,從各種預兆來看,主再來的日子已經到了,我們要時刻警醒等候,主會隨時來提接我們回天家啊!看來在我們有生之年就能迎接到主的再來,的確要警醒禱告等候主啊!我已經老了,多麼盼望能迎接到主的顯現哪!」

我說:「是啊,只可惜現在許多人都知道主快來了,卻不知道警醒預備,等候主的再來啊。」

這時,只見表哥若有所思地說:「我們的確應該警醒等候主的再來。最近我也常常想,到底怎麼『等』才符合主的心意?這『警醒』又是指什麼呢?」

我不假思索地說:「我認為『警醒』主要是指常常禱告讀經、勤作主工、凡事節制。正如經上說的:『小子們哪,你們要住在主裡面。這樣,他若顯現,我們就可以坦然無懼;當他來的時候,在他面前也不至於慚愧。』(約2:28)所以,作為基督徒,我們每天都應這樣謹慎自守,這樣主再來時我們就可以坦然無懼地面對主。我們教會一直堅持實行二十四小時的輪班警醒禱告,並設立了守望台,這樣主再來時才不至於被撇棄呀。」

舅舅聽後滿意地點點頭:「嗯,做得好,但還不完全哪。」

表哥說:「爸,那你給我們講講吧!」

我也期待地看著舅舅。

舅舅面帶微笑說:「好,『警醒等候』最主要的是守住主的名、守住主的道。因為在末世要有危險的日子臨到,人要愛世界勝過愛主,並且各種異端也要出現。主耶穌說:『那時,若有人對你們說『基督在這裡』,或說『基督在那裡』,你們不要信。因為假基督、假先知將要起來,顯大神蹟、大奇事。倘若能行,連選民也就迷惑了。』(太24:23-24)從這裡可以看到,主要求我們『警醒』,最主要就是在主駕雲來接我們之前,我們要防備各種異端,若有人傳主回來都不可聽,都不可信,咱得持守主的名、守住主的道啊,要不怎麼能被提進天國呢?」

我聽了贊同地點點頭。

只見表哥沉思了一會兒說:「爸,在這件事上我有一些不同的看法。」

舅舅有點詫異地說:「哦?說來聽聽。」

表哥說:「末世的確會有假基督出現,但也正是主再來的時候,如果我們對主再來的消息一概不聽、不信,萬一主真的回來了呢?我們不就錯過被提的機會了嗎?所以,我覺得這段經文是主在提醒我們要學會分辨,不能被假基督迷惑了,不是一味地消極被動防守,而是當有人傳主來時要學會分辨,聽聽是不是神的聲音。主耶穌說:『半夜有人喊著說:『新郎來了,你們出來迎接他!』』(太25:6)在末世的末了時期,我們應該做聰明的童女注重聽主的聲音,當有人喊『新郎來了』,也就是有人傳主回來的消息時,我們就要去尋求考察,看看到底是不是聖靈的說話發聲,是不是出於神的,這樣才能聽到主的聲音,迎接到主的再來,被提到主的面前啊!」

舅舅沒有吭聲,顯得有些不高興了。

這時,正在廚房幫忙的表妹聽到我們談話,就過來說:「爸,前兩天蔡姊妹的大姐帶著一個『東方閃電』的傳道人,到她家見證主已經回來了,發表了許多真理,作了末世的審判工作,講得有理有據,還念了一些神的最新說話,我們聽了感覺都很好。當時蔡姊妹就因你以前曾吩咐過,凡是傳主來的都是假的,不能接待,把她們給趕走了,我們感覺她這樣做不合適,你們說遇到傳主回來的人,到底該怎樣對待才合適呢?」

舅舅的臉馬上由「陰」轉「晴」,說:「感謝主啊!我覺得蔡姊妹做的完全正確,沒啥不妥的,因為只要不是駕雲降臨的主耶穌就是假基督,就是迷惑人的;所以,不管誰傳主回來的消息,我們都應該把他趕走,難道這不合乎聖經嗎?還會錯嗎?」

表妹聽後感覺不對但又說不出哪裡不對,就用期盼的眼神看著表哥。

表哥沉著地回答說:「爸,這麼多年,我們一直都在盼望主快回來,提接我們回天家,現在『東方閃電』的人傳主已經回來了,作了審判從神家起首的工作,還發表了潔淨人、拯救人的一切真理,我們就應該做聰明的童女虛心尋求考察,先聽聽他們講的到底合不合乎主的話,不加分辨就把人趕走,這樣做不合適吧?」

舅舅肯定地說:「這沒啥不合適的,經上明明說:『……他們要看見人子有能力,有大榮耀,駕著天上的雲降臨。』(太: 24:30)可見主再來是駕雲降臨,現在我們沒看見這個事實,主怎麼可能來了呢?」

表哥說:「爸,主來是大事啊,咱們就抓住一節經文來解釋下結論,是不是太武斷了呀?當初猶太法利賽人苦盼彌賽亞的降臨,熟讀預言彌賽亞來的經文。可當主耶穌來作工時,因不合他們的觀念想像,他們不但不承認主耶穌是基督,是彌賽亞,還把主耶穌釘死在了十字架上,成了抵擋神的罪魁禍首,遭到了神的懲罰、咒詛。爸,我們應該吸出法利賽人的教訓,在等候主來的事上要小心謹慎才對啊!萬一做出了抵擋神、褻瀆神的事,那就成了當代的法利賽人了,後果不堪設想啊!『東方閃電』是不是神的作工,是不是主的再來,咱沒有親自了解,也不清楚啊!要是遇到『東方閃電』的人,就請人家來給我們講講,我們考察清楚了,再下結論也不晚啊。你們說呢?」

表妹聽了連連點頭,舅舅一臉不悅,還瞪了他們一眼。

為了緩和氣氛,我連忙說:「哥,你說得也有道理,合乎主的教導,但是聖經上確實有預言主是駕著白雲來啊,這又怎麼解釋呢?」

表哥耐心地說:「這段時間哪,我沒少查考有關主再來的經文。我發現預言主再來的經文大致可以分為兩類,一類是預言主駕雲公開降臨;一類是預言主像賊一樣隱祕降臨。就如:『……我必臨到你那裡,如同賊一樣。』(啟3:3)還有:『半夜有人喊著說:『新郎來了,你們出來迎接他!』』(太25:6)從這些經文中可以看出,主來是有兩種方式,一種像賊一樣來誰也不知道;一種是駕雲降臨眾人都要看見。我個人的領受,主再來很可能是先隱祕降臨來作工,作完工作以後,再公開向萬人顯現,就跟主耶穌作工時一樣,先道成肉身成為人子作釘十字架救贖人類的工作,然後再死裡復活,公開向人顯現四十天就升天了,這是大家都知道的事實。」

舅舅馬上反駁說:「你這樣說就不對了!這裡說的『如同賊一樣』和『半夜』是指主來的時間沒有人知道說的,並不是指主隱祕地來說的。」

表哥誠懇地說:「爸,在這事上,我是這樣領受的。聖經上多處都預言主再來是『人子降臨』,就如:『因為人子在他降臨的日子,好像閃電從天這邊一閃直照到天那邊。只是他必須先受許多苦,又被這世代棄絕。』(路17:24-25)說『人子』就是指神道成肉身說的,而且主耶穌明確告訴我們『人子在他降臨的日子』必須先受許多苦,又被這世代棄絕,如果主再來像我們想像的直接駕雲公開向萬人顯現,那就無須受苦了,更談不上遭人棄絕了,所以我認為主再來很可能是先道成肉身隱祕降臨。就像當初主耶穌來作工時一樣,人都不認識他是要來的彌賽亞,還把主當成一個普通的人,都棄絕他、定罪他。所以我覺得,『如同賊一樣』和『半夜』不單是指主來的確切時間沒有人知道,還是指主再來是以人子的方式隱祕降臨說的。而且我認為凡是預言「人子」再來的經文,都是指主隱祕降臨說的,因為神道成肉身成為人子,人看見了也不認識,就像主耶穌來作工一樣,這才是隱祕降臨作工的方式,所以主再來很可能是先以「人子」的方式來作工,然後才是公開向萬民顯現。」

我琢磨著表哥說的話,心想:「就是呀,表哥說得有道理,我怎麼就沒想到呢,這應該是聖靈的開啟光照啊!」

表妹也說:「哥,你這樣交通,真有亮光啊!我以前也沒少看這些經文,怎麼就沒看出來呢?看來,不用心琢磨真不行啊!」

這時舅舅在一旁小聲念叨:「人子不就是主耶穌嗎?主耶穌不是受完苦了嗎?怎麼還會是人子再來?不可能,絕對不可能!」

我不由感嘆道:「如果根據這節經文,主來真是以人子的方式隱祕降臨,我們還真不好認哪!」

表哥說:「嗯,如果主再來是人子降臨,就也會像當初主耶穌作工時一樣,遭到宗教界的抵擋、定罪和棄絕!要是這樣的話,我們在警醒等候的時候就更要留心了,如果有人傳主來,尤其主來所傳的道又被宗教界定罪、棄絕,我們就更應該尋求考察了。」

表妹感嘆道:「看來主再來的事不像我們想得那麼簡單啊。如果主再來真是隱祕降臨成為人子,那我們該怎樣警醒,才能迎接到主的再來呢?」

表哥思索著說:「這個問題,我也不是很明白。不過啟示錄中多次提到:『聖靈向眾教會所說的話,凡有耳的,就應當聽。』我覺得凡涉及主來的事,都不能疏忽,尤其是見證主來說話作工的,更應該好好考察,多禱告尋求,分辨是不是主的聲音,一旦確定是主的再來,那就得趕緊接受啊,就像啟示錄中說的:『看哪,我站在門外叩門,若有聽見我聲音就開門的,我要進到他那裡去,我與他,他與我,一同坐席。』(啟3:20)這才是『警醒等候』的實際所指啊!『主耶穌駕著白雲來已經是公開顯現了,眾人都會看見了還用警醒等候嗎?所以,在「人子」作工期間,我們就要注重尋找主的顯現作工,留心聽主的聲音,這樣才不至於錯過主的再來呀。你們覺得呢?」

這時只見舅舅滿臉冒汗,自言自語地說:「這節經文我怎麼沒注意呢?主在門外叩門?『叩門』?是駕著白雲來叩門嗎?駕著白雲怎麼叩門呢?這事還真沒弄清楚。」

表妹擔憂地說:「爸,哥說得有道理呀。現在我還真有點擔心,沒經過考察就隨意定罪「東方閃電」,還把「東方閃電」的人趕走了,如果「東方閃電」真是主的再來,我們這樣做不是抵擋主了嗎?不成了當代的法利賽人了嗎?」

表哥也說:「嗯!是啊!以後我們遇到『東方閃電』的人見證主來,可得好好考察考察啊,不能再盲目棄絕、隨意定罪了。因主耶穌說過:『閃電從東邊發出,直照到西邊;人子降臨,也要這樣。』(太24:27)『東方閃電』本身就是有關主再來的預言,這極有可能就是主在末世的顯現作工啊!」

這時舅舅不再吭聲了。

表哥的話讓我想到了一些事,我不由自主地說:「噢!怪不得許多教會的頭羊、好羊都接受了『東方閃電』,看來『東方閃電』極有可能就是主再來的顯現作工,我們也得趕緊尋求考察了……。」

表哥和表妹都點了點頭。

「吱吱吱……吱吱吱……」此時蟬噪聲此起彼伏,但我心裡卻十分舒暢,感覺今天真是不虛此行。

「開飯嘍!」聽到表嫂的喊聲,我們都高興地走了過去,席間談笑風生,其樂融融……

相關推薦

一場關於受洗的爭論…… 由沒受洗能否得救引發的話題 中午吃飯的時候,不知聊著什麼,話題突然轉到了信神要不要受洗的問題上。婆婆說:「信神怎麼能不受洗呢?受洗是基督教最傳統的一種儀式,信神不受洗能是基督徒嗎?」嫂子聽了婆婆的話...
人非聖潔不能進天國 天,灰蒙蒙的,雲層壓得很低,隱約能聽見遠處傳來轟鳴的雷聲,一場暴雨很快就要來襲,這些天的干燥、熾熱已把人烤得像龜裂的土地一樣,此時,一陣陣清風夾雜著些許雨絲,把這麼多天的燥熱都一並帶走,給人們送來絲絲...
得救=進天國嗎? 這天我在講道時,談到現在大災難馬上要來臨,讓弟兄姊妹要積極參加聚會,多在讀經上下功夫,在現實生活中遵行主道,好警醒等候主來。但看到有的弟兄姊妹依然沒勁兒,對自己能否被提進天國滿了懷疑,我就講:「弟兄姊...
同樣是勞苦作工,為什麼卻有不同的結局? 主耶穌曾說過:「凡稱呼我『主啊,主啊』的人不能都進天國,惟獨遵行我天父旨意的人才能進去。當那日,必有許多人對我說:『主啊,主啊,我們不是奉你的名傳道,奉你的名趕鬼,奉你的名行許多異能嗎?』我就明明地告...
永生之路要進窄門 一天晚上,春光心思沉重地坐在寫字台前,打開馬太福音七章十三至十四節讀道:「你們要進窄門。因為引到滅亡,那門是寬的,路是大的,進去的人也多;引到永生,那門是窄的,路是小的,找著的人也少。」這兩節經文春光...

發表評論

您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被發表。*為必填字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