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白衣天使」的心靈覺醒

誰在見證神     

引言

我是一名退休在家的婦產科主治醫師,回想自己的大半生都是在虛空、勞累中度過。為了追求地位名利絞盡腦汁,為了賺錢不擇手段,我奔波忙碌大半生,出賣了良心、出賣了人格,沒有了真正人的樣式。直到有一天,我讀到神的話語,才看見自己被撒但敗壞的事實真相,心靈逐漸覺醒……

渴望有個靠山

我出生在×市,父親是個老幹部,因著老實忠厚,在單位沒有什麼實權,母親沒有工作。我在家排行老大,有三個弟弟,因著就我一個女兒,所以父母特別寵愛我。1972年,高中畢業的我只有16歲。當時我們統一考試,經過多次篩選,我被分配到×市一家大醫院參加培訓學習。在這裡一切提升的機會,並不是由自己的醫德醫術決定的,而是要靠關係,靠金錢。看到周圍的人一次次地通過關係獲得了「實惠」,而我工作再好,卻任何好事都不會臨到我,還總是受到人的歧視,於是我心中不平,想著自己能有一個靠山該多好啊,那樣我就能翻身了。

「後台」給我帶來的名和利

有一次,我無意中聽到父親跟母親提到他的一個朋友在我們市當上了副市長。我眼前一亮,機不可失、時不再來,我趕緊詢問父親有關他家的情況,心想:原來我家也是有「後台」的。我暗立心志,一定要藉著這層關係出人頭地。我開始憑著「當官不打送禮的」這一流行語開始不斷給我們院長送一些小禮品,並把她引薦給了副市長,我們兩人之間互相利用,院長在醫院給我開綠燈,給了我多次展示自己的機會。又經過各樣的考試、考核之後,我成了一名有豐富臨床經驗並且具有一定知名度的婦產科醫生。連續幾年我獲得市裡的記功獎勵和優秀醫務人員的稱號,並在各個醫院的技術人才課上講課,我的虛榮心得到了極大滿足。

商業騙子來「洗腦」

以往我一直認為醫生的職業是神聖的,是令人羨慕的,人們都誇醫生是「白衣天使」。可當我真正成為一名醫生以後才了解了醫院裡的一些內情。

醫生和醫生之間勾心鬥角,你爭我奪,個個都是笑面虎,背地裡相互攻擊、排斥。醫院領導為了利益,把藥商引入醫院,最可恨的是我們院長把社會上的商業騙子(不懂醫術的人)請來給我們醫務人員講課。教我們如何笑臉相迎,笑臉相送,去騙取病人和家屬的信任,想方設法把病人的錢弄到手,讓我們昧著良心做事,如:沒病編病,小病大治,輸液加藥只加一半劑量(按全劑量收費),這樣病會減輕,但不會好得那麼快,最後病人的錢花得差不多了,再把該用的藥量用夠,這樣做能多收取治療費和其他費用。另外醫院領導進的都是提成藥,衛生局長,甚至其他行業的局長都往醫院送推銷藥,哪個藥提成高我們就開哪個藥。總而言之,就是告訴我們得會把病人口袋裡的錢掏光,這才算是有本事。這個商業騙子給我們上一天課的費用就是上萬元,院長把這個大騙子的「荒唐理論」稱為「商業機密」。

我被同化了

當時聽了這套理論我感到很氣憤,本來病人有病就已經很痛苦了,再向病人「勒索」錢財,那他們怎麼過呀?我不想與他們同流合污做那些沒良心的事。但後來看到同事們吃高檔食物、穿高檔衣服,買了汽車,蓋了樓房,過上了高品質的生活;再看看自己每月掙的微薄工資,只能夠生活費,我心裡就有些不平衡了,再加上同事又親自上門指給我發家致富路。我的人生觀逐漸被扭曲了,身不由己地加入了這個行列。我和其他醫生一樣開大處方,亂開藥,開始時我的良心還有點受責備,但在巨大的金錢利益面前,我僅有的一點惻隱之心也蕩然無存了。從那以後,我變得越來越奸詐,學會了看人下菜碟,為醫院謀取了暴利,我的腰包也鼓了。錢成了我的命根子,看見病人就如看見了錢,我以掙錢為快樂,以掙錢為享受。這時,我由一個有良知的醫生變成了一個心狠手辣的「劊子手」。

另外,除了從醫院掙黑錢,我又把手伸到醫院外。從1996年開始,我利用業餘時間到鄉鎮醫院給病人看病做手術,我還和醫院的其他醫生一樣,把醫院的醫療器械偷回家,在外做手術用,這些器械便成為我賺錢的工具。我還利用職權之便多開病人的藥,再拿到外面行醫時賣。我就這樣奔波忙碌四處賺錢,我在外的收入是正常工資的3、4倍,在利益的驅使下我一幹就是7年,直到2003年發生「非典」我才停止在外的工作。

有錢等於幸福嗎?

不再外出就診後,我的時間多了起來,每當夜深人靜時,我常常問自己:這麼多年的奔跑忙碌給我帶來了什麼,以往我一直認為有錢了,家裡就幸福、平安了,其實事實不是這樣。

想想這半生,丈夫看我能掙錢,他就將近三十年不上班,成天泡在麻將場賭錢,還有了外遇,常常半夜三更不回家,氣得我整天與他吵架,甚至大打出手,當吵完架後,我只能以淚洗面;女兒看我能賺錢,從小就養成了吃好的、穿名牌、用高檔化妝品的壞習慣,還從來不會關心人。女兒結婚時,我給她買的新樓房,現在又鬧著換電梯房,開的汽車又嫌舊,還想換新車……女兒、女婿的慾望越來越大,當我滿足不了他們的要求時,他們就在背後罵我……難道這些就是我想要的生活嗎?難道這就是我的家人嗎?錢財到底給我帶來了什麼?快樂?平安?家庭幸福?一樣都沒有!而且這些年我幹了不少見不得人的事,心裡總有一種恐懼感,也害怕有一天會出現什麼醫療糾紛事故,這些無形的壓力壓得我喘不過氣來。%e6%97%a0%e6%a0%87%e9%a2%98-12-min-1

不知多少次我仰天長嘆:天啊,人活一生到底是為什麼呢?人生的意義是什麼呢?難道我這輩子就是一個賺錢的機器嗎?錢財只能帶給我一時的快樂,但它並不能給我帶來真正的幸福,帶給我的只有心靈的空虛、良心的責備,人性的墮落,家庭的不和。我活得特別痛苦、無助,但我無法擺脫自己無止境的慾望,更無法擺脫這個邪惡社會的生存法則。我不知自己會走向何方,更不知自己能支撐多久,我感覺特別孤獨,心靈裡總有一種前所未有的失落感。不知有多少次,我都想找個沒人的地方大哭一場。

神的福音臨到,我的心靈甦醒

一天,女兒無意中把一本《羔羊展開的書卷》落在我家,我拿起來隨手翻看,忽然我看到一段話說:「在你的心中有一個天大的祕密是你從未覺察到的,因為你活在了沒有光明照耀的世界之中。你的心、你的靈被那惡者奪走;你的雙目被黑暗遮蔽,看不到天上的太陽,看不到夜空中的那顆閃爍著的星斗;你的雙耳被欺騙的言語堵塞,聽不到耶和華打雷般的聲音,也聽不到從寶座之上流出的眾水的聲音。你失去了本該擁有的一切,失去了全能者賜給你的一切,進入了無邊的苦海之中,沒有救助的力量,沒有生還的希望,只是在掙扎、在奔波……從那一刻開始,你就注定被那惡者苦害,遠離全能者的祝福,遠離全能者的供應,走上一條不歸路。千萬聲呼喚難以喚醒你的心、你的靈,你沉睡在惡者的手中,被那惡者引誘進入了無邊的境地,沒有方向、沒有路標。從此,你失去了起初的天真、無邪,開始躲避全能者的看顧。那惡者在你的心中指引著你的一切,成了你的生命,你不再害怕他,不再躲避、懷疑他,而是把他當作心中的神,你開始供奉他、朝拜他,與他形影不離,與他相互承諾生死。」(摘自《話在肉身顯現·全能者的嘆息》)

「全能者憐憫這些受苦至深的人,同時又厭煩這些根本就沒有知覺的人,因為他要等待很久才能得到從人來的答案。他要尋找,尋找你的心,尋找你的靈,給你水給你食物,讓你甦醒過來,不再乾渴,不再飢餓。當你感覺到疲憊時,當你稍稍感覺這個世間的一份蒼涼時,不要迷茫、不要哭泣,全能神——守望者隨時都會擁抱你的到來。他就在你的身邊守候,等待著你的回轉,等待著你突然恢復記憶的那一天:知道你是從神那裡走出來的,不知什麼時候迷失了方向,不知什麼時候昏迷在路中,又不知什麼時候有了『父親』,更知道全能者一直都守候在那裡等待著你的歸來已經很久很久。他苦苦巴望,等待著一個沒有答案的回答。他的守候是無價的,為著人的心,為著人的靈。或許這個守候是無期限的,又或許這個守候已到了盡頭,但你應該知道,如今你的心、你的靈究竟在何處。」(摘自《話在肉身顯現·全能者的嘆息》)

這些話說出了人心裡的苦情,更飽含著對人的聲聲呼喚,這溫暖的話語安慰著我的心,讓我感覺像找到了失散多年的父親,我感動得直掉淚。想想自己這一生,為了爭名奪利而不擇手段,為了掙錢而泯滅了自己的良心。但最後當我得到這些時,我的心靈卻是虛空加痛苦,悲切加無助。為了掙錢我擔了多少風險,為了爭名奪利我的良心已蕩然無存,活得越來越痛苦,經常睡不著覺。多年的奔波勞累換來的卻是家庭的破裂,親人的不信任……此時,我手裡拿著書,回想我前半生一直被這個世界苦害至今,成了金錢的奴隸,被它玩弄得沒有一點人的良心理智,活在無邊的痛苦之中。我回想著過去那痛苦的一幕幕,眼淚更止不住地流……這時,我忽然想起了這是女兒留下的書,便趕緊給女兒打電話,讓她過來給我談談。女兒回來了,她看到我手裡拿著她落在家裡的書,眼睛紅紅的,她好像知道了我的心思,便說:「媽,我知道你很痛苦,我能理解你現在的心情,你信神吧,只有神能解決我們一切的痛苦。我本來想多看看全能神的話再和你講,今天就是神給我們預備好的時間……」女兒給我見證了神的末世作工。通過女兒的交通,再回想女兒這段時間不但沒有跟我要錢,反而懂得體貼、關心人了,的確只有神能讓人有這樣的變化,我確定了這就是真神的發聲說話,便接受了全能神的末世作工。

分頁閱讀: 1 2 下一頁

評論

  1. 撒但使人變成鬼,神使人變成真正的有良心、有人性的人,這樣的變化真是神的大能與拯救啊!

  2. 撒但利用名和利来引诱人吞噬人的良心理智,使人活在黑暗的痛苦之中;神是拯救人脱离撒旦黑暗权势,活出真正人的样式。

發表評論

您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被發表。*為必填字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