化解妯娌間矛盾的金鑰匙

誰在見證神     

結婚之前,我經常見到左鄰右舍的妯娌之間,因為家裡的瑣碎事而爭吵,甚至鬧得沸沸揚揚,我心想:「人活臉面,樹活皮」「家醜不可外揚」,我以後結婚過日子,可不能讓人背後指指點點。

結婚不久,公公就去世了,婆婆也改嫁他人,家裡有六個兄弟,我丈夫是老大,底下還有三個小弟弟在讀書,最小的才9歲。就這樣,養家的重擔落在了三個長兄以及我和二弟媳身上。作為大嫂,我覺得自己有責任維持好這個家,決不讓人看笑話。由於丈夫當時在外面沒有掙到什麼錢,而二弟弟卻掙得很多,我們就與二弟弟一家商量,他們多花的錢先都記著,以後我們一定還上。我還主動把家裡的重活累活全包攬了,二弟媳則負責家裡的一日三餐。可是不久,二弟媳就誤以為我是有錢故意不拿出來用。還當著我的面說:「這個家都是我丈夫拿錢開支,以後兒子讀書都沒錢了……」聽到這話,我心裡難受極了,心想:我們現在是手裡沒有錢,等我們有錢了一定會還上的,而且家裡家外的活我幹得也是最多的,你這樣說也太沒有良心了,這話要是讓外人聽到得咋看我呀!我越想越難受。

可真是怕啥來啥,一天,村裡一個人居然對我說:「聽說你們的生活費都是你弟媳出的?你命真好,有弟媳養……」聽到這刺耳的話,我臉上火辣辣的,感覺特別丟臉,同時也很生氣,心想:我都這麼勤快地幹活兒了,弟媳居然還把這些話傳到村上,她怎麼能這樣呢?

之後,我們就很少說話。吃飯時,我就吃自己種的青菜,不吃她買的肉;我們從客廳進房間時,都會隨手「砰」一聲關上房門,以表達對彼此的不滿;有時她的小孩哭鬧,我聽了心煩,就在房裡發牢騷:「吵吵吵!還讓不讓人睡覺!」為了躲避這種尷尬的場面,二弟媳經常回娘家;她回來後,我就外出打工,儘量減少見面的次數。即使見了面大家都是板著臉不說話,這樣的日子持續了一年,最後我們只好分家。

三小叔子結婚後,家裡又多了個弟媳。後來,三弟媳也站在二弟媳一邊,說我佔二弟媳的便宜。此時我心裡特別氣憤,想到二弟媳到處說我,這分明是想讓人都孤立我,使我名聲掃地。我越想就越恨。一天,我幹活兒回來,看見二弟媳的兒子正拿椅子砸向我兒子,幸虧我兒子躲得及時沒有砸到,而兩個弟媳正在津津有味地看著電視。此時,積壓在我心頭的怨氣控制不住地爆發了,數落了二弟媳一頓,最後弄得不歡而散。自那次吵架過後,我和二弟媳三年都不怎麼說話。

我們同在一個屋簷下生活,卻為什麼如同仇人一樣,這樣活著太痛苦了!這些事就像電影一樣一幕一幕地在我大腦回放,折磨得我常常失眠,體重從一百二十多斤減到了九十斤,整個人也變得很憔悴,看上去比我的實際年齡大了十歲……

直到2005年,神的福音臨到了我和兩個弟媳,教會安排我們三人一起聚會。聚會時很尷尬,大家都不交通,給我們聚會的姊妹知道後,就與我們交通說:「如今人與人為什麼那麼難相處呢?根源就是人沒有真理,被撒但敗壞後,身上滿了撒但的敗壞性情,人就會身不由己地對人產生成見、嫉恨,人有真理了,這些敗壞性情才能得到解決,這樣人與人之間才能達到和睦同居……」姊妹找了一段神的話讓我讀:「每個人怎樣經過撒但引誘、苦害、敗壞這只有人的靈魂知道,人的肉體是無法知道的,所以,人類都在不知不覺中越來越污穢、邪惡、黑暗,而且人類與我的距離越來越遠,人類的日子越來越黑暗。」(摘自《一個很嚴重的問題——背叛(二)》)讀完後,姊妹接著交通說:「人被撒但敗壞後,人的本性都是狂妄自大,不認識自己,每個人都覺得自己是好人,凡事都是自己對、別人錯,人活在敗壞性情中,只要涉及到人的利益,就能互相爭鬥、以牙還牙,連基本的愛心、忍耐、諒解都沒有了,以至於人與人無法相處,親人變仇人,這就是人被撒但敗壞後的結果。」聽了姊妹的交通我明白了,原來我對弟媳的恨是撒但敗壞造成的,難怪我活得那麼痛苦。

一天,我看到神的話說:「敗壞了幾千年的中華民族存留到今天,各種病毒不斷發展,猶如瘟疫一樣到處蔓延,就人與人之間足可看見人身上的病菌有多少。……人的所有一切生活中所表現的,以及人與人的關係都是破爛不堪……所以越是敗壞深的地方的人,人際關係越不正常。」(摘自《路……(六)》)《生命進入的講道交通》中說:「人不追求真理,就家庭這些瑣碎事就不好處理……沒有真理活著也受罪,吃啥啥不香,睡覺都不香;沒有真理接觸人也受罪,跟人不會處啊,沒有真理跟誰也處不來,沒有真理甚至自己跟自己都過不去,老埋怨自己……沒有真理跟人也沒法相處,一會兒看人家這有毛病,一會兒看人家那不好,三看兩看,跟人吵起來了,跟誰也處不長。你們說人沒有真理受不受苦啊?太受苦了,跟誰都處不長,跟誰都老鬧矛盾,這是挺糟心的事呀。」從中看到,人被撒但敗壞後,身上都充滿了撒但毒素,以至於每個人都為自己的利益、臉面、地位活著,人與人之間勾心鬥角、嫉妒紛爭、斤斤計較,沒有一點人性、理智。回想起初我和二弟媳沒有什麼利益衝突時,我們能相處得來,可涉及到利益就不行了。就因為家庭開支的事矛盾就出來了,她誤會我有錢故意不拿出來,對我有看法,還傳到了村上;而一向憑著「人活臉面,樹活皮」「人過留名,雁過留聲」活著的我,因著臉面、名聲受損便嫉恨弟媳,還與弟媳結下不解之仇,甚至借孩子打架的小事發洩自己內心對弟媳的憤懣,出口傷人,完全失去了理智。想到這麼長時間,我天天被這些雞毛蒜皮的事折磨得心力交瘁,陷在痛苦的深淵中不能自拔,撒但敗壞性情真是害得我好苦啊!於是,我來到神面前禱告說:「全能神啊!我願意放下對弟媳的恨,願神您幫助我……」禱告後,我心裡釋放、踏實了許多,晚上也容易入睡了。當再次和她聚會時,我也不覺得那麼尷尬了。

聚會禱告

後來聚會弟媳沒有來,我心想:她不來是不是不想面對我?若我主動去找她,或許她會來。於是,我向神禱告:「神啊!我想與二弟媳聚會,但我放不下臉面去找她,怕她不搭理我,使我的臉面受到傷害,願神加給我信心,使我有勇氣去面對……」禱告後,我看到神的話說:「人與人有正常的關係,不搞獨立,生活不平庸、不腐朽,而且在所有的人中間高舉神,在人中間貫穿神的話,人與人和睦同居,都活在神的看顧、保守之下,地上充滿和諧之氣,沒有撒但的攪擾,在人中間都能以神的榮耀為根本。這樣的人都是猶如天使一樣,單純、活潑,不曾向神發怨言,只為神在地的榮耀而獻上自己的所能。」(摘自《第十六篇說話的揭示》)神的話使我明白了,神希望我們能有正常的關係,能在一起聚會,交通真理,實行真理,能按神的話做人做事,放下個人成見,和睦相處,彼此之間能有愛心、包容理解、幫助扶持,不搞獨來獨往,不憑撒但毒素活著,有正常人性,這樣才能見證神、羞辱撒但。

後期聚會弟媳又沒來,我默默地向神禱告,求神加給我力量,使我能放下自己實行真理。禱告後,我來到了二弟媳的門口,對她說:「我們開始聚會了,看你還沒到,來叫你一聲。」二弟媳應了一聲說:「馬上就來了!」沒想到當我願意去叫二弟媳時,弟媳也沒像我想像的那樣不搭理我,此時,我心裡真的感到很輕鬆釋放。

從那以後,我有時間就去找她聊聊天,了解她的難處,我們的關係也拉近了許多。每到聚會時,我們三妯娌都主動坐到一起讀神的話,交通對真理的領受與認識。一次聚會時,我們讀了兩段話:「生在如此污穢之地的人嚴重地受到社會的傳染,受到封建禮教的薰陶,受到『高等學府』的教育,落後的思想,敗壞的道德,低劣的人生觀,卑鄙的處世哲學,毫無價值的生存,低賤的風俗與生活,這些東西都嚴重地侵擾著人的心,嚴重地破壞著人的良心,打擊著人的良心,因而人離神越來越遠,人越來越抵擋神。」(摘自《性情不變化就是與神為敵》)「自私自利、私心太重,只考慮自己不管別人……心胸狹窄小肚雞腸,好斤斤計較個人得失,受一點損失吃點虧就惱羞成怒怨天怨地,這是人格低下的表現……」(摘自《上面的交通》)看完這兩段話,我很蒙羞地說:「通過這段交通我才認識到,我就是一個自私的人,為人小肚雞腸,對事總是斤斤計較,因著自己總是憑著『人活臉面,樹活皮』『人過留名,雁過留聲』的思想支配,所以一旦觸及了我的本性,我的心裡就難受,也沒有饒恕人的心,總是斤斤計較,心裡還對你產生了恨意,也出口傷害了弟媳……」弟媳也交通說:「其實我也是憑著『人不為己,天誅地滅』的撒但毒素活著,心裡只計算著錢,計算著自己的得失,所以對你的成見越來越大……今天若不是神在我們身上作拯救的工作,我們永遠都不能放下對彼此的成見,這真是神的拯救。」

之後,我們的關係又拉近了許多,弟媳知道我沒什麼錢,在生活上都很照顧我;有時她要早出門我就多幹家務活,洗衣、做飯、澆菜園等;若是我早出門她也一樣多幹些家務活。後來我們三個人還一起出去盡本分,晚上回來又一起交通各自的所得與收穫,我們的關係越來越好。

一天,鄰居不解地問我:「曉毅,你與二嫂不是鬧得很僵嗎?怎麼現在那麼好了?」我微笑地說:「以前是以前,今天不同以往了!」正說著,另一鄰居也微笑地說:「咱們村裡就她們幾個妯娌最和氣。」聽到這,我笑了笑,心想:這全是神對我們的拯救。兒子也對我說:「媽媽,你信神後變了許多,不像以往總板著臉了,現在笑容多了。」感謝神!我能有今天的變化,這都是神的話在我身上達到的果效,正如神的話說:「『話語』這個詞雖然普通而且簡單,但從道成肉身的神的口中說出的話卻震動地宇,改變了人的心,改變了人的觀念、舊性情……他不顯神蹟也不顯異能,只用話語來作工。人都因著話語而得著滋補,得著供應,都因著話語得著認識,有真實的經歷。話語時代的人實在蒙了極大的祝福……」(摘自《國度時代就是話語時代》)

曉毅

發表評論

您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被發表。*為必填字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