衝破重重圍堵,神話語引領我渡過8天危險期

誰在見證神     

「萬事萬物都在你手中,我的命運在你的手中,我的一生更在你的更在你的手中掌握。現在我追求追求愛你,不管你讓不讓我愛,不管撒但如何攪擾,但是我定規要愛你。」這首詩歌《我心定規要愛神》去年冬天出現在我的生命中,我非常喜歡這首歌,不管是閒暇在線聆聽還是忙碌時輕聲哼唱,它總會不絕於耳地伴隨著我。每次聽到它,我都會不由地想到那最令我難忘的幾天……

2017年12月份,我和小陽姊妹在網上認識了李輝弟兄,聽弟兄講解聖經新穎有亮光,句句入心,我感覺他身上有聖靈作工,於是就把自己信主多年的困惑說了出來:「我們信的都是同一位神,為什麼會產生那麼多不同的派別?」李弟兄說這個問題聖經裡面有答案,並約好下次一起查經的時間。

平安夜我們如約去了小陽姊妹家查經。李弟兄比較隨和很好相處,很快帶我們進入了主題。首先我們讀了哥林多前書1章10-13節,還有腓立比書1章15-18節這幾處經文,李弟兄交通說:「幾千年來,人類一直研究聖經、調查聖經,在聖經上下了很多功夫,做了很多解釋,總結出很多的神學理論和聖經知識,人對聖經的看法與認識有許多相同之處,但也不可避免地有許多不同之處,並且注重的方面也有所不同,因而形成了很多派別。儘管基督教各派強調的重點不同,有的派別特別注重洗禮和聖餐,有的派別則注重掰餅喝酒等,但基本教義大致相同。信的都是十字架救恩,傳講的都是主耶穌基督福音,看的都是新舊約聖經。」聽著弟兄的交通,我心裡一下明白了,原來各宗各派的形成是因人對聖經不同的領受而分幫分派造成的呀!接著李弟兄又說:「我們都知道,聖經上已經告訴我們神在末世作合一的工作,就是讓凡是真心信他的人都歸到他的寶座前,這是神最終的心意。」說著弟兄又帶我們讀了幾節經文:「末後的日子,耶和華殿的山必堅立,超乎諸山,高舉過於萬嶺;萬民都要流歸這山。」(賽2:2)「我另外有羊,不是這圈裡的;我必須領他們來,他們也要聽我的聲音,並且要合成一群,歸一個牧人了。」(約10:16)「第七位天使吹號,天上就有大聲音說:『世上的國成了我主和主基督的國;他要作王,直到永永遠遠。』」(啟11:15)

看著這些經文,我越讀越激動,沒想到我讀了六年的聖經卻沒有發現這些奧祕,現在李弟兄一下子就給揭開了。接著李弟兄跟我說主耶穌已經回來了,就是道成肉神的全能神!全能神的顯現作工正應驗了聖經中主耶穌的預言「閃電從東邊發出,直照到西邊;人子降臨,也要這樣。」(太24:27)現在各宗各派、各行各業中喜愛真理、渴慕神顯現的人看了全能神的話,認定全能神的話有權柄、有能力,都是真理的發表,正是神的聲音,紛紛接受了全能神的末世作工,歸回到了神的寶座前,各地呈現出一派萬教歸一、萬民流歸這山的喜人景象。

接著弟兄又給我交通了末世神以什麼方式向我們顯現,還有全能神的國度福音擴展的空前盛況。我驚喜萬分,感覺主真的回來了。一夜輾轉反側,高興得睡不著,那麼多人在苦苦巴望盼望主的顯現,而我卻遇見了主的再來,我在心裡不住地感謝神,並決心繼續考察全能神的末世作工。

衝破重重圍堵,神話語引領我渡過8天危險期

第二天我一早起來,不知怎麼回事頭開始痛了起來,當時我並沒有在意。吃過早餐後我與幾位弟兄姊妹坐在一起聚會交通。當聽到李弟兄談神的三步作工時,我心裡越來越透亮但頭也越來越痛,弟兄姊妹對我說這是撒但的攪擾,而我覺得是最近幾天工作繁忙導致的,就沒有真實地依靠禱告神。接下來李弟兄讓我讀神的話,前兩次我還能勉強讀下來,可到第三次時,我感到自己的眼神渙散不能集中,雖戴著眼鏡但一個字都看不清楚,而且我整個人都魂不守舍、心慌意亂,實在無法繼續讀了,弟兄姊妹看到我被撒但攪擾得越來越嚴重,就給我讀神的話,跟我交通,但我實在太難受了,腦子一片空白,弟兄姊妹交通啥我也不知道了。大家看我的情形越來越糟糕,就共同跪下來禱告呼求神,這時我頭痛得就像要裂開一樣,肚子也翻江倒海般難受,我實在無法承受,就努力起身跑到洗手間,差點嘔吐出來。姊妹們把我扶到一個房間躺下,我當時很害怕,就在心裡不住地呼喊神,求神幫助,同時弟兄姊妹一起不停地為我禱告,當我們同心合意禱告到一半時,我明顯感覺整個人好多了,頭痛也在減輕,我知道這是神的作為,感謝神。

想到自己好不容易聽到了主再來的消息,我不願再躺在床上,很快就起來繼續和弟兄姊妹一起聚會交通了。可這時我心裡有點想不明白了:既然神是全能的,為什麼撒但還能這樣苦害我?我是真心實意地尋求真理,為什麼還能臨到這種事呢?這時李弟兄也開始和我交通:「其實我們每個人來到神面前,都會臨到撒但大大小小的攪擾、試探,因為撒但害怕我們接受了神的末世作工後,不再被它敗壞踐踏,更不會為它所用,所以當我們接受神的新工作後,它就會想盡辦法攪擾我們,讓我們長病,或者讓我們的工作出現問題等,藉此讓我們懷疑神的作工,離開神再次回到它的權下,受它擺佈、控制,這是撒但的險惡用心。但神的智慧建立在撒但的詭計之上,無論撒但施行什麼樣的詭計,都有神的許可,那神為什麼會允許撒但試探我們呢?這裡有神的心意,我們來看幾節經文就明白了。約伯記2章3-10節:『耶和華問撒但說:「你曾用心察看我的僕人約伯沒有?地上再沒有人像他完全正直,敬畏神,遠離惡事。你雖激動我攻擊他,無故地毀滅他,他仍然持守他的純正。」撒但回答耶和華說:「人以皮代皮,情願捨去一切所有的保全性命。你且伸手傷他的骨頭和他的肉,他必當面棄掉你。」耶和華對撒但說:「他在你手中,只要存留他的性命。」於是撒但從耶和華面前退去,擊打約伯,使他從腳掌到頭頂長毒瘡。約伯就坐在爐灰中,拿瓦片刮身體。他的妻子對他說:「你仍然持守你的純正嗎?你棄掉神,死了吧!」約伯卻對她說:「你說話像愚頑的婦人一樣。噯!難道我們從神手裡得福,不也受禍嗎?」在這一切的事上,約伯並不以口犯罪。』從這幾節經文中我們看到,撒但對神所揀選的人並不了解,它以為凡是信神的人都不是真心的,都是為了得恩典祝福,如果臨到不順心、不平安的事肯定會埋怨神棄掉神,所以它就與神打賭要用殘害人的方式來試探人。而神的智慧正在此處顯明,神就藉著撒但的試探來檢驗我們是不是真心信神的人,若我們聽見了神的聲音,能不受任何勢力的攪擾迷惑,無論如何都能持守真道,不背叛神,那這表明我們信神的心是真實的。就像約伯一樣,在撒但的試探面前,他對神有真實的信心,不是為了得福、得恩典而信,所以他在渾身長滿毒瘡時,也堅持信神、順服神,這是我們該效法的。而信神只是為了自己利益,為得福得利,肉體得平安的,在臨到撒但的攪擾試探時肯定就會埋怨否認神,那這類人就正是神要藉著撒但的攪擾試探顯明出來的不信派,結局就是被神淘汰,就如神的話說:『因此,凡屬精金之品,在火的燃燒之中逐漸向我聚攏,此時,正是各從其類之時,我將各種「金屬」全部劃分類別,使其都歸在自己的家族之中……』所以,藉著撒但的試探攪擾,神也是為了讓我們看透撒但卑鄙凶殘的邪惡實質,從而恨惡它、棄絕它,不再受它迷惑。這樣神不僅得著了榮耀,也羞辱了撒但,更成全了我們的信心。」

全能神的話和弟兄姊妹的交通,讓我明白了神的心意,原來神允許撒但的試探臨到我,一方面是藉著撒但來檢驗我是不是真心尋求他的腳蹤,另一方面也是為了讓我看透撒但的詭計,不再被它迷惑。這時我想到聖經上記載的一些古聖先知,像約伯、亞伯拉罕等,他們都經歷了神的檢驗,雖然肉體受了許多苦,但是卻得到了神的稱許祝福,我感覺神這樣作工很實際,也很智慧。我明白了神的心意,心裡踏實很多,也願意站在神的一邊繼續考察,羞辱撒但。這時我信心百倍地對弟兄姊妹說:「我不害怕撒但!」弟兄姊妹也鼓勵我多禱告神。李弟兄給我放了一首關於如何禱告方面的詩歌《我心定規要愛神》,尤其聽到「不管撒但如何攪擾,但是我定規要愛你」時,我心裡很觸動,當我不斷地在心裡按著歌詞禱告的時候,我真實地感受到神在加給我信心,我明顯地感覺到沒有之前那麼痛苦了。

第二天一早起來,沒想到頭不痛了,眼也不花了,我很高興。因著我要回去上班,早上5點多姊妹就早早起來給我做了早餐,看到姊妹們的真誠和愛心,我不禁在心裡想:這兩天雖然因著撒但的試探受了一些苦,但我體嘗到了神的保守,也得到了弟兄姊妹從神而來的愛與幫助,我很感動,全能神若真是主耶穌的再來,我一定要堅持跟隨,不管我受多少苦都值了!原本以為我的真心已經表明了,撒但應該不會再攪擾試探我了,可令我意想不到的事情又發生了……

上班時,我邊幹活邊重複聽著《我心定規要愛神》,第一遍還好,第二遍還沒聽完,我的耳朵突然就像灌滿了水一樣,什麼都聽不到了。當我把耳機拿下來時,突然全身沒勁很想睡覺,雖然我努力地把眼睛睜開,可還是會打瞌睡,導致工作頻頻出錯,老闆客人都對我發火。硬撐到下午,老闆看我實在睏得不行了,就讓我回去休息。回到家我整個人就像一灘泥,癱軟在床上昏睡起來。晚上9點多,我上線後雖然很想和弟兄姊妹一起聚會,但我連拿手機的力氣都沒有了,想到我之前得過神經衰弱,和現在的感覺一模一樣,我越想心裡越軟弱害怕,這時我聽到弟兄姊妹在手機那邊一起為我禱告,我很感動,炙熱的淚水流出眼眶,我又隱約聽到弟兄姊妹在給我讀全能神的話:「要時刻安靜你們的心,住在我裡面,我是你的磐石,是你們的靠山。不要存別樣的心,要一心地來依靠我,我也必會向你們顯現,我就是你們的神!」「信心就是一根獨木橋,貪生怕死難通過,豁出性命能踏實通行。人有膽怯害怕的意念,正是撒但的愚弄,怕我們越過信心的橋梁進入神裡面。」

全能神的話就像荒漠的甘泉,使我恐懼害怕的心立馬剛強了起來,特別是「我是你的磐石,是你們的靠山」這話,我感覺這就是神的聲音,是神在面對面地跟我說話。儘管弟兄姊妹的交通我沒有聽進去,但是我能明白神的意思,神在告訴我,一切都在他的手中,膽怯害怕是撒但的愚弄,我應該依靠神。想到這,我有了信心,我不能被撒但打倒,我得為神作見證,這時我腦海裡很清晰地出現「撒但必敗,全能神必勝!」這幾個字,於是,我使出全身的力氣跪在床上,很有信心地喊出了「撒但必敗,全能神必勝」這句話。但我還是很睏,沒法聚會,我就跟姊妹說我要休息了,躺下後我心裡很踏實也很平安,不知不覺就睡著了。

第二天一早醒來,我精神變得很好,頭腦清晰,身體有勁,耳朵也能聽清楚了,好像什麼事都沒有發生過一樣,跟昨天相比簡直就像兩個人。回想昨天的經歷雖然我被撒但攪擾得非常痛苦,但全能神的話讓我感覺很有權柄有威力,給我帶來信心和力量,我信主那麼長時間還沒有過這麼大的信心呢,我感覺有聖靈的帶領。我決定晚上繼續和弟兄姊妹聚會交通。

興奮之餘我突然想到,因著這幾天我工作很忙,剛好又在考察神的末世作工,一直沒往老家打電話,於是我就撥通家裡的電話,等了好一會兒婆婆拿起電話直叫我名字,急躁地說:「倆孩子這幾天生病了,咳嗽、感冒、發高燒,吃藥打針還是高燒不退,渾身沒勁兒,吃不下飯也沒有去上學,看著他們高燒不退我也整夜整夜不敢睡。」聽到婆婆的話我立馬心急如焚,兩個七十多歲的老人帶著兩個七八歲的小孩是我最大的牽掛,如果孩子有個三長兩短,老人再被累垮了……想到這我的心更是七上八下,雖然我表面勸婆婆說,小孩感冒很正常,可怎麼也不放心,我給在外地上班的丈夫打電話,想讓他回去看看,沒想到丈夫也生病了,說話都有氣無力,看到一家老小被病痛折磨得很痛苦,此刻我感覺什麼對我來說都沒有意義了。我一刻也平靜不下來了,打開神的話,一句也看不進去,也不想禱告了,還對全能神產生了疑惑。

衝破重重圍堵,神話語引領我渡過8天危險期

晚上聚會時,姊妹關心地問我的情況,我消沉地對姊妹說:「今天早上我往老家打電話,聽婆婆說兩個小孩得了嚴重的感冒發燒,丈夫也得病了,我心裡很煩亂,連看神的話禱告都沒有心情了。」聽我說完,姊妹給我讀了一節經文:「撒但回答耶和華說:『約伯敬畏神,豈是無故呢?你豈不是四面圈上籬笆圍護他和他的家,並他一切所有的嗎?他手所做的都蒙你賜福;他的家產也在地上增多。你且伸手毀他一切所有的,他必當面棄掉你。』」(伯1:9-11)姊妹很耐心地給我交通道:「咱們從這節經文中可以看到,這又是撒但在神面前對約伯的一次控告,隨之約伯也臨到了這樣的試探,撒但奪走他的家產殺死了他的兒女,原本富足的約伯變得一無所有,但約伯沒有否認神,他為神站住見證,最後看到了神的祝福。上次我們從經文中看到撒但為了讓約伯否認神殘害了他的肉體,同樣我們的肉體也臨到了撒但的殘害,但因著神話語的帶領我們識破了它的詭計,仍然繼續尋求考察神的末世作工,結果撒但步步緊逼又苦害我們的家人,讓家人得病,飽受病痛的折磨,以此攪擾我們的心遠離神,可見撒但為了攔阻我們歸向神,用了很多的花招手段,撒但真是太陰險卑鄙了!如果我們不忍心看到家人受病痛的折磨,就放棄跟隨神,回到撒但權下繼續受它的擺佈、苦害,那撒但卑鄙的目的就達到了。我們得對撒但的險惡用心有分辨啊!另外,當我們臨到了家裡不平安的事就軟弱消極不想看神的話,不想禱告神,這說明我們信神的觀點還是為了得恩典祝福。雖然我們聽見了神的聲音,心裡也能印證這就是神的作工,但我們的得福存心根深蒂固,臨到不合觀念的事還能根據自己的利益衡量神的作工,甚至還能產生疑惑,可見撒但正是抓住了我們的軟弱處來攻擊我們,今天我們臨到撒但的試探正是神對我們的顯明,也看到我們需要神這樣的作工來潔淨我們,就如全能神的話說:『所以要想愛神,得付出一番苦的代價,得受苦,並不須外面怎麼熱心、怎麼吃苦,或多看看書、多跑跑路,乃是能放下人裡面的東西:奢侈的想法、個人的利益、己的打算、觀念、存心。這才是神的心意。』『試煉是針對人裡面什麼情形呢?是針對人裡面不能滿足神的悖逆性情而說的,人裡面有許多摻雜,有許多假冒為善的成分,所以說神要試煉人,用試煉來潔淨人。』」

全能神的話和姊妹的交通都很實際,我頓時消除了對神的誤解,也感到蒙羞,看到自己信神那麼長時間和糠皮一樣沒有生命,嘴上說著愛神,聽到了神的聲音,要跟隨神,可臨到不合己意的事,為了自己的利益還能對神產生疑惑,甚至不想繼續考察。之前,當我身體長病時我還能咬牙堅持住,但是當聽到孩子得病、丈夫得病時我就痛苦得不行了,因為在我心裡家人才是第一重要的,所以當撒但利用家人得病來攪擾我時,我就動搖了。想想家裡不平安確實是神對我的檢驗,是神還沒有看到我的真心,神的話說得對呀,我確實需要神這樣擺設環境來潔淨我對神的信!回想信神這幾年,我雖然看聖經做禮拜,但是自己多數時候都是在為家庭打拼,信神也是為了家裡平安,根本沒想過滿足神,這次神藉著撒但的攪擾也把自己不對的信神存心觀點顯明出來了,這也是神的智慧呀!

這時姊妹又發一段神的話過來叫我唸:「撒但無論多麼『神通廣大』,無論多麼張狂,無論它的野心有多大,無論它的破壞力有多強,無論它敗壞、引誘人的本領有多廣泛,也無論它恫嚇人的花招與詭計有多高明,無論它存在的形式多麼千變萬化,然而,它從來不能創造出任何一樣有生命的東西,它從來都不能制定萬物生存的法則與規律,它從來都不能掌管、主宰有生命與無生命的東西。宇宙穹蒼之中,無一人一物是由它而生,因它而存,無一人一物是由它主宰的,無一人一物是由它掌管的。相反,它不但要在神的權下存在,更要順服神的所有吩咐與命令。沒有神的許可,地上的一滴水、一粒沙它都不能輕易觸碰;沒有神的許可,連地上的螞蟻它都不能隨意亂動,更何況是神所造的人類呢?在神的眼中,撒但不如山中的百合,不如天上的飛鳥,不如海裡的魚類,也不如地上的蛆蟲,它在萬物中的角色就是為萬物效力,為人類效力,為神的工作、神的經營計劃效力。」全能神帶有權柄的話語震懾了我的心,同時也給了我很大的安慰,我相信家人的病都在神的手中,沒有神的許可,撒但也不會把丈夫、孩子怎麼樣,撒但就是神檢驗我的效力工具。我決定不管接下來家人的病情怎麼樣,我都要繼續考察全能神的末世作工。

接下來的幾天裡,我只要一有時間就和弟兄姊妹一起聚會讀神的話,通過幾天的認真尋求考察,我明白了神三步作工的宗旨、道成肉身的真理、神名的意義,以及被成全的人為什麼都要經過熬煉,為什麼性情不變化就是與神為敵等等,不僅解決了我心裡的很多困惑,還使我找到了敗壞性情得潔淨、變化的路途。最後李弟兄還給我放了一部福音電影《打開心靈的枷鎖》,看後我泣不成聲,整個片子把我們如何被撒但敗壞,我們憑著撒但毒素活著的痛苦,最終又是如何蒙全能神拯救的真實過程演繹出來,簡直就是我人生的真實寫照,我不由得在心裡禱告:全能的神啊!我的命運、我的一生都在你的手中,感謝你今天揀選了我,我現在從心裡確定了你就是主耶穌的再來!於是我欣然地接受了神的末世作工。

經歷了8天的屬靈爭戰,我對撒但的詭計有了一些分辨,對「神的智慧建立在撒但詭計之上」這話也有了一些真實的體驗,撒但千方百計攪擾、攔阻我歸到神面前,神卻藉著撒但的攪擾、攔阻,把相關真理作到我的心裡,讓我看透撒但的邪惡實質,也認識到我自己信神的不對存心觀念,進而扭轉過來,不再為得福而信神,神的確太智慧、太全能了!同時我也感謝神的保守,和弟兄姊妹的幫助,使我渡過了8天危險期,最終衝出撒但重重圍堵歸回到神的面前。

令我沒想到的是,我正式接受全能神作工的第二天,得知孩子和丈夫的病竟然好得差不多了,聽到這消息我從心裡感謝神的保守,也真實感受到神就在我的身邊,我立定心志:在接下來我要把自己的一生都交託給神,追求得著真理,成為真實順服神、敬拜神的人!

意大利 李萍

🙂 親愛的兄弟姐妹們,無論您有對上帝的認識或啟發,還是在信仰上有任何困惑與難處,都歡迎您通過以下方式與我們分享:

1.網站底部的在線聊天窗口

2.發送電子郵件至 info@testifygod.com

我們真誠地希望能夠在主的愛裡彼此服事供應,相互分享經歷,在靈命裡成長。


相關推薦

信神後,兩次經歷撒但試探的經歷 愁苦之時 喜獲佳音 我丈夫很早就去世了,我為了把四個孩子拉扯大,起早貪黑地幹活,每天都累得疲憊不堪,生活的壓力讓我整天都是愁眉苦臉的。當我看到村莊有些信神的人,每天都是喜笑顏開,沒有煩惱的樣子,我就...
神帶領我們一家人渡過最艱難的時刻 2015年,朋友把全能神的國度福音傳給了我。朋友跟我交通說:「神起初造人時,人是沒有罪的,後經撒但引誘敗壞之後,吃了善惡樹上的果子,人就有了撒但的毒素,活在撒但的權勢之下,逐漸被撒但敗壞越來越深,完全...
神為何將約伯交與撒但? 第一次看到《約伯記》時,看到「耶和華問撒但說:『你曾用心察看我的僕人約伯沒有?地上再沒有人像他完全正直,敬畏神,遠離惡事。』撒但回答耶和華說:『約伯敬畏神,豈是無故呢?你豈不是四面圈上籬笆圍護他和他的...
神允許不順心的事臨到,原來是為了潔淨我信神不對的觀點 晚上,Lina梳洗完畢後,又好不容易將淘氣的孩子哄睡著了,來到電腦旁,登錄Skype,和兩個姊妹聊了起來。 Lina:跟你們說個煩心的事,昨晚我們店裡失竊了,我丟了一部手機,丟了一把傘,還有一些...
邁過謠言這道坎,我回到了神的面前 俗話說:「謠言止於智者。」沒有任何事實根據的謠言根本不值得我們去回應,但是當謠言臨到我們時,我們該如何對待?尤其在謠言與真道的選擇上,作為基督徒的我們該如何尋求真理呢? 一次偶然的機會,我聽到了...

發表迴響

意見反饋
意見反饋
歡迎您來到「誰在見證神」福音網站。本網站旨在傳揚主的福音,讓更多主內的弟兄姐妹得到主的澆灌牧養。但我們在建設網站的過程中,難免會有疏漏與不足,我們希望了解您對本網站的感受與想法,欢迎您用此表單將您的意見、建議、鼓勵或批評告訴我們。您的反饋對於改善本網站提供的服務將有很大的幫助。點此填寫:意見反饋表單
意見反饋
意見反饋
歡迎您來到「誰在見證神」福音網站。本網站旨在傳揚主的福音,讓更多主內的弟兄姐妹得到主的澆灌牧養。但我們在建設網站的過程中,難免會有疏漏與不足,我們希望了解您對本網站的感受與想法,欢迎您用此表單將您的意見、建議、鼓勵或批評告訴我們。您的反饋對於改善本網站提供的服務將有很大的幫助。點此填寫:意見反饋表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