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對丈夫的背叛,我選擇了放手

誰在見證神     

玉新拿著離婚證,平靜地走出民政局。她抬頭看了看蔚藍的天空,長出一口氣:放他自由,我也自由了……

得到消息的大姑姐、大伯哥為玉新憤憤不平,要帶玉新到林海的工地上把那個女人打跑,還數落玉新是窩囊廢,丈夫被別人搶跑了還能忍受,居然讓那女人稱心如意。但玉新覺得留住人留不住心,人即使在,心不在了,同床異夢又有什麼意義呢!既然丈夫的心已經不再屬於自己,那麼放手是最好的選擇。

夜深人靜,玉新獨自一人坐在書桌旁,輕聲唱著詩歌《若不是神拯救我》:「若不是神拯救我 我仍在世上漂流    在罪惡中苦苦掙扎 活著沒有絲毫盼望    若不是神拯救我 我仍被魔鬼踐踏   享受著罪中之樂 不知人生路在何方   是全能神拯救我   神的話語潔淨了我   神發表的生命真理   給了我真正人生  經歷神的審判刑罰   敗壞性情有了變化   我面對面看見了神   體嘗到神真實的愛   我終於明白了 是神愛手牽我走    讓我聽到神的聲音 被提到神寶座前   赴上了基督的婚宴   得著神的潔淨成全  多年盼望今已實現 終於得著神的救恩 ……」摘自《跟隨羔羊唱新歌》

玉新默想著神的愛與拯救,感動得淚流滿面,她深知若不是經歷神的作工,若不是神的話語帶領她、引導她,她不知會被撒但苦害成什麼樣子,也不知會落入怎樣的悲慘境地。想到這兒,痛苦的往事再次浮現在眼前……

玉新和林海原本是一對恩愛夫妻。結婚時,林海曾信誓旦旦地向玉新承諾,會一輩子對玉新好。玉新想,嫁雞隨雞,嫁狗隨狗,只要林海真心對自己好,哪怕日子過得清苦點兒,她也不在乎。玉新死心踏地把自己託付給林海,不管窮富,都會與其相守一生。

後來,他們不僅有了可愛的兒子,日子也一天天好起來,還買了房子。林海去外地包工程,玉新在家照顧孩子,日子雖平淡,但玉新卻感到很幸福。

可是,不知從什麼時候開始,林海的電話越來越少,就是偶爾打電話回來,也只是找兒子,跟玉新顯得很陌生;不僅如此,林海也不再往家裡寄錢了;外面傳林海有外遇的風言風語也越來越多,後來連二嫂都開始在玉新面前念叨:林海真是變心了。

玉新不相信,林海真能背叛自己?可無風不起浪呀!那段時間她經常失眠,心裡時常有一場拉鋸戰,她一面想:林海有女人了,他居然違背誓言不要自己了,若是真的自己該怎麼辦呢?一面又安慰自己,林海只是一人在外孤獨寂寞,找個女人打發時間而己,他曾說會一輩子對自己好,他不可能違背誓言不要這個家的。玉新回憶著他們幸福的過往和曾經的海誓山盟,她相信林海只是一時糊塗了,他不會不要自己和兒子,早晚會回來的。

為了挽回林海的心,玉新主動給林海打電話,林海沒話跟她說,她就借用兒子來挽留林海,期盼林海早日回家,他們繼續過幸福的日子。可一盼就盼了兩年多,也沒見林海的身影。

年末的一天,寒風刺骨,風裡夾著四處飄落的雪花,讓人頓覺寒意濃濃,還有兩天就過春節了。玉新接到林海要回來過春節的電話,又驚又喜。林海終於要回來了!玉新開始精心地佈置家,買了好多林海喜歡吃的東西,她希望林海回來能感受到家的溫暖。玉新想林海看到自己對他真心如故,一定會受感動的。

林海回來後平靜地就像什麼事都沒發生過,飯桌上,還給孩子和玉新開飲料、夾菜,看玉新辛苦還給按按摩,看到這些玉新認為林海的心沒有變!只是在外面玩了一圈,現在玩累了,回來了。然而,事實卻並非玉新所想得那樣。一天,正在廚房忙碌的玉新,聽到了林海與兒子在屋裡的對話:「爸爸給你找個新媽媽要不要?」「不要!」「新媽媽對你好,什麼都給你買。」「好也不要!」短短的兩句話讓玉新的心碎了一地,她不敢相信林海真的變心了,他真的不要自己了。痛苦像潮水一樣包圍著玉新,她不甘心自己苦心經營的婚姻就這樣破碎了,她更不想失去林海,不願讓自己的家庭破碎。玉新在心裡痛恨那個女人的同時,決定用自己的忍耐、寬容重新迎得林海的心。

可是林海沒有給玉新這樣的機會,僅僅在家呆了三天就走了。林海走後,玉新才知道,原來林海這次不是一個人回來的,他把那個女人也領了回來,安置在朋友家。而且林海這次回來是打算離婚的,只不過礙於情份沒好提出來。事實讓玉新甚至崩潰了,她陷入痛苦絕望之中,整天以淚洗面,一哭就哭到半夜,僅一個禮拜就瘦了十斤。玉新在心裡罵林海是白眼狼,陳世美,沒良心!想起林海曾經的承諾,她的心就像被撕裂般地痛,怨恨也愈加強烈;她一想到那個破壞自己家庭的女人,恨不得跑到工地去跟那個女人拚命,既然她不讓自己好過,自己也絕不能讓她好過。玉新又想到多年來自己為這個家付出得太多了,憑什麼把丈夫拱手讓給別的女人,自己若輕易放棄,不是太便宜那個女人了?不行,自己堅決不不離婚,就這麼耗著,絕不能便宜了他們,讓他們好過!玉新整天活在仇恨裡面,連向神禱告都沒有話了。

幾天後,弟兄姊妹得知玉新的情況後,都來看望、安慰她。看到弟兄姊妹,玉新如同見到親人一般,她將自己的苦楚一股腦地向弟兄姊妹訴說,弟兄姊妹聽後紛紛為玉新禱告,給她讀神的話。神的話說:「世界越來越花花,人看見了,心都被它吸引,有許多人不能從那裡拔出來,那些搞騙術的、行邪術的要迷惑大批的人。」摘自《實行(二)》「這一次一次的潮流,它都帶著一種邪氣,這個邪氣讓人不斷地墮落,讓人的道德越來越下降,讓人的人格品質也越來越下降,甚至可以說以至於到現在,多數人沒有人格,沒有人性,也沒有良心,更沒有理智。那這些潮流是什麼呢?這個潮流你用眼睛看不到。當一股潮流吹來的時候,也可能只有少部分人做了急先鋒,開始做這樣的事,開始接受這樣的思想,開始接受這樣的觀點;但是多數的人呢,還是在不知不覺當中不斷地被這樣的潮流所感染,所同化,所吸引,以至於人都不知不覺地,不由自主地接受了這樣的潮流,以至於被這樣的潮流所淹沒,所控制。」摘自《 獨一無二的神自己  六》

玉新明白了,丈夫之所以違背誓言、另覓新歡,是因著陷入世界的邪惡潮流中,勝不過試探、引誘,最後拋妻棄子,墮落得無法挽回。神的話揭示過「人被撒但敗壞得已無人的樣子」,的確是這樣,人被撒但敗壞至深,都活在撒但權下,道德淪喪,良心泯滅,人性扭曲,人都在撒但的敗壞下盡情地尋歡作樂,玩弄情慾,人與人之間哪有真情實意!有多少夫妻,貧窮時能相濡以沫,富貴時卻分道揚鑣,有幾個能信守承諾,又有幾個在敗壞邪惡的世界中能潔身自好、尊重婚姻的?丈夫背叛妻子,妻子背叛丈夫的事屢見不鮮,林海只是其中一員而已。有了神的話開啟、引導,玉新不再那麼痛苦了。

玉新又看到神的話說:「丈夫愛妻子為了什麼?妻子愛丈夫又是為了什麼?……人的存心都是為了什麼?不都是為了滿足自己的打算與自己的私慾嗎?」摘自《神與人將一同進入安息之中》如今再看這段話,玉新從心裡承認神的話是真理,揭露的都是實情。在事實面前,玉新看到人都是自私的,人與人之間哪有真愛啊!人對人的承諾不值得信賴,經不起考驗,不管是丈夫對妻子,還是妻子對丈夫,都是互相搞交易,都是利益關係。玉新默默地反思自己,明知林海已經變心了,為什麼不放手呢?仔細想想,其實自己就是把林海當成私有財產,當林海在外面能掙錢、對自己好,一心一意跟自己過日子的時候,自己也心甘情願地為對方付出,再苦再累都不覺得委屈,甚至得知林海有外遇,為保全家庭,滿足私慾,也不願放棄;當看到無論自己如何忍讓,也挽回不了林海的心時,就惱羞成怒,恨不得他去死,自己得不到也不讓別人得到,這不就是自私、惡毒嗎?玉新想到這兒,對林海的恨意減少了幾分。

玉新又想到周圍的人,夫妻遭遇婚變的事也很多,遠的不說,玉新的弟弟、哥哥都是家裡有媳婦,外面有情婦,弟媳婦氣得拿磚頭砸自家車;嫂子成天在玉新跟前訴苦,罵哥哥;還有鄰居大姐因丈夫有外遇氣成了精神病,成天抱著孩子滿大街跑。這不都是撒但敗壞人帶來的苦果嗎?很多人都把家庭、婚姻當成兒戲,不再尊重婚姻,隨心所欲,放縱肉體,沒有廉恥感。玉新看到弟媳和身邊所有的人,沒有神話語的安慰帶領,都活在痛苦和仇恨之中。這才意識到,自己是多麼有福,在痛苦絕望的時候,有神話語的揭示、帶領,有弟兄姊妹的幫助扶持,才識破了撒但的詭計,看透了人與人之間的關係,痛苦才得以解脫,不然自己都不知會做出什麼過激的事來,也不知該怎麼活下去,即使不死也得氣瘋了。

此時,玉新心裡對神產生了不盡的感激,從心裡感謝神的拯救。玉新知道沒有必要再為這樣的情感付出了,也沒必要持守「嫁雞隨雞,嫁狗隨狗」這一撒但的觀點了。當聽說那個女人懷孕時,玉新知道該是自己放手的時候了。這一次她主動提出了離婚。那一刻,她好似卸下壓在心頭的千斤重擔,感到特別地釋放自由。

吉林省  王雨欣

相關推薦

烟花过往,唯有上帝是爱  夢的憧憬 從我記事起,父母就天天吵架。那時,我常常想:是不是月老給他們牽錯了姻緣線,要不怎麼總吵架呢!我長大了可不要像他們那樣。 年少的我為了尋找心中的夢,一心沉浸在瓊瑤小說中。一個個纏綿悱...
學會「嘮嗑」讓我們的生活更幸福 晚飯過後,袁媛一邊忙著家務,一邊不停地抱怨丈夫:整天只會對著虛幻的電腦遊戲,不顧家,不顧孩子……丈夫聽到袁媛一直在喋喋不休,也抱怨袁媛不僅不能幫自己減輕負擔,還一個勁地吵他給他壓力。一來二去,這對80...
走出婚姻的「死亡谷」 中學時代,正值流行音樂、各種影視及小說「百花齊放」之際,這些東西深深地影響著我,尤其著名臺灣作家瓊瑤的言情小說對我影響最大,「問世間情為何物,只叫人生死相許」「愛情至上」等等成了我的愛情宣言,也成了我...
什麼是真正的完美(有聲讀物) 雲,是一個普通的農村女孩,她有著平凡的生活,平凡的外貌,但不一樣的是她從小就是一個追求完美的人,不管是在學習上、工作上、為人處事上,還是在對自己的要求上,都是個理想的完美主義者。 當然雲對自己的...
是誰平息了「晚歸戰」? 婚後不久,我因懷孕沒有上班,白天丈夫上班,公公婆婆忙地裡的活,我只能無趣地呆在家裡,有時看看電視、做點家務活兒,一天大部分時間都是閒著沒事幹。我一個人實在是悶得慌,就盼著丈夫早點下班回來陪我說說話,可...

發表評論

您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被發表。*為必填字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