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督徒的見證,八年漫漫路……

誰在見證神     

傍晚時分,何穎警惕地從李姊妹家出來,恰好路過公園,淡淡的花香撲鼻而來,她深深呼吸了一口清新的空氣,緊張的心放鬆了許多,不由得放慢了腳步,找了一個地方坐了下來。不遠處,一對年輕父母帶著孩子在草坪上嬉戲玩耍,淘氣的小傢伙時而高興地擁進父親懷裡,時而親暱著母親的臉,奶聲奶氣地喊著媽媽。這一聲聲「媽媽」刺痛著何穎的心,一股莫名的心酸與淒涼湧上她心頭,她回想曾經自己一家三口也是這樣幸福,若不是因著中共無神論政府殘酷的迫害、抓捕,她也不會離開家人,背井離鄉在異地漂流。想想自己走的時候,兒子才十二歲,這一別已經八年了,這八年裡她何嘗不掛念兒子,也不知道孩子、丈夫現在到底好不好?想著想著,何穎鼻子酸酸的。她起身走出公園,漫步在街道上,幾年前的一幕幕如同過電影般在何穎腦海中浮現……

何穎是一名敬虔的基督徒,從神的話語中她明白了,神為拯救我們敗壞人類脫離撒但的黑暗權勢,親自道成肉身來到人間,忍受一切逼迫和苦難發表真理拯救人。神希望人都能理解他拯救人的良苦用心,都能站起來與神配合,將國度福音傳揚、見證出去,把更多還活在黑暗痛苦中的靈魂帶到神面前得到神的救恩。何穎看到自己肩負著神的託付,便毫不遲疑地投入到了傳福音的行列中。不料在傳福音時被惡人舉報,她被中共列為重點抓捕的對象,無論走到哪裡後面都有中共的爪牙跟蹤監視,隨時都會被抓。無奈,何穎準備趁夜深人靜時離開家,到陌生的地方隱藏起來。但她有些放心不下年幼的兒子,因為兒子自幼體弱多病,以往都是她精心照顧兒子的一切,如果不在兒子身邊,丈夫心粗,他能把兒子照顧好嗎?越想這些,她心裡越割捨不下孩子,但又無路可選,若再待在家裡,一旦被中共抓捕入獄,別說照顧孩子了,反而還會給他造成很大的打擊和壓力。於是,她強忍著心中的酸楚痛苦與家人告別了,臨走前兒子滿臉淚痕,卻堅強地對她說:「媽媽,你放心地走吧,不用擔心我,我會照顧好自己的。」……

回憶著離別前的那一幕,何穎想起自己離開家後,有一段時間,只要看見別的孩子背著書包去上學,她的心像刀絞一樣難受。這幾年裡,她非常思念兒子,多麼想回家看兒子一眼,可在這個視神如仇敵的國家,基督徒想與家人團聚,簡直就是奢侈的夢想。何穎想到她離家後,當地教會的弟兄姊妹曾捎信告訴她,在她家門口時常有便衣警察蹲點監視,她家的電話也一直被中共密切監控著,只要她一露面或跟家裡電話聯繫,惡警立即就會定位實施抓捕。何穎只好死了這份心!好在當地的弟兄姊妹一直幫助她,這期間,她也看了不少神的話,經歷了很多的事,漸漸明白了一些真理,她才渡過了這幾年。

此時,何穎想到神的話說:「為什麼不把這些交託在我手中呢?是信不過我嗎?還是怕我為你安排得不妥當呢?為什麼一再地掛念家裡呢?掛念別人!」(摘自《基督起初的發表與見證·第五十九篇說話》)「我曾答應與人同相聚,與人同行,的確,到現在人一直活在我的看顧、保守之下,但到哪一日人能脫離我的看顧呢?即使人不曾牽掛我的心,但誰能在無光之地一直生存下去呢?因著我的祝福,人才活到了今天。」(摘自《神向全宇的發聲·第二十八篇說話》)「神創造了這個世界,創造了這個人類,更締造了古希臘的文化與人類的文明,只有神在撫慰著這個人類,也只有神在朝夕看顧著這個人類。」(摘自《神主宰著全人類的命運》)何穎心想:是啊!神創造了宇宙萬有,我們每個人的生命都是從神而來,人生道路是順利還是崎嶇也都由神主宰安排,神對我們每個人是最負責任的。何穎想到自己遠赴他鄉獨自生活的這幾年,生活中的難處也會有很多,但不都是在神話語的引領下走過來了嗎?兒子也是受造之物,他過得好與壞,身體是否健康,學習成績如何,未來能過上什麼樣的日子,都在神的手中掌握,完全由神說了算。自己就是寸步不離地守在兒子身邊,又能改變什麼呢?誰能離開神而獨自生活呢?何穎知道她就算不在孩子的身邊,神也會一直主宰他的命運,帶領他走屬於他自己的人生歷程。中共雖然不允許人信神走人生正道,妄圖把信神之人一網打盡,採用各種卑鄙手段監控、抓捕她,逼得她們骨肉分離,讓她痛苦萬分。但神卻在她最軟弱無助時一次次加給她信心力量,保守她的心,帶領她從思念兒子的痛苦中解脫出來,堅強地面對以後的人生道路,神對人這樣無微不至的愛是用任何語言都無法比擬的。此時,何穎向神做了一個感恩的禱告:「神啊!感謝你這麼多年對我的帶領,你知道我身量幼小,常常軟弱消極,每一次都是你引導我明白了你的心意,讓我能從消極軟弱中走出來。神啊,無論中共政府怎麼逼迫,我願安下心來盡上自己受造之物的本分,把你的名和工作見證出去,滿足你的心意!」禱告後,何穎心裡備受激勵,她加快了步伐,一如既往地傳揚神的福音。

不久後,發生了一件令何穎意想不到的事……

7月的太陽像個大火球一樣烘烤著大地,空氣中瀰漫著一股股熱浪。何穎頂著炎炎烈日正往前走著,忽然聽到身後有人喊她的名字,她頓了頓沒有回頭,因為她知道在這個陌生的城市是不會是有人認識她的。可走著走著,何穎耳邊傳來匆匆的腳步聲,她感到身後有人在追她,當她轉身時一下驚呆了,原來是她大嫂和妹妹!她緊緊握住她們的手,激動得半天說不出話來。大嫂高興地說:「沒想到能在這遇到你,我幾年前就搬到這個城市了,你兒子上學一直都住在我家,孩子挺想你的,去看看他吧。」何穎又驚又喜連連點頭,這又何嘗不是她所盼望的!可走在路上,她的心裡像打翻了五味瓶一樣,既為即將見到兒子而歡喜,又擔心這麼多年沒見面,孩子會責怪她,糾結中,她又急不可待地想見到兒子……

一進大嫂家門,母子對視的那一刻,兒子驚訝地張大了嘴。此時她激動地與兒子緊緊相擁,任淚水肆意宣洩,兒子用手輕輕地擦著何穎的眼淚,何穎說:「兒子,這麼多年了,媽終於見到你了!你不怪媽媽嗎?……」兒子搖了搖頭,帶著哭腔說:「媽,我理解你。媽你不知道,你不在家的這幾年,警察常到咱家盤問你的下落,還威脅我和爸爸,如果知道不報就不讓我們上班、上學,他們太壞,太可恨了!幸好你沒回來,你要回來中共肯定會把你抓走的。媽,這幾年我過得挺好的,幾乎沒生過病,學習也跟得上……」聽了兒子的一番話,何穎感動得淚流滿面,心裡一個勁兒地感謝神。她沒想到幾年不見,孩子身體壯實了那麼多,而且特別懂事,對她信神走人生正道也能理解、支持。她看到了神對兒子的保守,神為她擺佈安排的一切都是最好的。她真實地體嘗到神的話說:「神創造了這個人世間,將人這個帶有神賜給生命的生命體帶到了人間,轉而人有了父母,有了親人,不再孤獨。從人看到這個物質的世界開始,人就注定要在神的命定中生存,是神的生命之氣將一個個生命體支撐著『長大成人』。」(摘自《神是人生命的源頭》這話太真實了,雖然自己生養了兒子,但是神給了兒子生命,一點點地看顧他長大。這些年雖不在兒子身邊,神卻保守、陪伴他,帶領他健康地成長。不管什麼時候,我們都不能離開神的帶領與供應,神才是人生命的源頭……何穎將這段神的話背給兒子聽,兒子靜靜地依偎在何穎的身旁,邊認真地聽邊點頭。

夜深了,何穎還沒有睏意。她想到自己這一路走來,雖然被中共逼迫得有家難歸、骨肉分離,期間也有消極、軟弱,但神一直都在看顧保守著她,神的話語一次又一次地堅固她的信心,帶領她在這個無神論國家生存下來,不僅沒有被政府的高壓政策摧垮,反而更加有信心力量堅定不移地信神、跟隨神,走人生正道。同時,她也看清了中共無神論政府假冒為善的邪惡面目,它對外一直宣傳「公民享有信仰自由的權利」,把自己美化成正義人士,可事實上,它極其仇恨神、仇恨真理,採用各種卑鄙手段跟蹤監視、抓捕迫害基督徒,不讓人敬拜神,妄想把中國建成無神區。何穎看清了,中共政府表面仁義道德,實質卻是陰險邪惡的撒但政權,所以,在中國信神就受到了中共政府的殘酷鎮壓、迫害。雖然在這樣惡劣的環境中信神受到了很多痛苦,但何穎體嘗到了神的陪伴、帶領,心裡是甘甜的。她立定心志,不管將來臨到怎樣的環境,有多大的試煉、患難,都願意一生追隨神……

新疆  唯一

相關推薦

【感恩篇】神愛伴我到天涯 我忙完了家務活,坐下來休息時,隨手翻起放在桌上的聖經,目光停在「全世界都臥在那惡者手下。」( 約一5:19)這句經文上,此時下意識地看看日曆,才意識想到自己出國已經一年多了。 在我的記憶裡,時間...
逼迫患難路 愛神心更堅 信主後的警告 我叫邢程,今年68歲。1998年我得了重病,在瀕臨死亡之時,朋友給我傳了主耶穌的福音,信主後不久,我的病竟然奇蹟般地好了。後來因著我熱心追求做了講道人。不久,當地政府知道了我信耶穌的事...
短暫的母子重逢 陳設簡陋的出租屋內,傳來「噹噹」的切菜聲和「滋拉滋拉」的炒菜聲。秋真圍著圍裙正在忙前忙後,一想到馬上就能讓兒子吃上自己親手做的飯,秋真心中特別高興。不一會兒,她把飯盛好小心翼翼地放在電動車的車筐裡,戴...
離別在那個深秋 秋日的一天,秋莉的大兒子蹲在地上使勁地吹著鍋灶裡被雨水打濕的柴火,一股濃煙衝出,嗆得他邊咳嗽邊用手揉眼睛,然後閉上雙眼,用手搧開眼前的濃煙,對著柴火繼續吹氣,「呼」地一下,火苗從灶裡噴了出來,兒子的頭...
一封封難忘的家書 家書牽母心 臘月的一個上午,溫暖的陽光從窗戶斜照進來,幸梓從旅行箱裡拿出一個鼓鼓的小包,從包裡取出一大疊整整齊齊的信稿,都是弟兄姊妹冒著生命危險傳遞給她的。這些信稿是幸梓老母親在她孩子被抓後寫...

發表評論

您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被發表。*為必填字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