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督徒日記——教會荒涼

誰在見證神     

2017512日  晴

今天天氣很好,窗外風和日麗,不時有微風吹過,院裡那片樹木的葉子,似乎抑制不住快樂的心情而跳起歡快的舞蹈來……

看著窗外飛舞的樹葉,我卻怎麼也高興不起來,心裡總是感覺很空,總有一種莫名的煩躁感,在家只要看見兒子和丈夫說話不合我意,就忍不住地對他們發火;有時看到丈夫整天無所事事,心裡甚至對他產生惱恨和嫌棄。想到經上說:「生氣卻不要犯罪;不可含怒到日落,也不可給魔鬼留地步。」(弗426-27)我就竭力地對他們包容、忍耐,但卻總是勝不過罪,常常活在白天犯罪晚上認罪的情形中,甚至有時自己都感覺無顏見主了。    

更糟糕的是,最近每次去教堂聽道時,只要牧師一講道,我的兩隻眼皮就開始打架了,不知不覺就睡著了。有時即使有意識想努力克制自己不睡,然而感到頭暈腦脹總勝不過去,雖然呼求主幫助,但也無濟於事。甚至這幾次我突然生出厭煩去教堂聚會的念頭來。我知道這樣不對,但又控制不住要這樣去想……

為此我一直在想:這到底是怎麼回事?記得起初信主,教會的弟兄姊妹心裡很火熱,我也信心滿滿、靈裡剛強,有幾次我雖然遭到丈夫的逼迫被痛罵而軟弱,但傳我信主的老姊妹來扶持我,我們坐在家屬院的大樹下,當談到主耶穌十字架受鞭打、受羞辱的事情時,我心裡就不由得受感動,感到主對人類的愛太大,真是難以用言語形容。談論中不知不覺我心裡的愁苦就消失了,感覺有一股無窮的力量油然而生,使我有信心繼續跟從主走坎坷的路。當家裡有難處時,只要我呼求主,主總會差遣人來幫助我;但當我悖逆神或遠離主時,主就藉著丈夫或者其他事來對付、管教我,有幾次我想做生意掙錢,不想去教堂聚會了,丈夫就在家裡又吵又罵,甚至出去辦事也不順利,無奈才又去聚會……那時候我明顯感覺主有著嚴父一樣的胸襟,又有慈母般的情懷,讓我感到神在天上,也在我的家裡,更在我的心中。

然而不知從什麼時候起,我感覺心裡越來越黑暗,嚴重的時候,感覺自己什麼事也看不透了,彷彿置身於漆黑的曠野中,四周茫茫無邊,找不到方向。也常常陷入莫名的痛苦和憂慮中,不管怎麼禱告,似乎主已經離我很遠很遠,我絲毫感覺不到主的同在了。此時我唱著詩篇六十三篇這首讚美詩:「神啊,你是我的神,我要切切地尋求你,在乾旱疲乏無水之地,我渴想你;我的心切慕你。……」淚水禁不住地奪眶而出,我在心裡一遍遍地喊著:「主啊,你真的丟棄我了嗎?你到底在哪裡?在哪裡啊……」

日记

2017516日  晴

今天早上醒來時,意識到自己該起床讀經了,但就是不想動,躺在那裡瞪著眼睛看天花板,心裡一直琢磨自己這種光景到底是怎麼回事?現在教會裡雖外表很熱鬧,每次聚完會大家都聚餐,而且每逢節日教會也舉辦各種活動,有時還參加戶外運動和旅遊,甚至教會還從外面請講道人來講道,可我們靈裡乾渴,生命也沒有多大長進。信徒還是追求世界隨從潮流,教會裡嫉妒紛爭、爭名奪利的事時常發生,人都在白天犯罪晚上認罪的光景中難以自拔,教會這般光景到底是什麼原因呢?為此我問了幾個弟兄姊妹,他們也說不清,甚至有的人還沒有知覺。我不知自己以後的路該怎麼走,想著想著,感覺自己像被母親丟棄的孩子,眼淚不知不覺地順著臉頰流淌下來,心裡默默地呼求神能幫助我走出困境……

早飯後,教會的吳姊妹來了,讓我去一個新教會聚會,我想到軟弱歸軟弱,該聚會還得聚會,就跟吳姊妹一起來到這所教會。我們走進門看到聚會已經開始了。講道人在講著:「我們看看當初猶太教的聖殿為什麼荒涼了呢?有兩方面原因:一方面因為猶太教的祭司長、文士、法利賽人是抵擋神與神為敵的。他們外表上在事奉耶和華神,實質卻違背神的律法誡命,殺害先知、侵吞寡婦的家產,只守宗教的遺傳等。他們外表打著事奉神的旗號背後卻幹不法的事,被神厭棄、憎恨,聖靈早已不在聖殿裡作工了,聖殿成了倒賣牛羊鴿子的賊窩,守律法的人都落在了黑暗中。另一方面,是因為神的工作在耶和華神作工的基礎上又向前發展了,道成肉身的主耶穌在聖殿以外開展了救贖工作,宗教界因死守律法,不尋求神的新工作,沒有跟上神新的作工步伐,失去了聖靈作工。並且在主耶穌作工時,宗教首領沒有人接受、順服神的作工,反而瘋狂地定罪抵擋主耶穌,都成了抵擋神的人,這完全應驗了聖經的預言:『「在收割的前三月,我使雨停止,不降在你們那裡;我降雨在這城,不降雨在那城;這塊地有雨,那塊地無雨;無雨的就枯乾了。這樣,兩三城的人湊到一城去找水,卻喝不足;你們仍不歸向我。」這是耶和華說的。』(摩47-8)『主耶和華說:「日子將到,我必命飢荒降在地上。人飢餓非因無餅,乾渴非因無水,乃因不聽耶和華的話。」』(摩811)從經文中看到,『神降雨在這城』就是聖靈在道成肉身顯現作工的教會作工;『不降雨在那城』就是說不遵行神的誡命,還否認、抵擋、定罪神道成肉身顯現作工的教會就不會再有聖靈作工。失去了聖靈作工,人便處於乾渴、飢餓之中,什麼事也看不透……」聽到這裡的時候,我心裡一驚:我不就是心裡黑暗、乾渴,如同睜眼瞎看不透事嗎?我越聽講道人的講道,越覺得自己就是沒有聖靈作工,甚至感覺我們教會也沒有聖靈作工了,教會只是外表熱鬧,弟兄姊妹外表在聚會、事奉主,其實都是走形式、走過程,都是在按著自己的意思實行主的話,該貪戀吃喝享受還貪戀;該貪錢還貪錢。難道主已經不在我們教會作工,而是在別處作工了?我們教會現在就像律法末期污穢的聖殿一樣?此時我都不敢再往下想了。

講道人繼續說:「神讓聖殿臨到飢荒,就是為了迫使那些真心信神、喜愛真理的人尋找神作工的腳蹤,尋求神的顯現作工。就如雅各的家族臨到飢荒,都去投奔約瑟,到他那兒去拿可吃的東西。人尋找到真道,就能享受到生命活水的供應,恢復起初的信心和愛心……」聽完講道人的交通分享,我確定我們教會早已失去了聖靈作工,也突然感覺今天的講道和往常大不一樣,聽著比以往充實了許多,好像都是我以往聽不到的東西。我感覺這個講道人講得太好了,散會後我給吳姊妹說,以後還到這裡來聽道。
 

推薦閱讀:

基督徒日記——三位一體

基督徒日記——主怎麼來?

發表評論

您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被發表。*為必填字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