絕望中,抓住慈繩愛鎖

在我和丈夫結婚之前,他得了一場重病後留下了罕見的後遺症——竇性心動過緩。這種病無法治癒,隨著年齡的增長他的心跳越來越慢。由於嚴重供血不足,婚後他的病越來越重,頭暈、渾身無力、胸悶,就連嘴唇都是烏紫的。

孩子長到四五歲時,我不甘心丈夫一輩子就這樣被疾病折磨,決定一定要努力多賺錢把丈夫的病根治,於是,我開始到處打工掙錢。那時,為了安全起見,我們只能找中醫採取保守療法,丈夫不知喝了多少中藥,卻無濟於事,心臟跳動還是非常微弱,後來嚴重到晚上睡覺時都會憋醒。每次丈夫出去幹活回來稍微晚一點,我都擔心是不是出了什麼意外,那時我家種水稻,我怕他腦供血不足會暈倒在水田里,所以田里的活基本上都不敢讓他干多少。每天晚上我也睡不安穩,經常半夜醒來後偷偷打著手電,一邊看著表一邊摸丈夫的脈搏。當他的脈搏最多一分鐘跳50多次時,我還能安心睡一會兒,一覺醒來再摸摸,一分鐘才跳40多次,這時我就會嚇得趕緊碰他一下,他稍微翻個身或者去趟廁所,心臟就能跳得快一點。就這樣,我一晚上不知要折騰多少回,每次還不敢讓他知道,害怕他知道了會更擔心自己的病。

那段提心吊膽的日子,我過得苦不堪言,心裡的痛苦找不到傾訴的對象去訴說,只能在夜深人靜時躲在被窩裡偷偷流淚。由於長期的精神壓力,我得了嚴重的神經衰弱,幾乎夜夜睡不著覺,有時好像是睡著了,大腦又在想事,稍微有一點聲音就會醒,每天早晨起來後像幹了一天活一樣又累又乏。那時,活得也很痛苦的丈夫覺得自己的病治不好了,就破罐子破摔,天天去賭博。看著這個已經根本不像一個家的家,我的心都要碎了!我經常獨自一人照鏡子,看著因長期勞苦而變得越來越蒼老的自己,心裡生發出一種難以言說的悲涼與絕望。那時,我甚至想到了死,可是看看可憐的孩子和年邁的父母,又想到我如果真死了,難道讓孩子做沒娘的孩子,讓父母白髮人送黑髮人嗎?於是,我只能委屈求全地活下去。我經常對著蒼天在心裡吶喊:老天哪!我死都死不起啊!面對這個家,我該咋辦?以後可咋活啊?難道我一輩子都要這麼憂鬱痛苦地活下去嗎?

夕陽

那時我的父母已經信神了。我偶爾回家時,他們常給我傳福音讓我信神,看看神的話。但是生活的壓力讓我沒心思靜下心來聽他們的話,心想:信神能解決什麼問題呀!所以,每次從父母那裡聽到關於信神的隻言片語,我根本無心過問,就這樣繼續過著苦不堪言的日子。

2006年,丈夫的病更嚴重了,渾身一點勁也沒有,天天頭暈。我勸丈夫去大醫院咨詢是否可以安裝心臟起搏器,結果丈夫從醫院回來後告訴我,安一個心臟起搏器的費用需要十多萬元,聽著這個對我們這樣的家庭來說的天文數字,我一下懵了,感覺像被當頭一棒一樣,可當著丈夫、孩子的面,我還得強裝笑臉,丈夫有病、孩子小不懂事,我必須強撐著不能倒下,否則這個家就沒法過了。

就在我一點盼望都沒有時,突然想起父母和我說的「神」,不知道為什麼,當我想到神時,感覺好像在懸崖邊抓住了一根救命稻草,從心底發出一種如同在絕境中求生的慾望:我想信神!我要去聽一聽神的話,也許那裡有使人絕處逢生的道路……那天家裡沒人,我雙膝跪在地上,這是我長這麼大第一次向神禱告,剛剛跪下,我就已經泣不成聲,眼淚就像斷了線的珠子,釋放著我多年來壓抑在心中的煎熬和痛苦。我感覺自己就像一個流浪在外已久的孤兒,當張開口喊出「神」的那一刻,我感覺突然找到了家,回到了父母的身邊,我把心裡所有的煩惱痛苦都傾訴出來:「神啊!我這些年活得實在太苦了,丈夫的病治不好,我活著一點盼頭都沒有,現在我感覺自己真是生不如死。神啊,如果你真看到了我的痛苦,我求你幫幫我,神啊,我知道只有你能幫我,神啊,求你救救我……」禱告完,我感覺渾身上下都輕鬆了很多,心裡也不那麼痛苦了。有了這種心靈的體驗,我更加堅定了要信神的念頭。說來也巧,我禱告後的當天,平時幾乎不來我家的母親突然來看我了,我把自己向神禱告的事情講給了母親聽。母親聽後,激動得含著淚水笑著說:「信神好,靠神沒有難成的事。」母親臨走前給我留下了一本《羔羊展開的書卷》。

從那以後,我開始看神的話。一天我看到這樣一段神的話:「人類離開了全能者的生命供應,不知道生為何,但又恐懼死亡,沒有依靠,沒有幫助,卻仍舊不願閉上雙目,硬著頭皮支撐著沒有靈魂知覺的肉體苟活在這個世界上。你是這樣沒有盼望,他也是這樣沒有目標地生存著,只有傳說中的那一位聖者將會拯救那些在苦害中呻吟又苦盼他來到的人……他要尋找,尋找你的心,尋找你的靈,給你水給你食物,讓你甦醒過來,不再乾渴,不再飢餓。當你感覺到疲憊時,當你稍稍感覺這個世間的一份蒼涼時,不要迷茫、不要哭泣,全能神——守望者隨時都會擁抱你的到來。他就在你的身邊守候,等待著你的回轉,等待著你突然恢復記憶的那一天:知道你是從神那裡走出來的,不知什麼時候迷失了方向,不知什麼時候昏迷在路中,又不知什麼時候有了『父親』,更知道全能者一直都守候在那裡等待著你的歸來已經很久很久。」(摘自《話在肉身顯現·全能者的嘆息》)

神的話說到了我的心坎兒裡,自己不信神的日子真是沒有依靠沒有幫助,為了丈夫的病我整日操心愁苦,活得身心疲憊、痛苦。今天讀了神的話,我才知道自己痛苦的根源就是因為遠離了神的生命供應,活在了撒但的踐踏中,失去了神的保守看顧。可是神並沒有丟棄我,在我感覺最絕望而向神呼求的時候,神馬上就擺佈我母親來看我,還給我帶來了神話書籍。母親告訴我一句話:「人的盡頭,神來起頭」,此時此刻,我對這話才有了真實的體會,自己這些年坎坎坷坷,一路走來,嘗盡了被撒但敗壞後帶來的痛苦煩愁,面對神拯救人的福音,我也曾多次雙手推脫,直到所有的希望與努力都化為泡影,自己深陷絕境的時候,才想起神,神再次憐憫了我,向我伸出拯救之手……看著神的話,回憶著這些往事,淚水模糊了我的雙眼,自己真如一個迷失方向的孩子,今天終於找到了家!

後來通過全能神教會弟兄姊妹的交通,我知道了人的命運都在神的手中,人的生死更在神的手中掌握。我看到神的話說:「人與萬物一樣都在悄悄地、不知不覺地接受著神的甘甜與雨露的滋養,與萬物一樣,人都不自覺地在神手的擺佈之中存活。人的心、人的靈在神的掌握之中,人的一切生活也都在神的眼目之中,無論你是否相信這一切,然而,任何一樣東西,或是有生命的,或是死的東西,都將隨著神的意念而轉動、變化、更新以至消失,這就是神主宰萬物的方式。」(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神是人生命的源頭》)「人的命運都在神的手中掌握,你沒法掌握你自己,即使人總為自己奔波、忙碌也沒法掌握自己,你如果能摸著自己的前途,能掌握自己的命運,那你還叫受造之物嗎?……人的歸宿都在造物主的手中,人怎麼能自己掌握自己呢?」(摘自《話在肉身顯現·恢復人的正常生活將人帶入美好的歸宿之中》)

看完神話,回想自己這幾年痛苦的經歷,就是因為不相信人的命運在神的手中掌握造成的。丈夫有病,我就想憑自己努力掙錢給他醫治,並時時關心著他,甚至夜夜睡不著覺去摸他的脈搏,好像自己這樣做,就能延緩他的生命,就能使他不死,我實在是太愚昧了。人的命運在神的手中掌握,人的生死更在神的手中。神若許可丈夫三更死,他絕對活不到五更;神若不許可他死,他怎樣也死不了,我何苦為他的生死絞盡腦汁、費盡心思呢?明白了這些後,我心裡慢慢亮堂了,也輕鬆了許多,並找到了實行路途,那就是把丈夫,把我的生活、我的一切都完全向神交託,讓神來掌管安排。我向神禱告:「神啊!以前我不信神時,我就憑自己瞎做,把自己折磨得死去活來。今天我既然來到了你的面前,就應該相信神、依靠神,神啊,我相信你主宰人類的命運和生死,我的丈夫是死是活就交給神了,我願意任神擺佈,不再憑自己打算了,也不想活在痛苦中了……」從那以後,我晚上再也沒有摸過丈夫的脈搏,而是安然入睡。因我向神禱告後,再也沒有孤獨、淒涼的感覺了,因我相信神一直在看顧保守著我,我與我家人的前途命運都在神的手中掌握,順服神的主宰讓我感到心裡很踏實。

一段時間後,令我意想不到的是,我多年以來因抑鬱焦慮而造成的失眠症竟然完全不治而愈了!而且丈夫的病也有了奇蹟般的好轉,他嘴唇不那麼紫了,晚上睡覺憋醒的次數也少了,而且體質也不像以往那樣虛弱了。我以往曾陪他四處求醫問藥,他的病也不見一點好轉。而今,我把一切都向神交託仰望,一切都變得越來越好了,這個家終於恢復了多少年都沒有過的平靜與祥和。看到神這樣奇妙的作為,我感激萬分!我只是一個被撒但敗壞的人,還曾多次拒絕過神的拯救,但是神都沒有記念我的以往,而是在我向神真心呼求的時候向我伸出了愛手。神的愛的確是無償地賜給真心信他的人,在我的人生陷入絕望的境地之時,神的拯救猶如慈繩愛鎖將我拉出死陰的幽谷,引領我走向了光明與新生。從此,我在神的看顧保守之下,過上了幸福的新生活。榮耀歸給全能神!

發表評論

您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被發表。*為必填字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