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葉草」找到了真正的幸運人生

誰在見證神     

我是一個00後,從小就被社會追星潮流薰染著,我們這一代人大部分都在追星,而我也不例外,我認為只有追星才是00後的人真正的生活。

當有一個組合剛出道的時候,我突然在網上就看到了他們,這個組合的名字是「TFBOYS」,這三個男孩都比自己大兩三歲,不管是他們的外表還是唱歌,我都特別的崇拜。於是我便鎖定了自己的追求目標,成了這組少年們的粉絲,也有幸成為「四葉草」(「四葉草」的含義是幸運的,所有追求這個組合的粉絲們都被統稱為「四葉草」),我經常為自己能成為「四葉草」而引以為豪,我覺得這個名字太適合自己了,自己能遇見他們真是太幸運了,我覺得我已經找到了真正屬於自己的生活,追求明星的感覺真好!從此以後,我每天的生活都被「TFBOYS」佔滿了,我感覺什麼事情都不重要了,甚至上學、吃飯、睡覺……都沒有追星重要,什麼事情都可以耽誤一會兒再做,但是關注「TFBOYS」不能耽誤。我認為自己既然有幸成為「四葉草」,那就應該做到「忠誠」。於是,我無論到哪裡都買「TFBOYS」代言的商品,比如:筆、本子、同學錄、簽名照、娛樂書、明信片、食品……甚至還有與他們同款的帽子、衣服,他們喜歡穿什麼風格的,我就喜歡穿什麼風格的,只要有一線機會,只要一遇見關於他們的東西就會忍不住地買,每次都會買很多很多。

我的朋友也是個追星狂,但是我們兩個人追的不是同一個明星,每次我到朋友家玩的時候,我們從來不幹別的事,也不到外面玩,就在屋子裡待著,各追各的星,各誇各的星,有時甚至能因此爭執起來。

我只要一上網就不幹別的事,不是瀏覽「TFBOYS」的新聞,就是看視頻,看看他們最近發生什麼事了,想多了解了解。有時看到他們高興了,自己也跟著高興;看到他們傷心了,自己也跟著傷心,自己的情緒完全就隨著他們的情緒在變化著,看到他們人氣不斷上升時,就感覺這三個人真厲害。看紀錄片時,看到他們為了排練節目在背後付出了不少,就感覺他們永遠是最棒的;有時看到網上對他們的流言蜚語時自己就怒氣沖沖,心情好一陣子都緩不過來,真想去找那個傳謠言的人討個公道。我還經常看「TFBOYS」參加的綜藝節目、真人秀、電視劇,最近他們又拍攝了一部科幻、青春劇,他們是主演。看完一遍之後還想看,真是百看不厭。另外,每一次的中秋晚會、跨年晚會……我都會觀看他們參加的演出,感覺一刻也不能錯過,並且看他們的視頻時,還會學習他們的說話方式,學習他們的生活習慣,學習他們的動作表情。記得以前在看《TF少年go第三季》這部綜藝節目的時候,有一期是TF到戶外做任務,找人唱指定的歌來完成任務。於是,我就幻想著自己也在那個地方溜達該多好,那就能被他們看見,然後再和他們一起唱歌,到時候看這部綜藝節目的人都能看見我,那可真就是三生有幸了!但是現在我只有羨慕、嫉妒、恨了,因為唱歌的人不是我。

「四葉草」找到了真正的幸運人生

有時看到他們的喜好和生活習性時,都和自己相比,讓自己往那上面去變化。他們喜歡什麼、不喜歡什麼我都非常關注,他們喜歡的即使我不喜歡也逼著自己去喜歡,如果有他們喜歡的,正好也是我喜歡的,那就最好不過了。比如:他們喜歡夏天,而我非常討厭夏天也逼著自己硬去喜歡,別人問我喜歡春、夏、秋、冬什麼季節的時候,我就會毫不猶豫地回答「夏天」;當看到他們喜歡打籃球、吃漢堡,並且我也喜歡這些的時候,那感覺真是美上天了。在平常的時候我還會努力地學習唱他們出的歌兒,努力地唱到最好。有時做夢都能夢見和他們在一起玩兒遊戲,便不願意從夢中醒來,想一直活在夢裡。

就這樣,我天天都活在自己的想像裡,每天都想著這些事,我把所有的時間、精力都花在了這上面,經常把其他的事都拋到九霄雲外,只熱衷於追求他們,所以我總認為自己是一個非常「稱職」的「四葉草」。但是有時細想想,我的這些「努力」「忠誠」都是為了什麼?我的這些舉動又都是為了什麼?不就是想把自己變成另一個他們嗎?不就是為了我的夢想:能夠看見真人一面嗎?其實我也知道這不可能,因為我們是兩個世界的人,但是我卻不肯輕易放棄,總認為一切都有可能,總會有奇蹟發生,哪怕在背後見到他們的一個身影,那我也就滿足了。

漸漸地,我感覺以前開朗的我看見誰都是笑臉面對,但是自從「TFBOYS」出現在我的生活中時,我的一切都變了。從那以後,我的考試成績一直急速下降,不再是一個愛學習的好孩子,而是一個不追星就能瘋掉的「四葉草」。我感覺在生活中幹什麼事都很失敗,對什麼都不感興趣,脾氣也變得非常暴躁,總是對家人大吵大鬧,媽媽經常說我沒禮貌。我覺得世界上什麼都不存在了,我也與什麼事都不相融了,我的世界裡只有我所追求的東西,別的什麼事都沒有了,什麼事都與我無關了,我感覺自己正在走上歧途,因為我的願望永遠都不會實現,這是一條沒有盡頭的遙遠的路,但又感覺一天都離不開這些東西,就像吸了毒品的毒癮患者一樣,導致我越陷越深,不能自拔。從此,我便由一顆幸運的「四葉草」變成了一顆最不幸運的「四葉草」。

2016年,我有幸接受了天國福音,我這顆「幸運草」又吐露生機、煥發光彩,從此以後我找到了真正屬於我的幸運。

一天,我看到神的話說:「有的人特別崇拜一個歌星,崇拜到啥地步呢?那就是歌星的一舉一動、一說一笑,每說一句話、每一個動作他都特別地感興趣,全神貫注,甚至歌星穿戴什麼東西他都拍下來,而且還模仿,崇拜到這個地步,說明他本性是啥?他心裡只有那些東西,沒有神。他心裡所想的、所愛的、所追求的完全是撒但所流露的東西,那些東西佔有了他的心,他把心都給了它,你說這是什麼問題?所以說喜好一個東西喜好到一個地步的話,那個東西就能成為他的生命,能佔有他的心,完全可以證明他是崇拜偶像的人,他心裡不要神,他是愛魔鬼的人,所以斷定他的本性就是:愛魔鬼,崇拜魔鬼,不喜愛真理,不要神。」(摘自《座談紀要·怎樣認識人的本性》「就是你跟他說正常人性的事,講正常人性的話題,他聽不進去,不感興趣,不願意聽,一聽就撓頭,一聽就反感,與正常的人類沒有共同語言,沒有共同的話題,反倒是跟他們同類的人在一起有話題。」(摘自《座談紀要·年輕人應看透世界邪惡潮流》)我真的就像神話語所說的一樣,深受這個社會潮流的殘害,感覺自己已經人不像人、鬼不像鬼,偶像就是我的全部,我就像他們的影子一樣,什麼都模仿,失去了真正的自我,每天都是在為別人活著,腦袋裡都被這些東西佔滿了,不知該做些什麼好、該想些什麼好,我只願天天呆在家裡關注我崇拜的明星,完全沉浸在他們的舉手投足中,而不願意接觸外面的人、事、物,不願意呼吸新鮮的空氣。自從迷戀上「TFBOYS」以後,我就開始厭煩生活,我感覺也只有跟同類人在一起才能有點兒意思,因為我們有共同的話題。就這樣,我愚蠢地認為自己的做法永遠是最正確的時候,才發現到頭來坑害的還是自己。並且還損失了朋友之間的友情,為了維護自己追求的明星的形象,什麼話都說得出來,我們互相勾心鬥角、嫉妒紛爭。到底是誰在背後操縱的呢?迷惑不解時,我又翻開神的話,原來一切問題的答案都在神的話語裡。

神的話說:「這一次一次的潮流,它都帶著一種邪氣,這個邪氣讓人不斷地墮落,讓人的道德越來越下降,讓人的人格品質也越來越下降,甚至可以說以至於到現在,多數人沒有人格,沒有人性,也沒有良心,更沒有理智。那這些潮流是什麼呢?這個潮流你用眼睛看不到。當一股潮流吹來的時候,也可能只有少部分人做了急先鋒,開始做這樣的事,開始接受這樣的思想,開始接受這樣的觀點;但是多數的人呢,還是在不知不覺當中不斷地被這樣的潮流所感染,所同化,所吸引,以至於人都不知不覺地,不由自主地接受了這樣的潮流,以至於被這樣的潮流所淹沒,所控制。一次一次這樣的潮流讓本來身心就不健全的人,讓本來就不知道什麼是真理的人,讓本來就對正面事物與反面事物毫無分辨的人,心甘情願地接受了這些潮流,接受了來自撒但的生存觀點、撒但的人生哲學與價值觀,接受了撒但告訴給人的怎麼對待生活與撒但『賜』給人的生存的方式,人沒有力量去反抗,人也沒有能力去反抗,更沒有意識去反抗。」(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續編)·獨一無二的神自己  六》)「你一旦受了影響,這些東西進到你的思想裡,這就成一種毒素了。這種毒素只要你不識破它,你就不能完全放棄它,你一天受它的影響,你就一天受它的攪擾,受它的控制。你相不相信?(相信。)這事怎麼解決?好不好解決?你們想不想放下這些東西?(想。)有多想呢?有時候琢磨琢磨:『放下這些東西有點捨不得,為什麼要放下呀?有這些挺好的,好容易裝到裡面了,這不算什麼毒吧!』你看,你有這思想你就放不下。實際上你不放是你自己願意抓著,不是你放不下,不是你難放下。這個事難住了,是吧!不容易。所以說,在你身量幼小的時候,就得儘量遠離那些能腐蝕你心靈、能讓你中毒的東西,因為什麼呢?因為現在你沒有分辨,傻傻的,還挺輕狂,你心裡裝備的正面東西太少,沒有任何真理實際。」(摘自《座談紀要·年輕人應看透世界邪惡潮流》)

神的話告訴我們,這邪惡潮流背後的「凶手」就是撒但,因我們沒有分辨善惡是非的能力,一旦這些歪風邪氣侵入我們的大腦思維,我們根本沒有反抗的意識與能力,就會傻傻地接受過來,還認為這是正當的追求。你不喜好這些東西就會被人瞧不起。撒但就是藉著這種卑鄙的手段讓我們越陷越深,越來越墮落,讓我們越來越遠離神,越來越喜歡這些反面的東西,越來越不喜愛真理,甚至最後達到不認識神,好被它擄去,成為它的犧牲品。我們本來是神造的,只有神才是我們敬拜的對象,可是我們被撒但的謊言欺騙了幾千年,竟然把它當成了偶像來崇拜,如果我現在還不及時醒悟,棄惡從善,最終會與撒但一同被神毀滅於地獄之中。

通過神的話我識破了撒但殘害人的詭計,依靠神放下這些讓自己中毒至深、痛不欲生的東西,不再天天圍著他們團團轉,也不活在自己的想像中了,感到在末世能被神得著才是最幸運的事,為神而活這才是真正最幸運、最有意義的人生。

我現在不再學唱「TFBOYS」的歌曲了,學的是全能神教會的詩歌,看的是神的話語,我常常和弟兄姊妹聚會交通,活在了一個新的生活中,找到了真正的自我,有了新的人生,走上了光明的人生路。

周樂

發表評論

您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被發表。*為必填字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