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軍營是黑窩、監獄

誰在見證神     

為了兒子能夠有個好的未來,2000年我託關係把兒子送進了部隊。大約半年後的一天,部隊的人突然來到我家,問兒子之前是否與人打過架,之後就走了。我心想:他們怎麼突然間來我家說了這些話,話裡還帶著話,莫非……想到這兒我心裡有種不祥的預感。

幾個月後的一天,部隊打電話通知我們去探親。到了部隊後,領導先讓我把兒子從小到大都做過啥壞事,得過啥病寫上,之後把我領到了禁閉室。一進門,我看見瘦骨嶙峋的兒子站在桌子旁邊,嘴唇裂了好幾道口子,旁邊還站著一個士兵。看到這一幕,我驚呆了,原以為把兒子送進部隊,有國家的教育、培養肯定會越來越健壯,可沒想到他像犯人一樣被關在了這裡。我強忍著淚水,上前抓住孩子的手,心疼地問:「你怎麼在這兒呢?怎麼瘦成這樣了?」只見孩子看了看身旁的士兵,用淒涼無助的表情看著我,顫抖著嘴唇,想說啥又不敢說,不管我們怎麼問他,他都不說話。看著可憐的兒子,我的心都要碎了,他到底犯了什麼大錯,這些士兵怎麼能這樣對待一個十七八歲的孩子……這時,他們冷冷地說:「探親時間已過,你們可以走了。」看到我要走,兒子拉住我的手央求著說:「媽,你走了,我咋辦呀?我也要跟你回家。」兒子的話撕扯著我的心,我便強烈地要求帶孩子回家看病。他們指著兒子威脅我說:「如果你現在帶他回家,那他就是個逃兵,一輩子都是個污點……」他們的話令我進退兩難,最後因著怕毀了孩子的前途,我不得不把他留在了部隊。

過了近三個月,孩子才打來一個電話,他叫了一聲「媽」後,好長時間都不說話。我著急地問:「你怎麼不說話?你有什麼話跟媽說。」等了好長時間,兒子才說:「我想回家!」之後又一句話也不說了。就這樣接連兩個月打了三次電話,每次都是叫了一聲「媽」後,就什麼都不說了。我急得心裡像油煎一樣,不知孩子到底怎麼了。

兩個多月後,部隊通知我們去看孩子,我們夫妻在宿舍裡見到了兒子。只見兒子的身體很瘦。因著門口站著幾個人,我只能低聲地與兒子說話,兒子對我們說:「有天晚上他們帶我去了一個小醫院,也不知道和大夫背地裡說了些啥,回來後就每天給我吃藥。」「他們給你吃的是什麼藥?」「他們保管著,你看不到,連我也不知道是啥藥。我只知道,吃上藥後我乏得很,總打瞌睡,還流口水。」聽後我心想:他們葫蘆裡到底賣的什麼藥,安的什麼心?部隊一直不承認孩子有病,但卻為什麼偷著給孩子看病,也不告訴我們吃的什麼藥。接著我又問:「為什麼給媽打電話時,你總不說話呢?」兒子無奈地說:「每次我打電話時,旁邊都有人看著,所以我不敢說。」我心裡憤憤不平:這哪叫部隊呀?簡直就是個監獄!名義上是來當兵,實際上跟看犯人一樣,就連和家人打電話都有人看著,沒有一點人身自由,難道這就是部隊生活?他們這樣地看著到底有什麼不可告人的祕密?警察,當兵

好不容易等到兒子退伍,在退伍的前兩天他們通知我們去接孩子。我滿心歡喜地把兒子接回了家,只見兒子痴痴呆呆、面無表情,在地上來回走動,我問他話,他也不吱一聲。見到兒子這樣,我失聲痛哭,氣憤地問丈夫:「好好的兒子咋變成了這樣?為啥不找部隊領導給兒子看病?」丈夫嘆著氣說:「我去找了,可他們死活也不承認孩子有病,還說是兒子鬧情緒才這樣的。兒子聽到他們的話後,用手死死地拉著我,撕心裂肺地哭喊著:『爸,我要回家,我死也要回家,我不在這兒。』沒辦法,我只能把兒子帶回來了。」聽到丈夫說的話,我真恨自己作出這樣的決定:讓孩子去當兵,把好好的孩子送進了虎口,害了他的一生。

孩子回家後,兩三天都不吃不喝,也不睡覺,只是來回在地上走動,我問他話,他嘴唇抖動著說不出話來。看到他這樣,我心裡撕心裂肺般地痛。經過醫生檢查兒子得了「精神分裂症」,兒子的嘴之所以抖成這樣,手也不會端飯,是因著吃一種藥過量了才成了這樣。兒子住院四個月後,病情有所好轉,大腦也清醒了一些。一天,我問兒子怎麼變成這樣了,孩子說:「在新兵訓練期間,因身體難受,想休息一天,他們不讓,還給我扣了個當『逃兵』的帽子,因氣不過就和他們爭辯了幾句,結果他們就打我。從那時起,我就覺得自己腦子很亂,身體不舒服。他們就說我是裝病,為此還打我,並關我禁閉、讓我寫檢查,我的病一天比一天嚴重。後來有天晚上,他們帶我去了一個小醫院,回來後每天都有一個人按時監視我吃藥,然後讓我寫檢查。可不知為什麼,吃完藥我就流口水,不知不覺就睡著了,他們見我睡著就打我,打醒後還讓我繼續寫,每次我挨打時他們都在一旁看笑話,根本就沒人管……」孩子接著說:「我每月有80元的生活補貼,但他們也不給我。一次,我硬要了200元,但在他們的控制下,我根本出不去,也買不了什麼東西。當時我覺得要病死了,也不知道還能不能再見到你和我爸,心裡特別傷心,就把錢當廢紙給燒了。」聽到這些,我肺都要氣炸了,這哪叫部隊,這純屬是黑社會的老窩,表面上仁義道德,好話說盡,打著「綠色軍營」培養、鍛煉人的旗號,可背後幹的竟是傷天害理的勾當,實在太凶狠惡毒了!

因兒子的病情時好時壞,我們只好又轉到了部隊醫院。進了醫院,只見樓上有好多精神病患者。一次,我遇到一個中年男人,我問他孩子是怎麼得的病,他愁苦地說:「是在部隊得的病,在這兒已經住了好幾年了。」聽到這話,我心裡說不出什麼滋味,沒想到受害的不止我們一家。因兒子住三個月就得花一萬元,我們實在支付不起這麼多的醫藥費,所以當他病情稍微好一點時,我們就將兒子接回家。兒子對我說:「醫院裡的那些病人,大多數都是當兵時得的病,有的住了十幾年醫院,但到現在也沒好。」聽後,我大吃一驚,心裡憤懣不已,同時又感到陰森可怕,真沒想到有這麼多精神病患者都是在當兵期間得的病。這樣一個吃人不吐骨頭的部隊,不知把多少年輕人的一生毀了。此時,我更恨自己瞎眼,太相信中共的謊言,被它給矇騙、迷惑得團團轉,以為部隊是培養人最好的地方才把兒子送到部隊,沒想到是今天這樣的結果。這幾年下來,因著給兒子看病,我們家傾家蕩產,申訴無門,一家人都在痛苦中度日……

就在我心灰意冷無力支撐時,全能神的救恩臨到了我。我看到全能神說:「悠久的『民族傳統』『精神風貌』過早地給人純潔而又幼小的心靈籠上一層陰影,毫無一點『人性』地打擊著人的靈魂,似乎是鐵面無私,這些魔鬼的手段極其殘忍,似乎『教育』『培養』成了魔王殺害人的『傳統』的手段,藉著它的『深深地教導』將自己醜惡的靈魂全部掩蓋起來,企圖披上羊皮來騙取人的信任,之後趁人昏睡之機將人全部吞吃。可憐的人類哪裡知道生養之地是魔鬼之地,養育自己的竟是害自己的仇敵,但人毫不覺醒,準備吃飽、喝足之後報答『父母的養育之恩』,人竟會是這樣,現在仍不知道仇敵就是養育自己的『國王』。地上遍及死人的骨頭,魔鬼狂歡不止,在『陰曹地府』裡繼續吞吃著人的肉體,讓人的屍骨與其一同殉葬,妄圖將最後一部分剩下的殘缺不全的人盡都吞吃,但人總也不明白,從未將魔鬼當作仇敵一樣對待,而是盡心盡意事奉著它。」(摘自《話在肉身顯現·作工與進入(九)》)神的話讓我看透了中共的惡魔實質,原來中共就是世界上最邪惡反動的邪黨,在它偉大高尚的光環下,露出的卻是殘害人的黑手,它外表打著「人民解放軍為人民服務」「人民利益高於一切」「愛民如子」的幌子,把它的黨、它的部隊美化得那麼偉大、光榮,把自己鼓吹得那麼高尚、正義,所有中國人都被大紅龍的彌天大謊蒙蔽了,充滿志向的青年人抱著為國家效忠的心入了軍營,父母滿帶著期盼將孩子送進了部隊。可結果呢,中共政府卻在侵吞、殘害著人,導致多少年輕人不但沒有得到幸福的生活,反而成為精神病患者,在醫院裡度過悲慘的一生,這給無數的家庭帶來了悲劇。我也因看不透它的實質,把兒子送進了軍營,導致兒子被摧殘著心靈和肉體,接受他們魔鬼式的訓練,最終被中共政府殘害成了一名精神分裂症病人,導致終生殘廢,這就是中共權下「綠色軍營」的黑暗內幕!現在我才看到中共就是殘害人、吞吃人的魔鬼,就是殺人不眨眼的劊子手,就這樣的邪黨怎麼可能給人民帶來幸福的生活?只能處處被壓榨,遭受它的殘酷迫害,最終被摧殘至死!

後來,我又看到神的話說:「當你感覺到疲憊時,當你稍稍感覺這個世間的一份蒼涼時,不要迷茫、不要哭泣,全能神——守望者隨時都會擁抱你的到來。他就在你的身邊守候,等待著你的回轉,等待著你突然恢復記憶的那一天:知道你是從神那裡走出來的,不知什麼時候迷失了方向,不知什麼時候昏迷在路中,又不知什麼時候有了『父親』,更知道全能者一直都守候在那裡等待著你的歸來已經很久很久。他苦苦巴望,等待著一個沒有答案的回答。他的守候是無價的,為著人的心,為著人的靈。或許這個守候是無期限的,又或許這個守候已到了盡頭,但你應該知道,如今你的心、你的靈究竟在何處。」(摘自《話在肉身的顯現·全能者的嘆息》)全能神的話猶如一股暖流湧入我的心裡,從神的話中我看到了神對人的愛和憐憫,對人的撫慰和理解。神深知我的軟弱,知道我內心深處的創傷,知道我活在大紅龍權下的悲慘淒涼,他一直在我的身邊守候著我,在合適的機會把我帶到他的面前,用他的話語帶領我看透了中共的真面目,要不是全能神話語的揭示,我還看不清這一事實。

在神話語的澆灌牧養下,我對生活重新燃起了希望,也過上了教會生活,盡上了本分,以往的愁苦漸漸地散去,取而代之的是喜樂幸福的生活。兒子的病一天天地好轉,生活也大有轉變,原來兒子一年住兩次醫院,一住就是三四個月,我們大多數時間都是在醫院度過,幾年下來,花錢無數。現在兒子一直沒再去醫院,雖然在變天氣的時候,有時兒子心裡憋得難受,但是不會犯病,休息一會兒就沒事了,家裡也多了歡聲笑語,丈夫也常對我說:「自從你信了全能神,你就像變了個人似的,孩子的病也好多了,不用再像以往一樣住院,還能幫我幹活了,這都是全能神給我們帶來的。」看到神的奇妙作為,我心裡很受感動,只有全能神才能這樣的愛人、拯救人,給我帶來光明,帶來幸福,我對神更加充滿信心,決心好好盡上我的本分,還報神對我的愛與拯救。一切榮耀歸給神!

李桃

 

相關推薦:一瘋三死的慘案

相關推薦

強 拆(下) 一天,中共政府給我們教會下了通知:教堂是違章建築,政府要實行拆除!一聽到這事弟兄姊妹都非常憤恨,我說:「在外國信神都是自由的,這在中國信神咋就這麼難呢?」另一個姊妹說:「在中共無神論政黨的統治下信神,...
中共是「8·28示威抗議」事件的幕後黑手 2016年8月28日上午九點,韓國某宗教網站代表吳某和來自中國的田某等人,在首爾市九老區全能神教會門口舉行了一場「示威抗議」。期間,吳某指揮田某帶著孩子在全能神教會門口哭鬧讓記者拍照,並幾次試圖強行闖...
空降特種兵的自述 我是中國赫赫有名的空降特種部隊的一名軍人,從小到大接受的都是「無神論」「進化論」「愛國主義」「三個代表」等思想教育,每當聽到國家宣傳報道的董存瑞、雷鋒、焦裕祿等一大批所謂優秀共產黨員捨生忘死、愛國...
「執法」背後的黑暗 中國政府對外總宣稱:中國政府的執法人員是「為人民服務」,社會的安定、團結、發展都離不開中共執法人員的維持,執法人員代表中國政府的形象,是文明的象徵。再加上電視劇中所塑造的中共政府執法人員為國為民無私奉...
步步得勝(二) 中共警察看硬招不行就來軟招。一個警察走到我跟前,把我扶起來坐著,看到我的嘴唇乾裂,假惺惺地說:「你渴了吧?我給你倒杯水。」說著給我端來了一杯白開水放在我跟前。這時我也感到實在乾渴,端起來一口氣喝了下去...

發表評論

您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被發表。*為必填字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