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何自古真道受逼迫?

誰在見證神     

這是一部一看完就想寫點什麼的電影。崇山峻嶺間出現一條蜿蜒曲折的小路,天路艱險四個大字出現在眾山中間。這是在傳遞什麼信息?繼續往下觀看,發現電影中主人公鍾信有幾句經典的台詞:「進天國的路雖然艱險,我們也得跟隨主走上去,有主與我們同在,我們怕什麼呢?大不了豁出性命為主殉道,這是榮耀主,這也沒有白活呀。」「難道天路艱險,就把我們與神的愛隔絕了?」導演巧妙的安排,將片頭充滿寓意的畫面與這些經典台詞緊密結合,傳遞給觀眾一條重要信息:進天國的路是充滿艱險、充滿坎坷的。這也應驗了主耶穌的話:「你們要進窄門。因為引到滅亡,那門是寬的,路是大的,進去的人也多;引到永生,那門是窄的,路是小的,找著的人也少。」(太7:13-14)

電影《天路艱險》以主人公鍾信為首的一群主要同工,在牧師長老公然違背主的教導,頻頻攔阻信徒出去尋求考察真道一事上,發現了問題的端倪,以此引發一系列的討論,最終他們決定考察見證主已歸來的全能神教會。信仰本是自由的,但在這裡看到他們一點也不自由,反而歷經了牧師長老的限制,還面臨中共的逼迫、抓捕等困境。劇情編排跌宕起伏,發人深省。演員真實的表演,帶領觀眾仿佛也經歷了一場抓捕。一次次虎口脫險、一次次驚險的瞬間,讓所有人的神經都緊繃了起來。雖然演員的演技不是特別精湛,但是能感受到他們是在用心來詮釋劇中的每一個角色。

有人會問:為什麼片名叫《天路艱險》?顧名思義,《天路艱險》就是進天國的路充滿艱險。透過這部影片,很多人體會到,進天國的路確實不是那麼一帆風順。在進天國的路上,有太多的障礙,自身靈性的軟弱、外界環境的干擾、假基督、敵基督的迷惑、無神論政府的迫害,等等,都讓基督徒進天國的歷程充滿坎坷、艱險,這也正是該片向觀眾傳達的主要信息。

在劇中有一個情節就很真實客觀地體現了這一點。當牧師攔阻鍾信等人考察真道後,安排了兩位同工監視鍾信等人的行蹤。在鍾信安排尋求考察的第二場聚會中,見證人在進家之前有一個不經意的小動作,就是回頭看了一下,當時身後空無一人,但隨後跟蹤的同工出現在鏡頭裡。這個鏡頭安排的既奇妙又智慧,也將中國基督徒聚會的真實情況體現出來。強烈的代入感,緊張的氣氛讓人仿佛身臨其境一般。導演如此安排,讓整部電影的走向環環緊扣,沒有一點拖沓。

眾人在被中共警察追捕後,導演安排了一場戲,逃亡中的鍾信、楊明和三個姊妹在山裡的偶遇。幾個人的一番對話,引出了兩類人的追求觀點。其中兩個同工紛紛表示:信真道太危險了,還是在家偷偷摸摸地信,等中共垮台了再好好信吧!在剛剛經歷中共追捕後說出這番話,靈性的軟弱,有些膽怯、消極也難免。但在這裡導演不是簡單地講述一個情節,而是透過他們的對話,引發更多的人反思:膽怯的人能不能進天國?兩個膽怯的同工,說出的是很多膽怯之人的心聲。這類人在中國的主內同胞裡佔很大一部分比例,很多的人都在背後默默觀望,甚至可以說,都在翹首期盼等待中共的垮台,一旦中共垮台,他們立馬就會接受真道。這些人為什麼明知是真道也不敢接受呢?就是因為在中國,在無神論政黨統治的國家,信真神走正道,腦袋就得別在褲腰帶上,就得拿命來換。鍾信在逃過中共的追捕後,就說了這樣一句話:「這大紅龍正好盤踞在進天國的路上,這就注定了進天國的路是艱險的,看來要進天國弄不好真得拿命換哪。」這也是為什麼主耶穌告訴門徒「那殺身體不能殺靈魂的,不要怕他們;惟有能把身體和靈魂都滅在地獄裡的,正要怕他。」(太10:28)這話,就是因為進天國的路太艱險了,逼迫患難太多了。

有很多人不理解,神是全能的,為何允許無神論政府和宗教界首領如此抵擋、論斷、定罪、攔阻神的作工呢?神若將這些敵對勢力都毀滅了,基督徒不就不會受到迫害了嗎?

看了《天路艱險》,才知道這裡面意義太深,有神的心意在其中。

經上說:「這些人是從大患難中出來的,曾用羔羊的血把衣裳洗白淨了。所以,他們在神寶座前,晝夜在他殿中事奉他。坐寶座的要用帳幕覆庇他們。他們不再飢,不再渴;日頭和炎熱也必不傷害他們。因為寶座中的羔羊必牧養他們,領他們到生命水的泉源;神也必擦去他們一切的眼淚。」(啟7:14-17)

幾千年來接受主耶穌救贖福音的人何止千千萬,每個人都說自己是真心信神的。那這個「真心」用什麼來衡量呢?又怎麼顯明呢?在影片第一場同工會上,導演安排了幾類人一起討論,其中有膽怯的、有求餅得飽的、隨從牧師長老的和真心信神的四類人。這些人都看同一本聖經,都禱告主耶穌的名,但是哪類人是神稱許的?哪類人最終能進天國呢?主說:「凡稱呼我『主啊,主啊』的人不能都進天國,惟獨遵行我天父旨意的人才能進去。」(太7:21)從中可見,不是所有信主的人都能進天國,都能蒙恩得救。這幾類人在現今宗教界普遍存在,可以說哪處教會都有這幾類人,那這些人怎麼顯明呢?就是用大患難來顯明。

神作工是為了得著一班與神同心合意的得勝者,而得勝者又是從大患難中產生的。信神路上的各種絆腳石、攔路虎就是成全得勝者的大患難,患難試煉最能顯明人,膽怯的人很難進神的國。若不是真心信神的人,在各種患難試煉中,可能就是被顯明的稗子。而所有的患難中,無神論政府的迫害、宗教界首領的迷惑,是最難勝過的大患難,若能在無神論政府和宗教首領的重重包圍中走出來,那就肯定是蒙神稱許,得以承受神產業的得勝者。

自此,終於明白了自古真道為何受逼迫?以及在逼迫患難中隱藏著的,神的智慧全能,以及良苦用心!应验了主说的预言:「人子要差遣使者,把一切叫人跌倒的和作惡的,從他國裡挑出來,丟在火爐裡,在那裡必要哀哭切齒了。」(太13:41-42)

天路艱險

另外一版海報

美國 秦墨

相關推薦

經歷大紅龍的迫害我「獲益匪淺」 以往對神揭示大紅龍邪惡反動本質的話我只是點頭承認,表面上接受,並沒有從心裡對其有真實的認識與恨惡,神知道我的缺少,藉著大紅龍效力為我擺上一次「筵席」,使我獲益匪淺。2002年9月中旬的一天下午,我們二...
堅決跟主走 我叫韓建,今年51歲,1994年信了主耶穌。因著聖靈大作工,1997年福音工作越來越興旺,中共政府急紅了眼,開始瘋狂抓捕基督徒。 2001年3月31日夜裡11點半左右,警察突然闖入我家將我抓捕。他們...
因中共迫害使我們一家人骨肉分離(一) 我叫王娜,今年67歲,有三個兒子,一個女兒。我們一家人雖然生活簡樸,但相處得很融洽。2005年,女兒把全能神的國度福音傳給了我和小兒媳,通過看神的話,我們定真了全能神就是創造天地萬物的獨一真神,也明白...
暗藏殺機的手機——中共瘋狂監控手機抓捕信神之人(一) 我從小到大接受的都是「無神論」教育,從來不知道有神的存在。1991年,姐姐把耶穌的救恩傳給了我,1998年年底我又有幸接受了主耶穌的再來——全能神的末世作工,在神的話裡我明白了許多真理,尤其我看到神的...
患難中神愛引領心更堅 我是一個八零後,出生在農村,祖祖輩輩以種地為生。為了考上大學脫離貧窮落後的農村生活,我一直發奮讀書。上高中時,我接觸上了《西方美術史》,看到了《創世記》《伊甸園》《最後的晚餐》等許多優美絕倫的畫作,才...

發表評論

您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被發表。*為必填字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