逼迫患難隔不斷對神的愛

誰在見證神     

警察入室抄家、抓捕

2014年3月28日,屋外淅淅瀝瀝地下著小雨,我正在收拾屋子,丈夫在書桌旁看書,忽然聽見客廳裡媽媽聲嘶力竭地喊:「你們幹什麼?你們幹什麼?」突如其來的喊聲讓我的心一下子緊張起來,驚恐中我意識到出事了,趕緊把房門反鎖,這時只聽「砰」的一聲,一個壯漢一腳把門踹開,連門框都掉了下來,打開門的一剎那,我看到客廳裡已經站滿了人(足有二十多個人),還沒等我反應過來,三四個人已經沖進來,其中一個30多歲的男子厲聲喝道:「我們是公安局的,蹲下,雙手抱頭……」我們被推到屋子的牆角,雙手抱著頭,蹲在地上,他們分別給我和丈夫銬上手銬。看著他們凶神惡煞的樣子,我的心怦怦直跳,心都提到了嗓子眼,想起弟兄姊妹受酷刑的經歷,我心裡不寒而栗,不知道中共下一步會怎麼對待我們,我心裡一個勁地禱告神:「神啊,求你保守我不當猶大,不出賣教會利益。」此時我想到該是為神做見證的時候了。中共警察詢問了我們的名字後,把我和丈夫分開了,把我拷在客廳的搖椅上,派兩個女警看著我。他們便開始抄家,我從門縫看見屋裡像被打劫了一樣,我放在床底下的神話語書籍和一套韓文神話語書籍都被翻出來了。因我家還放著一些我們盡本分用的資料,我擔心這些教會的東西被翻出來,便在心裡不斷地呼求神,不一會兒,他們就把我最擔心的兩份資料及保管奉獻款的姊妹的電話號碼都翻了出來,並且馬上把手機號放在一個機器裡,要定位跟蹤。看著這些重要的東西都落入中共手裡,我的心就要崩潰了,心裡一遍一遍地呼喊神:「全能神啊!這些重要的東西都落入中共警察手裡了,我該怎麼辦呢?」此時我的心特別恐懼,心慌意亂,只有一個勁兒地禱告。不一會兒我聽一個惡警打電話說:「某某小區進去了,家裡有四個人,某某小區也進去了,家有兩個人……」聽著他接二連三地說出好幾個家。我的心裡很難受,默默地禱告,求神帶領我接下來該怎麼應對這些警察的詢問。這時我聽見看我的一個警察說:「我們監視他們半年了,今天收網,這跟去年六月份那次行動一樣(2013年東北三省幾個帶領同時出事,也是他們統一行動,以當時的日期命名的行動。)我們都沒休息好。」聽著她報功似的炫耀,我心裡憤恨不已,心想:我們都是普普通通手無寸鐵的老百姓,信神又沒犯法,你們如此興師動眾,為抓我們竟監視我們半年之久。最後他們把一台價值2000元的電腦,和我屋裡的2000多元錢及丈夫包裡的100多元零錢一分不剩都席捲而走,並把我和丈夫先後帶到了公安局。

公安局的審問

到了公安局,警察把我帶到一個小黑屋,四面牆壁沒有窗戶,看著有種陰森可怕的感覺。我想:這就是審訊室吧?隱隱約約看到牆上還有血漬一樣的東西,我的心不由得緊張起來,不住地禱告:「神哪!求你保守我死也不當猶大!」此時我想起一首詩歌中的一句話:「頭可斷血可流,子民骨氣不能丟,神的囑託掛心頭,定要羞辱老撒但。」(摘自《跟隨羔羊唱新歌》)我心裡有了底氣做好了上刑的準備,一個男的坐在電腦前眼睛直勾勾地盯著我問:「是誰給你傳全能神的?」我平靜地說:「在市場上的一個女人傳的。」「她家在哪兒?」警察問道。我說「不知道。」他說「你們在哪兒聚會?」「都上我家聚會。」我回道。「你家裡人信全能神都是誰傳的?」他問道。「我家裡人都是我傳的。」我回道。他問:「你哪年信的?」我說「忘了是哪年了。」這時一個胖警惡狠狠地說:「我告訴你XX,2002年抓你就沒抓著!算便宜你了!」他一說2002年我就想起了一個姊妹,在2002年被抓時警察曾向她問起我,我這才知道原來警察早就盯上我了,看來他們是不把信神的人趕盡殺絕不罷休啊!那個胖警問:「你老公都說是99年信的!你都幹過啥?」我說:「我啥也沒干過。」另一個警察厲聲喝道:「你丈夫是幹啥的?」我說:「不知道。」他走到我跟前大聲吼道:「我告訴你XX!你老公就是專門管理奉獻款的!」我瞅瞅他,回答道:「不知道。」一會兒那個做筆錄的警察又追問我:「當帶領時你都認識哪些人?知道哪些家?」我鎮定地說:「10多年前的事了,我不記得了。」他們看問不出什麼就草草地做了筆錄,不再搭理我了。我一個人趴在冰冷的鐵桌上,雙腳也被鎖在桌角邊,心裡不停地禱告神:「神啊!不知這些惡警下一步又要問什麼?求你加給我智慧應對他們。」不知過了多久,進來幾個人,把我的手銬腳鐐打開,重新給我帶上一副手銬,讓一個警察把我帶走,那個警察邊走邊說:「xx,你沒多大問題,拘留15天,你丈夫問題嚴重得判刑。」聽到這話我心想:我早就知道中共仇恨神,與神為敵,對待信神的人是瘋狂殘害,一旦被抓不死即殘,如果沒有神的保守都得被折磨致死,我們既然信神早就做好了被抓坐監的準備,在中國信神那就是把腦袋別在褲腰袋上,隨時做好喪命的准備,不管你們用什麼花招我都不會背叛神。想到這裡,我裡面不再膽怯,不管在這裡呆幾天,我都順服神的擺佈。

被關拘留所,審問中得知30萬祭物款被搜

到了拘留所,他們把我帶到了一間屋子,對我進行全身搜查,給我錄指紋、拍照,我知道他們這是要給我存檔備案,心裡恨透了中共惡魔!把信神的人都當成了罪犯,真是黑暗遮大地呀!換上拘留所的衣服,我被送到了一個房間,安排在靠門的床,我躺在床上怎麼也睡不著,心裡的痛苦加上生理周期,讓我半個身子有種說不出來的疼痛,白天的一幕幕像過電影一樣浮現在眼前,我心裡特別擔心丈夫,不知他現在怎麼樣了,我只能向神交託:「神啊!這一切都來得太突然了,我不知道該怎麼經歷,求你保守我,也求你保守我丈夫,讓他能站住見證,面對中共的審訊加給他智慧……」禱告後不知什麼時候我睡著了。當我醒來的時候,才注意到室內住了七八個人,有吸毒的,有賣淫的,有上訪告狀被抓的,她們一看我是新來的,就問我:「你是因為什麼進來的?」我說:「因為信神!」她們有的不理解嘲笑,那幾個上訪的互相看了看,其中一個說:「現在這國家真沒說理的地方,正事不管,貪污受賄的不管,信神學好還把人抓起來。」聽著她們的議論我苦苦一笑,心想:中國是獨裁專制,哪有說理的地方?

一周後,國保大隊的人又來提審時,把有我簽名的教會保管奉獻款的票據也拿來了,看到票據我的腦袋嗡的一下,幾天來我除了擔心丈夫會受酷刑之外,更擔心中共惡警從我手機裡發現保管奉獻款姊妹的電話,會給神家造成大的損失,可結果這些票據真落到他們手裡了,他們很得意地說:「xx家、xx家、xx家我們都知道了,你們兩口子還傻呢,你們教會早就不信任你們了,說是把錢轉走了,其實還用那個家,就是防備你們兩口子,不讓你們知道……」他們越挑撥我越惡心他們,一想到30萬教會的奉獻款落在他們手裡了,我就感覺像天塌下來一樣,他們讓我說出其他簽名的人,其中一個60多歲的警察惡狠狠地說:「你還以為我們不知道呢?這幾個放錢的家我們全掌握!告訴你XX,你今天好好交代,對你丈夫日後判刑有好處!」另外一個胖警察瞪著眼睛問我:「這上面簽名的是不是帶領!」我說:「不知道。」那個瘦警察又逼問:「給你們多少錢你們這麼幹?」我平靜地答復他們:「沒人給錢,我們是盡本分,是自願的,不是為了錢。我們有沒有錢,你們不是知道嗎?我們家一共就2000多塊錢不都讓你們搜去了嗎?」60多歲的惡警狠狠地罵了我一句:「你他媽的滿口謊話,xx,你等著吧!」扔下一句狠話,他們就走了。

分頁閱讀: 1 2 下一頁

相關推薦

基督徒的見證,八年漫漫路…… 傍晚時分,何穎警惕地從李姊妹家出來,恰好路過公園,淡淡的花香撲鼻而來,她深深呼吸了一口清新的空氣,緊張的心放鬆了許多,不由得放慢了腳步,找了一個地方坐了下來。不遠處,一對年輕父母帶著孩子在草坪上嬉戲玩...
背起十字架,誓死跟主走 1978年我在三自教堂信主,國家不支持,我們聚會都是小心翼翼,不敢公開。1980年我看到報紙上刊登,中國開放宗教信仰自由的政策,得知這一好消息,我的心情很激動,覺得如今國家政策好了,有宗教信仰自由了,...
「媽媽,千萬別回家!」 三月餘寒未了,一股寒風撲在臉上,楊凡不禁打了個冷顫,她騎著電動車行駛在行人漸漸稀少的馬路上。一想到馬上就要看到好久未見的丈夫和兒子了,楊凡的心裡不免有些激動,隨之一連串的問號也浮現在腦海:丈夫的工作順...
撒但圍攻,神話語引領心更堅 我因得癌症信了主耶穌,是主的大能將我從死亡的邊緣救起,讓我有了活下去的勇氣。為此家人很支持我信神,我就立志以後不管臨到多大的患難,都要信心百倍、堅定不移地跟隨主。同時我也在急切地盼望主耶穌的重歸,渴望...
那段被軟禁的日子 「爸爸,你知道信神好,你也常說我信神後懂事了,知道關心體貼人了,可為什麼還這樣逼迫我和媽媽呢?」張敏幾乎要哭出聲來,可爸爸拍著桌子大聲說:「你不想活了?共產黨正在到處抓捕信神的人,村書記剛走,他已經開...

發表評論

您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被發表。*為必填字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