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樣的工作 不同的命運

誰在見證神     

前不久遇見一個同事,聽到一個讓我很吃驚的消息,同事說,我們之前同在一個單位的小張因做假賬動用公款入獄了……

回到家我反覆思索此事,在同事的眼中,入獄的小張人緣好、熱心腸、尊老愛幼,同事們都比較喜歡他。如今走到這一步令人感到非常遺憾、惋惜!

思索的同時我為自己感到慶幸,如果不是全能神的拯救,今天我的命運會和小張一樣悲慘。

回想我剛剛參加工作的時候,帶著滿腔的熱情,鬥志昂揚準備大幹一番,我因有扎實的專業知識,到單位以後就受到了領導的重用。沒過多久,領導就把公司所有的出入賬目全部交由我一人管理。曾經有人給領導提出一個人管理賬目不合適,漏洞太大,可是領導常常說「用人不疑,疑人不用」。在得到領導的信任之後,我便將自己的身心都投入到工作之中,在以後的工作中領導也待我不薄,我覺得這是我該得的,「一分耕耘,一分收穫」啊!

不久後,因著發生了一件偶然的事把我帶入了罪惡的深淵,讓我不能自拔。一天,我在查賬時發現有一筆賬目不對,就找到了當事人,因他是領導的近親,我就隨口問了一下情況,結果他把實情告訴了我,說他最近手頭緊就動用了3000多元現金。錢雖然不多,但是我知道這件事性質惡劣。因著他平時外表和領導非常一心,在單位勤儉節約,處處為領導考慮,精打細算,削減開支。他也得到領導的信任和重用,同事們對他都有種敬仰,領導對他的信任我們是看在眼裡,嫉妒在心上,我也把他視為自己的榜樣,萬萬沒有想到他能做出這樣的事情來。過後他悄悄地把錢轉給了我平了賬,這件事就像沒發生一樣。雖然事情過去了,我想自己不是更有有利的條件得到錢款嗎,我是管理全盤的賬目,就是做點手腳也是無人知曉的。

在接下來的日子裡我慢慢地走向罪惡的深淵,完全沉浸在得到金錢之後的肉體享受之中。剛開始單位需要購買一些辦公用品,或者出差回來報個差旅費什麼的,總是讓店家開發票時多開一些,有時買東西忘記開發票了回來就打個白條多報銷一些,剛開始我還有點擔驚害怕,怕領導問起此事,但每次看到月底領導審核賬目時只是走馬觀花地看一下就過去了。因此我的膽子也越來越大,有時在支出大筆費用的時候我能多加一些就多加一些。簽合同

有一段時間,一個做廣告的大姐找我好幾次,讓我們公司在她的廣告平台上做廣告,我給領導提了此事,領導就讓我考察一下,看看這樣的廣告效果怎麼樣,如果可以就投。我打聽到利用短信投放廣告還是一種新型的廣告形式,效果不是太理想。本想給領導說不做了,可是還沒等我說,那位大姐就給我打電話說:「小妹啊,你也別太傻了,我這雖是新型的廣告形式,但比起傳統的電視廣告、平面廣告價格要優惠很多,你可以先試試,如果效果不好,你以後不做就是了。再說了,這做不做還不是你一句話?過後不會虧待你的。」電話掛了之後,想起之前和這位大姐打交道,她這人做事乾脆、利索,說到做到,她說不會虧待我就不會虧待我。然後我就給領導提了此事,經領導同意就開始聯繫大姐投放試一試。當大姐問我簽合同金額怎麼寫時,我笑了笑說:「按實際金額報吧。」其實,我知道大姐給我的報價已經是加上回扣的價格了。雖然上學時對於職業道德手冊,什麼誠實守信、廉潔自律、遵紀守法、廉潔奉公,我能倒背如流,可在利益面前這些書本上的東西卻顯得那麼蒼白無力,在金錢和良心面前我依然選擇了前者。偶爾我的良心也會受到譴責,我也恨惡自己,也想讓自己回到從前,活得乾乾淨淨,坦坦蕩蕩,做到「一分耕耘,一分收穫」。可我在罪惡的漩渦裡掙扎了一次又一次卻難以自拔。有時睡覺我都會做惡夢,夢見領導發現了此事,把我捆綁在囚車上遊行,醒來之後嚇出了一身冷汗。有時領導把賬目轉到總公司審核,我都是提心吊膽,生怕哪裡有什麼漏洞讓總會計發覺,每次只要看到是總會計打來的電話,我的每根神經就繃得緊緊的。這種靈魂深處的罪惡感讓我活得惶惶不可終日。

後來我接受了全能神的末世作工,看到神的話說:「在你的心中有一個天大的祕密是你從未覺察到的,因為你活在了沒有光明照耀的世界之中。你的心、你的靈被那惡者奪走;你的雙目被黑暗遮蔽,看不到天上的太陽,看不到夜空中的那顆閃爍著的星斗;你的雙耳被欺騙的言語堵塞,聽不到耶和華打雷般的聲音,也聽不到從寶座之上流出的眾水的聲音。你失去了本該擁有的一切,失去了全能者賜給你的一切,進入了無邊的苦海之中,沒有救助的力量,沒有生還的希望,只是在掙扎、在奔波……從那一刻開始,你就注定被那惡者苦害,遠離全能者的祝福,遠離全能者的供應,走上一條不歸路。……那惡者在你的心中指引著你的一切,成了你的生命,你不再害怕他,不再躲避、懷疑他,而是把他當作心中的神,你開始供奉他、朝拜他,與他形影不離,與他相互承諾生死。」(摘自《話在肉身顯現·全能者的嘆息》)神話語的揭示讓我認識到,因我活在撒但的權下失去了全能神的看顧保守,根本不知道什麼是善什麼是惡,為了得到錢財利益,喪盡良心的事也能幹得出來,雖然上學時也學了一些所謂的職業道德知識,但經過這個社會大染缸的「洗滌」,只能隨波逐流不分善惡,認為有錢就有了一切,再受著撒但的毒素「錢不是萬能的,但沒有錢是萬萬不能的」「人不為己,天誅地滅」「有便宜不佔王八蛋」「過這村就沒這店了」這些生存法則使我的良心道德越來越下滑,也越來越失去良知與人性,認為眼前的利益不佔白不佔,所以就昧著良心去做那些惡事,根本不講什麼良心、道德了。若沒有全能神及時的拯救,我會沿著錯誤的道路一直走下去,直到被撒但完全侵吞,最終滅亡。

後來我又看到全能神的話說:「罪惡的手伸出來的時候縮得短點,別伸那麼長,沒用!到神這兒得著的都是咒詛,小心點……」(摘自《話在肉身顯現·多講點實際》)「你的過犯越多你得著好歸宿的機會就越少,相反,你的過犯越來越少,那你被神稱許的機會就越多。如果你的過犯多到我對你無法原諒的時候,那你被饒恕的機會就徹徹底底地被你糟踏完了,這樣,你的歸宿就不是在上邊而是在下邊了,若你不相信那你就大膽地犯錯,看看你會吃著什麼果子。……你不要只把自己的過犯看成是一個不成熟或愚昧之人的失誤,不要把你不實行真理看為是因素質差而難以實行的一種藉口,更不要把你的所作所為的過犯僅僅看為是一種不在行的作法。如果你很善於原諒自己,很善於寬待自己,那我說你永遠是一個得不到真理的懦夫,而且你的過犯會永遠不止休地纏著你,使你永遠做不到真理的要求,永遠都是撒但的忠實伴侶。」(摘自《話在肉身顯現·過犯會給人帶入地獄》)世人常說「善有善報,惡有惡報,不是不報,時候未到」「多行不義必自斃」,那些世上的俗語自己雖然知道,但這些話根本對我起不了任何的作用。但當我看了神嚴厲的話語後,我才有了害怕的感覺,神的話把我們作惡的結局說了出來,如果我還是死不悔改一錯再錯,那就只等著下地獄受懲罰了。我看到了神的話都是對我的拯救,對我的愛,就像父母教育孩子那樣,藉著嚴厲的話語還是為了讓我走上人生的正道,重新做人。

之後,我又讀了很多全能神審判人、潔淨人的話語,看到我們被撒但敗壞之後都有貪婪的本性,我們都憑著「人不為己,天誅地滅」的撒但毒素活著,我們只有經過神的審判刑罰才能脫離罪惡得著潔淨蒙神拯救。當我明白了神拯救我們的心意後就立定心志背叛肉體,並多次在神面前禱告,不再被撒但利用,不再被利慾薰心,洗淨罪惡的雙手重新做人,做合神心意的人。

沒過多久,我又碰到了一件事,也是一個吃回扣的好機會,是我們單位在廣告公司做廣告,有幾單的賬沒有結算,我和往常一樣去結賬。當時廣告公司老闆問:「這次發票開多少金額呢?」我清楚地意識到這是神對我的又一次檢驗,神在察看著我的一言一行、每一個心思意念,神在等待著我的選擇,這是讓我為神作見證羞辱撒但的時候,我想到神要求我們做誠實人,這是真正人的樣式,也只有做誠實人才能脫離撒但權勢,蒙神拯救。於是,我停頓了一下坦然地說:「按實際金額開吧!」廣告公司的老闆笑著說:「你們領導有你這樣的員工行啊!領導放心啊!」走出廣告公司後我深深地吸了一口氣,覺得心裡踏實、平安,今天我所做的這一切不是為了讓領導放心,而是為了活出一個真正人的樣式,按神的要求做誠實人,不再憑撒但哲學去生存,而是憑神的話活著。

經歷了幾年神的審判刑罰,我認識到神喜歡能憑神的話活著、能順服神敬拜神的誠實人,恨惡憑撒但本性、撒但毒素活著的人。我身上的貪婪、詭詐的敗壞性情逐漸地得著了潔淨,當我再次面對錢財的誘惑時也能輕鬆地放下了。現在想想小張的處境,如果我沒有全能神的拯救,也將墜入罪惡的深淵,最後被撒但吞吃,落入牢獄之災中。感謝神對我的保守!

楊琳

相關推薦

命懸一線間 一天我看到一本故事書上有這樣一個故事: 「從前有一個登山愛好者,他最大的願望就是登上世界第一高峰。經過一番精密地準備之後,他開始了他的攀登之旅。他從山腳下開始向上攀爬,越向上攀爬望著峰頂心裡越激動,...
金錢與生命,哪個重要? 金錢與生命哪個重要?很多人都會說當然是後者了,因為錢畢竟買不來命,這是多少事實早已證實的了,道理上是這樣的,但事實中人真是這樣認為的嗎?不妨先看一個小故事: 一天,一個瘸腿乞丐坐在石頭上休息,發...
心靈的踏實平安,不是錢換來的 作者:Christopher / CC BY-SA 2.0 我叫蔣北,是做廚衛設備售後服務和安裝及維修工作的。剛開始步入這個行業,我對工作盡職盡責,上門給客戶安裝或維修,再大的困難或再大的工程量我...
高考背後的沉思 高考,這個讓家長和孩子魂牽夢繞、想藉此改變人生命運的獨木橋,究竟考出了什麼?是成績?素質還是人性?自從1977年恢復高考以來,多少莘莘學子頭懸梁、錐刺骨寒窗苦讀數十載,千軍萬馬過獨木橋,高考似乎成了寒...
得釋放的日子 我出生在一個偏僻的小山村,自幼家境貧寒,父母為了養育我們三兄弟,欠下了很多債務,因此,左鄰右舍都瞧不起我們家。我十四歲輟學後就輾轉各地打工,當過建築工、勤雜工,每天起早貪黑,但掙的錢僅僅只能補貼家用。...

發表評論

您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被發表。*為必填字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