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誠實人與神相交必須解決的五個問題(五)

誰在見證神     

解決不把心交給神,只為肉體活著,信神盡走形式的問題。

做誠實人與神相交必須解決的第五個問題,也是最重要的一個問題,就是不把心交給神,只為肉體活著,信神盡走形式。人不把心交給神,證明什麼?人心裡不信神,光嘴信神,是不是?你不把自己的心交給神,讓神來掌管,讓神來引導,讓神來主宰,那證明你不信任神,你願意憑自己活著,你是離開神而獨立的人。你喜歡離開神而獨立生活,那你是有神的人嗎?你是沒有神的人,你不但沒有把神帶入現實生活中,你連心裡都不給神一點兒地位,連你的心都不交給神,這是不是不信派呀?人在一切事上如果不把心交給神,嚴格地說,他是不是背叛神的人?不把心交給神,這人能接受神鑒察嗎?他能順服神嗎?他能達到滿足神嗎?這更達不到了。起碼你是信神的人,得把心交給神哪,你說:「神哪,我把我這顆心交給你,願意接受你的鑒察,如果我的心有個人的存心目的,只為自己活著,你要管教我、懲罰我都行,如果我的心出了偏差,願你光照我,讓我能感覺到,我不願意離開你,我更不願意背叛你為自己活著。」你有這樣的禱告,你這樣跟神相交,這是活在神面前的人。現在有很多人在小事上禱告神,好像怎麼依靠神、順服神似的,越臨到大事他越不禱告神,越臨到大事他越是憑肉體,越滿足肉體來活著,這不是假冒為善嗎?在雞毛蒜皮的事上你禱告:「神哪,我該怎麼行能滿足你呀?」好像在說:「你看,這麼點小事我都願意滿足神哪。」其實臨到大事怎麼樣?更不禱告神了,很怕禱告神耽誤自己滿足肉體,耽誤肉體享受,耽誤達到自己目的,這樣的人是不是背叛神?這樣的人信神不誠實,盡欺騙神,嘴裡還說順服神,其實心裡是在背叛神,不把心交給神,不在臨到一切的事上尋求神的心意,尋求滿足神,這都屬於背叛神的表現哪。

陽光,草坪

 

與神有真實的相交,必須解決「不把心交給神」這個背叛神的實質的問題。你們現在有沒有把心交給神哪?你把心交給神了,有時候你的心這麼想、那麼想,有個人的存心、有個人的意圖,怎麼辦?趕緊求神光照,求神開啟,讓我明白真理,放下個人的存心,放下個人的企圖,尋求滿足神。你把心交給神了,那就要接受神的鑒察,聖靈一作工,你存心不對了,心裡有什麼想法不合真理了,違背神心意了,你就能感覺到,感覺到了你就趕緊與神交通,趕緊悔改,來尋求真理,尋求滿足神,這是把心真正交給神的人。真把心交給神的人越臨到大事越禱告神,越要求神來帶領,求神按照神的心願來成全。如果你撿到一萬元錢,你能不能先禱告神,問問神這事怎麼辦、怎麼辦合適,把主權交給神?有人說:「我要撿到一百塊錢,那我趕緊禱告神,神如果不讓我要,那我就交出去,如果撿到一萬元錢那不能禱告了,這交出去損失太大了。」你說這樣的人在神面前存心對嗎?是不是假冒為善的表現哪?小事能滿足神,大事就滿足肉體了,這樣的人存心不對,純粹是假冒為善。不把心交給神,這個問題是做誠實人必須得解決的。把心交給神很關鍵,你把心交給神了,那才是真正把自己奉獻給神了,把自己交在神手裡了,不要個人的前途,只求為神花費,神怎麼安排我的結局,我沒有選擇,就是神利用我效完力把我滅了,我也沒怨言,這是把心交給神的人。有的人信神不願意為神效力,這樣的人是不是誠實人哪?不是,這人太詭詐了,盡想得福,效力都不幹,很怕吃虧呀,詭詐到頂點了。誠實人呢,願不願意為神效力?誠實人願意為神效力。越是詭詐人越害怕為神效力,說:「可千萬不能為神效力呀,那為神效力那可白效啊,效完力也給你殺了,『卸磨殺驢』嘛!」這樣的人是不是挺詭詐?為撒但效力行,為神效力不行,這是良心壞到極處啊!

真正的誠實人,他說:「咱們這樣敗壞的人類那也不配事奉神哪,就是神把我抓過來為神效力,我都感覺是神的高抬呀,我都感覺沒白活呀,世界有多少人他不能為神效力,咱們趕上機會了,神還能看上我,讓我為神效點力,這不是神高抬嘛,這也是咱們值錢的地方啊,效完力把咱們毀了、殺了,沒有怨言,因為咱也不配得福,效力都覺得是神高抬。」這才是誠實人呢!是不是啊?人家有的人知道自己不能蒙拯救,那也為神效力,效完力死了甘心情願,以效力為榮耀,以效力為幸運、為有福的事,只要效好力,那都算咱們有點良心、有點人樣,也是值得安慰的事,死了能閉上眼睛,這是誠實人。所以有的人不願意為神效力,這是太詭詐了!「如果神讓我盡本分,盡完本分了蒙拯救得福,這行,那出多大力都行,如果說讓我效力,效完力好卸磨殺驢,那不行,那咱們趕緊逃啊,不能讓神給利用上了,讓神給利用上,那不太愚蠢了嗎?」你們說這樣的人是不是詭詐人哪?是詭詐人。如果人真有這樣的存心,你們說這樣的人配活在神面前嗎?配為神效力嗎?如果人真有這樣的存心,這個問題就嚴重了,這得怎麼解決?應該首先認識這個問題的實質啊,這個問題太嚴重了。我們看看神作工,從開始發聲說話,那就是從審判試煉效力者開始的,藉著效力者的試煉,最後把神選民轉為神子民,那從這個意義上看呢,就是我們的生命經歷都得從效力開始,從做效力者開始,你如果甘願為神效力,就效完力了被神毀滅都沒有怨言,還能讚美神,還看見神的高抬、恩待,這樣的人那才是忠心效力者,才有資格做神的子民,你要沒有這樣的存心,你就不配做神子民。

你們說生命經歷是不是從做效力者開始的?如果你真這麼經歷,那保證能進入實際,保證能達到生命性情的變化,如果你的經歷是從做子民開始,就永遠不做效力者,就害怕為神效力,那可以說你這個人不能蒙拯救,你不配做神子民。有些人盡本分就是老探口風,說:「是不是神利用我效力呀,如果是利用我效力,那我可不幹哪,我寧可回到世界抓錢,享受肉體,我也不為神效力。」這樣的人是什麼人哪?是不是鬼性啊?你看那個外邦人他為總統效力,那成了誓言了,那誓言怎麼說的?「甘願為總統效勞!」那你是不是甘願為神效力呀?人家外邦人甘願為總統效勞,你為神效力你都不效?那總統跟神能比嗎?總統那不是魔頭嗎?你信神為神效點力都不幹,你還不如外邦人呢!你們說,人如果有這樣的存心,他是不是誠實人哪?不是誠實人,是十足的詭詐人。人不能把心交給神,老試探神:「到底用我是讓我效力呢,還是盡本分呢?盡子民本分呢?」老試探神,這樣的人與神沒有真實的相交啊,他是對神老有防備之心,老怕神用他效力,所以老試探神、老懷疑神,不相信神。人不相信神,那詭詐可就明顯了,那可太詭詐了!人不相信神,就相信自己,這是不是撒但性情啊?這是撒但性情。你們現在願不願為神效力呀?如果效力多年以後突然被淘汰了,你怎麼對待?你會埋怨神?你還能論斷神嗎?你怎麼辦?你會怎麼做?這是個最實際的現實的問題啊,每一個人誰也迴避不了,這也是生命進入一個最根本的功課。

現在就考慮這個問題,如果你現在想盡點本分,但是將來有一天你被淘汰了,你所盡的本分都是為神效力而已,你怎麼對待這個問題?應該這樣對待:你現在別把自己所做的老當作是為蒙拯救而做的,是神子民在盡本分,你就假設我是在為神效力,看看你甘不甘心。你這樣對待自己,這真實,你自己先看清楚自己就是在效力,你到底想不想效力?你能不能有忠心?如果有人說讓你盡本分,你說:「我甘願效力。」你能不能這麼說?從效力來領受,心裡真實地是在為神效力,並且要做一個忠心的效力者來滿足神。如果你真願意做忠心的效力者來滿足神,那你這個人真誠實了,在做誠實人上你就有實際了;如果你心裡頭老給自己戴高帽,我是在盡本分,再高看自己點,說:「盡我的職分,完成神的託付。」你看看,越說越假,神託付你了嗎?你一會兒再說「盡我的使命」得了唄,老把自己做的事看得很高、很榮耀,這是不是虛浮心哪?那不實際呀!準確地說,咱們盡本分的時候也不會摸神心意,更不知道神對人的要求是什麼,咱們做的時候純粹是憑熱心瞎做,那不就是效力嘛!你也沒經過多少試煉,你的內心裡有很多存心、想像、奢侈慾望也沒得著潔淨,你還憑著慾望、憑著想像在那盡本分,完全是為了得福,那說「盡本分」現實嗎?其實就是在效力,冒蒙做,為了達到得福的目的多做點,為了得神的賞賜多受點苦,多勞苦點,多盡點本分。你說帶著這樣的存心目的盡本分那是不是效力呀?就是在效力嘛,但是他連忠心的效力者的境界都沒達到,他沒有那個境界。「忠心的效力者」是什麼意思?就是我不配做神的子民,我效力都不配,這是神高抬,所以我以為神效力、能效好力為幸運、為榮耀,這樣的人是誠實人,進入實際了,生命經歷得建立在真實、實際的基礎上,人的一切說辭、說法都得實際、客觀,別老給自己所做的、自己做什麼戴上桂冠,戴上榮耀冠冕,富麗堂皇地顯耀自己,有一天神不承認,神說你是在效力,這不麻煩了嗎?所以你就是在效力,你把心放在效力上,在效力這上面你尋求滿足神、尋求能做忠心的效力者,能做誠實人,這是生命的真實進入。等你心裡的境界達到了,做忠心的效力者那特別甘心情願,心裡完全滿意,有享受,對別人盡本分、做子民、做長子,你還不嫉妒,就以滿足神為快樂,這是不是生命性情變化的表現哪?所以追求生命性情變化,這裡面功課太深了,這不是簡單事,做誠實人的功課也太深了、太實際了。你說哪一方面的真理進入不涉及做誠實人?都涉及做誠實人,所以別把做誠實人看得太簡單了。

相關推薦

我找到了為人處事之道 我在一個機關大院開了家超市。一開始做生意,一個親戚就提醒我:「做生意要有手段,搞好人際關係,這是為人處事之道,如果你一板一眼地做,沒有人會來你這裡買東西的……」聽了親戚的話,又看看周圍的人都是靠一些手...
向誠實人——邁進! 主耶穌曾說:「你們的話,是就說是,不是就說不是;若再多說,就是出於那惡者(或作:就是從惡裡出來的)。」(太5:37)「我實在告訴你們,你們若不回轉,變成小孩子的樣式,斷不得進天國。」(太18:3)主的...
做誠實人的三方面實行原則 主耶穌說:「我實在告訴你們,你們若不回轉,變成小孩子的樣式,斷不得進天國。」(太18:3)神是信實的,所以神也喜歡誠實人。我們要想進入天國,就必須先成為誠實人。那麼,我們該怎樣做才能成為如小孩子一般...
這樣做人真好! 讀書時,常聽到老人說:「一口唾沫一個釘」,我當時覺得做人就應該言而有信,不應該撒謊欺騙人。可是走入社會後,看到各個行業中人與人之間都是虛情假意,互相欺騙,為了個人的利益不擇手段,明爭暗鬥。漸漸地,我也...
做誠實人,榮神益人 我今年72歲了,2011年有幸接受了全能神的末世作工,在全能神話語的審判揭示中,我才認識到自己詭詐貪婪的本性,也明白了只有做一個誠實人,人才活得光明磊落、有尊嚴。 今年我在院子裡種了些蔥,栽了些...

發表評論

您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被發表。*為必填字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