爺孫倆賣驢——不做沒主見的人

誰在見證神     

爺孫倆賣驢——不做沒主見的人

小的時候,我總是喜歡依偎在姥姥的懷裡聽姥姥講故事,雖然時隔多年但我還清晰地記得這樣一個故事:

古時候,有一個齊國人,一天,他和孫子去賣驢。他讓孫子騎到驢的身上,他牽著驢走。在路上一個人見到他們後笑著說:「這小孩真不孝順,你爺爺都這麼大年紀了,還讓爺爺牽著驢走!」孩子一聽,趕緊從驢身上下來,讓爺爺騎著驢,孩子牽著驢走。

剛走不遠,又碰到一個人說:「這老人怎麼自己坐在驢身上,讓小孩牽著驢走,也不怕把孩子累著。」爺孫倆一聽就都從驢的身上下來一同牽著驢走。

走了不遠,又碰到一個人說:「這兩人真是個傻瓜,有驢不騎,還牽著走。」他倆聽後又騎到了驢的身上。

剛走不遠又碰到了一個人說:「這倆個人的心可真狠,一個小毛驢兩個人騎,驢子都快累死了!」爺孫倆聽後就抬著驢子走。

他們又走了不遠,碰到了一群人都說:「這兩個人太傻了,有驢不騎,卻抬著走。」這時爺孫倆犯難了:一個人騎別人說;兩個人騎別人還說;抬著驢別人又說傻。這時爺孫倆看到路邊正好有一口井,他們怕別人再說什麼,就把驢扔到了井裡。

從這個故事中我們看到,爺孫倆因為沒有主見,聽別人說什麼就是什麼,沒有一點分辨,最後白白丟掉了自己的驢。可見遇事沒有主見不會分辨對錯會導致我們失去自己本該擁有的東西。

如今末世已到,聖經中關於主來的預言都已一一應驗,現在各國各方都有人在見證主耶穌已經回來了,各宗各派真心信神的信徒聽見神的聲音後都紛紛地歸向了全能神;但是還有一部分信徒因著沒有主見,盲目地聽信牧師長老與中共無神論政府的反面宣傳而不敢尋求、考察神的末世作工。

我們回想當初主耶穌來作工的時候,很多猶太百姓也因著沒有主見而相信了猶太祭司長、文士、法利賽人和羅馬政府所編造的謠言,並隨從他們定罪抵擋主耶穌,最終成為抵擋神的千古罪人,遭到了神的咒詛與懲罰。彼得、撒瑪利亞婦人和拿但業都是通過主耶穌口中所說的話、所講的道定真了耶穌就是要來的彌賽亞,從而相信並跟隨了主耶穌。

經上說:「……信道是從聽道來的,聽道是從基督的話來的。」(羅馬書10:17)可見我們要想迎接到主的再來,就不能盲目地聽從人的話,而應主動尋求考察神的說話作工才能得著神的救恩

全能神說:考察這樣的事也並不困難,但需要我們每個人先知道這樣一個真理:既是道成肉身就有神的實質,既是道成肉身就有神的發表。神既道成肉身就要帶來他要作的工作,既是神道成肉身就要發表神的所是,既是道成肉身就能帶給人真理,賜給人生命,指給人道路。若不具備神實質的肉身那就定規不是道成肉身的神了,這一點是確定無疑的。人要考察是否是神所道成的肉身,那就得從他所發表的性情與說話中來確定。也就是說,確定是否是神所道成的肉身,或確定是否是真道,必須得從他的實質上來辨別。所以說,是不是神所道成的肉身,關鍵在乎其實質(作工、說話、性情等等更多的方面),並不在乎其外表。」(摘自《話在肉身顯現·寫在前面的話》)神的話說得很清楚,神道成肉身就要帶來一步新工作,就要發表他的話語。人從神的話語、神的作工中就能認識神的所是、神的實質,這是我們認識神的路途。

聖經上預言末世神要揭開七印,展開書卷,聖靈要向眾教會說話,供應人一切的真理;神要賞善罰惡,將萬物各從其類,最後要將人類帶入美好的歸宿之中。如今,全能神發表了數百萬字的話語,把聖經中一切隱藏的奧祕都向人打開了,比如:神六千年經營計劃的奧祕,道成肉身的奧祕,神如何作末世的審判工作,神還把敗壞人類的本性實質都揭露了出來,並指給人性情變化得著潔淨的路途。除了神自己以外沒有任何一個人能作發表真理、拯救人類的工作。

相關推薦

一個失明的男孩 一個失明的男孩坐在一個大廈的階梯上,擺了一頂帽子在他的腳旁,拿著一個告示牌寫著:「我是瞎眼的,請幫幫我」。帽子裡只有幾枚硬幣。 一個男人經過了, 他從口袋裡掏出了幾枚硬幣投入帽子裡。然後,他拿起告示...
生命與錢財你選哪一個? 在這個物慾橫流的時代,人們都認為錢是萬能的,是活著的依靠,是在世上生活必不可少的東西,只有擁有更多的錢財,活著才能幸福,才有享受。但有錢真的就擁有一切嗎?錢財真的比生命還重要嗎? 我以前看過一個小故...
人生故事:法國小鎮上的退伍軍人 這是一個流傳已久的知名故事。 法國有一個偏僻的小鎮,據傳有一個水泉特別靈驗,常會出現神蹟,可以醫治各種疾病。有一天,一個少了一條腿的退伍軍人,拄著拐杖一跛一跛的走過鎮上的馬路,當地居民彼此議論說:可...
看電影《長髮公主》有感 前幾天看了一部動畫電影《長髮公主》,故事大概是這樣的:有一個國王和王后生下一個漂亮的公主,她有一頭美麗的金色長髮,只要唱歌,金色長髮就會發光,發光的金色長髮能使人變得年輕。女巫為了永葆年輕,就偷走了公...
墨守成規 最近看到這樣一則故事:楚國人想攻打宋國,因著宋國在河對岸,楚國便派人事先測量河水的深淺並作了標記,以此為衡量河水深淺的標準。不久後的一天,河水突然上漲,楚國人並沒有實際考察河水的深淺,而是依舊按照原先...

發表評論

您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被發表。*為必填字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