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晚,宿舍的燈亮了

誰在見證神     

數九寒天,整個城市都成了個大冰窖。晚上,晨曦走在去自習室的路上,用雙手拉了拉衣領後,就趕緊把雙手伸進衣兜,好冷啊!

兩年前,和許多背井離鄉的學子一樣,晨曦離開父母來到城裡讀書。幻想著有個美好的校園生活,為著各自的理想而努力,但現實卻打破了她美好的嚮往。

因晨曦寢室裡有六個性格迥異的女生,其中三個是獨生女。大家的生活習慣都不一樣,時間久了,自然就生發很多矛盾。以前,晨曦總是遷就舍友,很多生活的小事都不斤斤計較,她覺得信神的人不能和外邦人一樣,所以她總是包容舍友的一些無理要求。可是最近一段時間,一到晚上天黑的時候舍友就要關燈看電影,理由是覺得關燈看電影有電影院的氛圍……這個事情令晨曦很頭疼,她想在宿舍看書複習功課,因為過段時間就要考試了,大晚上的她不想一個人出去上自習。她嘗試了好多次和舍友商量晚上可不可以不關燈,但是她們態度很堅硬,每次都弄得不歡而散。

夜晚,燈光,星星

晨曦只能硬著頭皮往自習室的方向趕,她越想越生氣:你們不學習還有理了?看電影就看唄,還非得關燈,真是自私!晨曦覺得自己是為了學習,她更覺得自己做的是正確的,就是舍友做得不對。看著空空的校園,她想:別的同學肯定都在宿舍裡,要不是舍友非得關燈看電影自己也不用出來受這個罪……這時,她猛然間意識到,自己這樣想不對啊,這不是落在了撒但權勢下了嘛,她趕緊默默地在心裡禱告:「神啊!我身量太小,遇見事總是盯著別人不放,總覺得都是別人不好,經常因為這種小事跟身邊的舍友生氣,願你保守我不活在撒但的控制下……」禱告後,她想起神的話說:「人對自己要求不高,對別人要求可高了,對他還得忍耐還得包容,還得有愛護,還得有供應,還得面帶微笑,還得忍讓,還得遷就……不能有一點他看為不好的,人的理智太差了!」「你們的名聲敗亡,你們的舉止下賤,你們的談吐低下,你們的生活卑鄙,甚至你們所有的人性都是低下;為人小肚雞腸,對事總是斤斤計較……」晨曦一路走一路反省,她認識到,自己為什麼會生氣,為什麼會覺得委屈,原來不是別人的問題,而是她的本性太自私,因怕舍友耽誤了她讀書就看不上舍友,覺得同學自私,其實是自己自私的本性導致的,所以一旦舍友的做法觸及了自己的利益,就開始斤斤計較,爭爭吵吵,憑著撒但的毒素「人不為己,天誅地滅」活著。今天出來挨凍也是不願意放下自己導致的,神的話揭示出人沒有資格要求人那麼高,神說要求人太高,要求人都按著自己的意思來是沒有理智的表現。晨曦意識到自己是個基督徒,應該凡事按著神的話去實行,不能這樣跟同學生氣,這樣在撒但面前也沒有見證。想到這兒,晨曦在心裡默默地跟神禱告:「神啊,今天我認識到,我的本性太自私了,舍友的做法不合我意我就不願意順服,還與舍友爭爭吵吵,沒有一個基督徒的樣式。神啊,我願意實行真理,順服你擺設的環境,願你帶領我能夠實行出來……」禱告後,晨曦瞬間有了一股力量,不再覺得舍友關燈有什麼不對了,反而覺得應該適應舍友,不要把自己認為對的強加給舍友,這是狂妄和自私的表現。

晨曦明白了這些就不想一個人去自習室學習了,想要回到宿舍,不管接下來回到宿舍是否能夠看成書,或者與舍友這種僵持的局面能否解決,都願意去面對,因為神的心意是讓她學會放下自己,這個功課是神給晨曦擺設的,需要她去進入,去變化。

晨曦朝著宿舍走去,她的心裡還是有些忐忑不安,因不知道接下來等待她的會是什麼,是黑著的燈,是舍友的不滿,或者又是什麼……

晨曦忐忑地推開宿舍的門,一股暖氣迎面而來,「晨曦回來了,還沒吃飯嗎?那你開燈吃飯吧。」一個舍友招呼道。剎那間晨曦的臉紅了,問:「不影響你們看電影嗎?」「哎呀,沒事,以後我們開燈看電影,你快趁熱吃吧……」晨曦環視一圈舍友,遲疑了一下把燈打開,她感覺今晚的燈格外明亮!晨曦掩飾不住內心的喜悅情不自禁地笑了,她太驚訝了,舍友的態度怎麼會有如此大的變化,她感嘆自己就實行那麼一點點真理就得到這麼大的驚喜,神太可親可愛了!

推薦閱讀:告別車軲轆人生

相關推薦

今天你是否高傲了? 看到一則小故事說:有一個博士分到一家研究所上班,他自恃自己是所裡學歷最高的,就不把其他人放在眼裡。 一天,他去單位後面的池塘釣魚,剛好正副所長也在釣魚。不一會兒,正所長從池塘水面飛快地走到對面上...
一個狂徒的轉變(二) 一年後弟兄姊妹選我做帶領。第一次跟同工在一起聚會,聚完會,一個同工反應了一個問題,同工說:「有一處教會有一些事情急需解決,我們商量一下看看哪兩個人去解決?」同工們互相看了看,都不吱聲。我一看同工們都不...
神能斷清家務事 常言道:「清官難斷家務事。」在現實生活中,無論我們生活在什麼階層下,無論是窮還是富,都擺脫不了生活瑣事的糾紛,為此很多人對於家庭的瑣事都感到無奈。而我也曾因家庭瑣事而感到無奈與痛苦,直到天國福音臨到了...
審判中的變化(上) 從小我就是一個嬌生慣養的女孩,因此我變得很狂妄,特別唯我獨尊,在家裡經常會因為一些不合己意的事發火。記得有一次,弟弟玩我的手機,我不想讓他玩,就說了他一句,但是弟弟沒有聽,還在繼續玩手機,我走到他跟前...
鏡中的我 我的母親是一名基督徒,在我很小的時候,我就看到母親常年照顧癱瘓在床的奶奶,給她餵飯、擦身子、端屎端尿,從來沒有發過怨言,左鄰右舍有困難母親也都盡全力去幫助。母親常常教育我要憑良心做人,不能為自己的利益...

發表評論

您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被發表。*為必填字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