識破撒但詭計,愛神心志更堅

誰在見證神     

2016年9月份,我在美國接受了全能神的末世作工,通過看全能神的話,我確定全能神就是主耶穌的再來。苦盼主來多年,今天終於實現了,我的心中充滿了喜樂。全能神發表的話語打開了天國的奧祕,揭開了聖經啟示錄預言的真意,也給人指出了得潔淨、蒙拯救的路途。我覺得自己不明白的真理實在太多了,哪一篇神的話我都想看,總覺得時間不夠用。

每當我忙完活了,就想著坐下來靜靜地看看神的話,從中能多明白一些真理。可是每次都是一捧起神的話,還沒看幾句就開始犯睏,我強打精神繼續看,可不知怎麼了,腦子裡就像是被灌了迷魂藥一樣,迷迷糊糊的一點也看不進去。開始時,我還以為是自己白天幹活累了,再加上晚上沒休息好,所以才犯睏。可是細琢磨琢磨:也不對啊!以前也是這樣幹活,晚上也熬夜,也沒瞌睡成這個樣子啊!而且,我不光是看神的話犯睏,就連聽講道交通也睡得一塌糊塗。就在我困惑不解的時候,姊妹給我讀了幾段全能神的話:「在地,各種各樣的邪靈無時不在尋找可安息之地,無時無刻不在尋找可吞吃之人的屍首。」(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神向全宇的發聲·第十篇說話》)「神作工作,神看顧一個人,鑒察一個人,撒但就尾隨其後;神看中誰,它也去看,它也尾隨其後;神想得著這個人,它就極力地阻撓,用各種邪惡的方式試探、攪擾、摧毀神作的工作,達到它不可告人的目的。它的目的是什麼?它不想讓神得著任何人,它想得著神要得著的人,讓它佔有,被它控制,被它掌管來敬拜它……」(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續編)·獨一無二的神自己 四》)姊妹交通說:「其實,咱們一看神的話就犯睏,這正是撒但的詭計。因為每當神要拯救一個人的時候,在靈界都有一場爭戰,神要拯救人,可是撒但卻不放過,企圖用各種辦法攔阻人來到神面前。比如人一看神的話就想睡覺,有時還會臨到病痛,這些表面看似很自然的事,其實都是撒但攔阻人信神,甚至讓人對神產生疑惑的手段。所以,我們要禱告神,靠著神的帶領得勝撒但的攪擾。」此時我才明白,原來我這段時間看神的話和聽講道交通能瞌睡成那樣,都是撒但的詭計啊!這撒但真是太壞了,我一定要依靠神背叛它。於是,當我再想打瞌睡時,我就默默禱告神:「全能神啊!我願意把心安靜在你面前看你的話語,可是撒但攪擾我,老是讓我睡覺,不讓我親近你,願神咒詛撒但,不要再攪擾我。」剛禱告完清醒一會兒,可還沒看幾句又開始犯睏了,我就在心裡一遍一遍地呼求神,但是撒但攪擾還是很嚴重。聽講道打筆記時,我睏得連筆都抓不住,直接就睡著了。可是,只要我停下來不讀神的話,或者不聽交通了,立刻就清醒了。為此我感到很軟弱,心想:撒但太可恨了,它為什麼一直纏著我呢?神給了我這麼好的追求真理的機會,我卻被撒但攪擾得總要睡覺?這可怎麼辦呢?

姊妹知道了我的情形,就不斷地鼓勵、安慰我,還給我讀了全能神的話:「在神的眼中,撒但不如山中的百合,不如天上的飛鳥,不如海裡的魚類,也不如地上的蛆蟲,它在萬物中的角色就是為萬物效力,為人類效力,為神的工作、神的經營計劃效力。無論它的本性多麼惡毒,無論它的實質多麼邪惡,然而,它唯一能作的就是本本分分地守住它的功用——為神效力——作好襯托物,這就是撒但的本質與它本來的位置。它的實質與生命無關、與能力無關、與權柄無關,它只是一隻神手中的玩物,是神用來效力的一部機器罷了!」(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續編)·獨一無二的神自己 一》)是啊!神是全能的,撒但只是神手中的玩物,它再厲害也超越不了神的權柄。我在心裡暗暗地說:「有神在,撒但我不怕你。」姊妹又和我交通說:「沒有神的許可,撒但不敢動我們毫髮,只要我們相信神的權柄,跨過這道坎,撒但看到在我們身上無計可施,它就退去了,現在神正是要成全我們的信心。」姊妹還給我看了一部全能神教會的經歷視頻《重生》,視頻中那個初信的姊妹,剛開始讀神的話時和我的情況一樣,一讀神的話就犯睏,但那個姊妹經過多次禱告神,戰勝了撒但,之後再看神的話、聚會也有精神了。看了神的話,又聽了姊妹的經歷,我又有了信心。當我再瞌睡時,我就坐個小板凳,以前的躺椅也不坐了,心裡還不住地禱告神,願神咒詛撒但。這樣靠著神實行了一段時間後,果真看到了神的帶領,之前聽神的話或交通只能聽到三分之一的內容,後來能聽進去三分之二的內容了,生命上的長進自然也比之前多了一些。

剛有點好轉,我也有點信心了,可撒但還是不放過我。每當我心裡對神的話有觀念,或是對有些神的話看不明白,想用心揣摩時,頭腦就又開始不清醒了,直到姊妹給我交通解決我心中的問題了,大腦才能清醒過來。這樣反反覆覆被撒但捉弄了多次,我心裡真是恨透了撒但。看看和我一起聚會的一個姊妹,沒信過主耶穌,跟隨全能神也才幾個月,每次聽講道她都很清醒,而我信主多年,根基應該比她好,為什麼我還這麼瞌睡呢?我開始懷疑自己:我是不是上輩子做了什麼不好的事,沒法蒙拯救了,神也不要我了?另外,我這樣下去什麼時候能明白真理啊!姊妹看出了我的情形,就給我交通了很多神的話,其中有一段神的話說:「……神許可撒但去試探約伯,但是神給了撒但一個範圍:只許奪走約伯的任何財產,但不可伸手加害於他。這是什麼意思呢?就是此時神不把約伯完全交給撒但,它怎麼試探約伯、用什麼方式都可以,但是不能傷害到約伯本人,就連一根頭髮都不可以,因為人的一切都是由神來掌管,人或死或活是由神來決定的,撒但沒有這個資格。」(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續編)·神的作工、神的性情與神自己 二》)姊妹還給我講了一個真實的故事:有一個姊妹的丈夫能看到鬼,在一次聚會中,這個姊妹的丈夫看到兩個小鬼,看著誰靈裡不剛強,就去找誰。只見一個小鬼用扇子給其中的一個老姊妹搧風,另一個小鬼就在旁邊說:「睡吧!睡吧!」然後,那個老姊妹就睡得可香了。等下次再聚會時,姊妹就把她丈夫看到的這一幕告訴了老姊妹,老姊妹得知自己聚會睡覺的原因後,就禱告讓神咒詛撒但。這時,姊妹的丈夫就看到兩個小鬼開始打架了,還說我們信的全能神真厲害。從姊妹講的故事中,我才認識到靈界的爭戰確實很激烈,不是神不拯救我,而是撒但要吞吃我啊!可恨的撒但真是無孔不入,用各種辦法讓人遠離神、誤解神。要不是姊妹給我交通,我還看不透撒但的險惡用心,甚至對神失去了信心。另外,從神的話中看到,神把約伯交給撒但,但神吩咐撒但不許傷害約伯的性命,撒但也不敢違背神的吩咐,可見,我能不能蒙拯救不是撒但說了算,而是由神來主宰的。這一次我徹底識破了撒但的詭計,對神有了真實的信心。接下來再看神的話時,只要有想睡覺的念頭,我就趕緊禱告神,再不行,我就站著看、站起來聽。後來,姊妹們都說我這幾次聚會沒有睡覺了,還聽得挺認真的。我心裡也特別高興,在一次一次的掙扎中,依靠著神我終於勝過了撒但的攪擾,真的很感謝神!

但是撒但真的太可恨了,它用不同的方式不停地攪擾我,企圖破壞我和神之間的關係。因為我要挪出時間多看神的話,所以我就僱了一個阿姐在店裡幹活。可就在這時,我突然感冒了,鼻子不通氣,特別難受。因為聚會時姊妹經常給我交通靈界的爭戰,再加上之前也經歷了撒但的攪擾,所以,我心裡揣摩著:為什麼這麼巧啊!難道又是撒但的攪擾?我本想趁著店裡有人幹活了,我就可以抓緊時間看神的話,可是病痛又突然臨到,這是撒但不讓我看神的話,藉著病痛攪擾,讓我的心不能安靜在神的面前,讓我遠離神啊!聚會時我就和姊妹說了這件事,姊妹給我讀了全能神的話:「全能神是全能的醫生!活在病裡就是病,活在靈裡就沒病……信心就是一根獨木橋,貪生怕死難通過,豁出性命能踏實通行。」(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第六篇說話》)聽了神的話我心裡亮堂多了,撒但用病痛攪擾我,不讓我好好看神的話。但神是全能的,我為什麼不來依靠神、仰望神呢?於是,我向神禱告:「神啊!我真的很願意滿足你,也想好好地看你的話語,可是我鼻子不通氣,好累、好難受,心裡也挺軟弱的,求神幫助我。」我一直在心裡默禱,突然間鼻子通氣了。這樣我就能安下心來看神的話了,我心裡可高興了,感覺神真是太奇妙了!識破撒但詭計,愛神心志更堅

記得有一天晚上,我很累、很想睡覺,可是鼻子不通氣,憋得我難以入眠。我就向神禱告:「神啊!我明天還要工作,還想抽出點時間看神的話,可是我現在難受得睡不著,如果休息不好明天就沒精神看神的話了,願神咒詛撒但,不讓它再攪擾、苦害我。」禱告完,我就不知不覺睡著了。雖然只是一件小事,可是我從這次的經歷當中,感受到神就在我的身邊,我說話、做事、心思意念,神都知道。神主要看我對他有沒有真實的信心,有沒有真實的依靠和仰望,只要我真心禱告神,撒但就無法攪擾我。體嘗到這些我的心裡感覺很有享受。幾天後,姊妹問我病好了沒有,我這才反應過來,我的病竟然不知什麼時候好了。我給姊妹講了這幾次的經歷,姊妹也替我高興,姊妹說:「見證神的事不分大小,從每一天、每一個點滴的經歷中識破撒但的詭計,為神站住見證,在經歷中感受神的存在,這就是最寶貴的。」

現在我對「信心就是一根獨木橋,貪生怕死難通過,豁出性命能踏實通行」這句神的話有點認識了,我感覺信心真的很重要,只有在信心中才能看到神的作為。雖然我對神的話語還沒有太深的認識,但通過這幾次的經歷,我已完全相信神的話就是真理,都是正面的,神的話給我指出了實行的路,給我帶來的益處實在太多了。一個姊妹問我:「你信全能神得到了什麼?」我說:「對神的話我雖明白得不多,但在接受全能神這6個月的時間裡,我的心裡有一種踏實感、滿足感,因為不管遇到什麼事,我知道有神與我同在,神就是我的依靠。不管撒但怎麼攪擾我,只要我真心地依靠神,神就會用他的話語帶領我得勝撒但。感謝神給了我經歷神作工的機會,我會好好珍惜,努力追求愛神,永不止步!」

美國 追求

發表評論

您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被發表。*為必填字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