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次死裡逃生

誰在見證神     

我是一名承包建築工程的小包工頭,2012年底,我和妻子一起接受了神的國度福音,可我對神沒有什麼認識,一心只顧打工,也沒有好好聚會。後來幾次遇到生命危險,是神把我從險境中救起,讓我看到神的全能主宰,體嘗到神對我的愛與拯救,才真正歸回到神面前。

  

難道是神救了我?

2013年冬天,潘老闆承包了給一所教學樓打基腳的工程。因樓層高,凡負重牆的腳和柱子腳都要用水泥澆灌,有的地方地勢不平,要澆灌3-4米深,澆灌模箱裡面攀著鋼筋,再用泵車澆灌水泥。一天,我拿著一個四十多斤重的震動器,攀爬在4米高的鋼筋架上操作,把泵車放下的水泥漿震實震平。震到一大半的時候,掌控操作泵管頭的那個工人看到模具空間比較大,想休息一會兒,就把掌握管子平衡的手柄丟了。管子頓時失控,一下子向我擺了過來,把我打倒在水泥池中。當時,水泥池的泥漿大約有3米深,就像沼澤中的泥潭,一下子淹到了我的頸脖上,我心裡害怕極了,心想:這下我肯定完了。在這危機之時,我突然想到了神,求生的慾望使我急切地呼喊:「全能神救我!」這時奇蹟出現了,下陷中的我左胳膊一下子掛在了柱子腳和負重牆腳之間的一根細鋼筋上,我就像抓住了一根救命稻草,死死地拽著這根細鋼筋,整個人才沒有完全陷下去。這時幾個工友急忙跑過來,把我從泥漿中救了起來。工友們都說我的命真大,其中一個還說:「一個星期前,孫某(21歲)在工地上施工,發生了跟你同樣的事故,當工人把他救起時,已經斷氣了,沒想到你還能平安無事。」我聽他們這樣說,心裡感到很驚奇:沒想到這生死關頭,竟然能抓到一根細鋼筋救了我的命,難道真的是神救了我?

聚會

晚上回家,我把這事告訴了妻子和來我家給我們聚會的姊妹,她們聽了都說這是神的奇妙作為,並給我讀神的話:「他的作為無處不在,他的能力無處不在,他的智慧無處不在,他的權柄無處不在。這一切一切的規律法則是他作為的體現,是他智慧與權柄的流露。誰能逃脫他的主宰?誰能逃脫他的安排?萬物都在他的眼目中存活,更在他的主宰之下生息。他的作為與他的能力使人類不得不承認他的確實存在,不得不承認他主宰著萬物這一事實。除他之外沒有任何一樣東西可以掌管這個宇宙,更沒有一樣東西可以這樣源源不斷地供應著這個人類。不管你能否認識到神的作為,也不管你是否相信神的存在,你的命運毫無疑問地都是在神的命定之中,而神也毫無疑問地永遠都是主宰萬物的那一位。」(摘自《人在神的經營中才能蒙拯救》)「整個人類有誰不在全能者的眼中看顧?有誰不在全能者的預定之中生存?人的生死存亡是來源於自己的選擇嗎?人的命運是自己掌握的嗎?」(摘自《神向全的發聲·第十一篇說話》)姊妹給我交通說:「弟兄,今天我們在生死關頭,是因著信神蒙了神的看顧保守,才倖免於難哪,我們要是不來到神面前,沒有神的同在,隨時都會落入各種災難和危險之中啊!」聽完神的話和姊妹的交通,我又仔細回想了當時的情景,我雖然掉在水泥池裡,但就在要沉下去的時候,胳膊卻奇妙地掛在了一根細鋼筋上,沒陷入水泥池中喪命,這好像是神在拯救我。我雖有這樣的意識,但因我對神的認識太少,覺得這次也許只是一種巧合。直到後來又經歷了一件事,我才對神的全能主宰與奇妙作為有了點認識。

 

真的是神救了我!

2014年的冬季,潘老闆接了做河堤護腳的工程,讓我帶一班人去施工。因原河堤是用沙土壘起來的,斜面坡度大,現在要在內河堤最下面建一道護堤,要求挖腳兩米寬、一點五米深,有的地方要挖三四米深,然後用石頭和水泥把河堤砌起來。工人看到施工的場面,都說隨時都有滑坡的危險,所以我只好把最危險的地方留給了自己。

第三天上午10點左右,我正在河堤下靠裡面一側用水泥和石頭砌基腳(地形是最低處),張師傅在河心一面砌基腳(快與河床平了),河道上面有幾名工人在搬運石頭,攪拌、提送水泥漿。突然,我聽到一名提水泥漿的工人在喊:「快跑!滑坡了。」我心想:這下完了,若跑不出去就要被埋在幾米深的沙堆底下,那還會有命嗎?我趕緊在心裡呼求神救我。就在這一剎那,我不知哪來的勁,一下子從一米五深的溝裡,跳到了兩米寬以外的河道邊上,坍塌的砂石(約有一百多立方)把我推倒跪在地上,立即蓋住了我的小腿。在河心一面砌基腳的張師傅聽到喊聲後轉身就跑,剛跑了幾米遠他擔心我被埋在地下就回頭看,突然從滑坡處滾來一塊大石頭,正好砸在張師傅的左腳上,大拇指指甲蓋被砸掉;還有一名提水泥漿的工人在逃命時被一堆石頭絆倒,前門牙被磕掉一顆。我驚魂未定地回過頭看我作業的地方,只見已經被垮塌下來的砂石全部填平,還高出河床一米多。我感到一陣後怕,今天要是沒有神的保守,我就被這些垮塌下來的砂石給活埋了。

這時,幾個工人急忙把我扶了起來,看到我安然無恙,他們都驚呆了,一個工人開玩笑地說:「真沒想到你一飛就起來了,你剛才是不是用輕功跳出來的?」我心想:我一個60多歲種田的農民,也不愛好體育鍛煉,哪會什麼功夫啊!另一名工人也說:「這真是稀奇,我們在上面做事還有人受了傷,你是在最下面,也是在最危險的地方做事,還一點事都沒有,真是太不可思議了!」這時,潘老闆(知道我是信神的)也趕過來了,感慨地說:「你們知道這是怎麼回事嗎?他是信神的,是他信的神保佑了他。」聽了他們的議論,我暗暗慶幸:我今天能死裡逃生,這真是神的奇妙作為呀!我不禁在心裡由衷地向神發出了讚美:「全能神啊!是你又一次保守了我,把我從死亡的邊緣救起,我真實地看到你就在我的身邊,時時看顧保守著我,我感謝讚美你。神啊!我以往真是太虧欠你了,只忙著打工,很少聚會讀你的話語,現在我願向你回轉,把自己的後半生交託在你的手中,真心地跟隨你。」

工程完工回到家,我就安下了心好好聚會讀神的話,享受著神話語的澆灌與供應,我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快樂與幸福。一天,我看到神的話說:「當水淹沒人的全身之時,我將人從死水之中救出,給人重得生命的機會;當人在失去信心生活之時,我將人從死亡的邊緣中拉上來,給人生活的勇氣,讓人以我為生存之本;當人在悖逆我時,我使其在悖逆之中認識我,因著人的舊性,也因著我的憐憫,我並不將人置於死地,而是讓人悔過自新……」(摘自《神向全宇的發聲·第十四篇說話》)神的話讓我蒙羞加慚愧,回想自己雖然接受了全能神的末世作工幾年,但因我不追求真理,一直不把信神當作一回事,可在我面臨危險時,神卻掩面不看我的悖逆,一次次保守了我,使我免去災禍,神對我的愛太真實了。此時,我流下了自責的淚水,立下心志一定要好好追求真理,爭取早日盡上本分來還報神的愛。在接下來的日子裡,我又一次在險境中蒙了神的保守,使我對神的全能主宰有了新的認識。

 

神又一次救了我!

2015年夏季的一天,我騎著摩托車回家,由北向南走到一個小村莊的十字路口(街道不足4米寬)時,因兩面的房屋遮擋了視線,沒有發現有輛出租車正從東向西飛快地駛來,當時我的時速是在30公里左右,等我看到出租車時,眼看就要撞上了,我趕緊踩剎車,又猛打摩托車方向,想避開出租車,但為時已晚,只聽「砰」的一聲,我已經摔倒跪在路中間。這突如其來的一幕,嚇得我出了一身冷汗,呆在地上好一會兒,直到有人喊我,我才緩過神來。看到我的摩托車被撞飛出十多米遠,倒在路邊上,油箱撞癟了,車把也被摔得彎到一起了,離合器手柄、後視鏡、前大燈都被摔碎了。另外,衝向對面房子的出租車,把人家厚厚的磚牆撞了一個洞,車頭和車門上的擋風玻璃碎了一地,車內坐著四個人,開車的司機左胳膊撞斷了,額頭劃了一條長長的口子,血流得滿臉都是,一個乘客右臂撞骨折了,另兩個人也不同程度的受了傷。而我自己竟然平平安安,沒受一點傷,我在心裡不住地感謝神又救了我一命。

這時附近的村民一下子圍上來好幾十人,看到這一幕議論著說:「摩托車撞了十幾米遠,摔成這樣了,人卻沒有事,真是少見。」「這裡經常出車禍,上次三輪車與摩托車相撞,騎摩托車的人脊梁骨摔斷,現在還躺在床上不能動彈,這個人摩托車撞壞了,但人卻一點事沒有,真是不可思議!」一個熟人跑來對我說:「出租車裡的人都受傷了,你人卻好好的,你的運氣還真是好啊!」聽到他們這樣說,我心想:不是我的運氣好,是我信的全能神一直在暗中看顧保守我,我笑笑說:「我有上天的眷顧。」

回家後,我打開神話書看到:「神的權柄無處不在、無時不在、無刻不在,天地廢去,他的權柄卻永不廢去,因為他是神自己,他擁有獨一無二的權柄,他的權柄不受任何人事物、空間、地理的轄制與限制。無論何時神都在一如既往地施行著他的權柄,彰顯著他的大能,繼續著他的經營工作,主宰著萬物,供應著萬物,擺佈著萬物,任何人都不能改變,這是事實,這也是亙古不變的真理!」(摘自《獨一無二的神自己 三》)回想自己經歷的一次次險境,都是神在暗中保守我,我認識到,世界上不管是有生命的還是沒生命的,都在神的主宰擺佈之中彰顯著神的權柄與能力。在餘下的光陰裡,我一定要把信神當作人生頭等大事,盡好受造之物的本分,把神在我身上的作為見證出去,讓更多的人來到神面前,得到神的看顧保守。

石 潔

發表評論

您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被發表。*為必填字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