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一個幸福家庭破裂背後的黑手!

誰在見證神     

我從小就夢想著長大後有一個幸福的家庭,能夠夫妻恩愛、甜蜜美滿、白頭偕老地過日子。長大後我找到了一個愛我的丈夫,而且他還是個政府幹部,雖然婚後的小日子過得不算富裕,但丈夫也知道體貼我,在生活中處處照顧我。可是我在生孩子的時候得了月子病,2005年又得了三種大病:手腕痛、心臟病、糖尿病。當時因丈夫工資低,兩個孩子上學要花錢,家裡沒有錢給我看病,家人也都跟著我受折磨。正在我走投無路時,神向我伸出了拯救之手,我從神的話中看到:「全能神是全能的醫生!活在病裡就是病,活在靈裡就沒病……」(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第六篇說話》)我一下子對生活有了盼頭,通過幾個月以來看神的話,真心地依靠神,我的病很快都好了。從此我們全家人都活在了幸福和快樂之中!我讓丈夫跟我一起信神,丈夫說:「我是幹部,我們只能相信共產黨,如果我們信神,政府就不讓我們幹工作了,你好好信,我支持你!」

後來我信神的事傳到了政府機關,從此我們的日子就難過了。丈夫在單位沒有人能瞧得起,他們茶餘飯後就故意當著我丈夫的面說信神之人的壞話,丈夫不想聽他們對神惡言毒語的攻擊,就常常避開他們。後來領導找我丈夫談話說:「現在是共產黨的天下,共產黨是無神論,你是共產黨的幹部,你妻子信神,和你走的不是一條路,你要麼不讓她信神,要麼就和她劃清界限,否則,上面要是知道了,你的幹部就當不成了!」在他們的「教導」下,我丈夫的態度逐漸開始發生了變化。丈夫回來對我說:「以後你不要再信神了,我要靠共產黨吃飯,你如果再信就會給我和孩子帶來災難,我的飯碗就不保了,你要是堅持信神,我們就各走各的路。共產黨給你們定的罪名是反動組織。」我生氣地說:「我信神是走正路,你怕啥呀!我們信神就是讀神的話,又沒有做壞事,更不參與政治活動,怎麼能說我們反對共產黨呢?我們到底做什麼壞事了,你說說看!」丈夫無奈地說:「這又不是我說的,我知道你們也沒有做壞事,神的話說得也很好,都是讓人學好;可現在是共產黨的天下,共產黨說你是啥就是啥,共產黨不讓你信神,你堅持要信神它就要反對你,就要給你定罪名,說你們是反社會,反黨,這可不是一般的罪,你以後不要信了,你再信我們這個家就完了。」此後每當他們給我丈夫施加一次壓力,我丈夫就回來鬧一次。鎮長對我丈夫說:「你叫你妻子不要信神了,如果她再信,你就和她離婚,我給你重新找一個女人。」丈夫因著顧念孩子沒有和我離婚。

東方閃電,全能神教會

2014年6月,中共又一次瘋狂地逼迫信神的人,他們每個星期都派人到我家來查看我的行蹤,我被逼得實在沒有辦法,就和丈夫商量出門躲一躲,丈夫因怕我被抓就同意了,就這樣我不得已離開家出來躲避中共的抓捕。它們見我丈夫沒有和我離婚,反而看不見我了,便開始懷疑丈夫是不是也在信神,就開始實施監控,觀察我丈夫是不是和信神的人有來往,又派人到村幹部那兒調查我丈夫,還說不離婚就對我們家實行株連九族。此後我丈夫也受到不公平的待遇:分配工作時就把他放到最遠的村子,在單位他幹活最多,就是有病了去跟領導請假看病,領導都不批假;在單位還派三個人對我丈夫實行監督;鎮政府領導不斷地以關心我丈夫、給我丈夫找對象的名義,來挑撥我們夫妻之間的關係、攔阻我信神。我丈夫實在被逼得沒有辦法,就把我找回去離婚。我知道他的難處,只能同意離婚,當他拿著離婚證去政府領導那兒登記時,領導笑著說:「好、好、好!離了就好,這就是忠於黨的表現。你就是要跟她劃清界限,這才是一個真正的共產黨員。」

在中共的迫害下,我們一家人的身心都受到嚴重摧殘,一個原本幸福的家庭變得支離破碎,這不禁讓我想起神的話說:「幾千年來的污穢之地,骯髒得目不忍睹,慘狀遍地,幽魂到處橫行,招搖撞騙,捕風捉影,狠下毒手,將這座鬼城踐踏得死屍遍地,腐爛之氣遍佈全地上空,而且戒備森嚴,天外的世界有誰能看到?……這樣一座鬼城的人怎能看見過神?哪裡享受過神的可親可愛?哪裡懂得人間之事?誰能明白神急切的心意?……什麼古代傳人,什麼愛戴的領袖,都是抵擋神的東西!將天下之態攪得暗天昏地!什麼宗教信仰自由,什麼公民合法權益,都是掩蓋罪惡的花招!」(摘自《話在肉身顯現·作工與進入(八)》)神的話揭露出了中共無神論政府的實質,中共無神論政府從來就不敬拜上天,反而倒行逆施,逆天而行,一貫打擊正義、扶持邪惡。雖然國家的法律明文規定信仰自由,但在我的親身經歷中看到在中國信神根本就沒有自由,反而處處受欺受壓,因著中共的逼迫,我原本幸福的家庭也卻變得支離破碎。他們不僅給我扣上反政府的帽子,派人監視我的行蹤,逼得我被迫離家躲藏,散佈謊言來挑撥我與丈夫的關係,還用利益與地位作為誘餌一步步逼著丈夫向他們妥協,使丈夫因著我信神而處處受欺受壓,連一個正常的生活都過不了。現在想想電視上、網絡上播報的什麼信仰自由、什麼為老百姓服務都是欺騙人的鬼話,若不是自己親身經歷了中共的逼迫我永遠都不會看透它的邪惡實質。我知道在中國信神我還會臨到各種不公平的待遇,或者是被抓坐監的危險,但逼迫患難再大,我都要站住見證跟隨神到底,絕不屈服於它的淫威。

轉載自:中文聖經

發表評論

您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被發表。*為必填字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