誰在見證神

    道成肉身作工與靈作工的區別

    誰在見證神     

    相關神話語:

    「神拯救人,並不是直接以靈的方式、以靈的身分來拯救人,因為他的靈是人摸不著、看不見而且也是人不可靠近的。以靈的角度來直接拯救人,人就沒法得著他的救恩,若不是神穿戴一個受造之人的外殼,人也沒法得著這救恩,因為人根本沒法靠近他,就如耶和華的雲彩無人能靠近一樣,只有他成為受造的人,也就是他將他的『道』裝在他要成為的肉身中,才能將這『道』親自作在所有跟隨他的人身上,人才能親自聽見他的道、看見他的道,以至於得著他的道,藉此人才能被完全拯救出來。若不是神道成肉身,凡屬血氣的無一人能得著這極大的救恩,也沒有一個人能蒙拯救的。若是神的靈直接作工在人中間,那人都會被擊殺的,或者會因著人沒法接觸神而被撒但徹底擄去。」

    ——摘自《道成肉身的奧祕 四》

    「在末世神作一步新的工作,他要顯明他更多的性情,不是耶穌那時的憐憫、慈愛了,既然又有了新的工作,這新的工作就帶來了新的性情。那如果是靈作工,不道成肉身,而是靈直接打雷說話,人都沒法與他接觸,人能不能認識他的性情呢?單是靈作工,人沒法認識神的性情,只有藉著道成肉身,話在肉身顯現,把他所有的性情藉著肉身發表出來,人才能親眼看見。神實實在在地生活在人中間,有形有像,人都實際地接觸他的性情,接觸他的所有所是,這樣,人才能真實認識他。」

    ——摘自《作工異象 三》

    「肉身作工雖然存在相當多的難處,並不能有靈一樣偉大的身分,也不能像靈一樣有超凡的作為,更不能有靈一樣的權柄,但是就這一個不起眼的肉身的作工實質遠遠高於靈直接作工的實質,就這一肉身本身來說就是所有人的需要。對被拯救的人來說,靈的使用價值遠遠不及肉身的使用價值:靈的作工能普及全宇、波及山河湖泊,而肉身的作工能更有效地涉及與他接觸的每一個人,而且有形有像的肉身更能獲得人的了解與信任,更能加深人對神的認識,更能加深人對神的實際作為的印象;靈的作工神祕莫測,肉眼凡胎難以預測,更難以看得見,只能憑空想像,肉身作工正常實際而且有豐富的智慧,是肉眼凡胎的人可以親眼目睹的事實,人都可以親自領略神作工的智慧,大可不必展開豐富的想像,這是肉身中的神作工的準確性與實際的價值;靈只可以作一些人看不見又難以想像的事,例如靈的開啟、靈的感動、靈的引導,但對於有大腦思維的人來說,靈的這些作工並不能給人以明確的意思,只能給人一個感動或是大體相仿的意思,並不能用言語指示,而神在肉身的作工就與此大不相同了,肉身作工有準確的話語引導,有明確的心意,也有明確的要求目標,人不需摸索也不需想像更不需去猜測,這是肉身作工的明確性,與靈的作工大不相同;靈的作工只能適應一部分有限的範圍,並不能代替肉身的作工,就肉身作工對人要求的準確目標與人得到認識的實際價值就遠遠超過靈作工的準確性與實際的價值。對於敗壞的人來說,只有準確的說話、明確的追求目標、看得見摸得著的作工才是最有價值的作工,只有現實的作工、及時的引導才能適合人的口味,只有實際的作工才能將人從敗壞、墮落的性情中拯救出來,而這些只有道成肉身的神才能達到,只有道成肉身的神才能將人從敗壞、墮落的舊性中拯救出來。靈雖然是神的原有實質,但就這樣的工作只有藉著肉身才能作到,若是僅讓靈來單獨作工那就不能達到作工果效,這是明擺著的事實。儘管因著這一肉身大多數人都成了神的仇敵,但是當這一肉身將他的工作都結束之際,那些與他敵對的人不僅不再是他的仇敵,反而成了他的見證人,成了被他征服的見證人,成了與他相合、與他難分難捨的見證人。他會讓人知道肉身所作工作對人的重要性,人會知道這一肉身對人的生存意義的重要性,人也會知道肉身對人生命長進的實際價值,更會知道就這一肉身竟會成為人難以離開的生命活泉。神所道成的肉身雖然與他的身分、地位大不相同,與他的實際身價在人看似乎是格格不入,但就這一不帶有神原有形像、沒有神原有身分的肉身就能作出神的靈並不能直接作到的工作,這就是神道成肉身的原有意義與價值了,而這意義與價值也正是人所不能領受與承認的。儘管人都對神的靈採用仰視的態度,對神的肉身採取俯視的態度,不管人如何看,如何認為,肉身的實際意義與實際價值遠遠超過了靈的實際意義與實際價值,當然這只是對於敗壞的人類而言的。對於每一個尋求真理渴慕神顯現的人來說,靈的作工只能給人以感動或默示,只能給人以奇妙莫測、難以想像的神奇感,給人以偉大、超凡、人皆仰慕但又是人皆非達到、皆非夠得著的感覺。人與神的靈只能是遙遙相望,似乎相隔很遠很遠,而且永遠不能相同,似乎人與神有一種看不見的隔閡,事實上這只是靈給人的錯覺,這錯覺只是由於靈與人不是同類,靈與人永遠不能同在一個世界之中的緣故,也由於靈並不具備任何一點人所具備的東西,因而靈對人來說並不是人的需要,因為靈並不能直接作人最需要的工作。肉身的作工給人實際的追求目標,給人明確的話語,給人實際、正常的感覺,給人以卑微、平凡的感覺,人雖感覺害怕但在多數人來看還是相當好接觸的,人可看見他的面,可聽見他的音,勿須遙遙相望,這一肉身給人的感覺是相近的,並不是遙遠的,不是難測的,而是可以看得見、可以接觸得到的,因為這一肉身與人是在同一個世界中的。」

    ——摘自《敗壞的人類更需要道成「肉身」的神的拯救》

    「人現在看見道成肉身的神所作的工作確實不一般,有許多是人所達不到的,是奧祕也是奇事,因此,許多人便順服了下來。有的人生下來就未服過任何一個人,但他看見今天神的說話,不知不覺就徹底服了下來,也不敢研究了,也不說什麼話了,人都在話中倒下了,都在這話的審判下仆倒了。若是神的靈直接向人說話,人就都順服在『聲音』之前了,不用說話揭示人就都仆倒了,就如保羅在大馬色的路上仆倒在光中一樣,若神仍那樣作,人永遠不能藉著話語的審判來認識自己的敗壞達到被拯救的目的。只有道成肉身才能將話語親自送到每個人的耳中,使那些有耳朵的人都聽見他的說話,都能接受他話語的審判工作,這樣才是話語達到的果效,不是靈的顯現來將人『嚇倒』。藉著這樣實際而又超凡的工作才能夠將人深處那些隱藏了多少年的舊性情完全揭露出來,達到讓人都認識到,能夠有變化。這些都是道成肉身的實際的工作,是實實際際地說,實實際際地審判,而後達到話語審判人的果效,這才是道成肉身的權柄,是道成肉身的意義。就是為了顯明道成肉身的權柄,顯明話語帶來的工作果效,顯明是靈來在了肉身,藉著說話審判人的方式來顯明他的權柄。肉身雖然是普通正常人性的外殼,但就藉著話語達到的果效來讓人看見他滿有權柄,看見他是神的自己,看見他的說話就是神自己的發表。以此來讓所有的人看見他是神的自己,而且是道成肉身的神自己,誰也不可觸犯,無人能勝過他的話語的審判,沒有一樣黑暗勢力能勝過他的權柄。人順服他都是因著他『道』成的肉身,都是因著他的權柄,因著他話語的審判。道成的肉身帶來的工作也就是他所擁有的權柄。之所以道成肉身,就是因為肉身也能帶有權柄,而且能實實際際地作工在人中間,讓人看得見、摸得著,這樣的作工比起擁有所有權柄的神的靈的直接作工實際多了,而且作工果效也明顯。這就是因為道成的肉身能實際地說話、實際地作工,肉身的外殼還不帶有權柄,人都可靠近,他的實質卻帶有權柄,但人誰也看不著他的權柄,當他說話、作工時人也發現不了他的權柄的存在,這更有利於他的實際作工。他這些實際的作工都能達到果效,儘管人都不知道他帶有權柄,人也看不見他的不可觸犯與他的烈怒,就藉著隱祕的權柄、隱祕的烈怒、公開的話語來達到他說話的果效。這就是以說話的口氣、說話的嚴厲、話語的所有智慧來讓人心服口服。這樣,人都順服在似乎沒有權柄的道成肉身的神的話語之下了,這就達到了神拯救人的目的。這也是道成肉身的另一方面意義:是為了更實際地說話,也是為了讓他話語的實際在人身上達到果效,看見神話語的威力。所以說,這工作若不是藉著道成肉身根本沒法達到果效,不能將罪惡的人完全拯救出來。因為神若不道成肉身就是人看不著而又不可接觸的靈,而人都是屬肉體的受造之物,人與神是在兩個不同的世界,而且具有不同性質,神的靈與屬肉體的人格格不入,根本沒法『建交』,而人又不能成為靈,這樣,只有神的靈成為一個受造之物來作他原有的工作,因為神能升到至高處也能降卑為一個受造的人,作工在人中間,與人同生活,但人卻不能升為至高成為靈,更不能降到至低處,所以,非得神道成肉身作工作。就如第一次的道成肉身,只有神道成的肉身能釘十字架來救贖人,而神的靈根本沒法釘十字架來作人的贖罪祭。神能直接成為肉身來作人的贖罪祭,但人不能直接上天去拿神給人預備的贖罪祭。這樣,只有『讓神天上、天下多跑幾個來回』,也不能讓人上天去取這救恩,因為人墮落了,而且人根本上不了天,更拿不著贖罪祭,所以,還得耶穌來在人中間親自作那些人根本達不到的工作。每次的道成肉身都是太有必要了,若是其中有一步神的靈能直接達到,他也不會忍怨受辱而道成肉身的。」

    ——摘自《道成肉身的奧祕 四》

    「因為審判的是被敗壞的人,是屬肉體的人,並不是直接審判撒但的靈,所以審判的工作不是在靈界進行,而是在人中間進行。對於審判人肉體敗壞的工作,只有肉身中的神最適合作,只有肉身中的神最有資格作,若是神的靈直接審判那就不能面面俱到,而且人也難以接受,因為靈不能與人面對面,就這一點就不能達到立竿見影的果效了,更不能讓人更透亮地看見神的不可觸犯的性情。只有在肉身中的神審判人類的敗壞才是徹底打敗撒但,同樣是有正常人性的人,在肉身中的神能直接審判人的不義,這是他本來就聖潔的標誌,也是他與眾不同的標誌,只有神能有資格、有條件審判人,因為他有真理,他有公義,所以他能審判人,沒真理、沒公義的人是不配審判別人的。若是神的靈作這個工作那就不是戰勝撒但了,靈本來就比肉體凡胎高大,神的靈本來就是聖潔的,他本來就是勝過肉體的,靈直接作這個工作並不能審判人的全部悖逆,也不能顯明人的一切不義,因為審判工作也是藉著人對神的觀念而作的,而人對靈本來就沒有觀念,所以靈不能更好地顯明人的不義,更不能透徹地揭示人的不義。道成肉身的神是不認識他的所有人的仇敵,藉著審判人對他的觀念與抵擋就將人類的悖逆都揭示出來了,肉身作的工作比靈作的工作達到的果效更明顯。所以,審判全人類的不是靈直接作而是道成肉身的神來作工。肉身中的神是人可以看得見、摸得著的,在肉身中的神能將人徹底征服。人對肉身中的神由抵擋到順服,由逼迫到接受,由觀念到認識,由棄絕到愛,這就是道成肉身的神的作工果效。人都是藉著接受他的審判才得以被拯救的,都是藉著他口中的話才逐步認識他的,都是在抵擋的過程中被他征服的,也都是在接受他刑罰的過程中而得著他的生命供應的,這一切的工作都是在肉身中的神作的工作,並不是神以靈的身分作的工作。神道成肉身所作的工作這是最大的工作,是最深奧的工作,三步作工的關鍵就在乎這兩步道成肉身的工作。」

    ——摘自《敗壞的人類更需要道成「肉身」的神的拯救》

    「在肉身中作工的最長之處就是能給跟隨他的人留下準確的說話,留下準確的囑咐,留下他對人類準確的心意,之後跟隨他的人才能更準確、更實際地將他在肉身中的全部工作與他對全人類的心意傳給每一個接受此道的人。在肉身中的神作工在人中間才真正實現了神與人同在、同生活的事實,實現了人都看見神的面、看見神的作工、聽見神的親口說話這個願望。道成肉身的神結束了『只有耶和華的背影向人類顯現』的時代,也結束了人類信仰渺茫神的時代,尤其是最後一次道成肉身的神的作工把全人類都帶入了一個更現實、更實際、更美好的時代,不僅結束了律法、規條的時代,更重要的是,將實際的正常的神,將公義的聖潔的神,將打開經營計劃工作的、展示人類奧祕與歸宿的神,將創造人類的、結束經營工作的神,將隱祕了幾千年的神向人類公開,徹底結束了渺茫的時代,結束了全人類欲尋求神面卻不能的時代,結束了全人類事奉撒但的時代,將全人類完全帶入了一個嶄新的時代,這些工作都是肉身中的神取代神的靈作工的成果。神在肉身中作工,跟隨他的人才不再尋求摸索那些似有又似無有的東西,才不再猜測渺茫神的心意了。當神擴展在肉身中作的工作時,那些跟隨他的人就會將他在肉身中作過的工作都傳於各宗、各派,將他的全部說話都傳於全人類的耳中,凡得到他福音的人所聽到的都會是他作工的事實,是人親眼目睹、親耳聆聽的,是事實不是傳聞。這些事實都是他擴展工作的證據,也是他擴展工作的工具,若沒有事實的存在他的福音是不會傳遍各方各國的,沒有事實只是人的想像那就永遠不能作征服全宇的工作。靈是人不可觸摸的,也是人不可看見的,靈的作工不能給人留下更多的證據與作工的事實,人永遠不會看見神的真面目,永遠信仰渺茫的不存在的神,永遠也不會見到神的面目,不會聽見神的親口說話。人想像的總歸是空洞的,並不能代替神的本來面目,神的原有性情與他自己的作工是人扮演不出來的。只有神道成肉身來到人中間親自作工,才能將天上看不見的神與他的作工帶到地上,這是神向人顯現,是人看見神、認識神本來面目的最理想的方式,是非道成肉身的神不能達到的。」

    ——摘自《敗壞的人類更需要道成「肉身」的神的拯救》

    🙂 親愛的兄弟姐妹們,無論您有對上帝的認識或啟發,還是在信仰上有任何困惑與難處,都歡迎您通過以下方式與我們分享:

    1.網站底部的在線聊天窗口

    2.發送電子郵件至 [email protected]

    我們真誠地希望能夠在主的愛裡彼此服事供應,相互分享經歷,在靈命裡成長。

    如果您在信仰上有任何困惑、問題,請隨時與我們聯繫。

    每日靈修App:每日靈修與神更親近
    可用於iPhone和Android的免費應用程序

    發表迴響

    聊天前请阅读并同意我们的隐私权政策。

    您已阅读并同意我们的隐私权政策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