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禍得福,神給了我第二次生命

誰在見證神     

我曾經從事養蜂的工作,多年的苦心經營也積蓄了一些錢,但當我看到許多同齡人買大貨車到南方搞運輸,掙錢快,能發大財,我也東拼西湊地借錢買了輛吊掛車,與妻子一起去了浙江台州,改行做起了運輸生意。2012年的春節前夕,我和妻子回老家過年,父母、三姐、五叔一家都歸向了神,他們便把神的國度福音傳給了我和妻子。在家的那段時間,我們也參加了聚會,可我心裡掛念著掙錢發財的事,覺得信神是好事,可我們還年輕,得抓緊時間掙錢……

過完年,我和妻子又開始忙碌起運輸生意,信神也只是口頭的信了。由於跑運輸我們經常熬夜,平時都是我開車熬困了,讓妻子開,妻子開累了再換下我,我們就如機器一樣不停地運轉著。2013年8月份,妻子回老家拿駕照,因怕我一個人開車支撐不住,就雇了一名駕駛員。一次,我從廣西南寧拉一車變壓器回浙江,剛駛過金華市約50公里時我就有點困了,心想:我得小心點,可不能睡著了。於是我就把車停在附近的服務區內,準備休息之後再走。可隨後我上廁所時,一陣涼風襲來,頓時頭腦清醒了許多,加上我洗了把臉,出來後覺得困意蕩然無存,心想:快到台州了,乾脆到住處再好好睡上一覺。我就又上路了,看看後面臥鋪上的駕駛員,正睡得香,就想著快到終點了,我也不打擾他了,反正現在我也不困了,就自己開車吧。開了約40公里,我熬得疲勞過度,困意上來我就迷迷糊糊睡著了,突然「光」得一聲巨響把我驚醒,我的車猛地撞到停在路邊的一輛大型貨車上,駕駛樓被巨大的力量撞得往後挪移兩米,由於慣力非常大,車上的變壓器往前沖擊過來,駕駛樓前後被夾擊擠成一團,面目全非,活像一個菜餅,此時我知道出大事了,我在害怕、慌亂中,趕緊掏出手機報警求救,後又給遠在老家的妻子打電話,因方向盤頂住我的胸口痛苦難忍,所以只和妻子說了一句話:「我出事了……」手機就掉落了,妻子的聲音在手機裡傳出:「你咋回事?說話呀!喂?喂?你到底咋回事……?」我無法往下彎腰撿手機,只能聽見妻子那急促的喊聲。此時,我看到自己的右腿被鐵卡住,一點動不了,鮮血從膝蓋上流出來,熱乎乎的,頓時濕透了褲子,卻感覺不到疼痛,只感到胸口疼痛,此刻我求生的本能讓我想到了全能神,我忍著疼痛趕緊向神呼喊:「俺媽信的神啊!俺五叔信的神啊!求你救救我,我快要死了,神啊!全能神啊!求你救救我吧……」此時已是凌晨六點多了,我就一個勁地呼喊神救我,回頭看看雇的駕駛員被擠在臥鋪上不能動,只能等施救人員來。

一個半小時後,一輛吊車才趕到事故現場,從車上下來幾個人,手裡拿著錘子、剪子和鉗子,他們看我的右腿被卡住拔不出來,二話沒說上來就要給我截肢,我驚嚇不已地問他們為什麼這樣做。他們說:「你失血太多,為了保住你的人身安全務必得截肢。」我心想:我失血太多,但還沒有昏死過去。此時我已清楚地意識到是神在保守我沒有昏迷。我看看自己的右腿已撞斷幾節,膝關節粉碎性骨折並裂開,上下只連著膝下的一層皮了,所以施救人員認為我的腿不能接上了,就想把皮剪掉就可以把我救出來了。當施救人員準備上來給我截肢時,我也不知從哪來的力量,我大聲喝道:「誰敢截我的腿!我寧可死在車裡也不截肢,沒有腿我以後還怎麼活!」他們看我強烈地拒絕,誰也不敢上來動手,無奈,他們只好用吊機將車往後拉,但車體整個連在一起分不開,他們又從前面拉,車往前跑,也無法分開,我的腿仍然拔不出來,施救人員再次和我商量要給我截肢,我的態度非常堅定:不願截肢。就在大家都束手無策之時,神突然開啟了我:想到兩部吊車前後同時拉不就分離了嗎?我隨即把這個方法告訴給他們,他們又調來一輛吊機,按照神開啟我的方式兩輛吊機前後一拉,果然奏效。感謝神的開啟帶領,我的右腿拔出來了,我把暴露在皮外的腿骨往皮肉裡按,雙手扶著只連著一層皮的右腿,配合著120醫護人員上了救護車,我雇的駕駛員也被救了出來同時被抬進救護車,聞訊趕來的表弟也陪我上了救護車。上車後我就昏迷了過去。

當我醒來時,我已躺在市第一人民醫院的病床上,看見妻子和堂弟,還有幾個老表都在旁邊,我第一個意念是:我的腿有沒有了?便下意識地用手去摸腿,由於麻醉還未過去,我的下肢沒有一點知覺,便問妻子我的腿有沒有了?當我從妻子嘴裡得知我的右腿被接上時,我感激的眼淚「嘩」地流了下來。親人們在一旁七嘴八舌地議論著:「你真是命大,身上的血流那麼多都沒有死,你現在能這樣,真是個奇跡……」我聽後感恩的心無法表達,只是一個勁地在心裡感謝全能神:若不是神的保守,我現在可能已不在這個人世間了。我看到駕駛員也躺在同一個病房裡,便問妻子他的傷勢如何。妻子告訴我:「他的四根肋骨被撞斷了,生命沒有什麼危險,你安心地養病吧!」

我躺在病床上,回想著出事的一幕幕:從我出事到被救出來送往醫院足有4個小時,而在這期間我的右腿傷口一直在流血,如果不是神的保守,我因失血過多也會休克,但我卻沒有。當施救人員趕到,除了截肢沒有任何辦法把我從車中救出來時,是神開啟我用兩部吊車前後同時拉車,我的腿才幸免截肢。讓我真實的體會到神的話:「我是人類唯一的救贖,是人類唯一的希望,更是全人類生存的寄託。失去了我,人類會馬上停滯不前,失去了我,人類只有遭受滅頂之災與各種幽魂的踐踏,儘管人都不在乎我。」(摘自《當為你的歸宿預備足夠的善行》)「全能神實際神!你是我們的堅固台,你是我們的避難所,我們都伏在你的翅膀底下,災害卻不得挨近我,這是你神聖的保守和看顧。」(摘自《第五篇說話》)感受到神對我的拯救,我失聲痛哭向神禱告:「神啊!我感謝你,是你把我從死亡中救出,又保住了我這條腿,神啊,我因一心貪戀錢財,沒有抽出時間敬拜你,我一直這樣傷你的心,你還這樣的愛我,我實在是太虧欠你了,從今以後我要聽你的話語,真心跟隨你決不反悔。」

三個月後,我終於走出了市人民醫院,回到了老家繼續養傷,教會中的弟兄姊妹得知後,紛紛來看望我,讀了一首詩歌中的一段話來安慰我。全能神說:「神尋找失迷的羊不是一種道理的作法,說明神對人類的心意,神對人類愛得多深,神對人帶著期盼,不願人離神而去,這是神的一種性情,是神的一種心理。所以,不管人有多少軟弱、誤解,之後能醒悟過來,能有認識回轉過來,神就特別得安慰。在這邪惡的時代還能站立住,還能承認有神,能迷途知返,這是激動人心的事。」(摘自《跟隨羔羊唱新歌》)神的話語深深地觸動了我的心,雖然我一直遠離神,整天為錢財奔波忙碌,但神卻沒有因此而離棄我。當我呼求神時,神還垂聽我的禱告,使我還能有清晰的意識與救助人員對話,在車禍中雖然流那麼多的血,我還能活下來,這都是神對我實實際際的愛。

在神的看顧保守下,第二年我就拄單拐了,此後,我就和妻子在縣城做童裝生意。我們住的那個街道,有一個30多歲的人,經常坐著輪椅出來曬太陽,還有點癡呆,聽街坊說他以前也是司機,因著出車禍,才導致現在這樣。而我現在已經能放下拐杖了,這都是神對我極大的愛與保守。        

經歷了這次車禍,我感受到只有神才是我的唯一依靠與拯救,也讓我明白掙錢再多也沒用,錢不能買來生命。如今,我不再想著掙大錢了,做個小生意,能維持生活就行。更重要的是能來到神前看神的話,過教會生活,盡上自己受造之物的本分來還報神的愛。感謝神給了我第二次生命,將一切榮耀歸給神!

安徽省  田坤

相關推薦

驚險的早上8點鍾 我是一名基督徒,2013年5月31日,這是我刻骨銘心的一天。早上5點多,我跟往常一樣還在家裡睡覺,母親突然打來電話問我買沒買排骨,我感到有些納悶,心想:母親一大早怎麼會問我買排骨的事呢?琢磨中想起前一...
手術中生命垂危,經歷神的拯救 我是一名基督徒。2014年3月8日那天,是我的預產期,在鄉鎮醫院做了各項檢查,一切正常準備順產,我們全家都做好了準備,迎接小生命的到來。可等了幾天都沒見動靜,直到3月14日羊水破了,家人趕緊把我拉到鄉...
礦工下井中驚心動魄的一幕 我叫光明,今年64歲,從事煤礦行業。一說起煤礦行業,首先讓人想到這工作太危險,一旦瓦斯爆炸,或者礦井倒塌,工人隨時都可能喪掉生命,這也是每年常見的慘景。每當看到新聞中說哪個省市的礦工遇難,我心裡就忐忑...
一場大火拯救我脫離了錢財的漩渦 我叫馬順,是一名基督徒,由於家裡開廠比較忙,我也認為得趁著年輕多掙些錢,等掙錢多了再好好信神,所以我聚會也不正常。直到一場大火把我驚醒,看到在災難面前,錢財再多瞬間歸於無有,錢財只是身外之物,並不能拯...
危機臨到該靠誰? ——我在藏獒猛撲時看見了神的奇妙保守 夏天天太熱,我們就早起到地裡幹活。一天早晨天剛亮,我喊了丈夫一聲就先走了。沒想到,我出門剛走了一百多米,就看見鄰居家的藏獒蹲在我準備拐彎的路中央,擋住了我的去路...

發表評論

您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被發表。*為必填字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