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是我唯一的拯救

誰在見證神     

我出生在一個農民家庭,姐妹三人我排行老大,結婚後我因著長年累月沒日沒夜地幹活,結果累出了一身病。

2010年,52歲的我因著嗓子不能發音,就去醫院檢查,醫生告訴我是聲帶息肉,要做手術,還說:「經過檢查,你的血壓已達到了180-220,血小板低至0.2,一旦破皮就會流血不止,有生命危險,所以暫時不能做手術,只能先吃藥提升血小板。」於是醫生給我開「強力松」和一些別的藥,並且說我還有類風濕、支氣管炎、心肌梗塞、肝硬化、丙肝、膽結石、腎結石、胰腺炎、心臟供血不足等病,其中好幾樣病都非常危險,隨時都有可能喪命。醫生的話猶如晴天霹靂,我不禁仰天長嘆:天哪!我的命怎麼這麼苦啊!老天爺啊!求你救救我吧!

為了病能好起來,我就遵醫囑吃藥,可吃藥一段時間後,我的體重不斷上升,身上還長出黑毛。於是,我拿著藥去問當地的醫生,他神情凝重地對我說:「這些藥雖然能使你的血小板升高,但『強力松』這種藥的激素很強,長期服用會破壞你身體的免疫功能,你還會身上長黑毛、頭大、上身粗、下身細,變得像怪物一樣,這藥你不能再吃了。」聽醫生說的與我身上出現的症狀一樣,我更感到惶恐不安,迫不及待地去找我的主治醫生。醫生說「強力松」的副作用是很大,但我的病情太危險,不用這種藥不行,還說我的膽、脾臟的病情更危險,必須儘快做手術,市醫院的醫療設備有限,不能給我做。我和家人商量後只好到省醫院做手術,醫生用三根35公分長的針,從大腿穿進脾臟,把脾臟燒死70%。當我醒來時,發現手腳都被綁在床上,渾身插滿管子,那種感覺就像萬箭穿心般的難受。做完手術後,我的病情不但不見好轉,反而腹部還疼痛難忍。醫生知道我的病情已惡化,情況非常嚴重,就勸我去別的醫院做手術。求生的本能支撐著我又先後到幾個醫院求醫,經多方打聽,我終於找到一家醫院繼續治療。幾天後,給我主刀的醫生來查房時跟我說:「我做了三四十年的手術,還從來沒見過像你這種情況,你的內臟全部都腫了,脾臟和膽全是黑的,腐爛得像豆渣一樣,只好把你的脾臟和膽都切除了。這次我是冒險給你做了手術,你以後要是再做手術說不定你一個活人進去,一個死人抬出來。」聽到醫生這樣說,我更為自己的病情感到擔憂害怕。

在這段時間裡,家人為給我治病,已經花了30多萬元錢,負債累累,但我的病情卻絲毫沒有好轉,整個人骨瘦如柴,生活也無法自理,躺在床上吃喝拉撒,時間長了,真是生不如死。因我的病情太複雜,有些病是相剋的,醫生對我的病也束手無策,最後背著我囑咐家人安排我的後事,卻被我無意間聽到了,當時我只覺天塌地陷一般,在心裡吶喊:老天爺呀!難道我的生命真的就要結束了嗎?我不想死啊!痛苦之餘,我清楚我的病想通過治療好轉的希望是徹底破滅了。因著肝腹水又脹又疼,導致我白天吃不好、喝不下,晚上睡不著,慢慢地身體就瘦得像乾柴棒一樣。我整天在無助與痛苦中煎熬,就想吃安眠藥、跳樓來解脫這難以忍受的痛苦,可想到丈夫和孩子們為給我治病花了那麼多錢,若我以這樣的方式一走了之,豈不是太傷他們的心了嗎?我於心不忍,只好就這樣艱難地熬一天是一天……

神是我唯一的拯救

就在我極度痛苦絕望時,2013年4月,全能神的末世救恩臨到了我,感謝神向我這個被病痛折磨得瀕臨死亡的人伸出了拯救之手。通過弟兄姊妹和我讀神的話、聚會交通,我知道了人是神造的,更知道了神當初造人時,人並沒有生老病死,是撒但把人敗壞後,人才有了這些痛苦。接受全能神的作工後,當病痛折磨我時,我就經常哼唱弟兄姊妹教我的一首神話語詩歌「撒但將人敗壞後,人就越來越墮落,人的病痛也越來越加深,人的痛苦越來越加重,越來越覺人間的空虛、越覺人間的悲慘、越覺人間的不可生存,越來越沒有希望,這痛苦都是撒但加給人的。神要從撒但的手裡換回人類美好歸宿,務必得神自己親自體嘗這些痛苦、親自付出這代價,使人徹底歸向神。如今神已代替人受盡所有痛苦,親自付出這個代價,作了一個有力證據。人類以後再沒有人間的悲歡離合、沒有肉體的憂傷煩惱、沒有人間的生老病死,人就完全屬神了,進入人類美好歸宿了。」想到神親自道成肉身來體嘗人間的痛苦,就是為了拯救我們這些活在撒但殘害下的人脫離苦海,免去人類這些生老病死的煩惱,最終把我們帶進美好的歸宿中。我被神對人類深沉的愛感動得熱淚盈眶,心裡有了與病魔抗爭的勇氣,也有了繼續活下去的信心與勇氣,隨之我的心情逐漸好了起來,臉上也沒有了往日的痛苦愁煩。

一天,我感覺精神好一點,便自己拄著枴杖走走停停來到地裡幫丈夫踩了一會菜籽。我回家吃過午飯,休息到下午3點多鐘,突然雙腿抽筋,疼得我不敢動彈,不一會兒豆大的汗珠就從我額頭上滾了下來,只覺得渾身沒有一點力氣。痛苦中我只有禱告神:「神啊!我的腿疼得特別難受,我快勝不過去了,不知怎麼辦?求你保守我的心。」禱告後,我想到神的話說:「周圍環境及人、事、物都有寶座的許可,千萬別生埋怨的心,否則神不賜恩典。疾病臨到是神的愛,必有神的美意在其中,雖然肉體受點苦,撒但的意念別收留。疾病之中讚美神,讚美之中享受神,疾病面前別灰心,屢次尋求別放棄,神會光照來開啟。」神的話讓我明白了,今天臨到雙腿抽筋,我不能生發怨言,不能中撒但的詭計,我只要多依靠、禱告神,相信神會帶領我的。明白了神的心意後,我就在心裡暗立心志:今天臨到病痛,我願意依靠神戰勝病痛的折磨。當我有了與神配合的心志後,慢慢地我也不感覺到疼痛了。

2014年3月的一天,我的支氣管炎發作了,呼吸困難,堵得心裡發慌,我感到很痛苦,忽然我想起上次的經歷,還有弟兄姊妹經常跟我交通臨到病痛要禱告神,我便來到神面前向神禱告:「神啊!我現在感覺呼吸很困難,像要死了一樣,神啊!我心裡很害怕,只求你加給我信心,使我能勝過病痛的折磨。」過了一會兒,我心裡好些了,就去看神的話語書,看到神的話說:「全能神是全能的醫生!活在病裡就是病,活在靈裡就沒病,只要你有一口氣,神都不會讓你死。」神的話猶如一顆定心丸,讓我的心平靜了下來,我不由得向神獻上感謝與讚美,看到全能神就是全能的醫生,在神那兒沒有難成的事,我更有了跟隨神的決心。

在神的看顧保守下,病痛對我的折磨慢慢減輕了,渾身也感覺輕鬆了許多……半年後,我去醫院複查,主治醫生一見我的面,就很驚訝地說:「真想不到你還活著,而且氣色還這麼好,哪像重症病人啊!你得了那麼多種病,到現在還活得好好的,這真是一個奇蹟,看來是老天爺在保佑你呀!」他給我檢查後,高興地對我說:「根據你的檢查結果顯示,你的谷丙轉氨酶和谷草轉氨酶的指標比以前下降了一倍(丙肝的兩項指標),血壓恢復正常,心肌梗塞好了,還有其它的病都有好轉……」當聽到醫生的話,我激動得熱淚盈眶,我心裡清楚都是全能神保守了我,此時,我不知怎樣感謝神的拯救之恩,只有在心裡默默地向神禱告:全能神啊!感謝你對我的愛和拯救,我得了這麼複雜的怪病,已經被醫生判了死刑,現在卻能好起來,這確實是你對我的恩待與憐憫,是你在看顧保守我,是你給了我第二次生命。我又想到神的話說:「我話就是良藥,是醫治各種疾病的,只要肯到我面前來,就會給你醫治,就會讓你看見我的全能之所在,看見我的奇妙作為……」從我的親身經歷中看到神的話的確就是醫治人病痛的良藥,只要人真心相信神、依靠神,就會看到神的全能。此後,我對神的信心越來越大,立定心志要把神在我身上的奇妙作為見證出去還報神愛。

後來我和弟兄姊妹經常在一起交通神的話,並在空閒之餘向人傳福音見證神,我整個人的精神狀態、氣色越來越好,傳福音時,熟悉我的人都驚奇地問我:「你在哪兒找到了醫術高明的醫生?」我就對他們說:「醫術再高明的醫生也救不了我的命,是全能神救了我。全能神就是全能的醫生,他不僅能治人的病,還供應人的所需,更能賜給人生命……」聽了我的見證,幾個熟人連連讚嘆神的全能主宰,也都相繼接受了全能神的作工。

神的話說:「神有權柄能叫一個人死,讓那個靈離開肉體,回到陰間去,或者回到他該去的地方。人什麼時候死,死後去哪兒,這些都是神說了算,神隨時隨地都可以作這些事,他不受人、事、物、空間、地理的轄制,只要他想作他就能作,因為萬物生靈都在他的主宰之下,萬物也因著他的話語、他的權柄而生而滅。他能讓一個死人復活,這也是他隨時隨地都能作的事,這是造物的主獨有的權柄。」從神的話中我看到了神有權柄、能力,神掌管、主宰萬物生靈的生死,這是造物主獨一無二的權柄。回想當初幾家大醫院的醫生看了我的病都給我判了死刑,信了全能神後我才知道,任何高超的醫術都救不了我的命,只有神才有權柄能拯救我們脫離死亡的威脅,讓我們好好地存活下來,從中看到我們只有來到神面前,接受神的拯救才有生還的希望。我只願在以後信神的道路上力所能及地盡上我一個受造之物的本分,還報神給我的第二次生命。

一切榮耀歸給全能神!

楊蘭

推薦更多:

依靠神,有奇蹟!

禱告,重啓生命的神蹟

發表評論

您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被發表。*為必填字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