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神每步作工與神名的關係

聚會,唱詩歌

「你要知道,神原本沒有名,只是因著要作工作,要經營人類,他才就此取一個名,或兩個名,或更多的名,他叫哪個名不都是他自己自由選擇的嗎?還用你——一個受造之物來定規嗎?神自己的名是按照人所能領受到的,是按照人類的語言來叫的名,但這名人概括不了。」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作工異象(三)》

「神能叫許多名,但在這許多名中,沒有一個名能將神的一切都概括出來,沒有一個名能將神完全代表出來,所以說,神的名有許多,但就這許多的名也不能將神的性情全都說透,因神的性情太豐富了,簡直讓人認識不過來。人沒法用人類的語言把神盡都概括,人類也只能用一些有限的詞彙來概括人所認識到的神的性情:偉大、尊貴、奇妙、難測、至高無上、聖潔、公義、智慧等等。太多了!就這幾個有限的詞也不能將人所看見的有限的神的性情都描述出來。後來,又有許多人加添了一些更能表達人內心激情的詞:神太偉大了!神太聖潔了!神太可愛了!到現在,類似這些人類的語言也達到頂峰了,人仍然無法表達清楚。所以,在人看,神有許多名,但神又沒有一個名,這是因為神的所是太多了,但人的語言又太貧乏了。就一個特定的詞、一個特定的名根本不能將神的全部代表出來,那你說神的名還能固定嗎?神如此偉大、如此聖潔,你就不容他在每個時代來更換他的名嗎?所以,在每個時代神自己要親自作工的時候,他就用符合時代的名來概括自己要作的工作,以這個具有時代意義的特定的名來代表本時代的他的性情,是神將神自己的性情用人類的語言表達出來。」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作工異象(三)》

「神在每個時代都作新的工作,都叫新的名,他怎麼能在不同的時代作相同的工作呢?他怎麼能守舊呢?『耶穌』這個名是為了救贖工作而叫的名,末世耶穌再來還能叫這個名嗎?還能作救贖的工作嗎?為什麼耶和華與耶穌是一,但他們卻在不同的時代叫不同的名呢?不都是因為工作時代不同嗎?就一個名能將神的全部都代表了嗎?這樣,只有在不同的時代來叫不同的名,以名來更換時代,以名來代替時代,因為沒有一個名能將神自己代表得完全,只能將神的具有時代性的性情代表出來,只要能將工作代表出來即可。所以,神能選用任何一個適合他性情的名來代表整個時代。」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作工異象(三)》

「假如神在每一個時代作的工作都一樣,都叫一個名,人會怎麼認識呢?神就得叫耶和華,除了名叫耶和華的是神,叫其餘名的就不是神,或者說神只能是耶穌,除了耶穌的名以外神不能再叫別的名,除了耶穌以外耶和華不是神,全能神也不是神。人認為神是全能的這不假,但神是跟人同在的神,他得叫耶穌,因神是跟人同在的神,你這就屬於守規條了,把神限制在一個範圍裡。所以說,在每一個時代神所作的工作、所叫的名、所帶的形像,所作的每步工作以至於到現在,不守一點規條,不受一點限制。他是耶和華,但他也是耶穌,也是彌賽亞,也是全能神,他的工作能逐步變化,他的名也相應地變化,沒有一個名能將他代表得完全,但凡是他叫的名都能代表他,在每一個時代他所作的工作都代表他的性情。」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作工異象(三)》

「每一個時代每一步作工,我的名都有代表意義,不是無根無據的,就是每一個名都代表一個時代。『耶和華』代表律法時代,是以色列人對他們所敬拜的神的尊稱;『耶穌』是代表恩典時代,是恩典時代所有的被救贖之人的神的名。人若在末世仍然盼望救主耶穌降臨,而且還是帶著他在猶太的形像降臨,那麼整個六千年的經營計劃就停留在救贖時代,再不能向前推移,而且永遠不會有末世來到,也不會結束時代。因為『耶穌救主』只是救贖人類、拯救人類的,我取『耶穌』這個名只是為了恩典時代所有的罪人而有的,並不是為了結束整個人類而有的名。雖然耶和華、耶穌、彌賽亞都是代表我的靈,但這幾個名只是代表我的經營計劃中的不同時代,並不代表我的全部。在地之人所稱呼的我的名,並不能把我的所有性情與所是盡都說透,只是在不同的時代對我有不同的稱呼。因此在末了的時代,就是最後的一個時代來到之時,我的名仍然要改變,不叫耶和華,也不叫耶穌,更不叫彌賽亞,而是稱為大有能力的全能的神自己,以這個名來結束整個時代。」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救主」早已駕著「白雲」重歸》

「所以說,一次來了叫一個名,代表一個時代,開闢一個新的出路,一步新的出路是一個名,這就代表神是常新不舊的,他的工作不斷向前發展。歷史不斷向前發展,神的工作也是不斷向前發展的,六千年經營計劃要結束,必須是不斷地向前發展,天天作新的工作,年年作新的工作,開闢新的出路,開闢新紀元,開闢更新的工作、更大的工作,隨之,帶來新的名,帶來新的工作。」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作工異象(三)》

「到有一天,神也不叫耶和華,不叫耶穌,也不叫彌賽亞,他就是『造物的主』,那時,他在地所取的名就都結束了,因他在地的工作結束了,隨之,他的名也就沒有了。萬物都歸在了造物主的權下,他還用叫一個非常恰當但又不完全的名嗎?現在你還追究神的名嗎?你還敢說神就叫耶和華嗎?你還敢說神只能叫耶穌嗎?褻瀆神的罪你擔當得起嗎?」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作工異象(三)》

發表評論

您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被發表。*為必填字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