遇見恩典

誰在見證神     

从监护人,到父子,重症监护室外,郅富春第一次签字,写下了“父子”,也第一次感受到自己与这个孩子的血肉相连。是什么,让他能够收养这个孩子,在巨大的考验面前,选择绝不放弃。

發表評論

您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被發表。*為必填字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