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相平凡,也是上帝的完美創造

誰在見證神     

我是一個性格內向的男生,雖然形象比較普通平凡,但我對自己的要求很高,我向往做一個帥氣、開朗、陽光型的男孩,因為這樣在人群中才會更優秀、更出色,可現實中的我卻一樣都不具備,因此我活得很不快樂。

不論是我的長相、膚色還是體型,沒有一樣是我滿意的,父母身上的缺點,在我身上全有,而父母身上的優點我卻一樣都沒有。我常埋怨父母怎麼會把我生成這樣?為此,我的內心世界常常一片陰暗,沒有陽光。很多時候我都是沉默寡言,並且還得了個「這孩子特別老實,像個大閨女」的「美稱」。雖然別人沒有再說什麼,但是「大閨女」的稱號,使我的內心更加封閉、處處嫌棄自己,所以,我總想努力改變自己。

因為身材矮小,而且還是O形腿,我害怕別人看到我的缺欠,因此嘲笑我,所以我就買貴一點的褲子穿,並且必須是直筒褲,以此來修飾自己的腿型。有時候買的新褲子穿兩次感覺不合適就不穿了,所以我穿褲子比較浪費。尤其現在流行的幾乎全是雞腸似的合體小腳褲,為了買到直筒褲我常常要跑很多店才能買到,一提到買褲子我的頭都大,為此我特別痛苦。我最討厭的就是運動,因為我的腿跑步又累又慢。為了走路時姿勢好看,我看見誰走路有型就會去模仿,希望靠人為的方法改變自己這一缺欠,但始終未見多大成效。

皮膚白也成了我的煩惱,從小體弱多病的我就特別想把皮膚變黑,我認為黑皮膚的人健康,並且帥。夏天炙熱的陽光曬在我的皮膚上火辣辣的,但我不會嫌熱,我希望陽光把我的皮膚曬得黑一些。可幾年過去了,皮膚還是一如既往的白。

我的頭發也不讓我省心,油性的卷發,並且油性特別大,頭發要是長了,只要睡一覺起來,頭發梳起來就會全部貼在頭皮上,像是搽過油一樣的光亮,因此我每天都要洗一次頭,甚至冬天下雪再冷我也會堅持。

一雙眼睛長得也令我心煩,人家都是兩只眼睛一樣大,而我的眼睛卻是一大一小,左眼是雙眼皮,右眼是單眼皮。因著眼睛長得比較特殊,我總怕被別人議論,所以平時在眾人面前,為了襯托兩只眼睛一樣大,我就會特意把右眼睜大,左眼皮向下放一點,一天下來,我感到眼睛特別勞累。

還有我的大拇指蓋長得特別扁,大拇指還胖,反正沒有別人的好看,與人接觸的時候我都會把大拇指卷在手心裡,盡量不讓別人看見。

在我的心裡多麼希望能改變自己,但是現實中的我,實在是無能為力。因此,我經常躲在屋裡不出門,很少與外人接觸交流,臉上也很少有笑容,每天都活得很壓抑、苦悶……

就在我被自己的長相折騰得疲憊不堪時,我聽到了神的福音,看到了造物主的說話,神說:「你們的性情、素質、長相、身量,出生的家庭,你的工作、婚姻,你的一切,甚至你的頭髮的顏色、你的膚色、你的出生時間都是我手的安排……」「人出生的地點、家庭、人的性別、人的長相、人出生的時辰,哪一樣是由人選擇的?很顯然,人都是『被動』地出生,身不由己地生在了某處、某時、某個家庭,擁有某種長相,身不由己地成了某個家庭的一員,成了某個家族的後代。在人生的第一個關口中,人就沒有選擇權,而是在造物主的安排之下生在了固定的背景之下,有了特定的家庭、性別、長相,也有了與人的一生息息相關的生日時辰。」神的話使我明白了,我的一切都是神手的擺布與安排。我的發質、眼睛、身高、膚色以及性格,都是造物主親自設定的。以前我不認識神的主宰,不滿足現狀,總想借用人為的努力去改變自己、裝飾自己,但始終未能讓我變得更出色,反而活得更加痛苦。甚至,我有時還會無理取鬧,埋怨父母沒有把我生好。可事實上,有哪個父母不想讓自己的兒女有好的相貌呢?但這豈是他們能夠決定的?誰能改變造物主的主宰命定呢?父母不能,我更加不能,這一切都是神說了算的。神的話揭開了事物的真相,讓我感到自己之前的埋怨是多麼無理,我竟然在埋怨神的主宰。於是,我開始注重多看神的話語,讓自己學會順服神給我安排的一切。漸漸地,我心裡的愁苦也隨之消散了一些。

分頁閱讀: 1 2 下一頁

發表評論

您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被發表。*為必填字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