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福的晚年

誰在見證神     

常言道「多兒多女多福氣」,原來我也一直這樣認為。可是,我和老伴共有四個兒子、兩個女兒,在我們老了的時候,不但沒有享著福,還落下一身的病。在我的人生將要走到盡頭時,神的救恩臨到了我,使我在垂暮之年找到了真正的依靠,過上了真正的幸福生活。感謝神!

我今年八十歲了,年輕的時候為了把兒女養大,我和老伴每天起早貪黑地忙,白天在地裡幹活,晚上還得給孩子們做衣服、做鞋,為了讓孩子們生活得好一些,我們倆連一件新衣服都不捨得買。儘管很苦、很累,但一想到等孩子們都長大後會一起來孝敬我們,那時我們不就享清福了嗎?想到這些時,就是再累我也覺得值得。尤其聽到左鄰右舍都說多兒多女將來肯定多福氣時,我更是笑在臉上,喜在心裡。漸漸地孩子們都上學了,老伴卻突然得了冠心病,什麼重活都不能幹,可把我愁壞了,幾個孩子上學都需要花錢,將來給兒子蓋房子娶媳婦還得花錢,我的老天爺啊!這可咋辦啊?

後來,聽人說到礦上拉煤泥能掙到錢,急需用錢的我便跟著熟人去了礦上工作。每天拉著一千多斤重的架車,累得我筋疲力盡,儘思考管這樣我卻一天也捨不得休息。記得有一次我拉著煤泥車過鐵路時,突然車軲轆被鐵道軌卡住了,我用上全力也拉不動,眼看著火車就要到我跟前了,我急得汗都出來了,鐵路兩邊圍觀的人都嚇得大聲喊叫。這時,我猛一使勁兒車子拉上來了,就聽到「咔嚓」一聲,架車的車尾被火車軋斷了,車子被甩出去幾丈遠,我連累帶嚇癱倒在地,兩邊的人都跑過來看我,說我的命真大。我癱坐在地上有氣無力地說:「真是老天爺保佑啊!」儘管拉煤很累,還冒著生命的危險,但為了孩子們能過得好一些,我覺得付出這些都值得。

八年下來,我不但給三個兒子蓋上了新房,還都娶上了媳婦,但我的腰也累彎了,兩條腿因常年在水裡也受了風寒,疼得我走路都困難,再也不能拉車了,只好回到老家和老伴種幾畝地維持生活。就這樣又累了幾年,給小兒子也娶上了媳婦,兩個女兒也都出了嫁。看著兒女們都成了家,我高興地跟老伴說:「咱倆的任務終於完成了,苦日子也算熬到頭了,以後我們就該享福了。」老伴聽後,開心地點點頭。可事實上,等待我們的不是享福,而是漫無邊際的痛苦與難熬的日子……

因為老伴的冠心病經常犯,我的腿也疼得越來越厲害,嚴重的時候只有杵雙拐才能走路,地也不能種了,只好分給幾個兒子,跟他們講好每人每年給我們兩百塊的口糧錢。結果因他們知道老伴每月有退伍補貼的幾百塊錢,就都不給我們口糧錢了。我和老伴所有的開銷都靠每月補貼的那幾百塊錢,隨著年齡的增長老伴的病發作得也越發頻繁,隔三差五就得上醫院,我不但腿疼還得了胃病。所以幾百塊錢根本就不夠用的。沒辦法,我們老兩口只有省吃儉用地生活。兩個女兒都在外打工,只有過年的時候才能回來,四個兒子雖離我們不遠,但也很少過來看我們。我和老伴只能相依為命,他犯病了我伺候他,我有病時他照顧我。

記得一次老伴的病犯了,躺在床上張著大口喘不過氣來,我拉也拉不動,急得我直哭,沒辦法只好去找四個兒子帶老伴去看病,沒想到他們都說:「年齡都這麼大了,還看啥。」看到沒有一個兒子願意出錢給老伴看病,我很傷心。後來,我又想讓幾個兒子輪流來陪夜照看一下老伴,結果他們都說自己身體吃不消。聽著這些話,我的眼淚止不住地往下流,本想著兒女長大了,能指望他們養老,可沒想到老伴有病不能動了,四個兒子竟是這樣的態度,太讓我失望了。無奈我只有硬撐著照顧老伴,等老伴的病調養好了,我又累病了。在家吃藥不管用,三兒子只好把我拉到醫院,看病只花了二十多塊錢,他都捨不得出,最後還是我自己付的。從醫院出來時,我看到街上有人賣沙糖包子,就讓三兒子給我買點,他卻說:「媽,到礦門口再買吧。」等我們到了礦門口,賣飯的都已經收攤了,我只好餓著肚子。想想孩子們小的時候,別人給我一塊糖,我都捨不得吃,拿回家分成六份給孩子們吃,今天我老了,想讓兒子買點沙糖包子,他都捨不得給我買,我越想越傷心。

回到家,我很傷心地說:「老伴啊!咱們都是八九十歲的人了,難道我們還不算老嗎?人常說『養兒防老』,咱們的幾個兒子哪家住的不是樓房,哪天不是吃香的喝辣的,可誰來問問咱倆餓不餓、冷不冷。年輕時咱們為了兒女沒日沒夜地幹活,現在落下一身的病,卻沒有一個兒女關心我們,想想還不如死了好。」老伴也嘆著氣說:「唉!本想著兒女們大了我們就該享福了,沒想到卻是一場空,人活著真沒意思啊!」 我又傷心地說:「老伴啊!現在我們還能互相照顧,如果有一天誰先走了,剩下的那個孤苦伶仃的那才難熬呢!說不定哪天死在屋裡都沒人知道……」老伴聽我說到這兒,不由得流下了傷心的眼淚。

因幾個兒子不給我們口糧錢,老伴那幾百元的補助錢只夠我們看病,我們倆只能省吃儉用,因著長期缺少營養,我們天天不是這毛病就是那毛病,有時我腿疼得受不了,就在院裡仰天長嘆:「老天爺啊!你救救我吧!」就在我的人生即將走到盡頭的時候,神的救恩臨到了我。

一天上午,我腿痛得受不了,又在院子裡呼喊。這時,侄媳婦進院來問我:「嬸子,你這是怎麼了?」我說:「我的腿疼病犯了,你叔身體也不好,孩子們都各顧各的,嫌我們是累贅,沒有人管我們,這活著受罪啊!」侄媳婦說:「嬸子,現今社會養兒不能防老的事太多了,以往我也不明白,人一代一代地為什麼活得這麼苦這麼累,為什麼父母為兒女付出了一切,最終也得不到兒女的孝敬?直到我看了神的話才明白。神的話說:『幾千年的「民族氣概」給人的內心深處遺留下的流毒、封建思想將人都束縛得沒有一點自由,使人沒有志氣,沒有毅力,不求上進,消極後退,奴役性特別強,等等這些客觀因素給人的思想風貌,個人的理想、道德、性情造成了一個不可磨滅的污穢的醜相,似乎人都生活在恐怖主義黑暗世界裡,沒有人想到超脫,沒有人想到理想的世界裡,只是安分守己地過著日子:生兒育女,出力、流汗、幹活,夢想有一個安逸、美滿的家庭,夫妻恩愛、兒女孝順、歡度晚年,安然地度過自己的一生……幾十年、幾千年、幾萬年以至於到現在人仍然這麼虛度著,沒有一個人創造最美的人生……』(摘自 《作工與進入(三)》)『……作為兒女的,本來可以省吃儉用來拿出孝敬父母的一份錢來盡自己的本分,但又怕自己吃不好,又怕自己穿得太普通,所以為著自己的種種原因,藉此把父母的養育之恩拋到九霄雲外,似乎是在等到掙大錢之後再作這個工作,但我從此看出人根本沒有愛父母的孝心,都是「逆子」。』(摘自《第三十八篇說話的揭示》)其實我們盼望的『多兒多女多福氣』『養兒防老』都是撒但給我們灌輸的一種思想,我們都追求有一個美好的幸福家庭,夫妻恩愛、兒女孝順、歡度晚年,但又有幾家能如願以償呢?事實上,我們活在撒但的權勢下,根本沒有幸福可言,因為我們被撒但敗壞之後,都是唯利是圖,見利忘義,就如有些老人,一旦有病臥床不起,就要忍受著兒女的冷言冷語;若是久病不癒,兒女們就連看都不願意來看了,人都為了自己的利益將父母的養育恩拋到了腦後。可見,『多兒多女多福氣』就是騙人的鬼話。尤其是現今,兒女不養活老人已成了社會的普遍現象,不論國家修訂多少相關的法律,或者搞多少公益活動,都沒有人能解決這個問題,這就是撒但敗壞人的後果。」我說:「侄媳婦,你說的這些都在理,那你說連兒女都指望不上,我們這些老人還能指望什麼活著啊?」侄媳婦說:「任何人都不是我們真正的依靠,只有創造天地萬物的獨一真神,才能給我們帶來幸福與平安。我們莊稼人都說『種地在人,收成在天』,我們人是神造的,只有神是人生命的源頭,是我們唯一的依靠,只要我們真心依靠神,無論遇到什麼難處,常常呼求神,神就會幫助我們渡過難關的。正如神的話說:『安靜我裡面,因我是你的神,是你們唯一的救贖主。要時刻安靜你們的心,住在我裡面,我是你的磐石,是你們的靠山。不要存別樣的心,要一心地來依靠我,我也必會向你們顯現,我就是你們的神!』(摘自《第二十六篇說話》)」我高興地說:「神的話說得真好,我聽了心裡可舒服了,心裡壓著的大石頭就像被搬開了一樣。這回我找到真神了,我的命是神給的,我不指望兒女了,我要依靠神。」侄媳婦走後,我高興地告訴老伴侄媳婦傳我信神的事,老伴聽了也很高興。那天晚上我睡得可踏實了。

第二天上午,侄媳婦又來給我讀神的話:「自從你呱呱墜地來到這個人世間的時候,你就開始履行你的職責,為著神的計劃、為著神的命定而扮演著你的角色,開始了你的人生之旅。無論你的背景怎麼樣,也無論你的前方旅途怎麼樣,總之,沒有一個人能逃脫上天的擺佈與安排,沒有一個人能掌控自己的命運,因為只有那一位——主宰萬物的能作這樣的工作。從起始有了人類,神就一直這樣作著他的工作,經營著這個宇宙,指揮著萬物的變化規律與運行軌跡。」(摘自《神是人生命的源頭》)藉著聽神的話和侄媳婦的交通,我明白了我的一生都在神的命定主宰之中,這讓我想起了多年前那次拉煤泥差點被火車軋死的險事,原來那都是神對我的保守。當我的腿痛得受不了,走投無路時,侄媳婦來給我傳福音,這也是神安排的。想到這兒我的眼淚止不住地往下流,真是感謝神對我的拯救,我一定要好好地信神。

從那以後,侄媳婦經常來給我讀神的話。因為我和老伴都有病,侄媳婦就讓我們多禱告依靠神,又給我們讀了一段神的話:「疾病面前別灰心,屢次尋求別放棄,神會光照來開啟。約伯的信心如何?全能神是全能的醫生!活在病裡就是病,活在靈裡就沒病,只要你有一口氣,神都不會讓你死。」(摘自《第六篇說話》)我和老伴聽了這段神的話,心裡有了安慰,對神充滿了信心,明白了我們的病痛都是撒但加給的,我們要識破撒但的詭計,是死是活任神擺佈,將一切都交給神。

很快我就在家裡盡上了接待的本分,弟兄姊妹每次到我家來,比我的兒女還親,不僅給我們打掃衛生,還給我們洗衣服。想想我們老兩口這麼大年紀了,還有病,但神沒有嫌棄我們,還差派弟兄姊妹來給我們讀神的話,與我們聚會,還幫我們幹活。每當想到這些,我都感動得眼淚直往下流。通過聽神的話和弟兄姊妹的聚會交通,我也漸漸明白了一些神拯救人的心意。後來,我和老伴的病竟然奇蹟般的好了,我倆也不用常年吃藥打針了,老伴補貼的幾百塊錢也夠我倆生活用的了。我和老伴再也不唉聲嘆氣了,而是露出了高興的笑容。

時間過得真快,一轉眼,我信全能神也有好幾個年頭了,想想我真是個有福的人,但我享的不是兒女的福,而是享受神的祝福。每每想到這些,我就問老伴:「老伴啊,你說這個世上誰最愛我們啊?」老伴想了想說:「還是神最愛我們。」聽他這麼回答,我也開心地笑了。

劉麗

相關推薦

呼求之中看見神的「手」 2013年春天,我有幸接受了神的末世作工,通過和弟兄姊妹在一起聚會、讀神的話,彼此分享信神的經歷,我感受到了獲得聖靈作工的喜悅,看到神的話真是我們生活的必需品和滋補品。此後,我更加如飢似渴地讀神的話,...
婚變背後的根本原因 婚姻是每一個人對幸福的寄託,但婚姻也常常被人們比作是一座外表華麗的城堡,城外的人想進去,城內的人想出來,因此,現代人的婚姻又有了一個別名——圍城。尤其在今天這個經濟迅猛發展、物慾橫流的時代,越來越多的...
生死關頭,神的拯救 我是全能神教會的一名普通信徒,今年72歲了。自從1998年接受了全能神的末世作工後,在生活中我蒙了神一次又一次的看顧保守。但最讓我難忘的是2014年冬天發生在隔壁的鍋爐爆炸,在那次的大爆炸中,我看到了...
神愛喚回我的心 從小生活在小城鎮的我,性格有點內向,見人不敢說話,也不愛出門。參加工作後,又因為不愛說話,經常遭到老闆的白眼和同事的擠對,為此活得很壓抑,也很無奈。那時候,我把自己的未來都寄託在另一半的身上,心想:如...
命運 我從小就受周圍環境的影響與所學知識的熏陶,在思想意識裡慢慢形成了一種信念:一切相信科學,相信命運掌握在自己的手中,靠著自己勤勞的雙手就能創造美麗的家園。爲此我對未來充滿了憧憬,有很多的理想,想做強者、...

發表評論

您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被發表。*為必填字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