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下身段,做開心媽媽

誰在見證神     

我是一個單親媽媽,離婚後獨自帶著女兒生活,日子簡單而快樂,只是五歲的女兒非常調皮,我越來越管不住她了,這讓我特別苦惱。

一天,我早早起來,收拾好房間做好飯,一看表已經七點半了,我趕緊到床邊喊還在熟睡的女兒:「妍妍,快起床了。」小傢伙扭了扭身子,繼續睡覺。我無奈地搖了搖頭,又輕輕拍了拍她:「再不起床上幼兒園要遲到囉!」「不要!我不要上幼兒園,我要睡覺!」女兒生氣地帶著哭腔說。說完還用被子把頭蒙上,我扯下她蒙著頭的被子,嚴厲地說:「昨晚讓你早點睡還不聽,現在起不來了吧?快起床,再不聽話媽媽生氣了!」見女兒還是沒動,我不由得提高分貝,大聲說:「起床,立刻,馬上!」我邊說邊把女兒拉起床,好不容易過了起床這一關,讓人頭痛的事還在後面。「來刷牙吧?」「不要!」「來洗臉吧?」「不要!」「來梳頭吧?」「不要!」……看她處處跟我擰著來,我氣不打一處來,這孩子怎麼這麼不聽話呢?我竭力忍耐,又哄又勸,簡單的穿衣洗漱硬是磨蹭了半個小時我們才出了門。

下午我把女兒從幼兒園接回家,就陪著她寫數字,可她心不在焉,一會兒要喝水,一會兒要吃東西,一會兒又要上廁所,我心裡有點惱火。這時剛好王阿姨來家裡做客,女兒一下子來了精神,丟下手裡的鉛筆,把王阿姨帶來的牛奶禮盒拆開,玩起了裡面的玩具,不一會兒就把玩具給弄壞了。我心想:太不懂事了,一點也不愛惜東西,等會兒客人走了我再跟你算賬!這時女兒趁我們聊天,又打起了牛奶的主意,因她那幾天咳嗽,我不讓她喝,她偷偷開了一盒,還沒喝幾口,就嚷嚷著不好喝,弄得我和王阿姨都有點尷尬。我拉過女兒認真地說:「家裡來客人了,要聽話,懂禮貌,這樣才是好孩子。」可女兒不但不聽,還大聲說話、唱歌,我的怒火直往上竄,礙於有客人在,我不好發火。王阿姨走後,我壓著怒火讓女兒繼續寫數字,可是她直咳嗽喊難受不想寫,還跑到房間去,我去一看,她又偷偷在吃糖了。想到我一再忍耐,可女兒完全不把我說的話當回事,來挑戰我的極限,這時我氣急敗壞,忍不住大聲把她吵了一頓……

晚上,女兒睡著了,睡夢中還隱隱地抽泣,像個小可憐,我很心痛,其實每次吵她後我心裡也難受。可不知從什麼時候開始,女兒變得這麼調皮了,一點不合她的意就鬧彆扭,誰的話也聽不進去。為了養育孩子,我全力的付出換來的卻是女兒的嬌縱,我感到很失望、無奈。

想到平時我在教會裡跟弟兄姊妹相處得很融洽,即使有時有點摩擦,過後也能從神領受,消除隔閡。為什麼在女兒——我最親近的人身上反而沒有了包容、忍耐呢?為什麼一次次發火吵孩子呢?這哪裡還稱得上是個基督徒呢?我多次禱告神,可看到孩子不聽話時,我還是忍不住非吵即罵,這成了困擾我的一塊心病,為此我痛苦不已。

一天,我遇上許久未見的林姊妹,我把心中的困惑告訴她,林姊妹給了我一本書,說:「這裡面都是神的話,能解決我們的一切問題,我們再多禱告依靠神,相信神會帶領你解決這些難處的。」回家後,我迫不及待地翻開這本書,看著看著,裡面的一段話讓我的心一震:「有許多人認為什麼呢?父母做什麼都沒錯,『我這麼做我只要是為他好就沒錯』,他還有這個思想觀點呢!你怎麼就沒錯呢?你也是敗壞的人類,你怎麼就沒錯呢?你怎麼斷定你自己就沒錯呢?你只要承認你自己沒有真理,是敗壞的人類,那你就有錯,你就能出錯。你能出錯,你怎麼還事事處處都管著別人,管著你兒女,讓兒女處處事事都聽你的呢?這是不是狂妄性情?這是狂妄性情,這是凶惡性情。」(摘自《有正常人性起碼該具備什麼》)是啊,這話簡直說到我心坎裡了!我就覺得「可憐天下父母心」、「天下無不是之父母」,父母無論怎麼做都是為孩子好,孩子小不懂事、不聽話,就得吵她,這是對她負責。所以,當女兒做得不合我意,我教育女兒,她不聽時,我覺得我的「權威」受到了極大挑戰,再不好好教訓她,都不知誰是她媽了!但我沒有思考過我也是一個被撒但敗壞的人,不僅沒有真理,還滿了己意、摻雜,而我竟要求女兒什麼事都得聽我的,我這不是受狂妄自大的撒但性情支配嗎?此時,我羞愧難當、無地自容!

我接著往下看:「別看有許多人信神了,在外表來看他很屬靈,但是對於對待兒女的事,還有兒女對待父母的事,在觀點、態度上,他並不知道這裡的真理應該怎麼實行,應該運用什麼原則來對待這個事,來處理這個事,他不知道。就因為什麼呢?父母永遠是父母,在父母眼中兒女永遠是兒女,這一層關係,父母與兒女之間的關係就變得很難處理,很難相處。就是因為父母總佔著父母的位子不下來,總佔著地位不下來,兒女就跟他彆扭。很多事其實就是因為父母總佔著父母的位,總把自己當回事,總把自己當成父母、長輩,『無論什麼時候你也逃不出我這個當媽的手心(當爹的手心),你到什麼時候都得聽我的,什麼時候你都是我的兒女,你都是我的孩子,不管到什麼時候這個事實不變』,這個觀點把他害得挺苦,把他害得挺慘,把兒女害得也挺苦,活得也挺累,是不是這麼回事?」(摘自《有正常人性起碼該具備什麼》)哎呀,這話說得真好啊,說的正是我現在的情形:認為我是她母親,女兒就得聽我的,原來是我站在父母的地位上教訓女兒,這錯誤的觀點不僅把自己害得挺苦,還把孩子害得又苦又累,難怪女兒現在有點怕我,以前總是黏著我,最近卻總要外婆,那我該怎麼解決這個問題呢?我又趕緊接著看:「這事怎麼實行真理呢?(放下自己的身段。)……這裡就是不能轄制,不能管束,不能總想掌控、控制他的一切,允許他出錯,允許他說錯話,允許他辦幼稚不成熟的事、辦愚昧的事,但是不管發生什麼事,心平氣和地坐下來嘮,說,交通,尋求。你看這態度不就好了嗎?不就端正了嗎?這裡放下的是什麼?(地位和身段。)」(摘自《有正常人性起碼該具備什麼》)從話中我找到了問題的答案,那就是:放下身段——放下父母這個地位、架子,不是放下不再管孩子的事了,生活上仍然照顧她,但自己思想、態度上得進行扭轉,不把對她的養育、付出作為資格,去掌控她的一切,允許她幼稚、出錯!想到這裡,我心裡豁然開朗,並向神禱告,願意這樣去實行。

一天晚上,我帶著女兒到附近的公園裡玩,女兒碰到了她的同學萱萱,兩個人玩得很開心。玩了一個多小時,我們要回家了,她們兩個蹦蹦跳跳地走在前面,我和萱萱媽在後面慢慢地跟著,可是走到公園門口,就沒看見她倆了。我四下張望仍不見她們的身影,趕緊返回公園裡面找,萱萱媽就留在門口等。公園裡人頭攢動,眨眼功夫她們跑哪兒去了呢?想到前段時間公園裡有個孩子就被拐走了,我心裡一陣慌亂,趕緊默默地呼求神,加快步伐到處尋找,終於遠遠地看到兩個小孩在哭,我又急又氣,連忙飛奔過去,正是她們倆!好在有驚無險!看見女兒沒事,我的眼淚在眼眶裡打轉,女兒邊哭邊說:「媽媽不見了,媽媽不要我了……」聽見這話我就來氣:到底是媽媽不要你了,還是你到處亂跑走丟了?非得教訓一下,看你下次還敢不敢到處亂跑。我正準備發火吼女兒,這時我想起:「……允許他辦幼稚不成熟的事、辦愚昧的事,但是不管發生什麼事,心平氣和地坐下來嘮,說,交通,尋求。」這些話頓時安靜了我的心,發火解決不了問題,女兒此刻也嚇得不輕。於是,我心裡呼求神,不受自己狂妄的撒但性情控制,我彎腰抹掉女兒的眼淚,心平氣和地跟她講道理,女兒點點頭說:「媽媽,我知道了,以後我再也不亂跑了。」

單親媽媽

之後再出去玩的時候,女兒真的不亂跑了,即使跟夥伴們玩,過一會兒就來找找我,我知道這一切都是神作的。當我放下身段時,女兒也越來越聽話了,我有什麼事就心平氣和地跟女兒說,跟她講道理,把事情的利害關係說給她聽,也不再憑己意強行壓制她了。這樣實行後,慢慢地再叫她起床不難了,有時候她還自己起床;寫作業也不用盯著了。上次我帶著她去同事家做客,同事直誇女兒有禮貌懂規矩,我也輕鬆很多,不再覺得做父母那麼累了。藉著自己的親身經歷,我真實地體嘗到:放下身段,做開心父母,真的挺好!

兩湖 吳瑤

相關推薦

卸下重擔:一個母親的見證 每當看到同齡的父母為兒女的婚事操勞,我也有些犯愁:如今女兒長大該找婆家了,可現在這個世道啊,兒子找個好媳婦難,女兒找個好婆家更難。作為父母都希望自己的兒女能找個稱心如意的對象,日子過得輕松、無憂無慮。...
與孩子相處有秘訣 和孩子的代溝問題,是令很多父母都頭疼的一大難題。不管我們在外面怎麼威風八面,可是面對孩子卻是束手無策,還沒等和孩子交流幾句,就因著觀點不合,屢次上演“爭執戰”,那條存在於父母、孩子之間的代溝,竟成了難...
孩子的壓力來源是誰? 我的孩子現在上高一,每天早上5點45分就要去上學,中午12點20分到家,吃完飯12點48分又要出發了,中間只歇20分鐘。晚上10點25分到家,回家後再吃點東西,洗漱完畢基本上就得11點。白天在學校沒有...
我和女兒成了無話不談的朋友 在當今社會,父母與孩子之間很難溝通已經成為人人關注的話題。父母與孩子常常說不了幾句話就鬧崩了,甚至僵持到見面跟仇人似的。明明就是一家人,為什麼父母與孩子在一起說不了幾句話就不歡而散了呢?這個問題讓大多...
與女兒相處原來如此簡單 盛夏的傍晚天氣依然悶熱,晚飯後肖紅帶著女兒安琪在公園的樹林裡散步,安琪挽著媽媽的胳膊,親暱地說:「媽媽,你昨天的舉動讓我覺得不可思議,到今天想起來我還感動呢!你真的和以前不一樣了,變化太大了!」肖紅驚...

發表評論

您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被發表。*為必填字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