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血淚史

誰在見證神     

我1981年9月信了主耶穌,1983年政府成立了三自教堂,政府打著「先愛國、後愛教」的旗號,強行要求各地家庭聚會都得加入三自愛國教,否則就屬「非法聚會」,要受到法律的制裁。我們原教會帶領迫於中共政府的淫威,就帶著我們加入了三自教堂,但藉著一次聚會,講道人訴說了一年青小弟兄的真實受害案件:統戰部和警察鎮壓一地方教會的弟兄姊妹,一小弟兄被警察毒打重傷後又被拋入池塘,當弟兄姊妹把他救上來時,弟兄已是奄奄一息,第二天因傷勢過重死亡。當時整個會場幾百人都大聲哭泣,深感痛心。那時我才明白三自教堂就是啟示錄裡所說的大淫婦,從此,我斷然從三自教堂裡出來,歸向了家庭聚會,並願冒險接待弟兄姊妹聚會……

不久,中共政府以「擾亂社會治安、打擊非法聚會」為名,借助媒體喊廣播、貼標語,鼓動老百姓舉報有獎,想方設法來取締家庭教會,對地方教會的逼迫是一天天地加劇。當時有些弟兄姊妹不斷地遭到中共政府迫害。有一年輕姊妹,他們一家四口因不肯歸三自管轄,被政府抓捕慘遭迫害。她母親的手腕被警察用狼牙手銬銬得流出了骨水,她哥哥的屁股被警察用鋼筋打得皮開肉綻,她也被打得遍體鱗傷。還有一個講道的弟兄被察警在身體兩邊都夾滿刀,只要弟兄身體稍一動彈,鋒利的刀刃馬上就割入弟兄的身體。最後政府以「洋教頭目、顛覆國家政權」的罪名判決弟兄死刑,當時整個鄉的信徒得知消息後,都為弟兄聯名請願,蒙主保守,中共政府迫於壓力就改判弟兄為有期徒刑17年,並發放到大西北進行改造。看到中共折磨人的手段殘酷得實在令人髮指,至今想起來仍心有餘悸!

1988年7月2日,我們三個縣的80多人正在一姊妹家聚大會,突然來了兩輛警車,四個警察氣勢洶洶闖進來厲聲喝道:「有人舉報你們非法聚會,你們要想聚會就必須到國家批准的三自教堂。」說話間我和負責的一位弟兄為了維護教會利益就本能地迎了上去,這時鄰村的一個幹部用手指著我對警察說:「就是她,她就是你們要找的歷堅。」還沒等我們開口說話警察就惡狠狠地說:「你們倆聚眾聚會,想反共產黨,你們為什麼恨黨?不肯歸到三自,跟我們到鄉政府走一趟吧!」話音剛落一個地痞狗仗人勢,一把抓住弟兄的一隻手用力往後扳了過去,同時又用一隻腳狠勁地踩在弟兄的背上,把弟兄的上半身使勁往後彎,弟兄立時發出慘叫聲,這些所謂的「人民警察」對眼前發生的一切卻置之不理。我擔心弟兄的腰被他折斷,就用手指向那個人大聲地吼了一句:「你這樣毒打我們的弟兄,你有禍了!」他為之一震,停止了對弟兄的毒打。警察見那個人不打弟兄了,就指著我和負責的弟兄命令道:「你們倆跟我們走一趟!」這時弟兄姊妹見他們要把我和弟兄帶走,都擋在前面要與我們一起走。我心裡不住地禱告:「主啊!求你保守我不做猶大,保守弟兄姊妹同心合意為你作見證,絕不向他們妥協!」當時弟兄姊妹誰也不離開,都陪我們到鄉政府。一路上,我們唱著詩歌:「得勝得勝哈利路亞,得勝得勝哈利路亞,基督永遠得勝!……」到了鄉派出所,警察把弟兄姊妹留在大廳,把我和弟兄關在一個房間,一小時後四個警察又把我們送到鎮派出所。在路上,我想到主耶穌的話:「並且你們要為我的緣故被送到諸侯君王面前,對他們和外邦人作見證。你們被交的時候,不要思慮怎樣說話,或說什麼話。到那時候,必賜給你們當說的話;因為不是你們自己說的,乃是你們父的靈在你們裡頭說的。」(馬太福音10:18-20)主的話給了我力量,我情不自禁地脫口而出「感謝主!」嘴裡哼唱起讚美主的詩歌,警察聽見我在呼求讚美主,頓時火冒三丈地叫囂道:「你還叫主耶穌,我讓你叫,讓你叫!」他一邊怒罵一邊用腳踩在我脖子上,踩得我喘血淚史不過氣來將要窒息。到了鎮派出所,警察把弟兄吊在樹上折磨,把我吊在走廊的窗戶上,每當我在痛苦中一喊主耶穌時,警察就眼冒凶光左右開弓猛打我耳光,又用腳踹我下身,頓時我感到一陣眩暈癱軟在地,說不出話來,警察見狀把我放下就走了。當時我躺在地板上多次呼求主加給我力量,我想到經上說:「要穿戴神所賜的全副軍裝,就能抵擋魔鬼的詭計。因我們並不是與屬血氣的爭戰(原文作摔跤:下同),乃是與那些執政的、掌權的、管轄這幽暗世界的,以及天空屬靈氣的惡魔爭戰。」(以弗所書6:11-12)看到政府不允許我們信神,讓人去信共產黨,讓我們背叛主,這就是魔鬼的詭計。明白主的心意後,我有了力量。過了一會兒,警察走過來一邊用電棍來戳我,一邊恐嚇我:「你這個混賬,為什麼不投靠三自?非要跟政府作對,讓你嘗嘗電棍的滋味。」任憑他們怎樣戲弄,我都依靠主不屈服他們。晚上8點多,警察把弟兄帶到走廊上破口大罵:「你們這些人這麼頑固,讓你們到三自信就不肯去,就不聽共產黨的,非要去信外國人的教!」警察見弟兄不吭聲,他們灰溜溜地走了。

第二天,警察又把我們押送到了縣看守所。他們把弟兄故意帶到我面前,四、五個人圍住弟兄一陣拳打腳踢,又用電棍反覆在弟兄身上亂戳,電棍每戳一下,弟兄就慘叫一聲,看到他們這樣折磨弟兄,我又心痛又憤恨:這夥惡警不去懲治那些作惡的人,卻專門迫害我們這些信神的好人,真是一幫仇恨神的魔鬼。我為弟兄禱告,求主加我們信心與力量,不屈服於他們的淫威之下。我邊禱告邊想起了主的話:「為義受逼迫的人有福了,因為天國是他們的。」馬太福音5:10)感謝主!我們今天所受的苦都是有意義的。看到弟兄被警察折磨得奄奄一息,我實在忍無可忍了,就聲嘶力竭地朝他們喊道:「好了!把弟兄打夠了吧,你們來打我吧!」旁邊一個女警就譏笑我身子癢了,想挨打了。這時一個惡警端來一大碗血奸笑著說:「你們不是兩天沒吃飯了嗎,老子發發善心,給你們點好東西補補身子。」說完,他就強行掰開我和弟兄的嘴把血往我們嘴裡灌,其他幾個惡警在一旁瘋狂大笑,之後又把我們分開關了起來。

第二天,警察提審問我「聚會都有哪些人,叫什麼名字……」他們讓我出賣弟兄姊妹、背叛主。我要為主作見證,接下來不管他們怎麼對我拳打腳踢我就是不吭聲,一個女警察見我一聲不吭,就故意關心我,給我倒開水讓我喝,還問我:「你能不能吃得飽?吃得習慣嗎?有沒有人欺負你……」三句話問下來她見我還不吭聲,立馬凶相畢露拿起掃把劈頭蓋臉朝我頭上打過來。警察見軟硬都不管用就叫來三自帶領來誘騙我。三自帶領假惺惺地對我說:「不就是換個聚會點嗎?在哪裡聚不一樣嗎?只要你答應政府去三自聚會,我保你出去,何必在這兒受苦呢?」聽到這話我感覺噁心,馬上一口拒絕道:「讓我去三自,休想!」聽我這樣說,他尷尬地笑笑走開了,最後他們拿我沒辦法就把我釋放了。

分頁閱讀: 1 2 下一頁

相關推薦

英國BBC充當了中共打壓地下教會的急先鋒   我是全能神教會的一名基督徒,生活在中共政府的黑暗統治下,是那樣的痛苦、壓抑。我常常翻牆瀏覽BBC電台的各種文章,從BBC電台以往的工作作風中看到了一個「公平、公正、求實、準確」的媒體風...
虎口脫險 2002年,中共政府瘋狂地迫害全能神教會的基督徒,李靜家是個聚會點,帶領工人、弟兄姊妹都常去聚會,因而李靜被當地政府發現並三番五次地調查盤問。當地政府想通過她來抓捕教會帶領與更多的弟兄姊妹,李靜為了保...
保羅說他活著就是基督,這話對嗎? 問題七:那保羅說他活著就是基督,你們怎麼解釋?既然聖經中使徒的書信都是神的話,都是神所默示的,那就跟主耶穌的話一樣是平等的,所以他們活著都是基督啊,耶穌基督是道成肉身的基督,他們這些使徒最後活著就...
你知道主「耶穌」名字的意義嗎? 在上一次的交通中,我們談到了「耶和華」神名的來歷,以及「耶和華」名字的意義是什麼。隨後有一些主內的弟兄姊妹就來信詢問:「為什麼到了恩典時代神的名字就從『耶和華』改為『耶穌』了呢?既然『耶和華』神的名是...
甦醒 我從小生活在大山裡,沒見過什麼世面,也沒有什麼更高的盼望。結婚生子後,兩個兒子懂事聽話,丈夫也勤勞苦幹,雖然我們家境不怎麼富裕,但一家人和睦地生活在一起,感覺很幸福、美滿。1996年,我突然得了一場重...

發表評論

您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被發表。*為必填字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