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讀命運的重要一課(有聲讀物)

誰在見證神     

我是個80後,父母都是老實巴交的農民,沒什麼本事,常聽媽媽說:「我們那個年代都是父母包辦婚姻,結婚前只與你爸見過一面,互相不了解,你爸沒本事,我沒過一天好日子。哎!我的命可真苦啊!」每當媽媽與爸爸發生口角時,媽媽總抱怨說:「我咋就嫁給你這號人呢!」在我的記憶中媽媽這句話常掛在嘴邊。

漸漸的我也在時間的催促中長大成人,開始有了自己的思想與見地。在學校老師告訴我們「命運掌握在自己手中,靠雙手創造美好的未來」,我立志不管是在生活上,還是在婚姻上都要自己做主,不能再像父母一樣。我主張「我的婚姻我做主」的思想理論,找一個自己喜歡的人結婚,這樣才幸福,我抱著這一理念在茫茫人海中尋覓著……

很快我認識了一個男孩,他老實,能幹,雖大我六歲,但因著愛情的力量,路途不是距離,歲數不是問題,這都不是我們的障礙。可慢慢相處久了才發現,我們的愛好不同,性格也不一樣,沒有默契,沒有話題。最後我辭工回了老家,這一段也就此劃上了句號。

不久,我又去廣東打工,在這個生活節奏很快的城市,我對愛情抱著「隨緣」的態度,相信緣分會在不知不覺中如期而至。一次與宿舍的女孩去會餐時認識了一個男孩,無論外表還是言談舉止都給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會餐結束後,室友對我說:「今天有個男孩看上你了,我給你們介紹……」一聽介紹的就是那個男孩,我沒有拒絕,從此我們就談起了朋友。我們有相同的愛好,相同的話題,我認定他就是我人生中的另一半。一晃三年過去了,他帶我去見了他的父母,他父母及家人很滿意。但我還沒有讓他見我的父母,因為兩家路途遙遠我有些顧慮,不知爸媽會是什麼態度,可我心意已決,我的婚姻我做主,我一定要與自己喜歡的人在一起。

那年秋天我回了家,把這事告訴了爸媽,爸媽一聽路途太遠堅決反對,尤其我媽認為有媒妁之言才是名正言順,父母包辦人家才看得起,還說我嫁到外面太丟人,到時候在婆家受欺負沒有娘家撐腰。最後媽媽找來親戚勸我,我毫不動搖,我看家人不同意,就不再徵求他們的意見,決定這次走就不再回來了。但媽媽攔著我死活不讓我走,把我困在屋裡,非要我定了親再走。無奈,我為了能早些走就答應了她的要求,想我走了就不回來,到時候人家就會自動退婚,這都是父母逼我的。最後姑姑給我介紹了一個鄰村的男孩,訂婚之後我就走了,臨走時媽媽哭著跟我說:「孩子,你大了,該聽話了,你這個性子太倔強,認命能過,任性不能過,我和你爸坎坎坷坷走過來,但我認命了,這就是我的命,既然在家定親了就不要與人家分手啊!」我一聽認命之類的話就懊惱著說:「認命,認命,認什麼命!我的命我自己掌握,難道我嫁給誰我說了不算嗎?」然後,我義無反顧地踏上了去廣東的汽車。

回到廠裡上班,這件事成了我心裡的一個結,整天悶悶不樂。一天,一個同事讓我陪她檢查身體,來到醫院,同事說:「你也查查吧!體檢對自己身體有好處。」於是我和同事一起做了體檢,體檢報告一出來,看到我的體檢單上寫著「惡性腫瘤」四個字,我頭一下子蒙了,醫生告訴我說:「你的病不輕,有生命危險,建議你馬上住院,而且這種長在子宮裡的惡性腫瘤發展得很快,恐怕以後生育都成問題了……」這個消息猶如晴天霹靂使我無法接受,好像地球都停止了運轉。隨後我告訴了男友病情並住進了醫院,但往日很有責任心的男友卻在這時消失了,再也沒有來過醫院。此時我明白了什麼叫「真情」,枉我為了他與家人勢不兩立,絕望之中我辦理了出院手續。

回到家,媽媽知道我得了重病,趕緊讓我住進了醫院。看到她為了照顧我日夜忙碌著,我心裡對以往的所做所行感到自責。接下來每個月都要化療一次,不久我的頭髮也掉光了,看到鏡中的自己人不人鬼不鬼的樣子,心裡痛苦極了。在我生病期間,我定親的那個男孩經常來醫院照顧我,但我因不喜歡他,還拿他撒氣,他都忍了。而且,我都這副模樣了,他都不退婚,這是我沒有想到的,也令我感動,慢慢地我開始接納他。因著生病我從活潑開朗變得沉默寡言,有時我躺在病床上望著窗外,才知道生命很脆弱,不堪一擊,這不是我想要的結果啊!為什麼我現在成了這副慘狀,想要的生活、婚姻都沒有抓住,難道命運真的不能自己掌握嗎?那命運在誰的手中掌握呢?為什麼命運好像在按著另一條軌跡走呢?把我想要爭取的一切都打破,變得離我遠去,怎麼會這樣?一年的化療過程相當痛苦,終於我的病好了,從死亡線上回來我好像做了一場夢一樣。終於可以自由地活著了,唯一的收穫就是對「命運掌握在自己手中」有了疑問,但還沒有答案。

病癒後,我很快和定親的男孩結婚了,婚後我們有了一個可愛的女兒,家庭生活安寧而幸福。在女兒三個月時,我姑姑送給我一本神話語書,在這本書中我找到了命運之謎的答案。神的話說:「婚姻對每一個人來說都是一生中的大事,它是一個人開始真正背負起各種責任,逐漸完成各種使命的開端。在人還沒有接觸到婚姻的時候,人都會對婚姻充滿幻想,這個幻想都是美好的。女人幻想自己的另一半是白馬王子,男人幻想自己的另一半是白雪公主。……儘管人都在婚姻這件事上有自己的主張、自己的想法,但是最終能真正成為自己另一半的那一個人究竟是誰,人不能預知,人自己說了不算。你遇到了一個你喜歡的人,他可以成為你的追求對象,但他對你是否感興趣,他能否成為你的伴侶,這個都不是你個人能決定的。你喜歡的人未必就是能與你共度此生的那個人,而你從來都未想到過的那個人卻不知不覺地走進了你的生活,成了你生活的伴侶,成了你命運中最重要的一部分,就是與你的命運緊密相連的你的另一半。

人每天該去哪,每天要做什麼,碰到什麼人、什麼事,要說哪些話,要發生哪些事,是人能預料得到的嗎?可以說,人不但不能預知這一切的發生,更不能控制事情如何發展,這些不能預料得到的事在人的生活中屢見不鮮、頻頻發生。這些『生活瑣事』的發生與發展方式或規律在不斷地提示著人類:任何一件事情的出現都不是偶然的,它發展的過程與它的必然性都不以人的意願而轉移。每件事情的發生都為人類傳遞著造物主對人類的告誡,也傳遞著人類並不能自己掌握自己命運的這一信息,同時也回擊著人類妄想將命運掌握在自己手中的這一野心與慾望。……從一次又一次『生活瑣事』的發生到人類一生的命運,無一不透露出造物主的主宰與安排,也無一不在傳遞著『造物主權柄的不能逾越』這一信息,傳遞著『造物主的權柄是至高無上的』這一永恆不變的真理!」(摘自《獨一無二的神自己 三》)從神的這些話中我找到了答案,神的話說出了我個人經歷的真實寫照,原來我們的命運並不在自己的手中掌握,而是在造物主的安排與主宰之中,我們的婚姻與命運都是造物主早已命定好的,無論我們怎麼努力都不能改變造物主的命定,每個人在形形色色的婚姻中扮演著各自的角色,真是應驗了「人的命,天注定」這句無數人經歷總結出來的名言。我的婚姻我縱然可以去爭取,但最終還是得回到造物主所命定的軌跡中,並且從我自己的親身經歷中實際地感受到,神給安排的才是最好的。

此時不禁回想以往自己為什麼能這麼對抗命運呢?因為在我學知識的過程中,撒但的毒素「命運掌握在自己手中,靠自己的雙手創造自己的未來」灌進了我的思想,讓我憑撒但的謬論活著一直頑固地與命運對抗。原來我生病並不是偶然的,而是神的拯救,是神用事實將我從「命運掌握在自己手中」這一謬論中喚醒,讓我重新反思「命運誰掌管?」這一問題。現在從神這些帶有權柄的話中我找到了答案,神才是我命運的主宰者。同時我更感謝神對我的拯救與愛,如果我沒有生病,我看不透人與人之間是否有真情,若不是神以這種方式拯救我,我不知道自己會漂流何方,只能是離神越來越遠,甚至在以後的人生路途中繼續與神對抗,遭受撒但的捉弄與殘害,沒有神的看顧和保守,我不敢想像那會是怎樣。感謝神,這個病就是神的恩典,特殊的恩待,使我有機會認識造物的主,接受他的看顧與保守,接受順服神對我命運的主宰與安排,得以幸福快樂地活在神面前。一切榮耀歸給神!

蘇小北

推薦閱讀:一個真實的婚姻故事

                   認識神主宰的人最幸福

相關推薦

永生之路要進窄門(有聲讀物) 一天晚上,春光心思沉重地坐在寫字台前,打開馬太福音七章十三至十四節讀道:「你們要進窄門。因為引到滅亡,那門是寬的,路是大的,進去的人也多;引到永生,那門是窄的,路是小的,找著的人也少。」這兩節經文春光...
年少輕狂的我是如何與姥姥相處的?(有聲讀物) 我叫安琪,六歲之前在姥姥家生活,那時我覺得姥姥是我最親的人。每天上學穿什麼衣服、梳什麼髮型都是姥姥決定的,我覺得姥姥給做的都是最好的。漸漸地我長大了,開始看不慣姥姥做的一些事,而姥姥對我也看不慣,每次...
何處有真愛 以為幸福可以如夢 連心新婚伊始的生活比較安穩,雖然每天與丈夫都要工作到很晚才下班,但是回到家,丈夫都會把做飯洗衣服等家務都包攬下來。看著丈夫忙前忙後的身影,連心一臉的幸福。因為自己的工作比丈夫還要累...
輕鬆擇業 清心看著剛把床整理好的二女兒,二女兒抬起頭來,看著自己的母親,憂慮地說:「媽,我的同學有的都上班了,現在我大學畢業了,工作還沒著落,我爸現在有病沒上班,我找工作的事他也幫不上啥忙。媽,你人生閱歷比我深...
餐廳裡的收穫(有聲讀物) 叢欣在一家餐廳做服務員。她一直都很認真地工作,但不知為什麼店長最近總是不分青紅皂白地向她發火。叢欣從小到大都特別要強,凡事儘量做到最好,就連她繼父都很少說她一個不字。可是現在竟然要面對店長的刁難,她多...

發表評論

您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被發表。*為必填字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