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中的一盞燈

誰在見證神     

月色透過紗簾映照到屋中,我坐在窗前的電腦桌前,回想著自己一路走來的一幕幕往事,心中對神的拯救充滿了感恩!

從我記事開始,父母的關係就不好,總是吵架。每當這時,我恨不得跨出門檻飛奔逃離這個家。那時的我總想著,有一天我一定要找一個對我好的男人,我要過幸福的日子。

我和丈夫是在一個舞會上認識的。他人很穩當,不多言多語,對我也有好感,我們便相識相戀。在相處的那段時間裡,父母始終不同意,說他人品不好。但他為了能和我在一起,當時給我父母下跪了。男兒膝下有黃金,他又是自尊心極強的人,可見我在他心中的分量有多重。這樣的一個人,帶給我的婚姻應該是最幸福的,我對未來充滿了幻想,毅然與他結了婚。

婚後,丈夫很能幹,不到兩年時間,家庭條件就好起來了。後來家裡買了電腦,丈夫剛開始只是在電腦上玩玩牌,後來學會了在網上聊天。我發現丈夫上網時還把臥室的房門關上,就覺得有些不對勁兒了。我開始查看他的聊天記錄,發現在聊天記錄裡丈夫竟對一個女人產生了情感,說話語氣溫柔得讓我吃驚,這些話可從來沒有對我說過。在我再三地逼問下,他終於說出自己的想法,還說有機會去看看網上的那個女人。丈夫的一番話把我驚呆了,丈夫不是這樣的人哪,誰有外遇他也不能有,外表穩穩當當的一個人,還那麼顧家,知道掙錢養家,怎麼會變呢?我想不通。我態度堅決地告訴丈夫必須斷了這個念頭。後來丈夫再也沒有跟那個女人聯繫了。在這件事上丈夫聽了我的話,我感到很高興,這個家好歹保住了。我相信這只是丈夫偶爾犯的一個小錯誤,以後不會再發生這類事了。

憂傷

可萬萬沒想到,就在第二年春天,我發現了一個讓我感到晴天霹靂的事兒,丈夫竟然和我的弟媳來往了,這對我來說簡直是一個致命的打擊。那個我視為親妹妹的弟媳怎麼能如此「報答」我呢?那個為了娶我給我父母下跪的,視我為一生的珍寶的丈夫,又怎能背叛我呢?我一時亂了陣腳,不知如何是好,心裡只剩下悲痛與恨了,都是我的親人,你們為什麼要這樣對我?我很想做到不像其他女人一樣,很想有點自己的尊嚴,不找那個女人說點什麼或者做點什麼,但我做不到。為了丈夫回心轉意我開始跟蹤他,哭過、鬧過、威脅過。我也使出絕招和那女人廝打,把丈夫作為我爭奪的戰利品。可一切都無濟於事,丈夫不再和我說話了。他的絕情讓我感到心寒,這還是那個為了我不惜屈膝的男人嗎?是我瞎了眼,沒看清他原本就是這樣的人?還是我在他眼裡不夠好,不值得他珍惜一生?我想不明白。這種打擊讓我陷進痛苦中不能自拔,每天面對著丈夫,而他卻不和我說一句話,各自在自己的房間裡,這種關係,讓我無比尷尬,也讓我痛苦得快要窒息。這種折磨人的生活我承受不了,我絕望了!我想到了以死來讓自己得到解脫。

我買好了安眠藥,準備吃時卻猶豫了,我想到了女兒,那麼可愛乖巧的一個女兒,玩睏了就知道自己拽過小被子睡覺的女兒,上學老師都誇的女兒,我怎麼忍心丟下她不管呢?我若不在了,誰來照顧她呢?孩子可愛的小臉一直在我眼前晃來晃去。我實在不忍心把她一個人留下,便打消了自殺的念頭。

誰知更大的災難在後面等著我。

弟弟知道了這件事,快被氣瘋了,氣洶洶地來找丈夫算賬,丈夫在打鬥中喪掉了性命。我哭得昏天黑地,即便是丈夫背叛了我,我也不想丈夫丟掉性命,也不想我的孩子沒有父親。我快被痛苦壓垮了,快被憋瘋了,我每天除了吃飯、睡覺,其餘一概不想了。我怕再想下去,自己就會精神失常,成為一個瘋女人。

那一年的冬天,我總在等孩子上晚自習回來的時間,坐在小院裡冰冷的水泥台上,抬頭仰望著星空,淚不自覺地就掉下來。月亮很冷,星星也很冷,我的臉也很冰涼,心就快要死掉了。我看著偌大的星空,哭我的命咋這麼苦,我的婚姻為什麼這麼失敗,外面的人又會咋看我呢?我無處躲藏,從此,一個女人所背負的只剩下痛苦與哀愁,我好害怕以後的生活啊,誰能救救我呢?望著清冷的夜空,是否真的有老天爺?若是有,咋不來救我呢?幫我卸掉這份痛苦。無奈,只有音樂能暫時幫我解壓。我來到電腦桌前,放開嗓門選擇高音吶喊。有時靜靜地聽著自己喜愛的世界名曲《假如愛有天意》,那種小提琴拉奏出來的傷感曲調,想著家裡發生的一連串的事情,常常聽得我淚流滿面。我常常想:假如愛真的有天意,為什麼我卻得不到幸福?好端端的一個家死的死,走的走,坐監的坐監?而我如行屍走肉一般在那兒喘著氣兒,痛苦如影隨形。我再一次想到了死,死吧,死了就一切都解脫了,這世界太可怕了!可是我還有年邁的父母、未長大的孩子呢,這件事讓父母一夜之間蒼老了許多,我能棄他們於不顧嗎?我不忍心。我總記得父親在電腦前那淚流滿面的樣子,開口喊了一聲「林兒……」就急忙挪開鏡頭,再也說不下去了。面對著消失了人影的屏幕,我的心都快碎了,不知道此時此刻該用怎樣的語言來安慰父親那蒼老無助的心。我知道,一雙兒女的家庭破裂他實在承受不了。父親在丈夫死後的一年也死了,我沒有難過,只是淡淡地說了句:「這樣挺好。」我替父親高興,因為我理解父親,他已經承受不住這沉重的包袱了,走了,對他反而是種解脫。可我呢?我該怎麼辦?我也不想再背負著這些痛苦艱難地支撐下去了,家破了人沒了,前面一片漆黑,我沒有活路了……

我盼望著忘年交的大姨能給我帶來意外的驚喜,因為她告訴我有一種方法能幫我減輕痛苦,我急切地盼望著,等待著。終於,大姨從上海趕來了,她給我帶來了神末世的國度福音主耶穌道成肉身再次來在地上作工拯救人。我好奇地一個勁兒地追問大姨:「真的有老天爺?真的有神?穿上肉身來的?來救我來了?我有依靠了?」如果真是那樣,那我的苦日子可真熬出頭了。大姨一一為我作了解答,雖然我不明白什麼是神道成肉身,但我知道大姨說神是來救我的,救我走出這痛苦的深淵。大姨又給我放了一段主耶穌十字架走向各各他的視頻。看著主耶穌背著十字架的身影,我的心也跟著揪到了一起,主耶穌為什麼替人類受那麼多苦呢?我很想認識他,想著他就是要救我的神,我覺得離神好近啊!大姨說:「你信神吧,只有神能救你,沒別的路走。」從此,主耶穌背十字架走向各各他的鏡頭就一直刻在我的記憶裡,我要抓住這棵救命的稻草。

我看了一段神的話:「全能者憐憫這些受苦至深的人,同時又厭煩這些根本就沒有知覺的人,因為他要等待很久才能得到從人來的答案。他要尋找,尋找你的心,尋找你的靈,給你水給你食物,讓你甦醒過來,不再乾渴,不再飢餓。當你感覺到疲憊時,當你稍稍感覺這個世間的一份蒼涼時,不要迷茫、不要哭泣,全能神——守望者隨時都會擁抱你的到來。他就在你的身邊守候,等待著你的回轉,等待著你突然恢復記憶的那一天:知道你是從神那裡走出來的,不知什麼時候迷失了方向,不知什麼時候昏迷在路中,又不知什麼時候有了『父親』,更知道全能者一直都守候在那裡等待著你的歸來已經很久很久。」(摘自《全能者的嘆息》)看著神的話,我早已淚流滿面,我的神哪,你知道我活在世上苦啊,你真來救我了!我本來有個幸福的家,只想和丈夫過完此生,沒想到現在卻家破人亡。就在我失去人生方向,沒有活路的時候,是神帶給我活下去的希望,是神眷顧憐憫著我,一次次把我從死亡、痛苦的深淵中拯救出來。雖然我力氣全無,但總有一個信念支撐著我:好好吃飯,好好活著。當我絕望時,是神藉孩子把我從死亡邊緣拉了回來;當我無法堅持下去的時候,是神藉著大姨給我傳福音,使我擺脫了痛苦,從此看見了光明。神哪,我知道你一直在我的身邊,藉著人、事、物指引著我,給我活下去的希望。我的心漸漸舒展開來,我看到了神的愛,原來神一直在守望看顧著我,等待著我回家!誰都能離棄我不要我,可神沒有離棄我!神哪,你是我的依靠!此後我就過上了教會生活,和弟兄姊妹在一起,我得到了從沒有過的輕鬆自由,我越來越喜歡這個家了。我體嘗到了神愛的溫暖!

偶爾,還是會為往事困惑,想起我掏心掏肺對待的弟媳怎麼突然之間變得那麼無情了呢?還有那被我視為可以託付一生的丈夫,怎麼就義無反顧地背叛了我呢?究竟是什麼使他們有這麼大的勇氣結合在一起,邁向一條不歸路呢?

我看到神的話說:「這一次一次的潮流,它都帶著一種邪氣,這個邪氣讓人不斷地墮落,讓人的道德越來越下降,讓人的人格品質也越來越下降,甚至可以說以至於到現在,多數人沒有人格,沒有人性,也沒有良心,更沒有理智。……多數的人呢,還是在不知不覺當中不斷地被這樣的潮流所感染,所同化,所吸引,以至於人都不知不覺地,不由自主地接受了這樣的潮流,以至於被這樣的潮流所淹沒,所控制。一次一次這樣的潮流讓本來身心就不健全的人,讓本來就不知道什麼是真理的人,讓本來就對正面事物與反面事物毫無分辨的人,心甘情願地接受了這些潮流,接受了來自撒但的生存觀點、撒但的人生哲學與價值觀,接受了撒但告訴給人的怎麼對待生活與撒但『賜』給人的生存的方式,人沒有力量去反抗,人也沒有能力去反抗,更沒有意識去反抗。」(摘自《獨一無二的神自己 六》)看了神的話使我明白,是撒但興起邪惡的潮流,並在掌控著這個潮流,引誘人們一點點墮落,陷在罪惡之中不能自拔。丈夫與弟媳之所以能做出這些事,都是因著活在撒但的邪惡潮流裡,被潮流所毒害導致的後果。一向沉穩的丈夫自從學會上網後,在網絡那個虛擬的世界裡,開始肆無忌憚地活在肉體情慾裡,再藉著整個社會都邪惡、淫亂,人們都奉行「笑貧不笑娼」「男人沒小姘,活著就沒勁。」受這些毒素的薰陶,他也越來越敗壞,越來越崇尚邪惡,放縱肉體,心裡完全沒有了道德底線,而弟媳也是受「女人沒情夫,活著像豬」的邪毒思想支配,促使他們兩個失去了人性,喪掉了尊嚴、人格走到一起。其實丈夫、弟媳的人性並不壞,他們也曾經很愛護自己的家,可當邪惡潮流襲來時,又都無力抗拒,掉在撒但精心設計的陷阱裡,不但得不到幸福,最終還導致家破人亡。撒但毒害人的手段太殘忍了!想想周邊的親人、朋友,這樣的悲劇也在不斷地上演。撒但苦害著我們每一個人,我們活在撒但權下實在是可憐又可悲!

神的話說:「只有神能讓你明白人活著的意義,只有神能讓你活出真正的人生,能讓你具備真理,明白真理,也只有神能讓你從真理得著生命,也只有神自己能作到讓人遠離惡,遠離撒但的殘害與控制。除了神以外,沒有任何人或者是東西能夠拯救你脫離苦海不再受苦,這是神的實質決定的。也只有神自己這麼無私地拯救著你,對你的前途,對你的命運,對你的人生負責到底,為你安排一切……」(摘自《獨一無二的神自己 六》)以往我不知道有神,只把丈夫當成我的唯一,嫁給他我滿以為這輩子就擁有幸福了。經歷中使我看清,丈夫是靠不住的,他不能給我帶來幸福,因他只是一個活在撒但權下的人。同時我也看到只有神能保守我遠離撒但的殘害。家裡發生了這麼大的事情,我還能好好地活著,這都是神的恩待。我的苦,我對世間的埋怨,對他們的恨,在神話語的揭示下煙消雲散。今天,神拯救了我,把我帶到神的家中,神話語給我帶來的是積極的、正面的事物,使我有了分辨,有了依靠,心靈得釋放。撒但苦害了我,但神拯救了我,給了我幸福的人生!

向明

推薦閱讀:

文杰與袁明的故事

人生如戲誰是導演?

發表評論

您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被發表。*為必填字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