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難民和宗教自由」研討會 證人張福公開悲痛內幕

誰在見證神     

「國際難民和宗教自由」研討會後攝影留念

【KNS新聞通訊=黃子益記者】 8月16日,「被綁架者和朝鮮難民人權聯合會」(都希侖代表)在Korea Press Center (首爾新聞中心)舉辦了「國際難民和宗教自由」研討會。在研討會中針對中國內部宗教鎮壓迫害,以及保護宗教信仰自由和人權的方案做了討論。由金英才教授(檀國大學聘請教授)負責主持會議。大家首先觀看了難民視頻(中國宗教迫害實錄)。

「被綁架者和朝鮮難民人權聯合會」都希侖代表觀看了難民視頻(中國宗教迫害實錄)之後表示很痛心。他說,他也經歷過類似的事,所以對基督徒所受痛苦深有體會,當早先韓國某教會帶領向他說這些事情的時候,他就想到要幫助這些人反映情況,並為解決問題多做商量、一同努力。

研討會由參會人員「被綁架者和朝鮮難民人權聯合會」都希侖代表、樹人邊明燮律師、蒙古國立大學國際關係研究所專員金正民、脫北作家金正愛,前中國律師琳達·王(全能神教會難民負責人)發表主題演講。

「國際難民和宗教自由」研討會的發言者們正展開討論、發言。

作為研討會的第一個發言人,樹人邊明燮律師針對現場在座的所有難民申請人未獲難民認可的問題,說到了必要的法律條件,陳述的可信度等方面,並且談到陳述需要有連貫性。他對難民申請程序作了詳細地說明。並且補充到,無論是宗教還是特殊社會團體,只要他們的人權受到迫害,就應當得到保障。

第二個發言人蒙古國立大學國際關係研究院金正民專員說,他對宗教鎮壓有所了解,他與有關人士交涉過,指出臨近中國的國家是受中國政府影響的。

第三個發言人是全能神教會代表、前律師琳達·王。她對於此次能參加國際難民宗教自由專員研討會而表示感謝。她說,「中國外表強大」,「中國黑手到處伸」。她還說,因著中國的宗教鎮壓,母親被拘禁,父親因承受不住中共的迫害自殺。歷經這些痛苦,她看到了中共的實質。「中國只是形式上尊重信仰自由,以維護治安為藉口鎮壓宗教」,琳達·王表示,「中國共產黨定基督教為邪教,遣返宣教士,逮捕、監禁基督徒,甚至殺害基督徒毫不留情。」

第四個發言人是金正愛,這位朝鮮難民作家談到自己在朝鮮經歷的艱辛生活,吐露了朝鮮獨裁體制的現狀只能讓她逃離朝鮮的心情。

在討論發言後的第二部分(作證部分)發表了很多令人悲痛的內幕。所有的人在聽到在中國遭受宗教鎮壓和迫害,流亡到韓國的張福先生的發言之後都陷入了悲痛之中。最後張福先生以某電視台的《舉報者們》欄目中曾經報導過他的事例為主線做了發言。

最後發言人張福先生

「我是張福,我因在中國信神受中共迫害,被迫忍受著妻離子散、骨肉分離的痛苦來到韓國避難。沒想到逃出中國以後,中共又把黑手伸到海外,千方百計脅迫我回國。下面我就講講我的經歷。」 張福先生開始談起了他的經歷。「我在1998年隨父母信了主耶穌。步入社會後,辛酸、漂泊的打工生活讓我看到了人間的黑暗邪惡、墮落敗壞,我感到心靈裡特別虛空痛苦、茫然無助,找不到人生的方向……2005年,全能神教會的弟兄姊妹給我見證了全能神的末世作工,我才知道主耶穌早已回來了,就是全能神。從全能神的話語中,我明白了怎樣做人,怎樣走上人生正道。妻子雖然不信神,但並不反對我信神。然而,好景不長,2010年的一天,妻子上網瀏覽新聞時,看到中共定罪、毀謗全能神教會的許多謠言,她信以為真,開始逼迫我信神,從此我們家再沒有安寧之日!尤其是2014年中共利用『5.28麥當勞事件』栽贓嫁禍全能神教會後,妻子受中共謊言的蒙蔽越來越深,更加地反對我信神,不許我讀神話,更不許我聚會,還要求我的手機24小時開機,以便隨時掌握我的行蹤,我一旦沒及時接電話,她就跟我大吵大鬧,甚至幾次以死來逼我放棄信神。我心裡特別痛苦、壓抑。沒想到中共的謠言竟能把妻子變得這樣歇斯底里,看到她被中共謠言蒙蔽、欺騙得太深、太可憐,我只有常常為她禱告。」

「2015年春節,我所在的教會有多個弟兄姊妹陸續被抓捕,我也面臨著隨時被抓的危險。我被迫無奈忍痛離開年僅2歲多的兒子和70多歲的父母,幾經輾轉逃到韓國避難。本想能夠在韓國這個自由民主的國家安心信神,然而,沒有想到,我仍然逃脫不了中共的逼迫。

2016年5月18日,妻子帶著孩子和我二姐到了濟州島並聯繫到我。22日傍晚,我見到了家人,心情很激動。想到幼小的兒子承受這種骨肉分離之苦,我的心都要碎了,抱著兒子哭了起來:要不是中共政府的逼迫,我怎麼捨得離開兒子,讓他這麼小就失去父愛呢?要不是中共政府的逼迫,我怎能捨得離開自己的家呢?好端端的一個家變成了這樣,不都是中共政府害的嗎?

當我沉浸在與家人團聚的幸福中時,萬萬沒想到,這次的相見竟是中共一手策劃的陰謀。5月23日下午我出去散步,5點左右回到酒店時,一開房門,看到一高個子男人『嗖』地一下往衛生間躲,他見我看見了,就故作鎮靜,出來坐了下來,他不敢正視我,我問他是誰,他說他叫小韓,是我妻子的同事。停了幾秒後他跟誰也沒打招呼,就出去了。這時我突然發現我的手機被人動過了,護照也不見了。我問是誰拿走了我的護照,妻子忙解釋說以為我跑掉了,就報警了,是警察來拿走的。我覺得很奇怪,我的行李都在酒店,我的護照、手機都沒拿,我怎麼會跑掉呢?妻子明顯是在說謊。對此我很反感,她就給我道歉。後來她用微信連線了一個姓程的警官,對方說他是山西省公安局的警官,處理過2000多例全能神教會的案例,然後又說了很多誘騙我回國的話。過了半個多小時,小韓再次進入我們的房間,他說你和程警官聊聊挺好的,我說你認識程警官啊?他脫口說出程警官是他的老師,後來又想方設法套問韓國教會的情況。這讓我意識到,小韓就是中共的特工。

當天晚上,妻子和二姐輪流出去,回來後態度很強硬地要求我回國。我再一次告訴妻子我現在的處境和我不能回國的原因,希望她和孩子留在韓國一起生活。但是妻子卻說:『不行,你必須跟我回去!』最後,他們見我沒有回國的意思,搶走了我的錢包、信用卡和我身上僅有的70萬元韓幣,趁我晚上熟睡時偷走了我的手機。24日上午,妻子又要求我必須跟她回國,還以死來威脅我。我帶著身上另一部手機幾經周旋逃脫了出來。在濟州島機場也就有一刻鐘的時間,我正拿著手機編輯信息,希望二姐能把我的護照留下,沒想到二姐突然出現在我的身後,伸手就搶我的手機,我奪過手機撒腿就跑,這時我才看見,妻子就在我的前方,小韓在我的右邊,他們三人已經把我包圍了。我就趕緊往人群中跑,這時小韓大聲呵斥:『站住!站住!張福站住!……』猛烈地向我追過來,我拚命地跑,不敢停留片刻,生怕他們追來,我一直在濟州的大街小巷穿來穿去,跑了四個多小時,心裡的那種恐懼害怕的感覺,用語言無法描述。感謝神保守我逃出了虎口……

2016年8月份,中共又指使我妻子來到韓國,妻子一下飛機就有專人陪同,她明明知道我在哪裡,但她並沒有來找我,而是隨從一些不明身分的人『以尋找丈夫』的名義舉行記者見面會,還到全能神教會鬧事,誣陷我不能回國是被教會挾持,還利用韓國媒體大造輿論,企圖將我逼回中國,同時達到他們抹黑全能神教會的目的。我妻子只是一個普通家庭婦女,如果沒有中共的唆使、謀劃和參與,她哪有這個能力,我知道她只是中共利用的工具。中共剝奪了我信仰自由的權利,破壞了我的家庭,並且利用我妻子的眼淚、孩子的哭聲騙取不明真相之人的同情,把輿論矛頭直接指向全能神教會,以此來陷害全能神教會,這就是中共的險惡用心。

前幾天,我看到一則新聞,中共要強行遣返五名脫北者,致使這5名脫北者服毒自殺,看到這則消息,我心裡很氣憤,並為嚮往自由生活的5名脫北者表示哀悼;現在還有很多脫北者遭到中共政府的抓捕,羈押在中國的監獄裡,也有千千萬萬個中國基督徒仍然在中共政府鎮壓、迫害中苦苦掙扎,我希望更多的有志之士能站起來,為脫北者、為受中共政府迫害的基督徒呼籲,揭露中共踐踏人權的惡行,譴責中共對脫北者、對基督徒慘無人道的迫害。」

當日,在研討會上公開了「人權無國界」的代表威利·福特先生的公開信。信中呼籲韓國政府為躲避宗教迫害、外國人登錄證被收回的41名中國基督徒(其中收到「出國命令書」27人、「滯留期延期不許可通知書」14人)提供政治庇護。

「人權無國界」的代表威利·福特先生的公開信

原文链接:http://www.kns.tv/news/articleView.html?idxno=343158

相關推薦

馬拉維五百頭象大搬家 圖片來自(VOA視頻截圖) 馬拉維的環境保育人士開始了一項雄心勃勃的計劃,要把利翁代國家公園(Liwonde National Park)的500頭大象遷往300公里外的馬拉維中部的恩科塔科塔野生動...
堅決跟主走 我叫陳庚,1992年我信了主耶穌,是教會的一名普通信徒,我的哥哥是教會有名的講道人,因著哥哥各處傳道,因此成為了中國政府重點抓捕的對象。因著哥哥的緣故,我也幾經中國政府的殘酷迫害,在迫害中我體會到主對...
災難頻發,我們人類的出路在哪裡? 據報道,6月24日凌晨6點左右,四川省阿壩州茂縣疊溪鎮新磨村發生山體滑坡,據初步統計滑坡造成46戶村民超過141人被掩埋,目前救援人員挖出6具遇難者屍體和少數生還者。新磨村處於山腳河谷地帶,是旅遊景點...
《我的天國夢》接受審判被提到神面前 預告片 【韓語】 宋睿明是韓國某處教堂的牧師,他信主多年,一直熱心追求,為主花費作工,等候主來被提進天國。可近些年,他看到教堂失去聖靈作工,越來越荒涼,講道人無道可講,信徒普遍軟弱消極。在迎接主來的關鍵時期,宗教界...
生命中難忘的日子 從小我就從媽媽那裡得知,爺爺奶奶在他們那個艱難的年代就接受了主耶穌的福音,到了媽媽這一代更是堅決跟隨主耶穌。父母持守主耶穌的話「惟有忍耐到底的,必然得救。」(馬太福音24:13)「有人打你的右臉,連左...

發表評論

您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被發表。*為必填字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