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失三十年,我終於回家了

誰在見證神     

我是一個80後,因著中國的計劃生育政策,我一出生父母就被罰了款,所以他們很討厭我的存在。又因受中國「重男輕女」思想的影響,他們不願意在我身上有任何的付出,甚至會因給我買一件十幾元的衣服而發生爭吵。我因此活得很壓抑、痛苦,覺得我活著是多餘的。一天,趁父母不在家,我就偷偷喝農藥想結束自己的生命,但因著太難喝,我就嚥下去了一口,並沒有危及我的生命,而這件事父母從始至終都不知道。13歲時,因著父母不願意供我上學,我只好利用暑假到離家幾十里地的景區賣雪糕掙錢。一次,天剛下過雨,我騎自行車路過一段山路時,連人帶車一起滑到了河裡。當時我的大腦一片空白,等我緩過來才發現只是衣服刮破了,身體一點也沒有受傷,路人看到我完好無損的從河裡上來,都說我命大,因為河裡全都是石頭,掉下去不摔死也得摔殘。他們都勸我說:「小小年紀不要出來賣雪糕了,太危險。」我沒說什麼推著自行車離開了。走在回家的路上我心裡酸酸的:我又何嘗不知道危險,但我沒有選擇,我只能靠賣雪糕賺點學費,不然我就只有輟學了。但最後,我還是只讀完初中就輟學了。

三年後,我和幾個同學一起到一個服裝廠上班。廠裡的活又髒又重,有時候還要通宵做,最長的時間我們三天兩夜沒合眼。因為長時間勞累導致身體疲憊,一個同事在剪裁時不小心把頭髮捲到機器裡,差點出人命,後來一起來的同學都相繼離開了。面對這一切,我猶豫了好久:他們有親戚、朋友可以幫忙找工作,但是我沒有,如果我回去,我就要繼續賣冰棍,所以這份工作對我來說就是希望,我不能放棄,於是我只好咬牙繼續幹下去。之後的幾年,我也換了好幾份工作,除了單位安排的放假,我沒有給自己一天的假期,我只有不停地幹活,因為我的未來沒有保障。經過不斷地打拼,我攢了一些錢,但正當我為以後的生活憧憬的時候,讓我意想不到的事情發生了……

2005年的一天,我突然接到堂妹的電話,她讓我趕緊去醫院,我急匆匆地趕到醫院,走進病房的那一刻,我被眼前的一幕嚇傻了:哥哥躺在病床上,頭被白布包著,口、鼻裡還插著管子。當時我的眼淚就止不住地往下流,爸爸告訴我哥哥從樓上摔了下來,一直在昏迷之中。之後醫生給哥哥做了開顱手術,經過一段時間的治療,哥哥的手和胳膊能動了,我和父母都格外激動,覺得終於看到了希望。但就在這時醫生卻告訴我們,哥哥摔得比較嚴重,現在一旦坐起來會流腦積液,而且流的位置很難找準,建議我們再做一次開顱手術。聽到這個消息,我感覺如五雷轟頂,第一次手術幾乎花光了家裡所有的積蓄,已經沒有錢再做一次手術了。看著躺在床上的哥哥和滿頭白髮的父親,我心裡難受極了,不管他們從小如何待我,現在我是全家唯一的依靠了,我要擔起這個責任,那一年我僅僅25歲。

於是,我開始拼命地掙錢,平均每天只捨得睡四五個小時覺,經過幾年的打拼,我終於掙到了一些錢。在這期間,哥哥經過第二次手術,慢慢地能自理了。我又幫哥哥買了房子成了家,心想以後自己終於可以安穩地過日子了。可沒有想到嫂子和我哥過了三年,就拿著家裡幾萬元錢跑了,哥哥受不了這種打擊,再次發病,神志不清。面對這一切,我感覺天都要塌了,不幸的事情接踵而至,什麼時候才是個頭啊!之後我繼續過著賺錢機器的生活,而父母每次給我打電話不是要錢,就是說哥哥磕著碰著要住院了,讓我去照顧。面對這樣的壓力,我真想痛哭一場:我只是個人,我的承受力也是有限的!後來媽媽由於操勞過度,身體也變得很不好,我心裡更加痛苦,以後父母去世了哥哥怎麼辦?我都快30歲了,不敢找對象,不敢結婚,面對這樣的家庭,我還有自己的未來嗎?內心的壓抑無處訴說,我感覺自己的心隨時都會崩潰一樣。

2015年5月,為了緩解家裡的經濟壓力,我帶著對家人的牽掛,隻身來到了日本。在這裡,我的命運悄悄地發生了變化……

來到日本後不久,我認識了小蘇,她在社長的單位工作,而我在社長家工作,我們時常會碰面,同為中國人,就互相留了電話號碼。2016年春節我們回國探親,機緣巧合之下我和小蘇坐上了同一班飛機。在聊天的過程中她問我人是從哪裡來的,我不加思索地說是猿猴變的。小蘇卻微笑著告訴我:「人是神造的,天地萬物都是神造的。」接著她舉例和我講了「進化論」的荒謬之處,又和我講了神是如何創造天地萬物的等等。第一次聽說我們是神造的,我感覺很詫異,似懂非懂又不太相信,但想到自己一直以來活得挺痛苦、壓抑的,多接觸一些有信仰的人也許會讓自己變得快樂一些,於是我答應小蘇回日本後參加她們的聚會。

一週後我回到日本,同事邀請我參加了她們的聚會。我們一起聽了一首神話語詩歌神管理萬物的奇妙作為》:「千百年來,小溪在大山的腳下就這樣靜靜地靜靜地流淌著,它順著大山指引的方向回到了它的家鄉,匯成了河,匯成了海,匯成了海。因著大山的守候,小溪從未迷失方向,小溪與大山相生相息、相生相剋又相互依存。……」我被詩歌裡的歌詞深深地吸引了,想不到大山、小溪、海洋等等這些平時我們很少關注的事物,在這首歌裡竟然唱出了它們存在的價值與意義,讓人感到那麼溫馨,不知不覺我的心情隨著歌聲一點點地放鬆,覺得很快樂、很釋放。接著我們又一起讀了《神是萬物生命的源頭》這篇神的話,再加上姊妹的交通,我才知道:神用六天創造了天地萬物又造了人,為了養育人類,神給人類提供一個安定的生存環境,又給萬物制定了界限,沙漠、草原、海洋的範圍有多大,各種飛禽走獸生活在什麼樣的環境裡,為什麼野獸只能呆在森林裡,家禽就可以被飼養等等,這些再普通不過的現象原來都是神在掌管,背後都有神的命定。我越聽越有興趣,之後我就經常參加聚會,和她們一起看神的話,漸漸地,我對神創造萬物的奇妙作為認識得越來越多,從心裡開始相信神創造萬物、管理著萬物,也開始信靠神。

分頁閱讀: 1 2 下一頁

相關推薦

讓悲劇不再重演 受「知識改變命運」的思想影響,很多「望子成龍」、「望女成鳳」的父母為了不讓自己的孩子輸在起跑線上,爭相給孩子報上各種補習班:英語、美術、舞蹈、聲樂、物理、化學……而孩子們對待參加補習班是什麼態度呢?...
對教育子女的一點感悟 一天我和女兒坐在沙發上讀全能神的話:「因為人不認識神的擺佈,不認識神的主宰,所以對待命運人總有一種對抗的情緒,總有一種悖逆的態度,人也總想掙脫神的權柄,掙脫神的主宰,掙脫命運的安排,妄想改變現狀、改變...
原来「駕雲」降臨是這麽回事! 1999年的一天,小叔子突然跑到我家對我說:「嫂子,我告訴你一個好消息,主回來了,叫全能神!作了新工作!」我說:「主來了?這怎麼可能?經上預言『看哪,他駕雲降臨!眾目要看見他,連刺他的人也要看見他,地...
事實和啟示使我尋求,神話使我仆倒在神前 我原是「因信稱義」派的一名同工。1999年春天,長老在同工會上告誡我們:「現在有一個『東方閃電』派,傳說主已來在中國作工,這根本不可能!因撒迦利亞書14章4節上記載:『那日,他的腳必站在耶路撒冷前面朝...
我明白了信神該有的追求 我叫維斯瓦·布萊恩,來自烏干達。雖然我出生在一個信基督教的家庭,我爸爸和媽媽都是牧師,但是我從來沒有接受過主耶穌作我的救主。直到後來我參加一項教會活動時,一位牧師說只要我們向主耶穌悔改,就可以接受主耶...

發表評論

您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被發表。*為必填字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