卸下重擔:一個母親的見證

誰在見證神     

每當看到同齡的父母為兒女的婚事操勞,我也有些犯愁:如今女兒長大該找婆家了,可現在這個世道啊,兒子找個好媳婦難,女兒找個好婆家更難。作為父母都希望自己的兒女能找個稱心如意的對象,日子過得輕松、無憂無慮。但現在的孩子都不聽父母的話,講究什麼自由戀愛,考慮得太簡單。我們村有個女孩自己找了個對象,但父母不同意,女兒不聽勸便離家出走,幾年來杳無音訊,母親常常以淚洗面,村裡的人還對其議論紛紛,說三道四;鄰家的女孩找了個對象家住農村,父母嫌男方家太窮,為了阻止女兒,父親打、母親罵,女孩還是不聽,如今女孩與父母結怨帶仇,互不來往;還有我外甥女自己談了個對象,我姐姐不同意,給她好話說盡、暴力相加還是無濟於事。結果外甥女結婚後常被丈夫打得鼻青臉腫,甚至來我家躲避丈夫的追打,我姐常常埋怨、痛哭,最後還是離婚了……

看到身邊發生的一樁樁事,我不由得為女兒的婚事發愁、擔憂:萬一女兒也找個我看不上的男朋友該咋辦?不管怎麼說我覺得女兒的婚姻大事還是由父母做主比較穩妥,因為我們做父母的都是過來人,看問題比較現實、長遠,而女兒年齡小,沒有生活閱歷,考慮問題比較簡單。

後來,無意間聽說女兒談了個對象,我不由得開始擔心,不知女兒找了個什麼樣的對象?打聽後得知,對方家住農村,父母離異,母親整天打麻將,父親游手好閒,兄弟兩個,家裡只有三間平房。知道這樣的結果我如同熱鍋上的螞蟻,急得團團轉,回想我和丈夫這些年為了生活打拼得很辛苦,一直希望女兒能找個條件好點的家庭,將來少受苦,可如今這個人家的條件,我是打心眼裡不同意。後來我安慰自己:孩子還小,過幾年懂事了,隨著年齡的增長,說不定以後就會遇上各自合適的對象。

一年後的一天,女兒回來說男朋友家裡要徵地,他們得提前辦結婚證,這樣就可以分到兩套房子。這突如其來的消息把我嚇壞了:我拒絕吧,害怕女兒和我玩真格的,和對象私奔了怎麼辦?我的臉往哪擱?答應她吧,女兒找這麼個對象,家庭背景還很特殊,我心裡實在放心不下,她畢竟年齡小生活閱歷少不懂事,婚姻關乎她一輩子的大事,她不幸福我這後半生哪能過得安寧,我想幫她也沒多余的錢啊,不行!我這個當媽的得給孩子一些引導,決不能答應她辦結婚證,孩子年齡小都是感情用事,有些事還考慮不到,現在她不理解我的心,以後她會慢慢明白的,婚姻大事還得我們做父母的把關。

一天,男孩的父親來要戶口,我說:「按正常程序,孩子的婚事定了再領結婚證才對。」對方深知理虧,不再要女兒的戶口了。從此女兒開始與我冷戰,賭氣不理我,我跟她說話,她也當作沒聽見。我活在了煎熬中:一方面擔心女兒想不開,萬一做出傻事;另一方面覺得女兒不懂我這個做母親的心,還誤解、埋怨我。我感到痛苦不堪,夜夜不能安然入睡。我苦思冥想,以各種方式給女兒做思想工作,講我看見的、經歷的,甚至搬來母親,發動丈夫、親朋都起來配合,勸說女兒的這場婚事,真是辦法想盡。卻被女兒一句「寧可跟他受苦,我也要嫁給他。」這話給徹底打倒了,看到女兒的態度就像吃了秤砣鐵了心,讓我傷心欲絕。母親和丈夫怕我想不開,給我做思想工作,也怕女兒被逼急了做出極端的事,到時我們後悔都來不及。最後怕女儿做傻事,我只好勉強選擇讓步。

幾天後,女兒帶來男朋友與我們見面,我雖很不情願,但為了面子,就還是早早地起來準備食材好好招待。當聽見開門聲時,我捋了捋頭發調整好自己的心態,趕緊從廚房迎了出來,看到眼前的男孩:1.8米的個頭,特瘦,一臉青春痘,有點駝背,戴著鴨舌帽,穿個黑色雞腿褲,長尖皮鞋。面對這一幕,我的心更涼了,心想:女兒的一雙眼睛簡直就沒起作用。首先從外表看就不相配,女兒個頭1.58米,兩人站一起簡直就是個高低櫃,讓人笑話。女兒外貌還算可以,這小伙長相一般,還是這副打扮,家窮、沒工作,要啥沒啥,一樣有利條件都占不上,若成了這門婚事,這不是把女兒往火坑裡推嗎?我們家雖不富裕,但女兒不傻不呆,我們是頭禿了、還是眼瞎了找這樣的女婿,親戚朋友會咋看我呢?豈不是當別人的笑料了嗎?想到這些,氣得我一句話都說不出來,大腦一片空白,只感到渾身發抖,不由得拖著恍惚的身子轉回廚房,準備燒火,可打火機怎麼也不聽我使喚。過了十幾分鍾,女兒的男朋友到廚房來給我打了個招呼,我都忘記自己是怎麼回話的。丈夫看我氣成了這樣,勸我順其自然吧,兒大不由娘。對女兒的婚事我久久不能放下,我與女兒的矛盾再次升級,我們各自活在痛苦中。想想為了女兒我受了多少罪,沒想到女兒大了,翅膀硬了,婚姻大事都不聽我這個當媽的勸。那段時間我的胸口猶如被一塊石頭壓住了,做啥事都沒有心思……

就在我的心結無法打開,為女兒的事焦慮、擔憂時,我和丈夫信了神。我們看到神的話說:「你們的性情、素質、長相、身量,出生的家庭,你的工作、婚姻,你的一切,甚至你的頭發的顏色、你的膚色、你的出生時間都是我手的安排,就是你每天要干什麼、要遇見什麼樣的人也是我手的安排,更何況把你今天帶到我的面前,更是我的安排,不要自己擾亂自己,要坦然前行。」看了神的話我才恍然明白:原來我們每個人的長相、家庭、婚姻都是神早給安排好的,不是由父母決定的,也不是自己說了算。兒女的婚姻父母可以參與,給些建議,但最終的結果不是由父母說了算,我不也是這樣經歷過來的嗎?女兒的婚姻神早給安排好了,我的焦慮、擔心沒用,因為我決定不了孩子的婚姻,更主宰不了她以後的命運。以前不知道每個人的婚姻都是神的命定,總認為我們做父母的給兒女決定的婚姻都是最正確的,最好的,因為我們是過來人,有了一些生活閱歷,考慮問題比較周全,好像我給女兒選擇的婚姻就能幸福,結果自己就想掌管女兒的命運,到頭來弄得自己和女兒都很痛苦,看來這都是我不認識神的主宰導致的。再想想有些父母給女兒找有錢的對象,最後生活在一起也不見得幸福,因著感情不合,或某方出軌了吵架鬧離婚的也多得是。因著我不認識婚姻由誰主宰,提起女兒的事我就會身不由己地說她幾句,弄得女兒尷尬,我操心還不落好,傷了我們母女的感情,導致我和女兒都活在痛苦中。

看了神的話我心裡踏實多了,我願意順服神的主宰、安排,就把此事帶到神面前禱告:「神啊!女兒談的男朋友我看不怎麼好,但女兒決心已定,神啊,我雖然心裡不滿意,但我看不透,若是你的主宰安排我願意順服。」我把女兒的事向神禱告了幾次,慢慢地心裡也不那麼在意了,願意放下自己的想法,不再管了,我心裡的痛苦減輕了很多。

過了幾個月,女兒說她和男朋友分手了,我心裡明白,女兒談的這個男朋友不是神給她命定的。原來人的婚姻該走多少路,該經歷什麼,也是神早已安排好的,女兒的這次經歷對她來說也是成長的歷練。感謝神!我看到了神的主宰。

一天,朋友來給女兒提親,說男方的各方面條件都比女兒以前談的對象好多了。我心中又沒有神了,又想自己給女兒做主,一聽對方家的條件還不錯,就爽快地答應了,還急忙把女兒叫回來,結果兩個孩子見面後都不同意,我也只好作罷。每當看到別人家的女兒找個好對象時,我心裡特別羨慕,不由得就想著也給女兒找個家庭條件好的對象多好,可從那以後再也沒人來給女兒提親了。

一天,我看到神的話說:「體察我意的我時時安撫,不讓其受苦受害,現在的關鍵就是能按著我的心意行事……為什麼不把這些交託在我手中呢?是信不過我嗎?還是怕我為你安排得不妥當呢?為什麼一再地掛念家裡呢?掛念別人!我在你的心中佔有一定的地位了嗎?還說什麼讓我在你裡面作主權,佔有你的全人,都是騙人的謊言!」看到神的話我很蒙羞,神的話說出了我的真實情形,我心裡的想法神全知道,我嘴上說女兒的婚姻神命定,可心裡還在為女兒打算安排,想給女兒找個各方面條件都比較好的對象,我這也沒讓神主宰安排呀,那我之前向神禱告「願神安排,我願順服」這不成欺騙神的謊話了嗎?我今天信神就應該尊神為大,讓神在我們家做主權,神的話提醒我要做的就是多讀神的話,多經歷神的話,對神得有真實的信,得有真實的順服,而我總想自己做主,是不會看見神的主宰的。

想想女兒的婚事我再三攔阻,費盡心思,到頭來生了一肚子氣,把我搞得頭昏腦脹,也沒有起啥作用。女兒將來找的對象是貧是富,有什麼樣的結果,不是我的意願就能決定的,我再憑自己做主就是與神對抗。人人都想找好的,但又有多少人如願以償呢?我再這樣做就是與神對抗,我們的命運都在神手中,女兒的婚事我應該放手,交給神。我要抓住神來人間拯救我們這千載難逢的機會,用心和弟兄姊妹在一起過教會生活,讀神的話語,好好追求真理。

當我放下自己,真心依靠神、相信神時,幾個月後,女兒經朋友介紹了對象,各方面條件都出乎我的預料,對方的父母把孩子結婚的事安排得井井有條,我和丈夫根本都沒操啥心。媒人說他活了這幾十年,沒見過我們這麼好說話的人,我和丈夫心裡都清楚,這都是神的奇妙作為改變了我們。看到女兒有了滿意的家庭,我也沒有什麼牽掛了,我和女兒經常在一起讀神的話,之前的矛盾怨氣也煙消雲散了。

我感謝神改變了我,使我知道了自己只是受造之物,盡到自己的責任、義務,這是我做父母的本分,至於女兒的婚姻、前途,將來是什麼樣,這些都在神的主宰安排之中。父母不能陪伴孩子一生,很多事我是做不了主的,只有神才是我們每個人唯一的依靠。一切榮耀歸給神!

甘肅 雨彤

相關推薦

走出網絡戀情,找回迷失的愛 夫妻和睦 恩愛相伴 我有一個幸福的家,家裡雖不富裕,可我們夫妻很恩愛。丈夫下班回家,對我噓寒問暖,呵護有加。有時間我們一起去市場買東西,一起回父母家。同事、朋友都說:「你倆結婚這麼多年了還這麼恩愛,...
婚姻命中注定 瑾汐二十二歲那年,她憧憬著自己的未來,希望能遇到一個讓自己怦然心動的男孩,若遇到了,她一定會毫不猶豫地嫁給他,永不後悔,這樣的想法一直埋藏在瑾汐的心底裡。 一天,瑾汐的媽媽王蘭對瑾汐說:「我看你...
學會理解,才能坦然面對婚姻 2016年9月,我的女兒上小學了,萬般無奈之下,我獨自一人帶著兩個小孩從深圳搬到香港居住。 這不禁讓我回想起四年前,女兒要到香港讀幼兒園,為了孩子讀書方便些,我帶著兩個孩子從東莞市搬到深圳,丈夫...
人生如戲誰是導演? 人生就是一個大舞台,每個人都在這個舞台上扮演著各自的角色。但到底誰是人生舞台的總導演卻沒有人知道,因為多數人不會去尋求這個問題,即使有人想到這個問題,也很難尋覓到答案。幸運的是,有些人在經歷了坎坎坷坷...
多年的心結打開了 我出生在農村,鄰居家有個姑娘叫大梅,我們倆同一年出生,從小就在一塊兒玩,又一起上學直到初中畢業,也可謂是青梅竹馬。我心裡就有一個想法,長大後我一定要娶大梅做我的老婆。 九十年代講究婚姻自...

發表評論

您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被發表。*為必填字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