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樣避免家庭冷戰,讓你的婚姻更幸福!

誰在見證神     

「冷戰」的家庭生活是如何造成的?

結婚的時候,家人就囑咐我「人善被人欺,馬善被人騎」,我想婚後一定要當家才能不被欺負,以後的生活才會美滿幸福,所以結婚後我就一直想要當家說了算。剛開始,家裡的大事小情丈夫都會和我商量,可是時間一長,丈夫常常有事不與我商量,就按著他的意思去做,為此我心裡很不是滋味,覺得丈夫沒把我當回事,若是繼續這樣下去,我在這個家就沒有立足之地了,為了能在家裡當家做主,我常常和他賭氣不理他,直到他向我說好話,我心裡痛快了,才會善罷甘休。

有一次快過年時,丈夫與我商量把豬殺了,我說再多餵幾天,丈夫當時也滿口答應了。可沒想到第二天早上師傅就來我家殺豬,我勉強裝作若無其事地招呼師傅殺完了豬。隨後就埋怨丈夫事先不和我商量,丈夫一個勁地與我解釋殺豬師傅提前來的原因,但是我根本就聽不進去,無論丈夫怎麼解釋,我都不搭理他,幹活的時候,丈夫特意來幫我,我也不給他好臉色看,最後他只好無趣地走開了。看著他無奈離去的背影,我的心裡也很難受,這又是何苦呢?怎麼就不給他個台階下呢?但一想到以後的日子還長著呢,如果我輕易讓步,他就更不把我放在眼裡了,我還能當家嗎?不行,我不能就這麼讓步了。就這樣,即使我心裡很想與丈夫和好,不想再這樣僵持著,但是我還要板著臉硬撐著,無論丈夫怎麼服軟,就是不與丈夫說話,直到丈夫向我求饒,保證下次遇事一定與我商量,我才放下架子與他說話。椅子

可是現實生活中這樣雞毛蒜皮的小事多得數不勝數,為此我們的生活中很少有歡聲笑語,多數的時候都是在冷戰中度過,孩子每天看到我冰冷的臉,說話都小心翼翼的,丈夫也是每天唉聲嘆氣,而我也覺得自己委屈,認為丈夫不理解我,孩子不聽話,常常一個人流淚到半夜。我也覺得這樣冷戰的生活太苦太累了,可是我卻控制不了自己的心。

如何向「冷戰」的婚姻說不?

2003年我信了神。通過弟兄姊妹的交通與讀神的話,我才知道,自己常常與丈夫生氣、耍脾氣不理他,這些都是撒但的敗壞性情,這裡面都是因著撒但的毒素深種在我的心裡導致的,要想不受這些敗壞性情的控制,就必須要通過讀神的話,經歷神的話,實行神的話才能得到變化。從此我積極地禱讀神的話,參加教會生活,希望自己的敗壞性情能夠得到變化。

一天上午,四哥到我家對我說:「前段時間,我找弟弟借了錢,今天給你們還錢來了。」說完就把錢遞給了我。四哥走後,我拿著錢,想著丈夫把錢借給了別人竟然不與我商量,心中的火氣瞬間就上來了,恨不得馬上去找丈夫理論。傍晚丈夫回到家,我板著臉問道:「你眼裡還有沒有我這個人了?你把錢借給別人了,都不跟我說一聲,在這個家裡你把我當啥人了?把我當空氣嗎?……」我越說越氣,無論丈夫怎麼解釋我也聽不進去。第二天丈夫主動與我說話,我瞪他一眼沒理他,讓他感到很尷尬。看到丈夫尷尬的表情時,我心裡也受責備,覺得這也不是什麼大不了的事,況且四哥已經把錢還了,自己這樣不依不饒的也有點過分了,而且我還是一個信神的人,神要求我們活出正常人性,有一個基督徒的樣式,那我這樣做也沒有基督徒的樣式啊。但一想到丈夫做事不與我商量,不把我放在眼裡,我心裡就堵著一口氣,覺得這次不讓他吃點苦頭,以後他就更不把我放在眼裡了,就這樣我心裡雖然難受,但仍不肯讓步。

直到我看到神的話說:「殘酷的人類啊!勾心鬥角、你爭我奪、爭名奪利、互相廝殺何時到頭?儘管神的話語說了千千萬,但人無有醒悟的……有幾個不為自己個人的利益?有幾個不為維護自己的地位而壓制別人、排斥別人?」(摘自《惡人必被懲罰》)神的話揭示了我們被撒但敗壞後,都失去了良心理智,為了自己的私慾,人與人不能和睦相處,為了利益和家裡人也得爭也得鬥,活在撒但的愚弄中。想到自己成家後想當家做主說了算,處處要求丈夫必須聽我的,做什麼事必須經我的同意,如果丈夫不按我的意思來就冷眼相對,待搭不理的,以「冷戰」的方式耍威風來威脅丈夫樹立自己,有意做出傷害他人的事,以達到讓丈夫屈服我的目的。讀了神的話,我才認識到,我現在的表現不就是在家裡與丈夫爭地位,為了維護自己的地位而壓制人、排斥人嗎?雖然我沒有打、沒有鬧,但是我用這種冷戰的方式來讓丈夫向我服軟,就是為了達到讓丈夫聽我的,在這個家裡我能當家說了算,導致我們夫妻關係越來越疏遠,不僅自己受痛苦,讓丈夫也受我的冷眼與無理的攻擊,活在痛苦中。這十多年來我與丈夫屢屢冷戰,生活得又苦又累,原來我已經失去了一個正常人的良心理智,這都是撒但對我的苦害啊!

晚上丈夫回來時,我想要主動和他說話,可又想到我就這樣讓步了,以後丈夫心裡還會有我的地位嗎?會不會更不把我當回事啊?可若是不實行真理又覺得自己人性太差,總是想在家裡佔個地位控制人、壓制人讓人服,而與丈夫鬧不合,沒有活出神的話神不喜悅,想說卻又開不了口,思來想去,我最後還是沒理丈夫。因自己心裡剛硬沒實行真理,心裡備受煎熬,我便來到神的面前禱告:「神啊,我想實行真理,脫離撒但權勢的捆綁,但是我實行不出來,總是顧慮自己在家裡的地位,神啊,願你帶領我、幫助我能夠實行出真理。」禱告後,我覺得有了一點信心和實行真理的心志。吃飯時,我鼓足勇氣紅著臉對丈夫說:「這次是我不對,你都已經把事情解釋清楚了,我還不依不饒的……」丈夫聽後長長地舒了一口氣,說:「太意外了,還以為這次的冷戰又要僵持很久呢,真沒想到這麼快就結束了。」聽了丈夫的話,我在心裡不住地感謝神的帶領,因為沒有神的帶領我根本就實行不出來。

我嘗到了實行真理的甜頭,看到了神的帶領與祝福,也讓我認識到神是要求我們活出正常人性,有正常人的良心理智,能按著神的話去做人,脫去地位之心,才能擺脫撒但的捆綁和控制。於是我決定不再讓家庭「冷戰」繼續下去,臨到事我要放下自己的地位心主動與丈夫和好。在以後與丈夫的相處中,我開始操練實行神的話,從此我們家有了一些歡聲笑語。

「冷戰」的激烈交鋒中應該怎麼做?

2008年元月的一天,我聽到丈夫打電話時對方在問他貸款的事,我便隨口問了一句,丈夫吱唔了一會兒說:「……嗯,是銀行打來的。」我見他說話吱吱唔唔的,就問他貸款的錢幹什麼了。他有些不耐煩地說:「去年7月份我和別人合夥做生意,因資金不夠就貸了款……這事你就別管了。」我一聽他說不用我管時,心裡無名火就上來了,說道:「你還把我當這個家裡的人嗎?這麼大的事也不和我說,我知道了你還不讓我管,你眼裡還有沒有我啊?」丈夫看我越說越氣,也就沒再說啥,我氣得又開始不理丈夫,看我這樣,丈夫也氣得不和我說話扭頭就走了。我氣呼呼地坐在椅子上,心想:我為這個家付出的還少嗎?家裡的大小事哪一樣我不操心,而你也太不拿我當回事了……想著想著,委屈的淚水順著臉頰流了下來。這時我突然意識到,我又活在了撒但的愚弄中,便在心中默默地禱告神:「神啊!我現在又活在了撒但的權勢下,願你幫助我能夠從撒但的權勢之下走出來……」禱告後,我稍微冷靜了一些,打開神的話,看到神說:「你的心、你的靈被那惡者奪走……你失去了本該擁有的一切,失去了全能者賜給你的一切,進入了無邊的苦海之中,沒有救助的力量,沒有生還的希望,只是在掙扎、在奔波……那惡者在你的心中指引著你的一切,成了你的生命,你不再害怕他,不再躲避、懷疑他,而是把他當作心中的神,你開始供奉他、朝拜他,與他形影不離,與他相互承諾生死。」(摘自《全能者的嘆息》)「信神總為自己圖謀,自是、自高、顯露自己、維護自己地位的人,是喜愛撒但、反對真理的人,是抵擋神的、完全屬於撒但的人。」(摘自《脫離黑暗權勢就能被神得著》)神的話讓我感受到神在為我們迷失方向而擔憂,為我們走上不歸路而痛苦。這時我想到神起初造的亞當、夏娃,他們原本在神造的伊甸園中幸福快樂地生活著,就是因為撒但的一句迷惑人、引誘人的話,他們聽信了就使他們遠離了神,背叛了神,失去了神的帶領與祝福,失去了從神來的生命供應最終走向死亡。神造人類的心意是讓我們在地上過平安、幸福、快樂的生活,可撒但為了達到掌控神造的人類,卻編造各種鬼話、謬論來迷惑人、苦害人,讓我們活在了撒但的權勢之下。想想自己為什麼活得這麼累,為什麼總是因為家裡的瑣碎事與丈夫冷戰、生氣呢?不就是因為撒但給我灌輸的毒素,「人善被人欺,馬善被人騎」「唯我獨尊」「當家做主」的思想支配的嗎?因著這些思想觀點的支配,導致我在家裡想要個地位自己說了算,處處轄制丈夫、壓制丈夫讓他服我,使我和丈夫活在撒但的愚弄中,弄得我成天哭天抹淚的覺得委屈,丈夫也是唉聲嘆氣地抱怨,孩子更是每天都小心翼翼地看著我的眼色行事……我被撒但愚弄活得真是太苦太累了。

我又看到神的話說:「最後讓你作什麼見證呢?就是說你生在污穢之地能成為聖潔,不再沾染污穢,生在撒但的權下脫離了撒但的權勢,不被撒但佔有,不被撒但困擾,活在了全能者的手中,這是見證,是與撒但爭戰得勝的證據。」(摘自《征服工作的內幕(二)》)神起初造的人類是能榮耀神、彰顯神、見證神的人類,想想自己的所思所想,哪是一個見證神的人呢?而神今天就是讓我在這樣的環境中藉著實行神的話,能夠勝過撒但的黑暗權勢,脫去地位之心的捆綁控制得到釋放自由,成為能夠榮耀神、見證神的人。我得根據神的話看事,實行神的話,不能再讓撒但牽著我的鼻子走了。當我有心志想實行真理時,心裡覺得特別的釋放,也有了實行神話語的信心與勇氣。

不一會兒丈夫回來了,我連忙問:「錢湊齊了嗎?我手裡還有一些錢你先拿著用吧。」丈夫高興地說:「你變了,不像以前非得向你服軟才能解氣了。」我高興地說:「感謝神!是神的話語改變了我。」love

幸福來到,向「冷戰」說Bye bye!

一天,我一邊做飯一邊哼唱著神話語詩歌,飯熟了,我喊兒子和丈夫吃飯,兒子看我滿臉的笑容,高興地說:「我們家呀,只要媽媽露笑臉,家裡就充滿了快樂。」我笑著說:「媽媽的笑臉是神帶來的,我們只有憑神的話活著才是真正的幸福。」丈夫也附和著說:「現在你媽這張臉晴天多了,陰天少了。」聽了兒子和丈夫的一番話,我在心裡不住地感謝神,因我們家現在幸福的生活都是神帶來的。

回想這幾年我跟隨神,一路走過來,雖然以前我深受撒但毒素「當家做主」「人善被人欺,馬善被人騎」「唯我獨尊」的苦害,使我們家充滿了愁苦嘆息,但現在因著神的揀選與恩待,使我能有幸回到神的面前,經歷神話語的刑罰審判,使我對什麼是正面事物與反面事物有了分辨,對什麼是真正的人生有了新的認識,因著有神話語的帶領,使我在神的話中不僅扭轉了看事觀點找到了正確的人生方向與目標,還使我對撒但的邪惡實質有了分辨,能夠不再憑著撒但的毒素活著,過上了幸福快樂的生活,我終於可以向家庭「冷戰」說一聲Bye bye了!

田 雨

 

推薦閱讀:「破碎」與「和諧」的跨越

相關推薦

房產風波 我是家裡的獨生女,從小在父母的寵愛下長大,並且家裡的生活條件也比較優越。結婚後,我與丈夫一直住在父母家,丈夫負責一家人的生活起居,我在外面上班工作,家庭特別和諧。父母去世後,工資、房產全都交在我手裡,...
學會理解,才能坦然面對婚姻 2016年9月,我的女兒上小學了,萬般無奈之下,我獨自一人帶著兩個小孩從深圳搬到香港居住。 這不禁讓我回想起四年前,女兒要到香港讀幼兒園,為了孩子讀書方便些,我帶著兩個孩子從東莞市搬到深圳,丈夫...
愛情「沼澤地」如何脫險 我的虛幻愛情破滅 青春懵懂的歲月裡,是一代言情作家的作品伴隨我走過來,作者筆下那不食人間煙火、詩情畫意、意境優美的愛情故事常常令我浮想聯翩,小說中那蕩氣迴腸的愛情故事,更是我心中追逐的情懷。我嚮往自...
一個真實的婚姻故事 那是上個世紀的五十年代,高中時代的夏琳與村裡的 窮小子秦峰相愛了。夏琳想在高中畢業以後就嫁給秦峰,但在那個聽從父母之命的年代裡,夏琳知道若沒有父母的同意,她是不可能和秦峰在一起的。於是夏琳告訴 自...
「破碎」與「和諧」的跨越 高中畢業後,22歲的我秉承著中國「男大當婚,女大當嫁」的傳統思想,加入到了相親的大軍中。我與大多數同齡女孩一樣,心中屹立著一個白馬王子的「形象」:他不需要多麼英俊威武、才高八斗,只要能富有責任心,對我...

發表評論

您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被發表。*為必填字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