誰在見證神

    一個寢室部部長的轉變

    誰在見證神     

    8月末的天氣還是悶熱難當,韓飛坐在返校的公交車上,看著乘客中有些拖著行李箱的新鮮面孔,不禁想到去年的自己,也是這樣拖著一個與她身高不太協調的大行李箱,懷著激動的心情踏進了夢寐以求的大學校園……

    「XX大學車站到了,下車的乘客後門請……」她這才回過神兒來,已經到學校了。下車後她在校門口的小攤上買了一份涼皮,隨著新來的大一新生一起走進了校園。很明顯,她的表情沒有新生那麼興奮與激動,只是拎著一份涼皮慢悠悠地走在回寢室的小路上。

    韓飛剛走到寢室門口,學生會的幾個部長就在熱情地向她打招呼:「韓飛,現在得叫你韓部長了啊!過兩天咱們學生會要去查班、查寢,還得演講,你準備好了嗎?」韓飛剛要跟她們打鬧一番,突然電話響了,她從背包裡好不容易翻出了電話,屏幕上寫著:小韓的母親大人!她趕緊接起來:「老媽,什麼事?」電話另一頭傳來母親的聲音:「還記得你走之前媽跟你商量的事嗎?過兩天你阿姨給你打電話你可別忘記去啊!你千萬要把手機充好電,保持開機狀態!」韓飛知道媽媽是在提醒她不要忘記去參加聚會的事。她邊答應著母親,邊在心裡想:這老媽,在家都商量好了,開學後在大學附近給我找個聚會點讓我參加聚會,都說多少遍了,我怎麼會不記得呢!……其實,自從今年暑假回家,韓飛的母親和姐姐就給她傳福音,見證神的作工,她聽後覺得都挺對,於是便答應了等到開學後參加聚會。

     

    開學的前一天,學生會主席方大個在微信群裡召集經濟管理系學生會所有部長到主教學樓一樓開會,部長們陸陸續續都進屋了,只見方大個大步流星地走進來,清了清嗓子:「好久不見吶我的同學們!」

    「大個!別在這耍帥了,快點兒說,召集我們過來什麼事啊?」

    方大個頓了頓說:「好吧!說正事!根據上學期的期末考試成績,咱們被競選上了學生會的部長,所以為咱們係爭榮譽的光榮使命就落在了咱們身上,這學期咱校12個系的各個部門要在10月份進行評比,咱們只有一個月的時間準備…… 」方大個的話馬上抓住了韓飛的心,別看韓飛平時在班裡不太張揚,但她卻是這個系分數最高的,她一直非常享受當第一的感覺,這次一聽到12個系之間要比賽,她心中好似燃起了一團火,想著要趁機好好表現。不過想到這個學校的變態之處,韓飛還是有點頭疼。韓飛是寢室部部長,寢室部在這個學校裡是最有權力的部門,每晚9點到10點查寢時要檢查的項目有:被褥的標準是豆腐塊兒,床單的邊緣是90度,地面的標準是能照人,每人要在自己床位旁邊站軍姿,完全軍事化管理。這些都是比賽的幾大項,可那些不聽話、難管理的大一新生讓韓飛覺得管理起來有些難度。

    散會後,她馬上去向其他幾位部長請教該怎麼管理大一新生。只見組織部部長周鵬跳出來說:「想不想聽聽我的高見?」其他幾個女生一把將他推開,說:「你能有什麼高見?」周鵬陰笑著說:「操行分!這個分數跟每個人能不能畢業有直接關係。記得我上高中時的班主任對我們用的招就是打、壓、卡!咱們雖然不能打他們,但是咱們有權利呀!如果他們不聽話你就扣他們的操行分,一共二十分,你一次就有權利扣十分,這樣保證人人恐慌害怕。另外咱們查班查寢時,首先得給他們來個下馬威,否則沒有人會聽你的話。我可告訴你這個高招了啊!不要太感謝我,記得請我吃飯就行!」

    韓飛心想:嚇唬嚇唬倒是可以,但是一次就扣10分,那是不是太過火了?算了,等去查寢的時候看情況再說吧!

    終於迎來了9月份的第一個查寢日,韓飛平時是個愛笑的女孩,可這天她卻格外嚴肅,還特意換了一身黑色的衣服,也不知能起什麼作用,或許是想把自己塑造成一個威風的形象吧!這時組織部、活動部的部長也都幫她撐場面來了。九點鐘一到,韓飛站在三樓走廊裡大喊了一聲:「經濟管理系查寢開始!」她走到第一個寢室裡,看見慌慌張張的幾個學生還沒整理好被褥,只見韓飛用手一指大聲吼道:「給我出去罰站!」走到第二個寢室看到還有個女生沒從床上下來,韓飛說:「把寢部條例抄30遍,明天交給我,現在出去罰站!」走到第三個寢室看到被子疊得不合格,她大聲呵斥:「這點小事都幹不好!你們是怎麼考上大學的?是不是除了學習以外你們什麼都不會?今天晚上別睡覺了,就在這疊被子,我明天早上來檢查!」

    十點鐘查寢結束後,整個三樓走廊裡站滿了人。韓飛聽到大一新生都在小聲地埋怨道:「這什麼破學校啊!查寢比軍訓都累!」「裝什麼裝啊!有話不能好好說嗎?」聽到這些話,韓飛的心裡也很難受:這樣做是不是太過分了?可是轉念又想:如果不嚴格要求,一個月以後的評比那她一定穩坐倒數第一了!

    回到寢室後,她久久不能入睡,翻來覆去地想:大一新生難管,寢室內務又這麼差,這該怎麼辦呢?這時她突然想到媽媽對她說過的話:「神的話就是真理,能解決人的一切問題,在學校無論遇到什麼事,要記得禱告神,把難處向神說,等到聚會再和弟兄姊妹交通。」想到這,她環顧寢室一圈,看大家都睡了,她便爬起來跪在被窩裡禱告:「神啊!我現在還沒參加聚會,所以沒法和弟兄姊妹說我現在的情況,只能向你禱告。神啊!我現在當官當得很頭疼,不知道怎麼管理這些大一新生才能得到第一名。神啊!你能解決一切問題,願你幫幫我吧!」禱告完,她掀開被子看了看,確定沒有人注意到她在禱告,這才放心地躺下,帶著複雜的心情睡覺了。

    9月初的下午已經沒有了夏日的炎熱,伴著秋風的吹起,讓人舒服得只想深吸一口氣。

    韓飛和室友們走在回寢室的路上,幾個室友挎著她的胳膊都紛紛給她出主意,告訴她用什麼招能震住大一新生。有了她們的支持,韓飛感到壓力更大了,似乎這次的比賽不是她一個人在戰鬥,而是關係到整個系的榮譽。再看看來來往往的大一新生,韓飛嘆了一口氣:唉!晚上又要查寢,如果震不住她們,一個月以後達不到學校檢查的標準,拿不到第一,這臉也沒處放啊!這時她的手機突然響了,是陌生號碼,她馬上意識到可能是找她聚會的姊妹,她馬上接起電話……不知為什麼,韓飛從看到陌生號碼的那一刻心裡就非常渴望是姊妹來的電話,確定是姊妹後,她便興奮地跟姊妹約好了這週日在學校附近的車站見面。放下電話後,她感到一直懸著的心彷彿一下子放了下來,好像找到了能幫她解決查寢問題的地方。

    週日早上8點,在約好的車站,一個阿姨來接韓飛,並把她帶到了聚會點。一進屋,韓飛看到還有3個跟她差不多大的小姊妹在凳子上坐著,韓飛也找了一個凳子坐下來。這時接待的阿姨趕忙過來給她倒了杯水,說:「又來了一個小姊妹,能接受神的末世作工真是有福啊!」韓飛也輕輕地點點頭,微笑著回應阿姨。

    雖然是第一次見面,但韓飛卻感覺到,和弟兄姊妹在一起的那種親切感是在任何一個群體都沒有感受過的。於是她一股腦兒地把最近的苦惱都跟姊妹們說了出來,並補充了一句:「我媽在家跟我說了一假期信神的事,我已經知道好多了,所以我有什麼不對的你們可以直接跟我說,不用顧忌我是新人。」這話一說,負責給他們聚會的趙姨噗哧一聲笑了起來,說:「好吧,韓飛!那我們可就不把你當新人了。你剛才說的在學校發生的事,的確有真理可尋求,而且這件事你做的也不合乎真理。」韓飛疑惑地看著趙姨,心想:怎麼不對了呢?趙姨拿起書邊翻找著邊說:「咱們看看神是怎樣要求我們的,神說:『你實際生活當中的實行、生活當中的流露就是神的見證,是人的活出,也是神的見證……你經歷到這個地步就達到果效了。自己有實際活出,一舉一動讓別人看了佩服,別人看你外表穿著打扮一般化,但你活出非常敬虔……說話大方,端莊正派,不吵鬧也不放蕩,臨到事能順服神的安排、能站住見證,處理什麼事穩穩當當、不慌不忙,這樣的人就真看到神的愛了。有的人歲數不大,但看著外表舉動像是中年人,成熟了,有真理,別人也都佩服,這樣的人就有見證了,就是神的彰顯。』(摘自《愛神的人永活在神的光中》)神起初造的人是聽神的話順服神的,也是有人性有理智的人,但因著撒但的敗壞,人身上滿了撒但的敗壞性情,就像你在學校裡的流露,為了讓人都服你、怕你,你就發火、教訓大一新生,還對他們實行罰站、扣操行分等等,這些都是憑著撒但的敗壞性情在做事,與神的要求是背道而馳的。神今天來作話語審判人的工作,就是要讓人能認識自己身上的敗壞性情,生命性情達到變化,從而恢復起初神造人時的人性與理智,活出神的話中所要求的人的樣式。所以,我們不管臨到什麼事,都要對照神的話,按神的話實行才能滿足神、榮耀神,這才是神的心意。」

    趙姨的一番話敲打著韓飛的心,她在心裡想:趙姨說得對呀!我在查寢時對待新生的態度也的確太霸道了,我這麼做連個人樣都沒有,還哪有見證啊!肯定也不會讓人佩服的。我現在信神了,既然知道了神的要求,我就不能再像以前那樣做了,我要做神喜悅的事,要為神站住見證!

    於是,她自信地對姊妹們說:「行!我得活出個人樣來,得做讓神喜歡的人,為神站住見證。」

    韓飛聽了神的話和姊妹的交通,有了實行真理的心志,但是她真的能實行出來嗎?

    Pages: 1 2

    🙂 親愛的兄弟姐妹們,無論您有對上帝的認識或啟發,還是在信仰上有任何困惑與難處,都歡迎您通過以下方式與我們分享:

    1.網站底部的在線聊天窗口

    2.發送電子郵件至 [email protected]

    我們真誠地希望能夠在主的愛裡彼此服事供應,相互分享經歷,在靈命裡成長。

    如果您在信仰上有任何困惑、問題,請隨時與我們聯繫。

    每日靈修App:每日靈修與神更親近
    可用於iPhone和Android的免費應用程序

    評論

    1. 人总是会以自己的观念想象去衡量做一件事的结局,却不肯相信神话的权柄,在经历中看见只要人能够放下心中的观念,单纯的相信神话,依神的话而行就会看见神的奇妙作为。

    發表迴響

    聊天前请阅读并同意我们的隐私权政策。

    您已阅读并同意我们的隐私权政策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