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親不再嘮叨

誰在見證神     

夏日裡,蟬在院裡的榆樹上鳴唱,太陽雖沒有給人很灼熱的感覺,但張帆坐在屋裡心情卻很煩躁,原因是因為身後母親的嘮叨……

「你還有一條白色的薄褲子呢,天熱了,現在可以穿了。」正在翻騰櫃子的母親說。

「哎呀,媽,你不用找了,你說的那條褲子過時了,我不想穿。」張帆有些不高興,好不容易休個假回家放鬆一下,卻還要面對母親的嘮叨,他越想越煩悶。

母親不一會兒又找出來幾件衣服,拿到張帆面前讓他穿上試試。張帆看了一眼,心想:你這審美眼光太老舊了吧,這都什麼年代了,這些衣服誰還穿啊?張帆不悅地說:「媽,你別忙了,我又不是小孩子了,我知道什麼時候該穿什麼衣服,你就別再為我費心了,行不行?」

「你這孩子,嫌我嘮叨你了?這幾件衣服都是最適合這個季節穿的,趕快試試。」母親放下衣服,去了裡屋。

張帆覺得一下子清靜了許多,他趕緊收拾好衣物,想停下來休息片刻,便拿出手機開始翻看。

不一會兒,母親又來到張帆的房間,看到張帆在看手機,囑咐道:「別一天到晚總擺弄手機,看那有什麼用?玩時間長了對身體也不好,有那時間多看看神的話多好……」

張帆在心裡吶喊:天啊!老媽你有完沒完啊?我才看一會兒,哪經常看了?他不由得嘆一聲氣,索性不再說話,心投入在了手機上。母親看看他,也無奈地搖頭嘆氣。

中午吃飯時,張帆低著頭只顧夾菜,母親忍不住又叮囑道:「你上班總坐在電腦前,時間長了,腰該不好了,平時抽時間就站起來活動活動。」

「嗯。」張帆回答的口氣中帶著不情願。

「明早上你走的時候帶兩件厚衣服,早晚天氣涼可以穿……」

張帆一皺眉,打斷了母親的話,說:「該穿的衣服我已經整理好了,你就別管了。」

第二天,張帆吃過早飯推著電動車要去上班,他開了大門正要走時,身後又傳來母親的嘮叨:「你在外幹活勤快點,別讓人家說……」從院裡到大門外幾米的距離,母親「苦口婆心」的話已說了十幾句。張帆耐著性子回應道:「媽,我不是小孩子了,這些事我懂。」見母親張嘴又要囑咐什麼,張帆趕緊不耐煩地應付著:「哎呀,媽,你別說了,我再不走該遲到了!」張帆撂下這句話匆匆地走了,留下母親在門口望著他。

陽光照射在路兩旁的玉米田里,路面上晃動著樹葉的影子,張帆卻沒有心思欣賞這夏日裡的田園風光,他的心緒很亂。回顧自己從上了中學以後,直到現在參加工作,一直不能和母親坐下好好溝通溝通。雖說他每隔一段時間都要回家一趟,可相見時,張帆對母親的嘮叨總是莫名地反感,他覺得自己長大了,母親還總把他當小孩子對待,囑咐他的那些話都很幼稚。而且隨著年齡的增長,他覺得母親已經跟不上這個時代的形式了,對很多問題的看法都是傳統古板,一點不理解他們年輕人的想法。因此,面對母親的嘮叨,他要麼是以沉默相對,要麼就冷漠地反駁幾句,然後迅速離開,以逃避母親接下來苦口婆心地嘮叨。他知道自己和母親之間有一道隔閡,但他不知道是什麼把他們隔開了,又該怎麼去挽回這個局面。

張帆想不清楚這些問題,只有把難處交託在神的手中,他在心裡默默地禱告說:「神啊!我總感覺我媽太嘮叨了,我現在都不想聽她說話了。我媽也是信神的,為啥我就跟她說不來呢?神啊!願你引導我吧……」

一天,張帆坐在電腦前靈修時看到一段神的話,揭示了兒女為啥不愛聽父母嘮叨的問題,神說:「父母一嘮叨就不願意,就不靠近他,躲著他,『不嘮叨才好呢,沒人嘮叨才好呢,自由自在的。』他就不會嘮,不會找機會嘮,嘮嘮、說說心裡話,讓父母對他有了解,知道他需要什麼,知道他心裡在想什麼,想的東西有沒有問題,有沒有偏謬,這樣想下去做出事來會不會出什麼問題,他就憋著,就不吱聲,不嘮,不會談心,結果兩代人就這麼僵持著。這麼僵持著,你說能產生聊天嗎?(不能。)不能產生聊天。……要是父母對待兒女總站在一個高度上,總說『我是你爹(我是你媽)!你必須得聽我的!』你看這一『必須』兒女就反感了,這肯定不是正常人性的表現。反過來兒女對待父母的態度呢,『哼,你除了嘮叨我你沒別的,我就不愛聽你說話!』這態度怎麼樣?『總管著我,總管著我,我都長大了還總管著我!』這態度怎麼樣?(不好。)……雙方如果都憑著正常人性活著,再能上升到有真理,都站在正常人性的角度上替對方想,考慮到對方的難處,都站在平等的地位上相處、說話、辦事,這中間是不是就不產生隔閡了?你說,外邦人說的代溝是怎麼產生的?不就是長輩總端著,小輩總不想讓他端著,這隔閡是不是就產生了?這隔閡就產生了,代溝就產生了,不就這麼來的嗎?父母總不端著,兒女跟父母總能交心,拿父母當知心人,這中間還有隔閡嗎?(沒有了。)」(摘自《有正常人性起碼該具備什麼》)

張帆看著神的話,回想著平日裡母親對自己的那些嘮叨,細想一想,也能體會到母親其實也是為了他好,可他認為母親老了,思想觀點也落伍了,他就不願與母親說心裡話,導致母子的關係總是處於「僵持」狀態,相處時雙方都覺得很累。張帆揣摩著神的話不由得感嘆:神真是太了解人了,只要我們願意尋求真理,生活中遇到的任何難處,在神那兒都能解決。

張帆繼續看神的話:「你把父母當成普通的弟兄姊妹、平常的弟兄姊妹來這麼相處,你看你父母什麼態度?態度肯定就不一樣了。他一看這孩子長大了,說兩句也受說了,讓說,『人家除了讓說之外,人家還給咱交通交通自己在這事上是怎麼經歷的。』你看這多好,這不就長大了嗎?他一看你長大了他就放心了,很多他認為你小的事、你做不到的事、他擔心的事他就不嘮叨你了,不嘮叨你你不就贏了嗎?你們就等這一天呢,勝過父母的嘮叨,是吧?你就沒招兒,我告訴這招兒怎麼樣?(好。)你得改變態度,你改變態度的目的是為了讓父母知道你長大了,你成熟了,你有思想,你不再是小孩了,這是一方面;另外一方面,得爭取讓父母也對你的態度有所改變,知道你心裡想什麼、你缺什麼、你的難處是什麼、你為什麼難過、為什麼高興,你得讓他知道這些,做什麼事別迴避他們。……父母是養育你的人,同時,其實也是你的幫手,什麼時候你能把他變成你的朋友、你的知己、你的知心人那就妥了。他能幫助你,你能幫助他,互相扶持,取長補短,這樣你們之間的關係就正常了。」(摘自《有正常人性起碼該具備什麼》)

張帆此時終於認識到,自己在年齡上是長大了,但是在心智上並不成熟,也沒有正常人性,平時與母親相處從來沒有注重與母親交心,有啥不順心的想法也封閉著不說,母親問起來,他還是逃避,母親就是看到自己這樣才不放心、總嘮叨的。而他非但不理解母親,還處處冷言冷語地頂撞母親。現在神的話讓張帆對自己有了深刻的反省,他知道自己接下來應該怎麼做了。

一天,張帆又回到了家,在與母親聊過一會兒後,他鼓足了勇氣對母親說:「媽,以往我回來也沒有想過跟你在一起談談心,還總是嫌你嘮叨,有時還衝你發脾氣,最近看了神說的《有正常人性起碼該具備什麼》這篇話,我才對自己的情形有了認識,是我不好,沒有注意你的感受。媽,對不起。咱倆今天好好說說心裡話吧!」

老媽聽到張帆這樣說,先是一愣,然後就笑了,說:「其實我也有問題,你都這麼大了,我還總站著母親的地位,把你當成什麼也不懂的小孩子,看見什麼事都想嘮叨幾句,唯恐你辦錯事。尤其是擔心你不好好信神、不好好追求真理,被這個邪惡的社會潮流拉走。今天你這樣一說,我看到的確是神的帶領引導,只有神能改變人。我們誰也管不了誰,我們的心都在神手裡掌握,你能不能好好信神走人生正道都由神主宰,不是靠我嘮叨來的,我以後不嘮叨你了。」

那天,他和母親聊到很晚,把這些年來隱藏在心裡的所有話都傾吐出來後,心裡感到無比釋放,母子倆越談越輕鬆,彷彿成了一對忘年交、老朋友。有了這次與母親交心的經歷,張帆感受到憑神的話活著就是好,彼此敞開交心做誠實人,讓他和母親之間的那道隔閡不知不覺中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建立起了如同弟兄姊妹般平等互動的橋梁。

又是一個離開家的清晨,母親在門口送他,這次他沒有聽到嘮叨聲,母親只說了一句話:「路上慢點。」張帆微笑著向母親揮手告別。走在林蔭路上,迎著微風,感受陽光透過樹蔭照在身上,張帆的心情也如這夏日的微風與陽光般和煦、溫暖。

河南省 小凡

相關推薦

青春期遇上更年期 「小汐,現在都幾點了?你在哪呢?怎麼還不回家?你就在外面學壞吧……」晨汐實在受不了電話那頭更年期老媽的嘮叨,就把手機移到離耳朵很遠以示嫌棄,身邊的男朋友看著這一幕,只能無奈地笑著。晨汐掛了電話,悶悶不...
與女兒相處原來如此簡單 盛夏的傍晚天氣依然悶熱,晚飯後肖紅帶著女兒安琪在公園的樹林裡散步,安琪挽著媽媽的胳膊,親暱地說:「媽媽,你昨天的舉動讓我覺得不可思議,到今天想起來我還感動呢!你真的和以前不一樣了,變化太大了!」肖紅驚...
快樂是一種選擇 穆靈兒是高中一年級一班的語文科代表。週一早讀結束後,班主任通知大家下週一競選班長,讓同學們都做好準備。所以這幾天穆靈兒的心全被這件事佔滿了。她不止一次地幻想過,要是能當上班長,管理著班上五六十名同學,...
解決「代溝」有路了 主內的弟兄姊妹: 你們好! 這段時間我跟兒子的關係特別緊張,隨著他年齡的增長,我們之間的代溝越來越嚴重。我兒子現在剛上初中,我怕他上網玩遊戲耽誤學習,又怕他早戀學壞,就經常看著他。為防止他...
解開「婆媳經」 常言道「家家有本難念的經」,其中一本就叫「婆媳經」。婆媳關係不好處,是幾千年來多數人公認的事實,我家也不例外。 婆婆的母親死得早,從小沒享受到母愛,中年又喪夫,一辈子挺不容易的,我想我一定要盡...

發表評論

您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被發表。*為必填字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