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剋星」其實也是「福星」

誰在見證神     

走在大街上,看著熙熙攘攘的人群,每一個人都是不同的個體,不同的面孔,不同的膚色,不同的語言,不同的性格,不同的愛好,不同的追求……因著種種不同,常常聽到身邊的人抱怨道:「這個人太囉嗦」「那個人太矯情」「這個人太古板」「那個人太俗氣」……我們每個人身邊總會有些人與事不如我們的意,也不可避免地會產生分歧,彷彿是我們的「剋星」。我的家裡就是這樣。

我的父親老實巴交不善言談,也不善交際;我的母親則是個「女強人」,家裡家外的事都大包大攬,做事乾淨利索。由此,矛盾產生了:母親總是嫌棄父親太老實,缺乏辦事能力,父親總是抱怨母親管得太多,要求太高。兩個人常常劍拔弩張,當然,每次的爭吵都毫無懸念地以父親的忍氣吞聲結束。其實細分析看,他們之間的糾葛無非就是母親想讓父親變得機靈一些,父親希望母親能體諒他一點,他們就這樣僵持了二十年,都試圖改變對方,但是誰都沒能如願。

家庭,心

直到我們一家三口人都接受了神的救恩,開始聚會讀神的話語,漸漸明白了一些真理。有一天我們看到神的話說:「受造的萬物之中,由大到小,由小到微小無一不是造物主的權柄與能力所創造出來的,每一樣受造之物都有其特有的、固定的存在的必要性與價值,不管它的形式與構造有什麼不同,總之,只要是出自於造物主的創造,它都在造物主的權柄之下存活。有時候人看到一種昆蟲,這種昆蟲很難看,人就說這隻蟲怎麼這麼難看,這麼難看的蟲絕對不是神造的,神絕對不能造出這麼難看的東西來。這觀點太愚昧!應該說『這個昆蟲雖然特別難看,但牠是神造的,牠肯定有牠獨特的用處』。在神的意念當中,神要讓他造的各種活物有各種各樣的長相,各種各樣的功能與用途,所以神造的萬物沒有千篇一律的,從外形到內裡的構造,從生活習性到各自佔據的位置都各有不同,牛有牛的長相,驢有驢的長相,鹿有鹿的長相,大象有大象的長相。你說誰最好看,誰最不好看?你說誰最有用,誰最沒必要存在?……總之,對待萬物人都應存著順服造物主的權柄,也就是順應造物主給萬物制定的規律這樣的態度,才是最明智的,存著尋求與順服造物主的初衷這樣的態度,才是真正的對造物主權柄的接納與肯定。因為神看著是好的,所以人還有什麼理由挑剔呢?

神的話讓我們都明白了:原來造物主所造的萬物都有獨特的意義,就像各種動物有的凶猛強悍,有的膽小畏縮,有的活潑,有的安靜,牠們之間互相制衡、相互依存,以維持生態的穩定。我們人類也是如此,神所造的每個人都有不同的習慣、性格、喜好,各有各的長處,也各有各的不足。神最了解哪些人需要在一起相互磨合,相互約束,相互幫助,才能生活得更好。而我們如果對神的主宰與心意不認識、不順服,就總會根據自己的喜好去衡量別人、要求別人,當對方無法達到我們的預期時,我們就會不滿,就會怨天尤人……自己活得痛苦,我們身邊的親人或朋友也跟著憋氣窩火,彼此之間都盯著對方身上的缺點不放,結果只能是忍氣吞聲,卻又無可奈何。

之後,我們一家人又在一起看神的話:「要適應環境,首先人得有一個見識:什麼人都有,什麼生活習慣都有,生活習慣不代表人性,你的生活習慣規律、正常、高尚也不代表你就有真理。這事得看透,對這事有一個正面的領受。另外,神給你安排這樣的環境太好了,你這人毛病太多,得讓你學著適應,不挑別人的毛病,而且能憑愛心跟他相處,靠近他,看人身上的長處,學習長處,然後禱告神,也克服自己身上的毛病,這就是順服的態度與實行。……什麼叫多事?『把他那毛病改改,不把他那毛病改了我不姓馬!』這樣做人怎麼樣?張狂,囂張,無知,別做這樣的人。咱就是一個普通的人,兩隻眼睛,一個鼻子,一張嘴。人家用嘴吃飯,你用鼻子吃飯你就得嗆著,你也得用嘴吃飯;人家用腿走路,你也得用腿走路,你不可能飛;人家用手幹活兒,你也得用手幹活兒,你的腳也幹不了活兒。你沒有什麼特別的,沒有什麼特異功能,你沒有什麼比別人強的。咱就是個普通人,就是個平常人,別把自己看得那麼尊貴、偉大,即使會點特別的活兒、特別的技術,有點特長,也沒有什麼可誇的。首先把自己的地位擺準了,擺好了,這樣臨到事、臨到環境就不大驚小怪了,能順服了。……你處處做事,處理事,或者臨到什麼事怎麼想,別憑己意,別憑血氣,咱禱告神來到神面前,首先這是能順服的態度,第一個該具備的心理素質。求神作,神如果不作,不給開闢出路,咱就受著,一直在這樣的環境裡活著,咱任神擺佈,不自己強出頭走在神前面,這樣活得才有價值。

神的話給我們指出了明確的實行路途:如果我們能夠不再以自我為中心,不再凡事都要求別人順著自己,按自己的意思來,也不再盯著別人的缺點不放,而是能夠存著一顆順服神的心去看待周圍的人事物,多看看別人的優點、長處。這時,我們受自高、自大、自是的撒但敗壞性情支配,總是高看自己、貶低別人的情形就會得到解決,主耶穌曾說過:「為什麼看見你弟兄眼中有刺,卻不想自己眼中有梁木呢你自己眼中有梁木,怎能對你弟兄說容我去掉你眼中的刺呢?你這假冒為善的人!先去掉自己眼中的梁木,然後才能看得清楚,去掉你弟兄眼中的刺。」(太7:3-5)是啊,很多時候當我們開始嫌棄別人的時候,我們卻忽略了自己的缺點,當別人指責我們時,我們也沒降卑下來認真反省認識自己。其實,神把每個不同特長、不同性格的人安排到一起,都有神的美意,也都有神的計劃,是為了讓我們相互制約、彼此補足。就如我的母親性格急躁,就需要父親的隱忍來包容;而父親的古板就需要母親的細緻、機靈來補足。所以,當我們存著順服神的心來對待身邊的人與事的時候,抱怨、爭執、痛苦就都減少了,取而代之的就是包容、和諧與喜樂。這一點在我的家裡又得到了證實。

當我們一家人信神後,隨著讀神的話語都對神的主宰與心意有了一些認識,漸漸地,我發現父親和母親都在改變。父親變得學會凡事多思考、多用心;母親也不再那樣強勢,臨到事會冷靜耐心地與父親溝通商量。家裡少了爭吵,多了歡笑。這時我突然想到:假如父親真的如母親所願也是一個「強人」,那麼我們家必會天天大戰,有可能他們倆早就分道揚鑣,這個家也早就破碎了;假如母親如父親所願,凡事都忍讓遷就,那麼我們家可能在這個社會上都難以生存立足。想到這裡,我的心裡充滿了對神的感激,感覺到神實在是太愛我們了。

現在細細想來,在我們周圍那些不如意的人或事表面看是我們的「剋星」,其實也是「福星」,是神為潔淨變化我們精心安排的環境,不僅為制約我們的行為,保守我們得以正常的生存、處事,這些人或事還好像「磨石」,打磨著我們的敗壞性情,使我們能帶著感恩的心去經歷神的作工,學會根據神揭示人敗壞性情的話來反省自己、變化自己,通過不斷地實行經歷神的話達到逐步脫去撒但敗壞性情,成為一個讓神滿意,讓人也佩服的有真理實際、有正常人性理智的人。在這個過程中,我們因著明白了一些真理,對自己的敗壞與不足有了一些認識,也能夠正確對待別人的缺點了,更學會了吸取別人的長處去補足自己的短處,打磨自己身上的稜角。當我們用心去體會神給我們安排的生活環境,正確對待身邊的人事物的時候,的確能感受到神為拯救變化我們付出的良苦用心,我們也就更願意來到神面前親近神,追求實行真理活出人的模樣,讓神的心得到安慰,也讓自己活得更有人格,有尊嚴。

簡小丹

推薦閱讀:面对婚姻,我不再忧虑

發表評論

您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被發表。*為必填字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