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全能神的話中我找到了人生方向

誰在見證神     

我叫諾博,菲律賓人。從小我就跟著媽媽信神,和我的兄弟姐妹一起去教堂聽道。雖然信神多年,但我感到自己就像一個外邦人,心裡整天想的都是怎樣能賺到更多的錢,能過上好日子。此外,我還經常跟朋友去喝酒,一旦有餘錢我就去賭博。雖然我經常跟神禱告說我會改變自己這些不好的習慣,但是我根本沒有付諸實行。之後,我變得越來越墮落,也不再用誠心向神禱告,每週我只是作幾次簡單的禱告應付了事。雖然我知道我幹的不是好事,但是我感到很難擺脫它們。有時候,我很絕望,因為我知道主再來的時候會根據每一個人的所做所行去審判人,並決定每一個人的結局歸宿到底是上天堂還是下地獄,我覺得神不會再原諒我了。後來,我結婚有了孩子,我整天想的是妻子兒女,早將信神的事拋在腦後了,為了兒女的未來,我決定出國打工來實現自己發家致富的願望。於是我來到了臺灣,找到工作後,我還是沒有改變自己的生活方式,過著跟外邦人一樣的生活。閒暇之餘,我都會跟同事一起去唱歌、喝酒,過著吃喝玩樂的生活。

2011年,我在臺灣的一家工廠做電焊工。2012年的一天,我的一個臺灣同事問我是不是天主教的信徒,我回答她我是天主教的信徒。之後,她就邀請我到教堂做禮拜。一個星期天的早上,她一大早就來到了工廠接我們,把我們帶到了她的一個朋友家。當時,Joseph弟兄問我:「弟兄,你相信主耶穌的二次再來嗎?」我說:「我相信。」Joseph弟兄又問我:「那你知道主耶穌再來的時候要作什麼工作嗎?」我回答說:「他會審判人類,人都要被劃分類別,然後被決定是上天堂還是下地獄。」Joseph弟兄接著又問我:「如果我們告訴你主耶穌已經回來了,正在作審判的工作。你相信嗎?」聽到他這麼說,我感到很驚訝,心想:主耶穌已經回來了?主在哪裡?這不可能吧,主回來不是要審判我們嗎?但現在我還沒有看到白色大寶座前的審判啊!但我沒有直接向他們提出這些問題,因為我覺得神的審判是個奧祕,神的智慧是人測度不透的,我的觀點也不一定正確,還是先聽聽他們的看法比較好。於是我回答說:「我不知道。」然後他們找出許多聖經章節給我讀。其中的兩節是:「棄絕我、不領受我話的人,有審判他的,就是我所講的道在末日要審判他。」(約12:48)「因為時候到了,審判要從神的家起首。」(彼前4:17)當我看到這些預言的時候,我精神集中,我相信他們跟我分享的這些章節是真實的,因為我知道聖經是神作工的記載。

之後,Joseph弟兄給我讀了兩段全能神的話:「審判工作是神自己的工作,當然還得由神自己親自來作,這工作是人所不能代替的。因為審判是用真理來征服人類,所以無可異議的,神仍是以道成肉身的形像來出現在人中間作此工作。這就是說,末世基督將用真理來教導各方的人,將所有的真理曉諭給各方的人,這就是神的審判工作。」「末世基督是用諸多方面的真理來教訓人,來揭露人的本質,解剖人的言語行為,這些言語中都包含著諸多方面的真理,例如人的本分,人對神如何順服,對神如何忠心,人當如何活出正常人性,神的智慧,神的性情等等,這些言語都是針對人的本質,針對人的敗壞性情,尤其那些揭露人如何棄絕神的言語更是針對人本是撒但的化身、針對人本是神的敵勢力而言的。神作審判的工作不是三言兩語就道盡人的本性的,而是來作長期的揭露、對付、修理,這各種方式的揭露、對付與修理並不是用一般的語言能代替的,而是用人根本就沒有的真理來代替,這樣的方式才叫審判,這樣的審判才能將人折服,才能使人對神心服口服,而且對神有真正的認識。審判工作帶來的是人對神本來面目的了解,帶來的是人對悖逆真相的認識。審判工作使人對神的心意明白了許多,對神的工作宗旨明白了許多,對人所不能明白的奧祕理解了許多,而且也使人認識了知道了人的敗壞實質、敗壞根源,也使人發現了人的醜惡嘴臉。這些工作的果效都是審判工作帶來的,因為審判工作的實質其實就是神的真理、道路、生命向所有信他的人打開的工作。這工作就是神作的審判工作。」(摘自《話在肉身顯現·基督用真理來作審判的工作》)讀完全能神的話他們又與我交通了許多。

在全能神的話中,我明白了神作工很實際,全能神的末世審判工作並不像我想像的那樣:神在天空擺放一張大的桌案,神坐在一個白色的大寶座上,所有的人都站在神的面前,神將我們的罪狀一一列出來後定我們的罪,決定我們的命運。而是神實際地道成肉身發表話語來揭露人的敗壞,審判人的罪,讓人對自己的敗壞本性有認識,從而除去我們裡面的罪性,結束我們白天犯罪,晚上認罪的痛苦生活,使我們對神有真正的認識達到蒙拯救得潔淨,這樣人就有資格進天國了。那些沒有接受神末世的審判工作生命性情沒有變化的人,最終會被扔進火湖裡。這樣的審判符合人的實際需要,如果按著以往我的觀念想像,人一個個地受審判,然後被定規結局,那人的罪怎麼除去呢,聖經上說:「非聖潔沒有人能見主。」(來12:14)主是聖潔的,人的罪不被潔淨,不配見主的面。這樣看來,全能神的作工有可能是主耶穌再來的作工,全能神有可能就是再來的主耶穌,我得好好地考察考察,不能錯過主來的機會。漂泊的心不再流浪

之後,他們給了我一本《話在肉身顯現》。當晚我回到宿舍,我就開始整晚讀神的話,當我讀到全能神的話:「你們的口中滿了欺騙我的言語,滿了污穢的言語,滿了背叛我的言語,滿了狂妄的言語,從來沒有誠懇的言語向我訴說,沒有聖潔的言語,沒有經歷我話順服我的言語,你們的信到底如何呢?你們的心裡滿了慾望、錢財,物質充滿你們的頭腦。你們天天都在計算如何從我獲得什麼,天天都在計算從我得到的錢財、物質有多少,天天都在等待會有更多的祝福降在你們身上,讓你們享受更多更高的可享受之物。你們每時每刻想的不是我,不是從我而來的真理,而是你們的丈夫(妻子)、兒女,你們的吃穿,想的是你們將如何能享受得更好,享受得更高,你們將自己的肚腹裝得滿滿的還不是一具死屍嗎?將你們的外表裝飾得特別華麗那你們不仍然是沒有生機的行屍走肉嗎?你們都為自己的肚腹操勞得頭髮斑白,卻沒有一個人為我的工作獻上一根毫毛。你們為肉體為兒女奔波勞碌,絞盡腦汁,卻沒有一個人為我的心意著急擔心,你們還想從我得著什麼呢?」(摘自《話在肉身顯現·被召的人多,選上的人少》)我感到神的話就像利劍扎在我心上,我知道只有神鑒察人心肺腑,只有神能揭示人的敗壞,我覺得全能神的話就是神的發聲說話。在神的話中我認識到我以往信神滿了謊言和貪婪的存心,我只是承認神的名,但是心裡沒有神,我心裡總是惦記著我的家人、工作以及我的前途。我每天都在想怎樣能夠賺更多的錢,怎樣才能讓我和家人過上更富裕的生活。我經常對神說我要愛他,但是我並沒有按照我說的去做,總是在欺騙神,甚至星期天去教堂還祈求神的祝福能夠更多地臨到我,因為我覺得神是永遠饒恕人的神,神會饒恕以前我所做的一切的。在全能神的話中,我才看到神公義聖潔的性情,也知道了神的性情是任何一個人都不能觸犯的,我也告訴自己,我要接受神的審判,改變自己犯罪認罪的生活方式,我要滿足神的心意,不再滿足我自己的慾望,我要更多地讀全能神的話,揣摩全能神的話,以便我能更好地背叛肉體。神話語的審判刑罰讓我非常悔恨自己,我感到很傷心,在床上哭了起來。我第一次一邊哭一邊向神禱告,我說:「神啊,求你原諒我所做的錯事,我在一切事上抵擋你、欺騙你。我沒有資格要求你與我同在,我應該被懲罰。如果你能再給我一次機會,我會盡力追求用我的真心來愛你,並追求更多地認識你的性情,滿足你的心意。」

從那以後,我上班的時候也會帶著全能神的話語,讀神的話,揣摩神的話。在全能神的話中,我看到我的行為和思想是多麼的悖逆,但是當我看到全能神說:「隨著你心裡的真實情形與聖靈所作的一步一步地禱告,按著神的心意與神對人的要求來與神交通。剛開始操練禱告的時候,先把自己的心給神,不求摸神的心意,只求能把心裡話向神訴說。你到神面前這樣說:『神啊!我以前悖逆你,今天才認識到,我真是敗壞可恨,以前都是虛度光陰,從今以後我要為你活著,活出有意義的人生,滿足你的心意。願你的靈一直在我身上作工,一直光照開啟我,讓我在你面前作剛強響亮的見證,讓撒但在我們身上能看見你的榮耀、看見你的見證、看見你得勝的證據。』這樣禱告的時候,你的心就完全得著了釋放,你有這樣的禱告之後,你的心與神更近了……」(摘自《話在肉身顯現·關於禱告的實行》)我也有了解決我敗壞性情的實行路途,我開始用最真誠的態度發自內心地向神禱告,在這樣的禱告中我常常感覺到神在帶領我,我也不再像以往那樣活著了,也不再按照我心裡那些敗壞的心思意念去實行了,我的生活發生了改變,不再是以前那種犯罪認罪的生活,而是真正地活在了神的光中。現在我正在追求按照神話語的要求來為人處事,我活得很快樂。全能神的話給了我正確的人生目標,我不再像以往那樣挖空心思地追求過富足的生活,追求出人頭地,而是追求真理達到脫去敗壞性情得潔淨蒙拯救,並追求在臨到的每一件事上順服神的話,盡好受造之物的本分來還報神的愛。2014年7月我回到了菲律賓,我也感謝神在菲律賓預備了這麼多的弟兄姊妹,現在我在全能神教會裡和弟兄姊妹一起吃喝神的話,過教會生活,我們彼此幫助,在生命進入上互相扶持,我們也正在努力地在向我們國家,甚至世界上的其他國家的人見證主耶穌已經回來了。感謝全能神!阿們!

菲律賓 諾博

發表評論

您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被發表。*為必填字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