夫妻不再形同陌路

誰在見證神     

小時候,我經常看到父母因著家庭的瑣事吵架。為此,我感到不解,認為家庭的事有什麼大不了的,忍忍不就過去了嗎?將來我長大結婚了可不能像他們這樣,夫妻之間應該彼此相愛、互相包容。然而長大後,當我親身經歷了婚姻,才真實地體會到夫妻之間相處不像我想得那麼簡單!

我和丈夫是自由戀愛,丈夫從小生在農村,我的父母因此強烈反對,但我非他不嫁,結果我被父母趕出了家門。丈夫得知此事後,對我一番甜言蜜語、海誓山盟的安慰,感動得我直流淚,我們的婚姻生活就這樣開始了。

婚後幾個月裡,我們有時也會為一點雞毛蒜皮的小事爭爭吵吵,但忍讓一下也就過去了。後來有一天,我和丈夫到果園裡給果樹打藥,公公讓我倆帶藥水,可我倆都給忘了,結果丈夫就怪我沒想著,我怪他不提前裝好。說著說著,我們就爭吵了起來,他說:「我告訴你,有什麼事回家再說,別不給我留面子。」我也不示弱地說:「你的面子值幾個錢。」他很不耐煩地瞅瞅我,但我並沒有往心裡去,覺得我們是剛結婚,都有一個磨合的過程,磨合一段時間就好了。沒想到,從此以後,我與丈夫的爭吵就接連不斷,三天一大吵,兩天一小吵,越吵越激烈,甚至因為一點小事丈夫竟動手打我。當時,我氣不打一處來,就想收拾東西去姐姐家,可又一想自己已經懷孕了,去姐姐家又能解決什麼問題呢?最終不還得回來嗎?想來想去,我只能委屈求全、忍氣吞聲留下來。此時,我不再相信我們之間的「真情」,只期盼著孩子的出生,能給我們之間的關係帶來轉機。夫妻不再形同陌路

果然,孩子出生後的十個月裡,丈夫對我呵護有加,生怕我遭罪、挨累。看著眼前的丈夫,我認為好的生活已經來臨了,可事實並非像我想像的那樣。一天,我家的孩子與丈夫的侄女一起玩,兩個孩子打架,我家孩子的臉被打流血了。我頓時火冒三丈,衝著丈夫說:「看你侄女把孩子都打成這樣了,你也不去說說那孩子,這孩子受欺負你怎麼一點不心疼呢?」丈夫也來火了,說:「孩子之間打仗,也沒打壞,不就是流點血嗎?」我倆你一言我一語就打一起了。從那之後,我倆的爭吵、打架就成了「家常便飯」,動不動就廝打在一起。面對我們夫妻感情的破裂,我悲痛欲絕,整天以淚洗面。慢慢地,我對自己的婚姻與家庭感到厭倦了。

1995年,為了躲避家庭的矛盾,我一個人到外地打工。自從出去打工後,我和丈夫之間的距離就更疏遠了,不但我們之間沒有書信的溝通,就連我回去看孩子時,我們也無話可說。就這樣,我與丈夫之間形同陌路,我們成了一對陌生而又熟悉的夫妻。此時,我想到電視、報刊上登載的一個個因夫妻感情破裂導致離婚的家庭悲劇比比皆是,我身邊的同事、朋友也都處於家庭矛盾之中痛苦不堪,現如今這已成為家庭生活中難以解決的普遍難題,已經不足為奇了。當初,天真幼稚的我把「夫妻關係」看得太簡單了,俗話說「清官難斷家務事」,家裡的事情就如一團亂麻,剪不斷、理還亂,我又怎能憑著自己的「能力」解決這一難題呢?

2012年5月,我有幸接受了全能神的末世作工。兩個月後,我把丈夫也帶到了神面前。一天,因著家庭的瑣事,我跟丈夫都各持己見,我們夫妻倆又爭吵起來。到了聚會的時候,我一股腦地把自己與丈夫之間的矛盾都跟姊妹講了,姊妹給我找了一段神的話:「殘酷的人類啊!勾心鬥角、你爭我奪、爭名奪利、互相廝殺何時到頭?儘管神的話語說了千千萬,但人無有醒悟的,為家庭為兒女、工作、前途、地位、虛榮、錢財,為吃為穿為肉體……有幾個不為自己個人的利益?有幾個不為維護自己的地位而壓制別人、排斥別人?」姊妹跟我交通說:「神的話把我們人與人之間的關係都給揭示了出來,因著幾千年來撒但的各種毒素與封建思想在侵擾著我們的心,使我們都被各種撒但毒素浸透,活在了撒但的敗壞中,因而我們都變得狂妄自大、唯我獨尊,都為著名利、面子、私慾等而活著。所以,我們人與人之間總是相互廝殺,不斷地爭鬥,彼此互不相讓,就是夫妻之間也不例外,常常為了一點小事爭執起來沒完沒了,使我們都陷入了痛苦之中不能自拔。今天神道成肉身發表話語,就是為了潔淨、變化我們的撒但敗壞性情,使人不再受這些撒但的毒素支配,能憑真理活出人樣,達到蒙神拯救。所以,姊妹,你不能再在這些事上糾纏了,這樣就會活在撒但的愚弄之中,甚至被撒但擄去。我們應該背叛撒但毒素,按神的話來對待丈夫。」通過姊妹的交通我明白了,原來導致我與丈夫關係不好的根源,是撒但灌輸給我們的一些毒素與思想觀點,使我們人與人之間產生了隔閡與分歧,我和丈夫也是其中的受害者。丈夫本是無辜的,他是受「人活臉面,樹活皮」「狂妄自大,唯我獨尊」等撒但思想的毒害,覺得我在人面前與他吵架數落他,讓他丟了面子,因此他對我懷恨在心,總是與我爭吵不斷,甚至還對我大打出手。而我也是憑著狂妄自大、唯我獨尊的本性活著,凡事總想讓丈夫圍著我,聽我的,丈夫對我態度不好,說話聲音大了,我也不甘示弱,跟他對著幹,最終鬧得我們兩地分居,使我們之間的感情陷入幾乎崩潰的邊緣。此時,我知道真正的罪魁是撒但,因此我對丈夫的怨恨也就放下了一些,也不像以前那麼生氣了。隨之,我們之間的關係也逐漸有了緩和。夫妻不再形同陌路

一天,丈夫去外地旅遊,他在回來時給我打電話,可因我的電話調成震動,沒有聽見電話響。半夜12點,丈夫回來了,他一進門就火冒三丈地對我說:「我明明告訴你今晚回來,你怎麼不把電話放身邊呢?」我說:「忘了,好了,好了,都這麼晚了,你快去床上睡覺吧!」丈夫理都沒理我就躺在沙發上,看著正在發火的丈夫,我心裡不住地跟神禱告,求神幫助我活出正常人性,不再因著一點小事與丈夫爭吵,羞辱神名,讓撒但當笑料。禱告後,我的心平靜了許多。後來,我看到神的話說:「夫妻之間在一起生活幾年之後,彼此磨合,彼此也有些磕磕碰碰,但是要是人性正常的話,你老跟他交流心裡的話,他也跟你交流心裡的話,生活當中有什麼難處了,或者是工作當中有什麼難處了,自己心裡怎麼想的,打算以後怎麼處理,或者你在工作上、在對待兒女上有哪些想法、打算,事事都跟他說,你倆是不是彼此顯得特別近、特別知心哪?如果他從來就不跟你說心裡話,就是掙回錢來給你就完事了,你呢,從來也不跟他說心裡話,沒有知心話,那你倆的心裡是不是有距離呀?肯定有距離,他跟你也有距離,你跟他也有距離,因為你不了解他心裡在想什麼,他打算做什麼,最後他是什麼樣的人你都測不透,你是什麼樣的人他也測不透,你不了解他的需要,他也不了解你的要求,沒有語言的溝通,沒有心靈上的溝通,人與人之間不可能知心,不可能互相供應、互相幫助。」看了神的話,我知道了自己與丈夫之間總是爭吵不斷,就因著自己缺少與丈夫交心。其實,在結婚半年後,我們之間就已經產生了距離,我心裡怎麼想的不跟他說,他心裡怎麼想的我也不知道,我們這麼多年一直都是這麼過來的,就像在一起「合夥」生活,根本沒有什麼共同語言,雖然我們同在一個屋簷下,但心卻相隔甚遠。正因為我們彼此隔心,所以就總有爭吵、總有距離,這樣時間長了就形成了冷戰的局面,而且關係也變得岌岌可危,稍有觸碰就分崩離析。想到這兒,我決定在聚會時與丈夫分享自己的經歷和認識,按照神的話去實行,操練做一個神喜歡的誠實人。

一次聚會時,我與丈夫敞開心交通自己的經歷,我說:「其實,咱倆以前吵架也不能全怪你,是自己被撒但敗壞得沒有人樣,狂妄自大,總想讓你聽我的,你說話聲大,我比你聲再大點,現在想想自己太沒有人性。」丈夫聽後誠懇地對我說:「其實,我也知道有很多事不怪你,今天咱們信神了才知道我們都是被撒但敗壞得太深了,沒有理智,有時候我明知道自己錯了也不讓你說,還總想壓著你,覺得我要是壓不住你,就得受你氣,所以咱倆就總打架……」丈夫能說出這一番話,我感到很驚訝,因為他以前大男子主義很強,我們吵架甚至我離開家出來打工,他都從來沒向我認過錯,今天他能放下自己的地位臉面向我承認錯誤,這讓我看到了神話語的權柄與威力,看到只有全能神的話才能變化人!我高興地對他說:「現在我們明白了,這一切痛苦的根源都是因著撒但的敗壞造成的,我們是它手中的一個玩偶、工具,因著沒有真理、沒有分辨深受其害,活在人與人之間的爭鬥之中無力改變。但是神一直沒有放棄對我們的拯救,神不希望聽到我們活在撒但權下受痛苦所發出的哀嚎,不想讓我們活在世界中任由撒但踐踏,更不希望看到我們憑撒但敗壞性情活著,最終仍屬撒但落到地獄裡受那永久的懲罰。所以神才發表話語拯救我們,若沒有神話語的帶領與引導,我們之間沒有正常關係,都各揣心腹事,仍然會過著同床異夢的生活,將來會怎麼樣,我真的無法想像。只有神最愛人,也只有神能拯救人脫離撒但的苦害、捆綁。」丈夫聽了我的交通,認同地點點頭。

自從信了全能神以後,在神的帶領之下,我沉睡已久的心靈在一天天地甦醒,以前那段痛苦的歲月已經漸行漸遠……漸漸地,我和丈夫的關係變得和睦而又融洽!雖然有時也有敗壞流露,但我們能彼此敞開心,能互相尊重,彼此相愛,這都是神的話語達到的果效,感謝神對我們的愛與拯救!願一切榮耀歸給全能神!

李娜

相關推薦

脫去枷鎖,真自由!(一) 我出生在一個農民家庭,從小因家境貧窮常常遭到周圍人的歧視、欺負,多少個夜晚我都是在唉聲嘆氣、含著眼淚中入睡的,我做夢都盼望著有朝一日能擺脫這種被人貶低、嘲笑的壓抑生活,過上那種被人羨慕、高看的「人上人...
走過那條街 我走在去聚會的路上,看著身邊熟悉的街道,在這條街道上我走了很多年,走過了多少黑夜白晝,但今天我走在這條街上的感覺卻和往日大不相同。 路過的第一家是我常去的「約合酒店」,雖然隔著玻璃,依然可以清晰...
不一樣的「二婚」家庭 常聽說二婚家庭紛爭不斷,大到為子女、家產,小到為生活中的家常瑣事,家人之間斤斤計較,爭爭吵吵,這已成為很多人頭疼的問題,更成了當今社會的現狀。然而,就在我結束了第一段失敗的婚姻,正要開始第二段婚姻時,...
神才是人真正的依靠 我是一個普通的農民,在村裡雖說不是特別富裕,也是比上不足,比下有餘。我有三個孩子,大女兒和兒子都結婚了,還有一個小女兒在上中學,學習成績優秀,在體育方面還有特長,曾在省體育比賽中長跑、跳高、跳遠拿過金...
放手不爭了 李曼和她的同學艷君、趙敏在街上不期而遇,三人驚喜地互相打著招呼,朋友熱情相約,三人便一起進了一家飯店,在熱氣騰騰的飯桌上,艷君驕傲地說:「最近咱們城中村改造,我媽給了我一筆錢!以前就為了分房子的事,我...

發表評論

您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被發表。*為必填字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