堅定行在患難路上

誰在見證神     

陳旭是基督教的一名基督徒,當她得到神話語的澆灌、牧養後,她知道神才是人類唯一的拯救,她深感若不是神的拯救,自己仍活在被撒但敗壞的性情中,沒有一點兒人的模樣,是神的話語給了她正確的人生觀,使她有了真正的幸福生活。因此她立志要還報神的愛,為擴展福音奔走在教會中,讓更多的人都能得到神的拯救,活在神的祝福中。

陽春四月雖然天氣已經轉暖,但還帶著一絲涼意。那天大街上警車轟鳴,黑雲壓頂,中共為了取締教會,正在街上來回巡查,對過往的可疑人員進行跟蹤、盤問、抓捕。此時的陳旭正戴著口罩、墨鏡,圍著頭巾心情沉重地走在盡完本分回家的路上,她警惕地看著四周,心想著這幾天發生的事,因著中共的抓捕,先後八個弟兄姊妹已被抓入獄了,而自己也是中共抓捕的對象。為了躲避中共的抓捕,自己只能喬裝打扮了。可當她走到離家不遠處就看見一輛警車停在小區門口,她的心一震:這車難道是在等我的嗎?於是她冷靜下來沒有回家,而是很淡定地往前走,去了附近一家銀行裝作取錢,來掩蓋自己的身分。當她要走出銀行時,又看見這輛警車停在了銀行門口一直沒動,陳旭緊張得心「怦怦」直跳,只能在心裡不住地呼求神,此時,神的話在她耳邊響起:「你不要怕這怕那,無論千難萬險,你都能穩定在我面前,不受任何的攔阻,讓我旨意得暢通,這就是你的本分……這是考驗你的時候,能否獻上忠心?能否忠心跟從我到路終?除去你的懼怕,有我作你的後盾,何人能把路橫?切記!切記!」她心想:是呀!神是全能的,任何受造之物都掌握在神的手中,神是她的後盾,是她的依靠,只要依靠神,什麼也不怕。陳旭知道今天這環境臨到是神對她的檢驗,若是被抓也有神的美意,神要看她是否能站住見證,對神是否有忠心。想到這兒,她的心平靜了下來,是神的話給了她信心和勇氣,她暗立心志,即使被警察抓捕,也堅決為神站住見證,坐穿牢底不當猶大。於是她很自然地走出了銀行,漫無目的地在大街上走著。警車並沒有接著跟蹤她,陳旭不住地感謝神,她知道這是神的保守。

第二天,陳旭照常盡本分。她為了躲開警察的跟蹤,便把外孫送到老師家補課,這樣她就不用去學校這個公共場合接外孫了。到了接孩子的時間,陳旭站在自家的窗前向外看去,一眼就看到了一輛警車和一輛麵包車正停在自家樓下不遠處,陳旭有些著急,是不是在堵我呀?天已經黑了,老師也打電話催促讓接孩子回家,可怎麼去接孩子?陳旭急得團團轉,她跪下來向神禱告,求神來安靜她的心,加給她信心、膽量、智慧……禱告後,她慌亂的心平靜了下來,她想起了神的話:「我是你的後盾,我是你的盾牌,一切都在我的手中,你怕的是啥?」是啊!有神作我的依靠,我害怕啥,若是沒有神許可,什麼事也臨不到。她又想到主耶穌說:「所以你們要靈巧像蛇,馴良像鴿子。」(太10:16)陳旭喬裝打扮了一番,在神話語的帶領下,她大膽地向樓下走去,當她走到樓下看見麵包車頭正衝著大門,車裡坐著人,眼睛盯著門口,她走到車前時,麵包車大燈突然亮了,直照向了陳旭,雖然她心有些慌,但沒有表現出來,不慌不忙地向大門走去,感謝神的保守,陳旭又逃出了一劫。

走出大門她鬆了口氣,這時天已經黑了,她加快步伐去接孩子。一會兒,孩子雖然接回來了,但陳旭犯愁了,警車還在小區門口家是回不去了,附近又沒有親屬,住旅店還要身分證不能去。此時天下起了雨,陳旭又沒帶雨傘,她在想該領著孩子去哪兒住呀?眼看著兩個人的衣服都被雨淋濕了,她在心裡不停地尋求,這時她想起了城外農村王姊妹家,於是陳旭搭了一輛出租車到了姊妹家。

第二天,教會帶領得知陳旭在王姊妹家,特意趕來,告訴陳旭和王姊妹這個家也不安全了,中共隨時能找到這兒,並讓他們趕快走。陳旭此時犯難了:帶著孩子上哪兒去呀?再說,孩子還上學,這可怎麼辦啊?若是去了別的城市很有可能一段時間不能接觸上弟兄姊妹,過不上教會生活,這樣自己的生命不就受虧損嗎?但陳旭知道,教會這麼安排完全是為了她個人的安全著想。

於是,陳旭帶著外孫子去了小女兒打工的城市。半個月後,陳旭從正在逃亡的王姊妹那兒得知,在她們離開家後的第二天,中共去了十多個警察把王姊妹家圍住了。聽到這個消息,陳旭從心裡感謝神,這件事讓她對神的全能主宰有了認識,她看到中共政府不管多麼猖狂,在神那兒它永遠是神手下的敗將,是神手中的棋子,由神擺佈,神不允許人的一根頭髮掉下它都不敢碰,同時陳旭也體嘗到了神的愛,在她最軟弱的時候,是神的話語加給了她信心,面對中共的抓捕,使她有信心與膽量與中共周旋,更是神奇妙的擺佈,讓她一次次地脫離中共的魔掌。藉著這樣的逼迫,此時陳旭認識到她能有這樣的收穫,完全是藉著中共逼迫得來的,中共政權是神為成全人信心、愛心擺設的一個效力的工具,明白了神的心意,她從心裡感謝神為她擺設這場有驚無險的經歷。

信仰逼迫

陳旭在小女兒這兒住了一段時間,大女兒出差回來也來了,在這期間公安局先後給大女兒打過兩次電話,問大女兒的家還在某某小區住嗎,家有幾口人,都是什麼人。過後大女兒讓她朋友幫著打聽一下公安局給她打電話是為何事。朋友了解清楚後,給大女兒打電話說:「是因為你媽的事,你就別讓你媽回來了!你們家最好也別在那兒住了。」因朋友知道公安局監控電話,也沒敢說信神之類的話。大女兒一聽朋友這麼說,就知道中共警察一直在密切地監視著自己的母親,就不解地問陳旭:「媽媽!政府不讓咱信,咱們就別信了唄,何必有家難回呢?」陳旭就對大女兒說:「媽媽信神走的是人生正道,人是神造的,人所享用的一切都是神給的,人類本應信神、敬拜神,中共無神論撒但政權不相信有神,它不敬拜神還不讓人敬拜神。它明知道信神是好事,信神的人都是好人,但中共卻不允許人信神,還到處瘋狂抵擋、定罪、誹謗神的末世作工,大肆鎮壓、抓捕、迫害信神之人,中共倒行逆施、逆天而行與神為敵,咱不能聽它的,你們不要被中共的謊言矇騙了。」此時陳旭想起了神的話:「幾千年來的污穢之地,骯髒得目不忍睹,慘狀遍地,幽魂到處橫行,招搖撞騙,捕風捉影,狠下毒手,將這座鬼城踐踏得死屍遍地,腐爛之氣遍佈全地上空,而且戒備森嚴,天外的世界有誰能看到?魔鬼將人的渾身捆得結結實實,將人的雙眼都蒙蔽了,將人的雙唇緊緊地封上,這魔王橫行了幾千年以至於到今天仍將鬼城看守得如此嚴密,猶如一座攻不破的『鬼的宮殿』一般,而這幫看家狗怒目圓睜,深怕神趁其不防之機將其一網打盡,再沒有『安樂』之地,這樣一座鬼城的人怎能看見過神?哪裡享受過神的可親可愛?哪裡懂得人間之事?誰能明白神急切的心意?難怪神道成肉身隱祕萬分,就這樣的黑暗的社會魔鬼慘無人道,殺人不眨眼的魔王怎能容讓可愛、善良而又聖潔的神存在?它怎能對神的到來拍手稱快?這幫狗奴才!恩將仇報,早不把神放在眼裡,對神虐待,凶殘已極,絲毫不把神放在眼裡,行凶掠奪,喪盡了天良,昧盡了良心,將無辜的人類勾引得昏迷不醒。什麼古代傳人,什麼愛戴的領袖,都是抵擋神的東西!將天下之態攪得暗天昏地!什麼宗教信仰自由,什麼公民合法權益,都是掩蓋罪惡的花招!

陳旭對大女兒說:「神來拯救人類,人當接受、順服神的作工說話,才是有良心理智的人,人如果不接受神的作工說話就是厭煩真理與神為敵。我們看到中共雖然口裡喊著信仰自由,但背地裡卻抵擋定罪神的末世作工,迫害神選民,其實質就是仇恨真理、仇恨神的惡魔。」大女兒說:「那中共政府為什麼還給『三自』建教堂呢?」陳旭說:「因為『三自』是中共親自培植起來的,那裡已經成了名義上信主,實際上是敬拜共產黨的地方,中共給『三自』建教堂只是掩人耳目做給外國人看的,除了在『三自』教堂以外信神的都是被它抓捕定罪的,在中共掌權的國家裡,人信神得聽它的,它說怎麼信就得怎麼信,它根本就不給人信仰自由,因它想永遠掌控人類,它想當神,想取締神的作工,因為它知道人要是都信真神,人對它的惡魔實質有了分辨、認識,就會棄絕它,背叛它,這樣就沒有人再受它的奴役、殘害,它在中國建立無神區卑鄙目的也就化為泡影了!於是它開始最後的垂死掙扎,到處造謠毀謗、栽贓陷害全能神教會,還不擇手段地抓捕、逼迫、殘害神選民,讓人有家難歸,逃亡在外,親人不能團聚,家人不理解,人受痛苦讓人誤解神、埋怨神、背叛神,最終跟它一同下地獄受懲罰。我們不能上它的當,我們信神沒有錯,走的是人生正道,敬拜神是人的本分,是天經地義的!如果我因著它的抓捕就不信神了,那不正中了它的詭計了嗎?你也知道自從我信神以後,我的病都好了,特別是以往咱家那些不順心的事,要是不信神,誰能解決得了啊?我不得還活在痛苦中嗎,我能有今天嗎?」大女兒聽了母親的一番話,對中共政府的邪惡卑鄙也有了些分辨,她也知道如果母親真的被抓,就會遭到中共警察的毒手,同時也會影響家人的工作等,大女兒被逼無奈只好把新買的樓房折價賣掉。陳旭離開了居住已久的家鄉,從此過上了逃亡的生活。而且在她們離開當地後,又有三個弟兄姊妹相繼被抓……

陳旭之後來到另一個城市,繼續盡受造之物的本分……

嚴厲

推薦閱讀:為義受逼迫的人有福了

發表評論

您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被發表。*為必填字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