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年的心結打開了

誰在見證神     

我出生在農村,鄰居家有個姑娘叫大梅,我們倆同一年出生,從小就在一塊兒玩,又一起上學直到初中畢業,也可謂是青梅竹馬。我心裡就有一個想法,長大後我一定要娶大梅做我的老婆。

九十年代講究婚姻自由,當我倆都到了談婚論嫁的年齡時,我親自向大梅表白了我的心意,大梅同意了。可好景不長,大梅對我說:「我爸知道我倆在處對象,就命令我不能和你來往,說咱兩家離得太近,還嫌你個子矮,領出去讓親戚笑話!」這話像刀在剜我的心一樣,我心裡恨死她爸了。後來因她爸堅決不同意,我們沒辦法最終只好分手了。從那以後,我上班也沒心思,整天像丟了魂似的,痛苦時就以酒消愁。朋友看我這樣,勸我說:「想開點,別在一棵樹上吊死,我給你再介紹一個。」聽到這話,我也高興不起來,心裡還惦記著大梅,忘不了她。痛苦中我在心裡吶喊:「我們兩個人從小一起長大,還這麼相愛,咋就不能在一起呢?為什麼?這是為什麼?」

過了一段時間,朋友果真給我介紹了一個對象(就是現在的妻子),我們結婚了,大梅也結婚了,婚後因著妻子的性格內向,幹活、為人處事哪方面我認為都跟大梅沒法比,我心裡有一百個瞧不起她。我們經常吵架,甚至幾次鬧得去離婚,但去了離婚辦事處,不是辦事的人不在,就是人家沒工夫。一年後我當上了爸爸,但我還是放不下大梅,幹活時我寧肯自己一個人干,也不和妻子一起幹。每當空閒時,腦海裡還時常浮現和大梅在一起時的歡聲笑語,浪漫時光。

後來我與妻子都接受了神的末世作工,我們常常在一起看神的話,交通對真理的認識領受,靈裡特別喜樂。一天我們看到這樣一段話:「儘管人都在婚姻這件事上有自己的主張、自己的想法,但是最終能真正成為自己另一半的那一個人究竟是誰,人不能預知,人自己說了不算。你遇到了一個你喜歡的人,他可以成為你的追求對象,但他對你是否感興趣,他能否成為你的伴侶,這個都不是你個人能決定的。你喜歡的人未必就是能與你共度此生的那個人,而你從來都未想到過的那個人卻不知不覺地走進了你的生活,成了你生活的伴侶,成了你命運中最重要的一部分,就是與你的命運緊密相連的你的另一半。……無論婚姻本身給一個人帶來的是幸福還是痛苦,然而,造物主命定好的每個人在婚姻中的使命是不會改變的,是人必須要完成的,而在婚姻背後的每一個人的命運是不會改變的,是造物主早已命定好的。」(摘自《獨一無二的神自己  三》)

看完這段話,我的心突然亮堂了,那個糾結在心裡多年的結終於打開了,我知道了沒和大梅走在一起,這都是神的主宰安排。在我認為,我和大梅你情我願結婚是板上釘釘的事,誰也不能拆開我們這場婚姻,可她爸就是不同意,寧肯打斷大梅的腿,也不讓大梅嫁給我。以前我對這件事不理解一直耿耿於懷,甚至恨她爸活生生地拆散了我們倆。可現在我明白了每個人的婚姻都在神的手中,自己婚姻中的另一半究竟是誰,不在乎我們的選擇,而在乎神的主宰命定。

想想今天我們一家人都歸在了神的面前,才看見神給命定安排的都是最好的,妻子雖然性格內向,不善言談,但是心地善良,有包容有擔當,我們的家庭很美滿幸福,而且最重要的是我們有共同的目標與追求,走上了人生正道,這是神對我們最大的愛。並且妻子也曾多次去給大梅傳福音,但是大梅對信神反感,根本聽不懂神的聲音,怎麼也不接受福音,如果當初我與大梅在一起,我們的信仰不同,在一起生活肯定也不會幸福,甚至她還會攔阻我走信神的道路。妻子看了神的話對我說:「真是感謝神,這都是神的擺佈安排,現在咱一家都信神了多好啊!」我說:「是啊!這都是神的愛,神給安排的最合適。」

張曉光

推薦閱讀:

婚姻命中注定

緣起緣落 神手擺佈

告別那段與命運摔跤的日子

相關推薦

一個真實的婚姻故事 那是上個世紀的五十年代,高中時代的夏琳與村裡的 窮小子秦峰相愛了。夏琳想在高中畢業以後就嫁給秦峰,但在那個聽從父母之命的年代裡,夏琳知道若沒有父母的同意,她是不可能和秦峰在一起的。於是夏琳告訴 自...
人生,在輾轉間起起落落 我出生在中國東北的一個普通農民家庭中,祖祖輩輩都過著面朝黃土背朝天的生活。看著父輩們每天辛辛苦苦地勞作,懵懂的我不想循環著過和他們一樣的生活,所以從兒時起,我就發誓一定好好學習,憑藉自己的努力走出農村...
走出陰霾 我出生在一個農民家庭。小的時候,我看到父母經常吵架、打架,後來父母離婚了,不久母親又再婚。那時我才8歲,我有一點不如繼父的意,就會被他痛打一頓,在缺乏父愛和關心的環境下,15歲的我就早戀了。16歲那年...
宿命 青春時期的我對婚姻充滿了幻想,幻想著能和自己心愛的人恩恩愛愛、白頭偕老,幸福地度過自己的一生。中學畢業後我喜歡上了一個同學,他的一言一行、一舉一動,以至於他做每件事都在吸引著我的心,我腦海裡滿是他的影...
不想和妻子待在一起:一個70歲阿公搶銀行的奇妙理由 上個星期五,美國發生一件又好笑又好氣的新聞。 在美國中部的堪薩斯州,有一個70歲的阿公里普爾,突然發神經似地跑去搶劫銀行。他用非常典型的手法向櫃員遞交紙條,上面寫著「我有槍,給我錢。」然而,在得手以...

發表評論

您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被發表。*為必填字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