窗外,另有一重天

誰在見證神     

上周聚會時我又遭遇了尷尬的一幕,聚會開始前,幾個同工你推我、我推你,誰也不願上去講道。說實在的,不是我們聖經知識不夠,也不是屬靈理論貧乏,而是都不敢面對弟兄姊妹提的問題。

十幾年來,教會裡的人像走馬燈似的來了走,走了來,唯獨不變的就是那同一個問題:主耶穌到底什麼時候來,我們能不能被提?對這個問題剛開始我們也沒感覺有什麼難回答的,因為主耶穌應許說:「我去原是為你們預備地方去。我若去為你們預備了地方,就必再來接你們到我那裡去,我在那裡,叫你們也在那裡。」(約14:2—3)主耶穌已經在天上為我們預備好了地方,再來接我們是不容置疑的。

我們用這節經文鼓勵、安慰、扶持弟兄姊妹,自己也被主這句話激勵著,在事奉主的道路上走了一程又一程。可一年年過去了,主還是沒有來,不光弟兄姊妹信心冷淡,我們幾個講道人也實在是無道可講。最後,一個同工出了個「高招」:抓鬮,結果可想而知,我「幸運中標」。

那天當我硬著頭皮站上講台,看著台下的弟兄姊妹,我心裡很著急,只顧低著頭翻聖經,翻了一頁又一頁,就是不知道該講什麼。這時,有人說話了:「李弟兄,你今天不用再給我們講那節經文了,你就給我們一句痛快話,主耶穌到底來沒來?我們得等到什麼時候?」「是啊,現在外面都在傳,說主已經回來了,還作了新工作,許多人都在尋求考察。這到底是咋回事啊?如果主真的來了,我們還在這裡傻等,那不是被撇了嗎?」面對弟兄姊妹的聲聲質問,我無言以對,任憑汗水順著火辣辣的臉往下流。此時此刻,我站也不是,坐也不是,就像做賊被人發現了一樣。沉默了片刻,我快步走下講台,對張牧師說:「還是你來講吧,我……我真的講不了。」到底是做牧師的,張牧師不慌不忙地示意我坐下,他走上講台後,翻開聖經,大聲說:「弟兄姊妹……。」

三個多小時的聚會,我就像被捆在椅子上一樣,張牧師講的什麼,我一句也沒聽清,一上午的聚會沉悶而壓抑。想到這樣的場景近幾年不斷地重複,我感到傷心、委屈、茫然,卻又無可奈何。

前天我遇到以往一個熟悉的弟兄,我把自己心中的苦惱和壓抑一股腦地倒了出來。他聽了我的訴說,先給我講了一個故事:一個小女孩心愛的小狗死了,小女孩傷心極了,小女孩的媽媽看到了就領她到樓上,打開一搧窗戶對她說:「孩子,你看這裡。」小女孩隨著媽媽的手往外看去,花園裡百花爭艷,許多蝴蝶在花叢中翩翩起舞,一隻小花貓在追著蝴蝶,不小心摔了個跟頭,「喵喵」地叫著。小女孩完全忘記了剛才的煩惱,她高興地喊起來:「媽媽,你看,蝴蝶,還有小花貓,多可愛呀!」媽媽親切地笑了笑「是啊!孩子,不要忘了,這窗外還有另一重天哪!」

窗外,另有一重天

弟兄接著說:「你不要總記著那些煩心事,也不要為教會現在的荒涼而困惑。教會的興旺與衰退是我們人能夠掌控的嗎?回想在律法時期末了的時候,敬拜神的聖殿荒涼到一個地步,成了買賣牛羊鴿子的賊窩,多麼令人傷感。無論什麼人用什麼方法都無法改變聖殿荒涼的事實,只有那些勇敢地走出聖殿的人才看到了另外一重天:神道成肉身成為人子在聖殿以外作了一步新的工作,即主耶穌釘十字架救贖人類的工作,這些人跟上了神的作工步伐,獲得了聖靈作工,從而使恩典時代的教會發揚光大。現在教會為什麼荒涼了呢?只有一種可能,那就是神又離開了教會作了新的工作,我們現在的教會沒有跟上神新的作工,無法獲得聖靈作工,所以才越來越荒涼,即使人百般維護,也無濟於事。唯一的辦法就是走出去,尋找神的腳蹤,尋找有聖靈作工的教會,去看看另外一重天,才有希望被提呀!」

聽了弟兄的交通,我頓時感到心裡亮了,心中的煩惱也一掃而光。我也要學那個小女孩,打開另一搧窗戶,去看看那裡的新天新地新風景。

山東   甦醒

相關推薦

一次得救,就能永遠得救嗎? 聖經裡有段經文:「你若口裡認耶穌為主,心裡信神叫他從死裡復活,就必得救。因為人心裡相信,就可以稱義;口裡承認,就可以得救。」(羅10:9-10)相信許多人對這兩節經文都不會陌生,許多人也因著這些經文,...
另類的啟迪 有這麼一個故事:楚國人想攻打宋國,派人事先測量河水的深淺並豎立標誌。不久,河水突然上漲,楚國人不知道,依然按照舊標誌在黑夜過河,結果淹死一千多人,楚軍驚恐萬狀,還未開戰就已潰不成軍。 原先做好標...
得救=進天國嗎? 這天我在講道時,談到現在大災難馬上要來臨,讓弟兄姊妹要積極參加聚會,多在讀經上下功夫,在現實生活中遵行主道,好警醒等候主來。但看到有的弟兄姊妹依然沒勁兒,對自己能否被提進天國滿了懷疑,我就講:「弟兄姊...
怎樣看待保羅對主的信心與所受的苦? 問題二:保羅弟兄的話即使不是神的話,但他蒙召後一生為主傳道受苦,跑了多少路,為建立教會付了那麼多代價,他對教會的貢獻有目共睹,他對主的信心與所受的苦是所有基督徒該效法的,這些難道你們不承認嗎? ...
多年的「心結」 終於解除了 媽媽說我出生後不久就開始發燒高,醫生束手無策,多次拜佛病情也不見好轉,後來家人信了主耶穌,不久我的病就好了。媽媽說是主救了我的命,讓我一定好好信主,所以只要有時間我就和媽媽一起參加聚會。 那時候...

發表評論

您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被發表。*為必填字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