聖經之外還有神的說話嗎?

誰在見證神     

我是一名真耶穌教會的講道人,聚會時,我被教會裡的前輩甄老師所講的道深深地感染著:「聖經都是神所默示的(或作:凡神所默示的聖經),於教訓、督責、使人歸正、教導人學義都是有益的,叫屬神的人得以完全,預備行各樣的善事。」(提後3:16-17)老師說:「使徒保羅告訴我們,聖經都是神所默示的,神的話都在聖經裡,除了聖經以外再也沒有神的話,所以到任何時候都不能離開聖經,守住這本聖經就能進天國得永生……」聽了老師所講的道,於是,我下定決心到任何時候都要守住聖經。後來,甄老師過世後,教會開始四分五裂,看到教會執事因錢財鬧紛爭,我就離開原派別在家成立了家庭教會,我和丈夫輪流講道,丈夫還經常出去與同工聚會,牧養群羊。

一次,丈夫聚會回來說:「主回來作新工作了,應驗了啟示錄,帶來了小書卷。」聽到這話我很吃驚,急忙問:「你說什麼?主回來了,還帶來了小書卷?」丈夫點點頭,我氣憤地說:「神的話都在聖經裡,除聖經以外再沒有神的話,只有聖經是完全出於神的,是神所默示的,你都忘了嗎?你離開聖經就是離開了真道,還叫信主嗎?能進天國嗎?可惜你信這些年主,還講道呢!」我越說越生氣。但不管我咋說,丈夫就是不動搖,也不生氣,坐下來心平氣和地對我說:「小書卷就是打開的啟示錄,是神作的新工作,是聖經預言的應驗啊。」我心想:你可真能狡辯,信小書卷就是離開聖經了。我坐在炕上生氣地說:「我告訴你咱教會這一百來人不許你傳,你不能帶走一個人去看小書卷,你不看聖經離開主,我可得捍衛真道,保護好群羊。」他耐心地說:「主來的預言都應驗了,你就考察考察唄,我明白的也少,要不你明天也去聽聽他們的講道吧。」聽著丈夫的話,我不知該怎麼辦,我在心裡一直呼求主:「主啊,你真回來了嗎?主啊,你的話是我腳前的燈,路上的光,孩子很迷茫,求你開啟讓我明白丈夫說的小書卷是不是你帶來的?」禱告後,我的心靜了下來,想起十個童女的比喻「半夜有人喊著說:『新郎來了,你們出來迎接他!』」(太25:6)我心想:半夜有人喊新郎來了,是不是應驗在今天?丈夫說主回來了,主若真的回來了,我得做聰明的童女,迎接主的再來。可他離開聖經了呀,主啊,我該咋辦?這時丈夫在念小書卷上的話:「我勸你們當小心謹慎地走信神的路,不要隨意下斷案,更不要隨隨便便、馬馬虎虎地信神,你們當知道信神的人最起碼具備的是謙和的心與敬畏神的心。那些聽了真理以鼻嗤之的人都是愚昧無知的人……我還要勸你做謙和的人,不要太自信,不要太自高。」(摘自《當你看見耶穌靈體的時候已是神重新更換天地的時候了》)聽到這話我心想:這話是誰說的?不讓隨意下斷案,不要太自信,不要太自高,他咋知道我有想法呢?我一下子從炕上爬起來,一把從丈夫手裡把書搶過來,丈夫說:「你念吧,這書裡都是主的話。」我拿過書看到一段話:「如今神作了新的工作,這話你可能接受不了,也可能感覺稀奇,但我還是勸你先不要暴露你的天然,因為只有真正在神面前飢渴慕義的人才能得著真理,只有真正虔誠的人才能得著神的開啟與引導。尋求真理不是爭爭吵吵就能得著結果的,而是心平氣和地尋求才能得著結果的。我所說的『如今神又作了新的工作』就是指神又重返肉身這事說的。或許你並不介意這話,或許你很討厭這話,也或許你對這話很感興趣,不管怎麼樣,我還是希望所有真心渴慕神顯現的人都能面對這一事實,而且都能慎重地考察這一事實,最好不要輕易下斷案,這才是明智之人該做的。」(摘自《寫在前面的話》)我讀完這段話,就感覺這話像慈悲的父在面對面勸我一樣,不讓我暴露天然,爭爭吵吵,而是要慎重地對待。我就想:誰能這樣仁慈地說話,還勸人不要輕易下斷案,要慎重考察這一事實。我覺得這話就像主說的話。我在心裡默默地禱告:「主啊,這話是你說的嗎?丈夫讓我去考察考察這道,但我一直認為除了聖經以外再也沒有神的話了,我到底是去還是不去呢?主啊,我心裡很矛盾,萬一這一步邁差了,可關乎到教會一百多個人的靈魂!但若是主真的回來了,我不考察,這麼多的靈魂不就斷送在我的手裡了嗎?那我該如何向神交賬呢?主啊,為了這些靈魂我也應該考察考察……」

第二天我又叫了兩個姊妹與丈夫一起去聽道,全能神教會的楊弟兄從創世紀講到啟示錄,說神的每步新的工作都是在上一步工作的基礎上作的,從律法時代、恩典時代講到國度時代——應驗小書卷的工作。楊弟兄又說神道成肉身來發表話語就是為了潔淨變化成全人,也是為了把稗子和麥子分開,顯明各類人的結局,作賞善罰惡各從其類的工作。我覺得弟兄談得也符合聖經,有道理,而且還挺透亮。心想:難道主真的作新工作了?但我又想起經文:「聖經都是神所默示的……」還有老師的講道:「除了聖經以外再也沒有神的話,神的話都在聖經裡。」想到這兒,我就心煩意亂不敢再聽了,我看其他人聽得都很投入,和我一起來的兩個姊妹,聽得可認真了,我就示意她倆咱回家吧,不聽了。這時楊弟兄問我:「姊妹你聽得怎麼樣?有不明白的嗎?」我說:「神的話都在聖經裡,不看聖經能叫信神嗎?我接受不了,我們先回去尋求主的帶領,主是不會丟棄我們的。」說完不等他們解釋,我就執意回家了。

到家後,我想:聽他們講得有理有據,聖經裡提到了小書卷。我又翻開啟示錄5章1節:「我看見坐寶座的右手中有書卷,裡外都寫著字,用七印封嚴了。」我心想:莫非啟示錄預言的小書卷真的應驗了?楊弟兄說律法時代,恩典時代,國度時代三步作工是一位神作的,一步接續一步,這也應驗了聖經預言,難道小書卷就是主耶穌再來帶來的福音?可我還是不明白,只有聖經是神所默示的,聖經以外再也沒有神的話了,現在怎麼又出小書卷了呢?我在心裡禱告:「主啊,孩子很為難,這可直接關乎到生命靈魂的大事,求你指教我,求你為我預備機會,讓我認清他們傳的是不是你的再來。」那幾日,我心裡受煎熬,端起水杯又放下,把飯菜擺上又不想吃,整天唉聲歎氣。

丈夫看我特別受熬,就叫來本派別的同工和全能神教會的楊弟兄來到了我家。楊弟兄說:「姊妹,你那天說的關於聖經都是神所默示的。姊妹,你提的問題是宗教界所存在的共性問題,大家信主看聖經多年就認為神的話都在聖經裡,除了聖經以外再也沒有神的話了,如今小書卷應驗了,所以我們就很難接受,這很正常。針對這個問題今天我們一起來交通一下,咱們先看一節經文,約翰福音21章25節:『耶穌所行的事還有許多,若是一一地都寫出來,我想,所寫的書就是世界也容不下了。』這節經文告訴我們主耶穌的話也沒有都記載在聖經裡。我們都知道主耶穌在地作工三年半,邊傳道邊作工,還行了許多神蹟奇事,並沒有全部記載在聖經裡,而且主耶穌29歲以前所說的話與所行的事聖經裡也沒有記載,可見主的話並沒有完全記載在聖經裡,聖經記載的只是主在地有限的作工說話,若都寫出來,那世界也容不下了,所以說除了聖經以外還有神的話,姊妹你說是不是啊?」我一聽是啊,我怎麼就忘了這句經文呢?我思索一下說:「弟兄,你交通的這些確實有理有據,這樣說我也能理解。但我們自從信神就是看聖經,多少年來凡是信主的人不都是這樣信神嗎?如今你們說的小書卷已經超出了聖經,那離開聖經還叫信神嗎?請你再細說說。」

弟兄點點頭鄭重其事地說:「約翰福音16章12節至13節說:『我還有好些事要告訴你們,但你們現在擔當不了(或作:不能領會)。只等真理的聖靈來了,他要引導你們明白(原文作:進入)一切的真理;因為他不是憑自己說的,乃是把他所聽見的都說出來,並要把將來的事告訴你們。』從這段經文中看到,主說他還有好些事要告訴我們,但當時主並沒有說出來,所以只有主回來才能告訴我們,這就是聖經以外的事了,沒記載在聖經裡,因為在那時門徒身量小擔當不了,所以主耶穌就沒說,只有在末世主第二次道成肉身成為人子,來在地上作末世的工作時才發表出來,這就是真理聖靈的發表,這不可能記載在聖經裡,因為聖經啟示錄是約翰在主後90多年得啟示寫出來的預言書,是預言末世作工的,如今發表的小書卷是神在末世打開的奧秘,是在聖經以外又作的新工作,所以咱不能把神的說話都定規在聖經裡……」我邊聽弟兄的交通邊想:這個章節主確實說了還有好些事沒告訴給人,沒記載在聖經裡,莫非就是指主又重返肉身打開小書卷的預言說的?莫非小書卷真是聖經以外神的新說話?弟兄說:「啟示錄5章1節:『我看見坐寶座的右手中有書卷,裡外都寫著字,用七印封嚴了。』這節經文提到坐寶座的,就是指神自己,他手中的書卷是神末世的工作,是在聖經以外神又賜給人在末世的一步救恩,用七印封嚴就是在末世神要親自展開的。」弟兄說完問我:「姊妹,交通以上這些你是怎麼看的?」我說:「你交通的小書卷是聖經以外的神的新說話,是預言的應驗,我聽明白了。」

弟兄說:「那咱們再看一段全能神的話:『聖經所記載的都是有限的那些東西,並不能代表神的全部作工。四福音一共還沒有一百章,什麼咒詛無花果樹、彼得三次不認主、耶穌釘十字架復活以後向眾門徒顯現、論禁食、論禱告、論休妻、耶穌的出生、耶穌的家譜、耶穌設立門徒……無非就記載這些有數的東西,人就把這些當寶貝了,還與今天的工作對號,而且還認為耶穌一生下來作的工作就這麼多,好像神就能作這些工作,再沒有工作了,這不屬於謬嗎?」(摘自《道成肉身的奧秘(一)》)「神作每一個時代的工作都是相當有界限的,他只作本時代的工作,並不提前作下一步的工作,這樣才能突出他在每一個時代的代表性的作工。耶穌當時只說了末世有什麼預兆,只說當時怎麼忍耐,怎麼得救,該怎麼悔改、認罪、背十字架、受苦,並沒有說末世的人該怎麼進入,怎麼追求能滿足神的心意,這樣你若在聖經裡找神末世的作工不就是謬妄嗎?你只捧著聖經能看出什麼東西來?無論是解經家、講道家,誰能預先把今天的工作看透?」(摘自《將神定規在「觀念」中的人怎能獲得神的「啟示」呢?》)「你要看律法時代的工作,看以色列民怎麼遵行耶和華的道,你就得看舊約聖經;你要了解恩典時代的工作,就看新約聖經。那對末世作的工作你怎麼看呢?就得接受今天神的帶領,進入今天的作工裡了,因為這是新的工作,在聖經裡還沒有人提前『記載』出來。今天神道成肉身,另外在中國又選一些選民,神作工在這些人身上,接續作他在地上的工作,接續恩典時代的工作。今天的工作是前人未走過的路,也是無人看見的道,是從來沒作過的工作,也就是神在地上的最新的工作。所以說,沒作過的工作就不是歷史,因為現在是現在,還沒有過去。人都不知道神在地上、在以色列以外又作了更大、更新的工作,已經超出了以色列的範圍,也超出了先知的預言,是在預言以外的新奇的工作,也是在以色列以外的更新的工作,是人所看不透也想不到的工作。這樣的工作在聖經裡怎能有明確的記載呢?誰能提早將今天的工作一點一滴都不缺少地記錄下來呢?」(摘自《聖經的說法(一)》)弟兄說:「全能神的話告訴我們,聖經並不能代表神作工的全部,只是神前兩步作工的紀實,而末世神作工的詳細內容並沒有記載在聖經裡,因為神末世的工作是在聖經以外神又作的一步新的工作。聖經的記載只是神有限的作工與說話,聖經根本代替不了神,我們憑想像觀念認為除聖經以外再也沒有神的說話了,這是謬妄的觀點。我們知道神是活水源泉,神的話是取之不盡,用之不完的,是任何人測度不透的。以色列為啥亡國,法利賽人做錯了什麼,就是因為他們持守舊約聖經,還拿舊約的字句與神的新工作對號,對不上就開始抵擋定罪,最終以主耶穌不守律法而把主耶穌釘死在十字架上,犯下了滔天大罪,落在了神的懲罰中。以色列亡國的事實不也在告訴我們聖經不能代替神的作工嗎?神的話不也勸勉人應存謙和的心與敬畏神的心,應慎重對待主再來的這一事實嗎?」

我高興地說:「通過弟兄的交通,我總算明白了,原來聖經只是耶和華和耶穌所作前兩步作工的記實,神末世所作的新工作也就是展開小書卷的工作,沒記載在聖經裡,是聖經以外的一步新工作,真是讓我恍然大悟,這第三步工作就是神末世所作的聖經以外的話語工作。我憑想像觀念定規神的工作,只持守聖經,不相信聖經以外還有神的說話,現在想想真是太荒唐、太謬妄了,跟法利賽人一樣。他們持守的是舊約聖經,而不接受主耶穌所作的新工作,而我持守新舊約聖經不接受神的末世新工作,我差點就成了惡僕。感謝神今天又給我預備機會,幾位弟兄來我家裡又一次交通,感謝神的愛沒有撇棄我,真是太感謝神了。」說到這兒,感恩的淚水湧出了眼眶。弟兄也高興地說:「感謝神,這都是聖靈作工達到的果效啊。」

之後,弟兄又給我交通了神道成肉身、三步作工等方面的真理。我越聽越對,觀念都解決了,我完全定真了全能神就是主耶穌的再來。我向神禱告:「全能神啊,我感謝你的拯救,是你用心良苦,安排弟兄一次次耐心地交通,使我的觀念得到了解決,又蒙了你的揀選和呼召,我才得以又一次回到你的面前。神啊,我願把教會的弟兄姊妹都交在你的手中,求你開啟引領他們也都能來在你的面前,歸在你的寶座前。」然後我又讓全能神教會的弟兄姊妹給我們教會的一百多人見證神的末世作工,感謝神,多數尋求神作工的信徒都歸向了全能神。一切榮耀歸給全能神!

吉林省 王力

相關推薦

得救=進天國嗎? 這天我在講道時,談到現在大災難馬上要來臨,讓弟兄姊妹要積極參加聚會,多在讀經上下功夫,在現實生活中遵行主道,好警醒等候主來。但看到有的弟兄姊妹依然沒勁兒,對自己能否被提進天國滿了懷疑,我就講:「弟兄姊...
什麼是真正的被提? 王瀾是某召會的一名重要同工。自從2000年主耶穌沒有回來,許多弟兄姊妹的信心、愛心冷談,都不來聚會了,她雖然還強撐著各處講道作工,其實心裡也困惑極了。2000年主沒有來提接他們,到底是主沒有來?還是他...
牧師長老能帶領我們進天國嗎? 一個可以容納幾百人的教堂,卻只有幾十個人坐在那裡,有的在玩手機,有的專心聽牧師講道。這幾年來,每次聚會周玲都聽得那麼投入。 這天散會後,周玲挎著藍色的包在前面走著,李真在後面追了上來。 周玲回頭一...
我們做聰明童女,怎麼預備油? 主耶穌說:「那時,天國好比十個童女拿著燈出去迎接新郎。其中有五個是愚拙的,五個是聰明的。愚拙的拿著燈,卻不預備油;聰明的拿著燈,又預備油在器皿裡。新郎遲延的時候,她們都打盹,睡著了。半夜有人喊著說:『...
神的名永不改變嗎? 新約記載:「除他以外,別無拯救;因為在天下人間,沒有賜下別的名,我們可以靠著得救。」(徒4:12)「耶穌基督昨日、今日、一直到永遠,是一樣的。」(來13:8)我和很多基督徒一樣認為主耶穌就是救主,若名...

發表評論

您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被發表。*為必填字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