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跑酷」——玩命遊戲背後的秘密

誰在見證神     

高中那年,一個好朋友對我說:「我們一起練跑酷吧。」我好奇地問:「跑酷是啥?」他就向我介紹了跑酷的起源與思想,我自己又在網上看了相關的視頻,當我看完跑酷視頻的時候整個人都熱血沸騰起來,嘴裡不住地嘟囔著:「太厲害了!太厲害了!」於是我下定決心學習跑酷,心想:等我學成之後肯定會有很多人佩服、高看我。於是,我下載了許多跑酷教學視頻,又給自己制定了一些練習計劃。每天我不僅在室外練習,連上課也在幻想著跑酷動作:「猩猩跳」「懶人跳」「屁蹲跳」……我的心完全被跑酷佔有了,越來越覺得上學沒意思,學知識也沒用。整個高中生涯,我都沉浸在練習跑酷中不可自拔,而我因荒廢學業,最終只考上一所專科院校。大一軍訓時,同學問我有啥特長,我自豪地說:「我是個跑酷者。」一天晚上,教官讓大家上台表演節目,我就主動上台表演跑酷,過後得到一陣掌聲,當看到圍觀者佩服的目光時,我覺得自己的辛苦總算沒有白費。後來,我又在貼吧裡發帖子召集了一幫愛好跑酷的年輕人,我們一起組團練習,我們的口號是:「跑酷少年,跑酷到永遠,跑酷者沒有障礙,勇往直前!」。平時我們都是奉行「不走平常路」的原則:看到高的障礙物就爬上去,然後跳下來,在地上滾一圈卸掉衝擊力;看見平台或垃圾箱就雙手稱跨過去;看到溝渠就助跑跳躍或空翻過去。我們無論走到哪裡,眼睛都在觀察四周有什麼障礙物,利用這個障礙物能做什麼樣的跑酷動作。我們的理念就是跨越一切擋在我們前面的障礙物,挑戰無極限。在這種不做一般人的思想支配下,我活在了幻想中,經常想著自己如何練得不一般,別人如何崇拜、高看。

跑酷

2013年,媽媽給我傳福音,通過媽媽一次次地給我讀神的話,我知道了神就是創造天地萬物的主,在神愛的感動下,我信了神。此後我的生活除了上課、練習跑酷外,又多了一樣,就是和教會的弟兄姊妹一起聚會。轉眼到了2015年,我看到最新發表的《年輕人應看透世界邪惡潮流》這篇神話中說:「現在很多人都跑酷,你們跑沒跑過酷啊?(那個太危險了!)喜不喜歡呢?(特別喜歡那種感覺。)怎麼能喜歡那個感覺呢?那個感覺到底是什麼呀?(就是那種飛簷走壁的感覺,很刺激。)那個正常嗎?(不正常。)不正常你怎麼還喜歡呢?(那個感覺就是耍酷吧。)那個感覺給人帶來一種眼目上的刺激還有心情上的刺激,人就都嚮往做那個。這個思想是由什麼支配的呢?人為什麼喜歡這個東西呢?是不是由蜘蛛俠引起的呢?在人的骨子裡是不是有一種想拯救世界、想當超人的感覺呢?你看八十年代電影裡演的那個佐羅,他就是飛俠,飛來飛去,飛簷走壁,人可羨慕了,2000年以後就演Spider-Man還有哈利·波特,演這些東西。然後這一代年輕人的腦海裡就被種下這些東西了,中毒了!為什麼能中這樣的毒呢?這跟人裡面有一種需要有關係。你為什麼那麼喜歡跑酷呢?你不知道那個危險嗎?你不知道那個能要命嗎?人不是蜘蛛,也不是壁虎,他沒有那個功能,趴到牆上他肯定就得掉下來。你站到房頂上往下跳你都得琢磨琢磨,哪兒先著地能磕不著、碰不壞?那牆上什麼東西都沒有,在不借助東西的情況下爬上去還能往下跳,還那麼興奮,看的人還那麼讚賞,這是什麼思想支配的呢?(人都活得無聊了,他要尋找刺激。)這是一種,年輕人好尋找刺激,太空虛、無聊了,不知道幹什麼好了,這是吃飽撐的;還有一種思想支配,人心裡有一種慾望,想做一種人,嚮往一種勢力,嚮往一種東西,人心裡嚮往的這個東西有超然的力量、超然的能力,不是正常人性具備的。人想當英雄,想當超人,想當能人,想當有異能的人,就是在人心裡無形中崇拜撒但哪!你說哪種人能有那樣的機能、有膽,能往上爬,爬很高再跳下來?是不是被邪靈附的人有這種功能?神造的人類有這種功能嗎?神讓人沒事就跑酷嗎?亞當、夏娃那個時候有沒有跑酷的事?(沒有。)為什麼他倆不跑酷呢?聖經裡有記載跑酷的事嗎?為什麼那個年代的人不跑酷,現在的人怎麼這麼多跑酷的呢?這不得不說是受一定的思潮影響,受一些影視作品的影響,這些東西不是人心靈裡需要的,是引導人走向邪惡潮流的東西。人傻乎乎的沒分辨,正好心裡喜歡這些東西,喜歡詭異的、刺激的、撒但的那些異能,人追求這些東西,然後人把它定義為什麼呢?『我喜歡英雄,你看蜘蛛俠、蝙蝠俠、哈利·波特那不都是英雄嗎?』真正的這個人有這兩下子嗎?沒那兩下子。撒但是用這種方式來演繹、編造、虛構一些故事,然後就迷惑這些傻乎乎、沒有頭腦的青少年。你們受沒受點影響呢?(受影響了。)那這個毒好不好往外清啊?你一旦受了影響,這些東西進到你的思想裡,這就成一種毒素了。

看了神的話我才知道,原來跑酷是撒但給我們人類中的毒,撒但利用人想做超人、偉人的心理,利用各種影視作品,杜撰出各個超人、能人來迷惑人的心志,讓人都去崇拜,從而追求成為和他們一樣的人。現在想想,正常的人能飛簷走壁嗎?只有被邪靈附著的人才有這樣的功能啊!撒但就是用這種方式來演繹、編造、虛構一些故事,然後就迷惑這些傻乎乎、沒有頭腦的人。記得我們俱樂部的交流群裡有一個年輕人,因為想要模仿著名影視《暴力街區》中的主人公,從十幾層高的樓房跳到另一棟樓房上,可是卻沒有跳過直接掉了下去,失去了年輕的生命。還有一個年輕人從幾十米高的大橋上往河裡跳,結果再也沒有上來。其實在練習跑酷的過程中,這樣的慘劇實在太多了。可是人們被撒但迷惑得看不清事實真相,仍然前仆後繼地加入到跑酷大軍中,就是因為對撒但的險惡用心不認識造成的啊!想到自己為了練習跑酷成為具有超能力的人,整天活在幻想中,不僅荒廢了學業,也喪失了正常人的思維,失去了人的良心、理智和正常人所該具備的溝通能力,變得越來越狂妄自大、目空一切,不僅不會與人打交道,性格也越來越孤僻、傲氣,這才看到自己被撒但苦害得太深了,撒但的迷惑使我喪失了正常人的追求。感謝全能神!要不是神的揭示,我還認識不到自己被撒但引誘苦害這麼深,於是我禱告神,求神帶領我從跑酷的漩渦中走出來,不再追求做超人、偉人,而是順服神的擺佈安排,老老實實地做人!

此後,在神的帶領之下,我開始背叛撒但,不再練跑酷了。剛開始我還能靠著神勝過自己的肉體,可是後來一有空閒時間腦子裡就想起之前練跑酷時那種興奮的感覺,越這樣想越覺得和弟兄姊妹在一起聚會也沒有意思了,還是一個人練跑酷來勁。心想:偶爾練一練還是可以的吧,神是怕人被撒但吞吃才說不讓人去跑酷,我只是去玩點簡單的跑酷動作,不做危險動作,這樣不是也行嘛!而且這些年我好不容易練到現在的水平,如果就這樣放棄不是太可惜了嘛!想到這兒,我就控制不住自己又去跑酷了。沒過多久我在一次練習中從高處向下跳時震傷了膝蓋。受傷期間我什麼也做不了,只能在家看神的話。一天,我看到神的話說:「這種毒素只要你不識破它,你就不能完全放棄它,你一天受它的影響,你就一天受它的攪擾,受它的控制。你相不相信?(相信。)這事怎麼解決?好不好解決?你們想不想放下這些東西?(想。)有多想呢?有時候琢磨琢磨,『放下這些東西有點捨不得,為什麼要放下呀?有這些挺好的,好容易裝到裡面了,這不算什麼毒吧!』你看,你有這思想你就放不下。實際上你不放是你自己願意抓著,不是你放不下,不是你難放下。這個事難住了,是吧!不容易。所以說,在你身量幼小的時候,就得儘量遠離那些能腐蝕你心靈、能讓你中毒的東西,因為什麼呢?因為現在你沒有分辨,傻傻的,還挺輕狂,你心裡裝備的正面東西太少,沒有任何真理實際。用信神的術語來說,你沒有生命,沒有身量,你就是有那麼點願望,說『我願意信神,信神好,走正路,做好人』,但是琢磨琢磨,『在外邦人中間我也不是壞人哪,我喜歡跑酷也不算壞事呀,我還是個好孩子,還是個好人!』這就麻煩,是不是啊?」(摘自《基督的座談紀要·年輕人應看透世界邪惡潮流》)神的話就像一盞指路明燈,揭示了我的行為,也指出了實行的路途。我被神的愛深深地感動著,想到自己這次受傷正是撒但敗壞人的結果,撒但利用跑酷讓人追求做超人,讓人享受挑戰極限的快樂,每完成一個動作,每越過一個障礙物,我心裡都有種滿足感和成就感,撒但一步步地引誘著我去完成一個個危險動作。如果我再繼續練習下去,不僅會挑戰更加危險的動作,還有失去生命的危險,更有被邪靈附上的危險,失去正常人的理智,變成撒但的玩物。想到這些後果,我渾身冒出冷汗,並向神禱告:「神哪,這次受傷是你對我的保守啊!若不是神藉著讓我受傷阻攔我練習跑酷的腳步,我又會回到撒但的懷抱,繼續過以往那種生活。」我不能再被撒但愚弄,狂妄地追求成為超人、偉人了,我要堅決背叛撒但,再也不去練習跑酷了。

一天,以往一起練跑酷的夥伴又叫我一起去練習,因不好意思拒絕就去了,看著他們練得那麼興奮,我卻怎麼也興奮不起來,腦子裡不時地浮現神的話:「你得學會在地上走路,而且腳踏實地一步一個腳窩地走。……腳踏實地地做人,別學著做超人,做偉人,做高大的人。」(摘自《基督的座談紀要·進入信神正軌具備的五方面情形》)我靜靜地坐著,思念著神的愛,心裡充滿了對神的感恩,不由得唱起《全能神 你真好》這首經歷詩歌。

現在的我每天都在讀神的話,把更多的時間和精力用在盡本分上,每天和弟兄姊妹接觸,過教會生活,唱詩歌讚美神,享受著神的話語,過得十分充實。同時通過讀神的話讓我看透了撒但正是藉著興起各種邪惡潮流吞吃人的險惡用心,神的話語扭轉了我的看事觀點,使我對撒但如何殘害人的手段也有了分辨。原來我因著練跑酷變得很孤傲,越活越沒有人樣,越來越遠離神,而現在在神的帶領下,我的人性越來越正常,能與人正常相處了,也愛和弟兄姊妹在一起過教會生活了,我和弟兄姊妹的關係也越來越融洽了,臨到事也會尋求真理解決了,盡本分也有些忠心和順服了。現在我終於明白了,我們只有信神追求真理,走上蒙拯救的道路,才是真正的人生正道啊!感謝全能神拯救了我。

一切榮耀歸於全能神!

阿亮

發表評論

您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被發表。*為必填字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