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被牧師開除出教會,後來卻成了她⋯⋯

誰在見證神     

栽培

我原是三自教堂的一名同工。剛信主時我積極追求、熱心花費,受到長老牧師的器重,尤其是教堂裡的劉牧師,經過他一點點的栽培、提拔,我終於成了一名優秀的講道人。為了感謝他對我的培養,只要我家裡有什麼好東西,我都會想著給他送一些,對他說的話更是百依百順。

突變

可後來,因著發生了一件事情,一切都變了。

一天,聚會結束後,我們幾個同工打開樂捐箱,一看頓時愣住了——箱裡竟然只有兩元錢!我們幾個人心裡都很納悶,樂捐箱在劉牧師家放著,鑰匙是教堂另一姊妹保管著,箱子也鎖得好好的,可這錢怎麼會不翼而飛了呢?我們幾個人都不敢張揚,怕信徒知道了影響不好。事隔半個月後,我見到劉牧師,悄悄對他說:「劉牧師!你家是咱們教會的聚會點,樂捐箱的事雖然也沒人敢說什麼,但為了以後不再出現這樣的事,你還是回去暗暗問問你家孩子,看他拿了沒有?」說完,只見劉牧師的臉色很難看,尷尬地說:「好吧!」然後就急匆匆地走了。

到了第二天,他對我說:「王姊妹,昨天晚上我把孩子打了一頓,經過多次逼問,他承認錢是他拿走的,我問他是怎樣把錢拿出來的?他說用鐵鉤勾出來了。你說這孩子咋這麼不爭氣,快把我給氣死啦!」我趕緊勸他說:「劉牧師呀!你也不要生氣,給孩子說以後不要這樣做就行了。」見這事已經水落石出,我也算鬆了口氣。可從那以後,我慢慢發現劉牧師對我不像以往那麼熱情了,還有平時和我無話不說的姊妹,也故意遠離我、躲著我。甚至在我講道時,我在台上大聲說,她們在下面小聲說;散禮拜回家時,我在前面走,她們就在後面指指點點地小聲議論我。這些奇怪的現象讓我心裡很是納悶。

一天,我在路上正好碰見和我最要好的姊妹,我正想給她說說心裡的委屈,誰知她一副不冷不熱的態度,旁敲側擊地說:「做人千萬不要耍自己的小聰明,主說:『你們不要論斷人,免得你們被論斷。因為你們怎樣論斷人,也必怎樣被論斷;你們用什麼量器量給人,也必用什麼量器量給你們。』(太7:1-2)主的話都忘到腦後,還常常大言不慚地教訓別人,唉,這都是些什麼人哪?!」聽到她話裡有話,我莫名其妙地問她:「姊妹,你這是在說誰呢?」她翻著白眼,「哼」了一聲,輕蔑地說:「說誰,誰心裡知道,我還有事,走了啊。」說完大踏步揚長而去,我站在原地一頭霧水。心想:她怎麼會對我這樣呢?我也沒有得罪她呀?我不禁又想到最近被信徒無辜遠離的一系列事,心中充滿了困惑: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排擠

在一次聖餐禮拜上,劉牧師站在講台上陰陽怪氣地說:「有的人講道,嘴裡說我們要彼此相愛、和睦相處,可實際上做的卻是:口是心非、陽奉陰違、當面一套、背後搗鬼,還拉幫結夥到處說謊話造謠論斷人。大家說,這人是不是有存心目的,企圖把教會攪混啊?是不是想讓教會成為她的天下?」信徒們都大聲附和說:「是!」「那這個人是不是個披著羊皮的狼?」「是!」「阿們!」……

眼前的場景讓我不禁聯想到近段時間弟兄姊妹對我的態度,我總覺得像是哪裡不對勁,可又說不上來,只有默默禱告主,求主保守我的心能不受轄制。接下來劉牧師開始分聖餐,當他走到我面前時,一改往日的親切和善,頭揚得高高的,臉上明顯帶著不高興,也不正眼看我,也不說:「這是我的身體為你們捨的,請喝起。」這話了,我端起杯子喝下後,他就冷冷地走了過去。

有一天,我有急事去找劉牧師。在窗外看到同工室裡七八個人正在聚會,我隱隱約約聽到劉牧師說:「……王姊妹在講道時常常舉一些實例,但我認為這些實例有許多是在論斷弟兄姊妹,可信徒們卻非常愛聽她講道,你們發現這種情況沒有?」幾個同工相互對視一下,趕緊點頭應承:「嗯!經劉牧師這麼一說,還真是這樣……」劉牧師接著說:「我們要對這件事重視起來,她這樣做分明是在抬高自己,貶低我們嘛!到時候信徒要是都聽她的,誰還把我們這些同工看在眼裡……」聽到這些話我心裡很震驚:作為牧師,在教會正荒涼的時候,他不考慮信徒們的生命,反而拉幫結夥來排斥我,這到底是怎麼了?劉牧師為什麼會突然這樣對待我呢?是我哪裡做錯了嗎?我實在想不通,最後只好帶著困惑和失望,傷心地轉身離去。

一次次地被排斥與攻擊,讓我實在不知道該怎樣與他們相處,無奈之下我只好離開了三自教堂。回家後,我陷入軟弱消極中,常常流著淚想:我可是一個信主的人呀!離開教會怎麼能行呢?可回去吧,我又實在不想面對劉牧師的排斥和信徒們的冷落。那段時間,除了偶爾找一些姊妹在一起讀讀聖經,我只有一遍遍地禱告主,讓主帶領我,引導我以後的路。

絕境

一晃半年過去了,突然有一天,一個姊妹來通知我,說劉牧師讓我去鄉里大教堂聚會。當時我特別高興,心想:我終於又能回教堂了,看來劉牧師和弟兄姊妹不會再排擠我了。然而,我想錯了。當我進門的那一刻,我看見整個教堂的人都在用異樣的眼光盯著我看,我有些驚愕,也感覺很不自在。我不知道發生什麼事了,便帶著疑惑找個位子先坐下。我剛坐下,劉牧師就在講台上說:「弟兄姊妹,今天有一件事需要跟大家宣布……」然後鐵青著臉對我說:「王靈!今天當著所有弟兄姊妹的面,我宣布將你開除出教會,從今以後你永遠不是三自教堂的信徒了!」劉牧師說完,信徒們一陣騷動,而我頓時腦袋發矇、不知所措,只感覺心跳加快、臉也發熱。我強忍著眼淚站起來問:「劉牧師,我想知道我犯啥罪了,你為啥要開除我?」只見他皮笑肉不笑地說:「既然開除你,肯定有開除你的原因。經多數信徒反映,你作為一個講道人,處處違背主的話,還造謠中傷說我們貪污教會錢財,你的行為就是在拉幫結夥,是企圖擾亂教會好達到你掌控教會的野心。但我告訴你:主是公義的,是不會容許任何人的陰謀得逞的……」此時我終於明白了,原來他開除我的原因,主要是我知道他兒子偷樂捐箱裡的錢!我本來是想好心提醒他別犯罪得罪主,可沒想到在他那兒,卻變成我違背主的話,造謠中傷他貪污教會錢財。而且就因為這一件小事,他就在背後論斷我、栽贓陷害我,還挑唆弟兄姊妹都遠離我、棄絕我,現在還想把我徹底開除出教會。我委屈地想澄清事實真相,於是就對著所有信徒說:「弟兄姊妹,我們知道神是察看人心肺腑的神,我所做的一切都願意接受主的鑒察……」沒等我說完,劉牧師就厲聲打斷我的話,並指使信徒強行把我推出教堂。我拖著沉重的步伐走在回家的路上,不禁淚流滿面仰天長嘆,心裡一遍遍地吶喊:主啊!你還在教會裡嗎?我相信你是公義的,我的委屈你都看見了。可我不明白教會為什麼會變成這樣了?主啊!你的心意到底是什麼?主啊!你究竟在哪裡呀?……

我昏昏沉沉回到家裡,一頭倒在床上放聲大哭,把壓在我心底的半年多的心酸與委屈全部釋放出來,我心裡痛苦到一個地步,連死的念頭都有了。回想自己信主這麼多年,風風火火付出花費,到頭來卻被人陷害,落了個開除的罪名,委屈、氣憤、羞辱一起湧上心頭,真是有苦無處訴,有冤無處伸。以往我一直認為長老牧師都是真心信主的人,是被主稱許的人,可今天我所看到的事實,徹底否定了我起初的想法。最讓我想不通的是,教堂裡那麼多的信徒和同工,都是我最熟悉最信任的弟兄姊妹,可當劉牧師栽贓我時,竟然沒有一個人能有點正義感,站起來為我說句公道話,信徒們分明都是巴結長老牧師的,這樣的教會與社會有什麼區別?不都是一樣的黑暗嗎?

接下來的幾天裡,我常常跪在主面前,以淚洗面不住地禱告,祈求主的帶領引導,能幫我走出困境。

🙂 親愛的兄弟姐妹們,無論您有對上帝的認識或啟發,還是在信仰上有任何困惑與難處,都歡迎您通過以下方式與我們分享:

1.網站底部的在線聊天窗口

2.發送電子郵件至 info@testifygod.com

我們真誠地希望能夠在主的愛裡彼此服事供應,相互分享經歷,在靈命裡成長。

分頁閱讀: 1 2 下一頁

相關推薦

福音見證——疾病,是神對我的祝福 夢想成真 我從小家境貧窮,村裡的人都看不起,為了爭口氣,我努力掙錢。16歲初中剛畢業,我就出去打工了。在近十年中,我給人燒過石灰,做過木工;成家後,我又帶著妻子做過建築工、搬運工,雖然受了很多苦,但...
謙卑尋求的人有福了 2002年,姑姑把主耶穌的福音傳給了我,知道主耶穌為救贖人類被釘在十字架上,我很受感動,覺得主對我們的愛太大了,於是我跟姑姑向主做了決志禱告,立志一生追隨主、依靠主。之後,我就常常讀經、禱告、唱詩歌,...
信仰路上的轉折 不知為什麼,我的問題在教會得不到解決 我是一名基督徒,到如今信主已有20年了,享受了主豐豐富富的恩典,無論是在生活上還是生意上,都順順利利的。但是自從2014年9月,我和丈夫來到巴西做生意以後,我被...
與主重逢-迷途的羊回家了(一) 結婚後要面對新的家庭環境,為了維護和婆家人的關係,我每天都小心謹慎地說話、做事,生怕出差錯,心裡壓力特別大。那時,看到村裡信主的人活得特別喜樂,我就想不明白:為什麼她們這麼喜樂呢?出於好奇,我也去了教...
與主重逢-迷途的羊回家了(二) 之後的那幾天,我心裡特別糾結,這麼多年了,我一直感受不到有聖靈作工的教會,現在我剛找到回家的感覺,內心也剛有一些平安,卻被告訴說主已經道成肉身回來了,這麼大的事情,我不知道該怎麼辦?一天晚上8點多的時...

發表評論

您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被發表。*為必填字段

意見反饋
意見反饋
歡迎您來到「誰在見證神」福音網站。本網站旨在傳揚主的福音,讓更多主內的弟兄姐妹得到主的澆灌牧養。但我們在建設網站的過程中,難免會有疏漏與不足,我們希望了解您對本網站的感受與想法,欢迎您用此表單將您的意見、建議、鼓勵或批評告訴我們。您的反饋對於改善本網站提供的服務將有很大的幫助。點此填寫:意見反饋表單
意見反饋
意見反饋
歡迎您來到「誰在見證神」福音網站。本網站旨在傳揚主的福音,讓更多主內的弟兄姐妹得到主的澆灌牧養。但我們在建設網站的過程中,難免會有疏漏與不足,我們希望了解您對本網站的感受與想法,欢迎您用此表單將您的意見、建議、鼓勵或批評告訴我們。您的反饋對於改善本網站提供的服務將有很大的幫助。點此填寫:意見反饋表單